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1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財政部長對營改增表述微變 收官時間或推至明年

  • 發佈時間:2015-09-07 07:14:47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從“今年力爭完成”到“適時納入”:四大行業營改增啟動需時

  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對四大行業營業稅改增值稅(下稱“營改增”)的表述有了細微變化,這讓業內人士預測今年營改增難以收官。

  樓繼偉8月底受國務院委託,向全國人大常委會作今年以來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談到下一步財政工作時表示,適時將建築業、房地産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納入營改增試點。

  普華永道中國中區流轉稅業務主管合夥人李軍告訴記者,四大行業營改增從以前“今年力爭完成”的表述轉為“適時納入”,這意味著這些行業今年營改增不大可能實施,預計明年完成的可能性高。

  上海財經大學公共政策與治理研究院院長胡怡建告訴本報記者,“適時”的最新表述意味著營改增完成沒有具體時間表,最終需要看國內外環境和營改增方案設計的情況再做決定。

  接受採訪的上述兩位專家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和財政收入低增長的背景下,四大行業營改增延期或受減稅對稅收收入衝擊、制度設計複雜性和利益調整複雜等多重因素影響。

  營改增或2016年完成

  營改增自2012年1月試點以來,試點地區由點擴面再到全國,試點行業也陸續增加到“3+7”(交通運輸業、郵政業、電信業和7個現代服務業),目前僅剩建築業、房地産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四大行業尚未納入營改增試點。

  營改增是“十二五”時期我國財稅體制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2015年是“十二五”收官之年,官方力爭“十二五”期間全面完成營改增的改革目標。

  今年6月28日,樓繼偉作的關於2014年中央決算的報告中提出,今年力爭全面完成營改增。

  當時不少機構和市場人士預計四大行業營改增方案或7月推出。

  李軍告訴記者,當時他們了解到營改增的方案已經上報給國務院,等待國務院常務會議審閱,因此判斷進展順利的話方案最快有可能7月底出臺,不過最終方案並未出臺。

  按慣例,如果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營改增方案,財政部可以適時付諸實施。

  不過,相比6月底時的表述,樓繼偉最近兩次營改增表述有些變化。

  7月底,在全國財政工作視頻會議上,樓繼偉表示“抓緊推進營改增改革”。前述8月底的報告中,樓繼偉的表態則是“適時將建築業、房地産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納入營改增試點”。

  胡怡建表示,從字面意義來看,6月底的表述意味著“今年爭取完成營改增”,7月底的表述透露出“今年可能完不成營改增,但是要抓緊推進”,而8月底的表述則透露出“完成營改增需要看國內外環境和制度本身的情況,再最後確定具體時間表”。

  李軍表示,如果今年確定完成營改增的話,按常理就不大可能用“適時”這個詞來表述,而是直接給出時間表。綜合各種因素,預計明年完成的可能性相當高,如果經濟增速在未來半年重拾升勢的話,明年上半年很有可能出臺幾大行業的營改增政策,並且在政策出臺之後幾個月內正式實施。

  營改增也是新一輪財稅體制改革中稅制改革的重點工作,而根據財稅體制改革的時間表,2016年要基本完成財稅改革的重點工作和任務,這意味著營改增最晚或在2016年收官。

  減稅力度或超預期

  胡怡建稱,營改增推進表述的變化,實際上表明剩下的四個行業是否馬上納入營改增試點還有爭議。首先要考慮的是,在目前稅收不穩定的情形下,推進營改增是不是一個好時機?

  營改增推出的一大初衷在於減輕重復徵稅。國稅總局數據顯示,從2012年試點到今年上半年,營改增累計減稅4848億元。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院長高培勇曾估算,營改增覆蓋至所有行業且稅率調整完善後,將有9000億元到1萬億元的減稅空間。

  李軍對本報記者表示,剛提出營改增總體方案的2011年,全國稅收收入增幅約22.6%,而此後幾年稅收收入增速一路下滑,今年前7個月稅收收入增幅實際只有5.4%。在稅收增長放緩的情形下,營改增帶來的大規模減稅的影響讓官方更加重視。而且下半年宏觀經濟看起來並不樂觀,這就需要一個穩定的稅收收入來保證財政支出、支援經濟發展,這也是營改增推進速度放慢的一大原因。

  胡怡建表示,2014年營改增減稅是1918億元,而剩下的四大行業營業稅稅收佔營業稅總稅收比例約為67%(四大行業年營業稅稅額約1.6萬億元),若以此類推,四大行業納入營改增減稅規模大概在6000億元。而且營改增減稅更多地體現在産業減稅,下游行業可以獲得上游行業的進項抵扣,所以減稅力度可能超出了政府的預期。

  “營改增的減稅是普遍性減稅,和政府預期不完全一樣,政府更希望高新技術企業、中小企業、創新性企業獲得減稅。”胡怡建稱。

  制度設計更為複雜

  據國稅總局統計,目前尚未改革的建築業、房地産業、金融業和生活服務業涉及近1000萬戶納稅人,是已納入營改增納稅人的兩倍。

  這些行業戶數眾多、業務形態豐富、利益調整複雜,特別是其中房地産業、金融業的增值稅制度設計更是國際難題,因此稅率、計稅方法、抵扣方式、納稅地點等稅制要素的科學設計以及過渡政策的合理安排,事關營改增試點的平穩推進。

  胡怡建告訴記者,最後四個行業的制度設計本身更為複雜,涉及的利益爭議大。前一階段的營改增可能是普遍性減稅,而剩下的四大行業營改增則是結構性減稅,四大行業稅負有增有減。

  “減稅大家喜歡,若增稅則阻力大。從現在看,營改增肯定是要推的,只不過用什麼方案來推。”胡怡建稱。

  四大行業的增值稅稅率基本的傾向性意見已經形成。針對一般納稅人,建築業和房地産業的增值稅稅率為11%,生活服務業和金融保險業則為6%。

  目前,建築業實行3%的營業稅稅率,房地産業、生活性服務業和金融保險業實行5%的營業稅稅率。

  胡怡建表示,建築業的稅率提高比較明顯,本行業的試點企業稅負增加的概率較大,不過從行業間抵扣角度來看,下游的行業抵扣力度也更大,所以總體上還是減稅,但是推行阻力比較大。

  李軍認為,營改增的延後,給一些金融及房地産企業為應對營改增爭取了充足的準備時間,特別是系統改造等工作,但也給一些有大宗採購需求的企業造成了困惑。

  “企業若在營改增政策前採購大宗物品,未來難以獲得進項抵扣。原來可能等待營改增政策出臺再採購,現在營改增延期的情況下,企業不得不首先考慮業務需要,採購不大可能拖太長時間。所以企業應綜合考慮,在採購策略及稅務處理上進行調整和優化。”李軍稱。

  另外,李軍建議企業在新簽合同時需要預先考慮未來納入營改增後的影響並對有關條款做相應調整,同時對於本行業營改增具體事項的相關稅務建議、訴求應儘快通過各種渠道向政策制定部門及時反映。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