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2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熱點追蹤 > 正文

字號:  

足協嚴審俱樂部欠薪 重拳幫球員討回三千萬薪水

  • 發佈時間:2015-02-07 07:00:47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孫永軍  責任編輯:馬藝文

  2014年12月30日,足協發佈俱樂部全額支付球員工資獎金確認表並公示的通知。2015年1月31日,足協嚴格審核俱樂部欠薪,未提交工資確認表的日之泉、成都天誠、四川力達士三傢俱樂部被取消註冊資格“斬首示眾”,剩餘46傢俱樂部均以不欠薪註冊成功。一紙欠薪清繳令,約三千萬元欠款發放到球員手中,中國足協這次終於“動真格”了。

  欠薪問題“罪魁禍首”是足協

  中國足球自1994年職業化以來,欠薪事件平均每年不少於10起。據相關統計數據,20年間,有200多起欠薪事件。球員被欠薪三個月或六個月以上,早已成家常便飯。而迫於生存壓力、討薪無果命運會更慘等壓力,絕大多數球員敢怒不敢言。

  近幾年,欠薪事件仍屢有發生,譬如前申花主帥巴蒂斯塔向申花討薪、前實德教練文加達6次返華討薪、德羅巴將申花告至國際足聯、中乙青海森科長期欠薪等。

  最近發生且負面影響巨大的事件,當屬2014年深足球員在賽前拉出橫幅並疑似消極比賽討薪。欠薪讓球員不能安心踢球,嚴重影響中超國際聲譽。

  雖然足協《紀律準則》和《轉會規則》規定,“如俱樂部拖欠球員工資或獎金累計超過3個月,球員可單方面終止合同,俱樂部將遭到處罰”。但在此之前,幾乎看不到任何一家欠薪俱樂部遭到足協處罰。欠薪毒瘤長期存在,既有俱樂部投資人法律意識淡漠,不職業因素,而足協保持“民不舉、官不究”“睜一隻閉一眼”態度,對欠薪問題沒有嚴格執行規定,則是“罪魁禍首”。

  解決欠薪問題成足協工作重點

  2015賽季即將開始,足協終於敢於對欠薪“説不”。昨天,足協職業聯賽理事會執行局局長馬成全接受本報獨家專訪時,強調了足協此次打擊欠薪的決心。“我們認為俱樂部欠薪和俱樂部轉讓不規範,是最需要解決的兩個核心問題。去年底,張劍就專門在聯賽會議上表示,今年要重點解決掉這兩個問題。”

  實際上,北大法律專業出身的張劍在執掌足協後,一直在籌劃著協會制度完善。而足協內部也達成共識,足球大環境已經給整改欠薪製造合適時機。“現在中央對足球很重視,足球大環境有很大好轉,聯賽形勢越來越好。我們認為必須借此時機和力量,解決歷史長期遺留問題,把中超越辦越好。”馬成全表示。

  “去年深足的欠薪事件影響很大。這次整改欠薪,我們的決心也很大。”馬成全介紹,足協為此專門成立“處理俱樂部轉讓及解決拖欠工資獎金”工作組,由於洪臣牽頭,執行局、競賽部、法規辦、綜合部、財務部、仲裁委員會等6部門具體實施,“工作組發揮很大作用,競賽部從註冊轉會和球員備案合同角度嚴格審查;法務部在政策法規角度把關;仲裁委員會律師參與聽證會;財務部審查俱樂部財務情況。我們抽調了多方面人才,多次開會對重點問題進行針對性研究”。

  今年三傢俱樂部被“斬首示眾”

  據悉,這次“清剿”俱樂部欠薪,足協的態度從一開始就是“零容忍”。

  “去年12月20日正式下發通知,嚴查拖欠工資獎金行為,所有俱樂部必須出具工資獎金髮放確認表;中超、中甲如不能在1月15日(中乙1月20日)前,遞交確認表,就一票否決,不能註冊參加2015年聯賽。有爭議的話可以提請仲裁。”馬成全介紹。

  感受到足協此次整治欠薪的決心後,大連阿爾濱、深圳紅鑽、瀋陽中澤等陷入經營困境的俱樂部都積極籌款償還欠薪,綠地、人和也與相關外援和國內球員解決了欠薪問題。

  在1月20日,49家中超、中甲、中乙俱樂部中只有日之泉、成都天誠、四川立達士三傢俱樂部未提交工資確認表。儘管日之泉在1月26日申請提交部分相關材料,但足協堅守規定,取消該俱樂部註冊資格。

  1月27日、28日,足協拿出了兩天時間,對工資獎金存在爭議的情況仲裁。青島海牛、深圳紅鑽經審查後確認存在欠薪情況,被足協責令在1月31日前必須償還球員、教練工資,否則取消註冊資格。海牛在1月30日償還欠薪,深圳紅鑽在1月31日的最後期限解決了欠薪問題,足協在收到球員確認函後,才予以註冊。

  據足協不完全統計,各傢俱樂部發放的欠薪數額高達3000萬元左右。

  成立審查組建長效監管機制

  據介紹,2015年中國足協聯賽執行局將對欠薪制定長效監管機制,隨時抽查。

  2015賽季,中超聯賽辦賽職能交給中超公司,但監管、審查、準入、紀律處罰工作仍由執行局負責。馬成全介紹:“我們已專門成立‘準入審查工作組’,設專職人員長期負責審查、監管工作。我們會不定期地對俱樂部的財務、工資發放狀況,甚至所繳納球員工資稅費狀況進行核查。對經常出現問題的俱樂部會定期檢查,督促他們在年中把欠薪問題解決掉。”

  馬成全表示,執行局希望今年年初的嚴格把關加上常年的長效監督,能讓俱樂部欠薪問題得到有效治理,讓“有實力征戰中超的球隊留在中超”。

  □聲音

  球隊不再隨意口頭承諾高薪

  中國足球職業聯賽20年,在拒絕欠薪方面,也有幾傢俱樂部堪稱典範,國安俱樂部就是其中之一。

  中超執委、國安俱樂部總經理高潮非常支援足協此次清剿欠薪行動,“從職業聯賽運營、管理方面看,管理者要做到公平公正,必須法制化、規範化,還要有長效監管機制”。

  高潮指出,從企業角度遵循合同的契約精神也是最基本的要素,“俱樂部、球員在簽訂合同時,要想好要承擔合同中所需承擔的內容。遵守合同契約精神,是一個企業能做大做強最基本的要素”。

  記者也採訪了其他幾家中超俱樂部高層,其中多數支援足協對欠薪的態度,“以後俱樂部與球員簽合同會更規範,不會出現隨意口頭承諾高薪的情況”。

  球員解決欠薪是最大福音

  阿爾濱上賽季一度多次欠薪,球員呂鵬也經歷了那段難熬的日子。“去年拿不到工資的時候挺鬧心。時間長了,心裏很不踏實,害怕拿不到錢。我們沒有過激行為,是因為老闆平時對我們不錯,當時俱樂部確實出現困難,也能理解。”

  呂鵬認為,“足協這個政策,在保護球員利益方面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作為球員,就是吃青春飯,想安心踢球、按時發工資,能賺錢養家”。

  今年討薪無果的青島海牛球員王選宏,最終得益於足協的嚴令,拿到了被拖欠的工資。王選宏透露,他全年的20多萬元獎金一分都沒拿到,“合同上只寫按照比賽勝平發獎金,但沒形成文字,俱樂部現在不承認了。”王選宏説,足協下決心解決欠薪問題,對球員是最大的福音,“未來簽合同時也會多留個心眼,注意合同細節,會把獎金等都在合同上體現出來”。

  專家職業聯賽前進一大步

  著名足球評論家、研究員金汕認為,足協“清剿”欠薪毒瘤使職業聯賽“前進了一大步”。

  金汕認為,此前出現欠薪情況,和球員與俱樂部簽訂陰陽合同也有一定關係。對足協當前堅定執行“欠薪就處罰”規定,金汕認為是“是早就該做的事”。“搞職業聯賽,你連球員工資都不發,還搞什麼職業俱樂部呢?總是容忍欠薪,還叫什麼職業聯賽呢?企業欠民工工資會被處罰,取消公司註冊資格或者從公司賬上扣,中國足球聯賽也應該一樣。”

  □記者觀察

  只要“認真”沒辦不成的事

  困擾中國足球近20年的欠薪毒瘤,被足協一張“工資確認表”解決。讓我們看到,作為中國足球最高管理和監管機構的中國足協所持的態度,對中國足球發展很重要。

  對待此次欠薪,是中國足協自上而下的一次統一行動。足協相關官員告訴記者,以張劍為首的這屆領導班子,一切按照程式、法規辦事。譬如,在此次清剿欠薪工作中,工作組沒有受到來自體育總局、足協高層的任何干涉,讓執行部門得以嚴格按照規章制度去處理,對工作開展十分有利。而以往卻會常常出現領導干預、求情、關照、放行。

  通過此次清剿欠薪,可以看到,只要足協依法辦事,主動出擊,是可以維持和建立良好秩序的。經歷此次治理,不敢説絕對能杜絕欠薪,但最起碼欠薪會越來越少,聯賽也會逐漸形成良性迴圈。國家隊同樣如此,新的管理團隊,不干涉主帥佩蘭工作,球隊戰績出色,也為國字號贏得了至少半年的良好輿論環境。

  有些事,不是不能辦,而是不“認真”。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