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大宗商品價格回落推動PPI下滑 下半年或將觸底

  • 發佈時間:2015-07-19 07:21: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聚丙烯2015年上半年的均價比 2014年全年均價下降了超過15%。”一家專門為汽車提供塑膠面板的公司對經濟觀察報表示。

  這家公司的情況,應該就是統計局城市司高級統計師余秋梅解讀一路下滑了40個月的PPI(生産者價格指數)的典型案例。

  7月9日,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6月PPI同比下降了4.8%,進一步擴大了降幅。余秋梅稱:“工業生産者出廠價格降幅有所擴大,主要原因一是部分工業行業價格由升轉降,石油加工、化學原料和化學製品製造、有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價格由上月的環比上漲轉為分別下降0.2%、0.2%和1.8%;二是黑色金屬冶煉和壓延加工價格環比下降2.1%,比上月降幅擴大0.7個百分點。”

  儘管PPI持續負增長,但是中國二季度GDP仍然保持住了7%的增速。這兩個用來衡量實體經濟的關鍵數據,為何會出現如此明顯的“背離”?一個可能的解釋是:PPI的負增長更多的是由於大宗商品價格回落導致,而實體經濟疲弱並非是這一輪PPI下滑的主要因素。

  原材料跌了

  上述汽車布料供應商所需要的聚丙烯,正是石油加工品。該公司所使用的聚丙烯的 2014年均價為12556元/噸,比2013年均價12413元/噸稍有提升,而2015年上半年均價只有10709元/噸。這家公司的情況並不是個例。

  一家中國大型國企煤炭公司人士也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該公司主要用來煉鋼的焦煤價格從2015年年初至今,已經下滑超過了20%。2015年1月30日,焦煤的價格大約是620元/噸,到了7月3日,就降到了480元/噸。同時,這家公司主要用來發電的動力煤價格自2015年年初到7月初,價格下降了17%。

  不過,汽車塑膠面板提供商購買的聚丙烯價格是從2015年開始下滑的,這跟它的上游産業——石油價格的下跌步調是一致的。國際油價從2014年下半年開始大幅下滑,降幅跟最高點時相比接近50%。

  而上述大型煤炭公司的焦煤價格卻是從2012年,甚至更早一點的時候就開始下降了,當時焦煤價格的最高點是2800元/噸。上述公司的內部人士表示,煤炭價格的下降,主要原因是鋼材價格的下跌,作為鋼材企業的下游公司,他們只能下調價格。

  中鋼協會長、鞍鋼集團董事長張廣寧在7月9日中鋼協召開的常務理事會上表示,鋼材價格持續出現新低,螺紋鋼價格已經跌倒了1900元/噸,已經低於1元/斤的白菜。張廣寧透露,鋼材價格下滑,導致煤炭公司的煤炭銷售價格已經低於成本價,企業基本在靠銀行貸款運營,每個月的運營成本在20-30億元。

  同時,另一家全球的裝備製造領先企業的産能已經大幅縮減。“2012年購買的賓士汽車底盤,現在都還沒有用完呢。我們的訂單下降了30%。”這家裝備企業相關負責人説。

  該公司也是從三年前就開始縮減産能的。按照時間計算,上述煤炭企業煤炭價格開始下滑和裝備企業開始縮減産能的時間,正好跟中國PPI下滑的時間相吻合。

  實際上,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卻比企業縮減産能以及國內原材料的價格下滑要晚,國際大宗商品價格的大幅下滑是從2014年年中才開始的。這意味著,導致PPI負增長的因素中,除了大宗商品下行,還有需求疲弱。

  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副總裁、宏觀經濟研究主管章俊就認為:“PPI一直下行,不容忽視的是需求疲軟造成工業製成品産能過剩,需求不足,造成價格下行。PPI的下行也會抑制企業擴張産能,並降低對改善盈利的預期。”

  PPI要見底了

  7月15日,中國統計局發佈的第二季度GDP(國民生産總值)為7.0%,與第一季度持平。如果按照既能反應産量又能價格變動的名義GDP來計算,第一季度中國的名義GDP增速為5.8%,名義GDP和實際GDP之間的差距正是由價格原因造成的。

  不過好消息是,第二季度中國名義GDP開始上漲,根據摩根大通的數據,第二季度中國名義GDP同比增長7.1%,大幅高於上一季度的5.8%。同時6月,中國工業增加值增速強于預期,6月同比增長6.8%,高於5月的6.1%。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認為,這一變化,主要是由於最近中國政府加大了對基建的投資。“值得強調的是,6月固定資産投資意外的高於預期,這表明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增長顯著。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增速上揚,也可能反映了政府近期為解決短期財政約束所採取行動的效果。”朱海斌説。

  數據顯示,今年1-6月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同比增長18.9%,6月單月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同比增長達到21.8%。“看固定資産投資,一個重要的數據是固定投資資金的到位率,之前的到位率是不高的,儘管發改委加快了基建項目的批復,但是在落實的時候出現了資金問題。在二季度,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讓銀行加大對地方政府融資,實行地方政府債務置換,都是為了滿足基建項目,資金到位的話,基建項目就拉動起來了。”章俊説。

  目前,地方政府債務互換將增加至3萬億元,這會適時舒緩地方政府融資的壓力。

  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分析員劉鎏預計:“考慮到近斯股市的回調,第三産業對GDP的貢獻可能下降,該缺口在很大程度上可能被與第二産業增長相關的固定資産投資所填補。”

  章俊預計,固定投資大概領先PPI1-2個月,由於基建投資已經有所起色,PPI最晚7月也應該觸底了,PPI的改善從環比企穩開始,逐漸到同比企穩,再到同比轉正,但考慮到中國正在進行經濟結構調整,從投資轉到消費和創新,PPI不會出現大漲大跌,因為PPI的轉正還需要比較長的時間,年內轉正概率不高。

  PPI的轉正能否帶來企業效益的好轉?儘管中國下半年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將繼續加碼,但是對於實體經濟來説,整體經濟結構的調整仍會給實體帶來不小的挑戰和壓力。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