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中鋼四年兩換帥求脫困 發展副業難補主業窟窿

  • 發佈時間:2014-10-09 09:14:43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業文

  有分析人士稱,發展非鋼産業雖然是鋼企賺取利潤、彌補虧損的必要途徑,但需假以時日

  近期,“中鋼數百億元貸款全面逾期”的消息在鋼鐵行業內引起了軒然大波,中鋼集團隨後明確回應稱消息“不屬實”,但同時也承認存在應回籠資金未按時到賬的情況。

  據了解,截至今年7月底,中鋼集團的貸款逾期金額為6.9億元,雖然大多數貸款經中鋼與銀行商量進行了延期或部分還款,但中鋼的後續貸款和徵信記錄已經受到影響。

  對此,蘭格鋼鐵網分析師張琳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中鋼集團主要業務是鋼鐵貿易,由於受到鋼鐵行業不景氣的影響,鋼貿業務也深受其害,“在國內鋼材市場比較慘澹的大背景下,由於需求萎縮,從上游到下游,整個産業鏈都不景氣。而中鋼這種大型貿易公司,由於往來賬目上應收賬款太多,其資金鏈緊張程度可想而知”。

  今年9月19日,原中鋼集團黨委書記和副總經理徐思偉接任賈寶軍出任總裁,這是自2011年以來中鋼集團第二次換帥。

  而在發展非鋼産業成為企業救命稻草的趨勢之下,中鋼集團能否借換帥和發展副業走出困境令人關注。

  對此張琳表示,發展非鋼産業雖然能夠緩解一時之痛,但是長遠看來,還是難以治本,“中鋼集團借換帥為求脫困未免強人所難,此前中鋼最大的悲劇就是‘回報不及預期’,而且未來中鋼的發展仍然難以脫離鋼鐵業務,指望發展副業來填補主業的窟窿,不樂觀。”

  積重難返 回報不及預期

  此前有媒體報道稱,中鋼集團欠貸涉及包括中行、交行、民生銀行、工行等9家銀行,共780億元,不過中鋼集團方面否認此事。隨後工行、民生銀行等均否認相關數額。

  對此工行相關負責人回應表示:“中鋼集團及其下屬企業在工行的融資餘額佔中鋼集團全部金融機構融資餘額比重不足1.3%,目前工行相關融資均未違約。”同時民生銀行相關負責人也聲明,關於民生銀行對中鋼集團有75億元貸款的消息不實。民生銀行對中鋼集團沒有授信,只有個別分行對中鋼集團旗下經營良好的當地子公司有少量授信,目前這些子公司經營正常、還款付息正常。

  不過這並不能掩蓋中鋼集團所處的困境,身為國資委旗下的大型央企,據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末,中鋼集團資産總額為1101億元,負債總額為1033億元,負債率為93.87%;所有者權益僅為67.5億元,未分配利潤為-109.93億元,經營性利潤虧損15.95億元。眾所週知,銀行貸款對資産負債率的最低要求為70%,而中鋼集團高出將近24%,這也體現出中鋼集團資金鏈上存在隱患。

  對此張琳表示:“之前中鋼集團的幾個大項目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打擊,公司並購山西鋼廠和投資澳大利亞中西部礦如今看來都可稱作敗筆,雪上加霜的是中鋼集團又遇上鋼鐵熊市,導致積重難返,回報不及預期。”

  值得一提的是,結合中鋼集團的發展歷程來看可謂是“過山車”式的走勢,2003年,中鋼集團銷售收入只有130億元,2004年到2007年連續突破200億元、300億元、600億元、1200億元整數關口,四年增長867%。原中鋼集團的總裁黃天文也曾自豪表示,中鋼市場影響力也明顯提高,在中國企業500強排名中,中鋼集團由2003年的第150位上升到了2008年的第33位。

  可始料不及的是,中鋼集團業績隨後就出現了滑坡。從2010年到2012年間,因為受鋼鐵業下滑的影響,中鋼集團凈利潤顯示連續三年虧損。

  不僅如此,中鋼集團旗下子公司也是舉步維艱,作為中鋼集團旗下上市子公司中鋼吉炭,今年半年報顯示,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6.92億元,同比去年減少4.32%,凈利潤為虧損2.42億元,同比減少34.01%。“中鋼吉炭重大資産置換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産已實施完畢,公司原來的全部經營性資産和負債已經置出,中鋼設備有限公司100%的股權已經注入公司,中鋼吉炭方才得以摘星脫帽。”張琳表示。

  就在此時,中鋼集團再次換帥,在鋼鐵行業不景氣的大環境下,能否借此重獲生機,走出泥潭仍是未知之數。

  兩次換帥 發展副業需時間

  鋼鐵行業如今仍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據Wind數據統計顯示,今年上半年33家鋼企營業收入總額為6451.25億元,而去年同期為6702.49億元;在凈利潤方面,33家鋼企凈利潤總額為21.08億元,去年同期為37.31億元,這兩項降幅分別為3.75%和43.5%。

  而就在這樣的行業環境下,中鋼集團四年內已經兩次換帥。2011年國資委免去原中鋼集團總裁黃天文職務,原武鋼集團副總經理賈寶軍臨危受命,接任中鋼集團總裁。但僅僅過去三年,國資委人士前往中鋼集團宣讀了免去賈寶軍中鋼集團總裁一職的決定。

  2011年換帥如今已成為失敗之舉,而再次換帥對中鋼集團而言有何效果值得關注。

  對此張琳表示:“換帥帶來的成效主要還是跟領導人的決策有關,中鋼集團想借換帥讓集團短時間煥然一新,難度很大。畢竟無論是誰來掌管中鋼集團,在行業整體利潤低下這個前提下,想背著包袱想脫穎而出,未免強人所難。”

  而在中國鋼鐵行業依然處在寒冬之時,鋼企通過發展非鋼産業來自救常被提及,這對中鋼集團是否就能算是一劑良藥呢?

  張琳還表示:“中鋼集團將來可能通過把經營不好的業務刪減整合來改善集團目前的困境,在鋼市低迷的大環境下,發展非鋼産業雖然是鋼企賺取利潤,彌補虧損的必要途徑。但是中鋼集團發展副業肯定要有一定基礎或者平臺,而且一旦離開鋼鐵,在其他行業中捕捉商機,渴望‘危中求機’也需要時間。中鋼集團是否願意耐心等待還不得而知。”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