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8月23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在滬召開 聚光燈將指向中國

  • 發佈時間:2016-02-26 07:06:53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在奧斯卡金像獎獲獎科幻片《她》中,位於上海陸家嘴的摩天大樓摩肩接踵,天橋環繞,具有十足的“未來感”。和頒獎舞臺上的燈光一樣璀璨,黃浦江畔今日迎來全球財政金融界一把手們的聚會,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26日至27日在此召開。

  在不少海外輿論看來,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的崛起,成為近年來影響和改變世界秩序的重要變數。而G20作為資訊共用和交流的機制和平臺,也讓全球經濟治理找到新方向,為全球宏觀經濟治理展開溝通協調。

  在此次上海會議召開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便發佈倡議,呼籲多邊行動。外界預計,結構性改革和協調政策構建金融安全網等將成為此次會議的重要話題。

  國際市場的低迷,促使各方將聚光燈指向中國,上週末,美國財政部副部長內森·希茨在分享平臺Medium上寫道,他們“關注中國的經濟轉型和消費拉動。”

  這一刻,全球財金界撥動手中的時針,將目光投向“中國時間”。

  中國成為G20發展新動力

  在世紀更疊的1999年,七國集團(G7)的一次財長會議讓G20應運而生。時光邁過十七載,如今的G20機制已形成以峰會為引領、協調人和財金渠道“雙軌機制”為支撐、部長級會議和工作組為輔助的架構,同時也成為國際經濟治理的重要商議平臺。

  2014年11月,習近平主席出席G20布裏斯班峰會併發表重要講話。布裏斯班峰會宣佈由中國舉辦2016年G20峰會。

  彭博經濟學家陳世淵對上證報表示,從G8發展到G20,反映出國際經濟實力的變化。G7的成員主要是發達國家,它們在國際經濟秩序中佔有絕對主導權。而發展到G20則意味著國際經濟實力更加多元化,最重要的表現是中國崛起。

  G20構成兼顧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以及不同地域平衡,人口占全球的三分之二,國內生産總值佔全球的90%。

  陳世淵表示,從中國的角度來説,非常希望通過G20繼續推進全球經濟和秩序的多元化。比如推動人民幣加入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就是中國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更加積極主動的行為,其象徵意義重大,實際影響深遠。G20是一個平臺,中國和發展中國家希望利用這個平臺更多參與國際經濟和金融秩序的重新構建,一個比較均衡及多元化的國際經濟金融體系對國際經濟的長期發展更加有利。

  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副院長、金融學教授朱寧則指出,在目前全球經濟形勢下,國際合作與協調非常重要。中國通過金磚銀行和亞投行扮演了非常積極的角色,在全球金融秩序重塑過程中,主要矛盾在於美元和其他發達國家貨幣之間的矛盾,以及成熟國家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核心國與新興市場國家貨幣之間的矛盾。為此,中國與很多發展中國家應當展開更多交流與合作,同時也要與G20中的主要發達國家溝通,促使他們的相關決議反映出新興市場國家更多的利益和訴求。

  結構性改革謀長遠可持續

  G20機制仍在不斷成長,國際經濟也在風起雲湧中前行。在此次上海會議舉行之際,世界經濟和國際經濟合作又走到一個重要路口。今年以來,IMF、世界銀行以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三大組織均宣佈下調今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

  站在世界經濟結構不斷調整的今天,如何為世界經濟謀求新動力成為G20財金首腦會議繞不開的話題。

  26日上午,作為此次會議配套活動的“G20結構性改革高級別研討會”將舉行,如何調整經濟結構成為關注焦點。

  陳世淵對上證報表示,如何平衡短期經濟和長期經濟增長的關係,是做出決策時需考慮的問題。如果要追求長期的經濟發展,各個國家都需要進行改革,調整內部結構,以實現可持續發展。目前,中國最主要的做法是供給側改革,其核心是國企改革,長期看則是市場機制的重建。中國也會利用這次G20會議的機會向各國闡述改革理念。

  此外,綠色金融也被認為是此次會議的重要議題之一。一場名為“綠色金融體系:為可持續發展融資”的論壇24日在上海舉行,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表示,未來中國將繼續推動創新性金融機制,來支援綠色金融,完善綠色企業債市場,推動綠色金融證券化。未來在綠色金融股票指數、碳金融等方面還將加強。

  據了解,2014年人民銀行成立綠色金融工作小組,對於構建我國綠色金融體系的政策方向進行系統研究。在中國有關綠色金融發展的總體方案中,包括10多項具體內容,比如,通過貼息、擔保來支援綠色信貸,發展綠色債券市場,發展綠色股票指數香港産品,強制要求上市公司披露相關資訊等。

  去年12月,G20綠色金融研究組成立,並於今年1月在中國召開正式會議。馬駿預計,G20綠色金融研究組的成立,將在全球範圍內推動綠色金融的經驗分享和國際合作起到積極作用。

  “中國經濟正在向消費驅動型經濟增長模式轉型,涉及諸多改革方面。其中重要一點是向綠色經濟、降低污染的方向轉型,這包括許多方面,比如,環境監管政策、加大污染行業稅收,以及推動綠色金融等。綠色金融的諸多舉措,將在中國經濟向消費驅動型轉變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馬駿表示。

  美國前財長保爾森25日表示,中國經濟需要轉變增長模式,進行國企改革,解決過剩産能,以及向私人資本開放等。預計政府在鼓勵私人資本進入綠色金融市場方面將有很多佈局。

  政策協調構建金融安全網

  在謀求長遠經濟可持續增長的同時,如何協調各國當前的政策也被外界預期將成為此次會議的重要議題。近十年來,G20一直主張各國不應通過本幣貶值來刺激出口。然而,海外媒體分析指出,今年以來的金融市場動蕩可能讓一些舉措變得更容易被人接受,尤其是阻止貨幣貶值的干預行動。

  就在會議召開幾週前,一些全球大型金融機構的分析師呼籲該組織共同敲定一項匯率協議,以穩定全球金融市場和經濟增長。這一協議被稱作新“廣場協定”。三十年前,全球五個經濟大國在美國紐約一家酒店裏所達成的協議要求用市場干預的手段促使美元貶值,實現全球經濟再平衡。

  不過,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金融學教授、中國金融研究院副院長錢軍認為,現在的確有召開類似“廣場協議”會議的需求,但要達到之前的效果和目的,幾乎是不可能的,當下的國際金融體系比那個時候更加複雜和多元化,同時,各國可以通過包括量化寬鬆(QE)等“非常規”貨幣和其他政策來進行宏觀調控,而QE這類貨幣政策不被認為是直接干預匯率市場,但其實際結果無疑正是讓本國貨幣貶值。

  陳世淵也認為,此次會議不會出現“廣場協議”,也不會出現各國央行共同維護或者干預某種貨幣的情況。但G20確實有一個比較大的任務,也就是各國之間的政策協調。

  IMF在北京時間25日淩晨發佈倡議稱,全球最大經濟體應在協同擴大政府支出方面達成一致,以應對不斷增長的全球經濟放緩風險。G20現在必須拿出計劃,利用現有財政空間提高公共投資和補充結構性改革,從而協調支援需求。

  “溝通(資訊對稱)、協調(防止競爭性匯率貶值和區域性保護主義)、共贏(全球穩增長是維護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條件)。”這是錢軍為此次會議所列舉的關鍵詞。

  中國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25日在上海表示,全球經濟存在下行風險,G20成員國需要加強政策協調應對挑戰,提振全球市場信心。

  “中國將從三方面做好此次會議主席國的角色:一是和所有G20成員國協調,達成一致來應對挑戰;二是加強G20的核心作用,把G20作為一個重要平臺,提高全球的經濟和金融治理;三是促使各成員形成合力,發出積極的信號,提振全球市場的信心。”朱光耀説。

  國泰君安證券預計,此次匯率協調會更多地追求“穩定”,特別是避免“競爭性貶值迴圈”進一步發酵;而非對特定貨幣匯率進行明確的干預修正。

  在海外媒體眼中,此次會議旨在構建一張“金融安全網”,其他重要議題可能還包括,防止跨國公司轉移利潤以規避繳稅、區域性應急融資協議、央行互換額度及IMF等現成資源來應對任何可能發生的經濟危機等。

  “中國時間”,讓G20乃至世界在低迷的經濟中,抱有更多期待。

熱圖一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