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京滬寧計程車燃油附加費堅挺 專家稱管理落後

  • 發佈時間:2014-11-19 10:49: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業文

  油價“八連跌”後,多個城市下調計程車燃油附加費,京滬寧等核心城市計程車行業卻“按兵不動”。從今年7月21日開始,國內成品油價格進入了連續下降的通道。上週五,國家發改委發佈通知説,從當天24時起汽柴油價格每噸分別下調190元和180元。至此,國內油價實現了罕見的“八連跌”。成品油價格連續下跌,影響到的可不止私家車主。經常坐計程車的人也在被影響範圍之內,因為計程車燃油附加費存在下調的可能。在青島、寧波、昆明等多個城市,這種可能已經變成現實。

  青島從昨天起取消客運出租汽車燃油附加費,寧波也宣佈客運出租汽車的燃油附加費由現行的每車次2元下調到1元,昆明把燃油附加費由每車次2.5元調整到2.0元。不過,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卻沒有調整計程車燃油附加費。北京市發改委表示,由於油價波動沒有達到調價幅度,北京計程車燃油附加費暫不作調整。

  按照機構的測算,目前國內油價已經連續下跌超過3個月,而且跌幅已經超過了每升0.8元,依據規定,油價變動達到燃油附加費調整的條件,但如今卻遲遲沒有下調的動靜。計程車燃油附加費,按次徵收,定價並不高,但是以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打車的人口數量來看,總量不小。而計程車燃油附加費的徵收標準理應按照相關的管理規定,隨著油價變動而浮動。如果這個價格只能上、不能下,自然有失合理公正。

  青島、寧波、昆明等多個城市已經取消或下調計程車燃油附加費,為什麼北京、上海、南京等核心城市遲遲“按兵不動”?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謝衛列認為,按照目前的油價水準,北京的計程車燃油附加費確實可以下調了。

  謝衛列:在2013年,北京市有關部門出臺了一個計程車燃油附加費動態標準,它最關鍵就是油價每公升提高0.8元或者降低0.8元,燃油附加費就要相應上調或者下降一塊錢,而且是以三個月為週期。實際上,北京油價的波動已超過三個月,超過0.8元升降的幅度,按照原有的動態國際辦法確實是應該實行調整。

  但是之所以暫時不調整,實際上這也説明瞭兩個問題。首先,從微觀管理角度來講,原來的測算辦法反映速度是不是有關的職能部門有一些滯延。第二,目前,已經出現八連跌的這一罕見狀況下。從管理上,有關政府職能部門對於交通管理部門,從垂直領導的角度來講,要督促有關部門有所作為。

  計程車燃油附加費一旦取消,直接受影響的就是計程車司機。在青島停止徵收客運出租汽車燃油附加費後,當地計程車司機表示月收入大約會減少200元。那麼,北京等城市遲遲沒有做出調整燃油附加費的舉動,會不會也是顧及到行業影響?謝衛列認為,如果及時加強動態管理,不僅不會導致行業受到影響,反而能讓更多的人受惠于油價下調。

  謝衛列:從表像上看,確實存在出租行業、出租司機個人收入部分有所下降。但像山東的青島,實際上對計程車司機的個人影響大概收入減少200元左右。從這個角度來講,如果計程車司機在增強一定的運營時間,或者提高運營效率的情況下,這在計程車司機承受的範圍之內。

  但最關鍵的一點,像北京市這些一線大城市反而不降,最根本還不是反映在收入本身,而是對這些特種行業的管理水準問題,當然也更沒有考慮到打車這些人口在交通成本方面的付出或者減少。原來所謂動態管理辦法,遠遠沒有適應現在老百姓生活出行成本的動態調整需求。這中間有巨大剪刀差,如何縮小兩者之間的剪刀差,真正讓計程車司機的收入相對穩定,同時讓老百姓的出行成本能夠隨著國家宏觀經濟政策帶來的,甚至國際市場的油價的降低,能夠及時反饋相應的國民待遇,這一點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油價“八連跌”,多個城市下調計程車燃油附加費,京滬寧等核心城市計程車行業為什麼“按兵不動”?財經評論員劉艷對此解讀。

  經濟之聲:北京等城市為什麼沒有下調計程車燃油附加費?剛才老謝提出兩個觀點,一是政策調整可能多少有些滯後,二是相關監管部門沒有及時作為。劉艷怎麼看這個問題?

  劉艷:滯後這一表像,歸根結底不具備這樣的動力。按照老百姓話來講,我們一向是跟漲不跟跌。特別是在油價問題上,現在油價産生了八連跌,機場的燃油附加費都降了,計程車不降,似乎有點説不太過去。老百姓之所以對這個事情特別在意,這源於我們的政策的透明度不夠,也就是附加費跑哪去了,到底交給誰了。從2009年開始增收附加費,一直就沒有説清楚過。到了2013年,也就是過了四年以後才開始實施這種動態調整辦法,這也是無奈之舉。這個動態調整的0.8元標準,是否合理,也沒有作過一個合理的解釋和認證。這個測算過程對於老百姓來講是很複雜的,政策不是法律,它的靈活性,它的政策的執行制定和反饋的靈活性要遠高於法律。也就是説我們公共政策的制定和調整的結構,要隨著市場環境的變化走。如果在附加費事情上,能夠達到這種像採取臨時單雙號限行辦事效率的話,我堅信中國計程車燃油附加費一定能夠解決,它至少要透明化。

  油價漲跌影響不僅僅是燃油費附加費,也是各種物價漲跌依據之一。燃油附加費是不是應該根據油價漲跌來做一個簡單的調整,恐怕也不完全,它要綜合考慮供求關係,以及人們出行的習慣的改變,來進行調整作為一個依據。也就是説燃油附加費能夠建立,也能取消。否則的話,老百姓交各種各樣的費用越來越多了。對於老百姓來講,它不管是什麼樣名義的稅或者費,都是一種生活成本的增加,都是一種漲價的行為。

  只有讓我們的燃油附加費明明白白的漲價,明明白白的降價,讓它更加透明、公開,把每件事情用老百姓的語言給大家解釋清楚,並且反饋的非常及時。這一次是11月14號油價下降,11月18號北京市發改委才開始對這個問題進行一個回應,這四天時間已經是很長了。

  對於現在大數據快速的網際網路時代,應該是共同來承擔這部分的油價降價或者是波動成本,而不僅僅是司機和乘客承擔。即使是司機來承擔這部分的成本,乘客也是最終一個的受害者,它並沒有獲得直接的利益。所以,動力不足源於計程車行業和公司的利潤阻力,我們的政策在調整行業治理方面來講,要做到知難而進,而不是知難而退。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