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7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日本學者後藤錦隆:中日經濟誰都離不開誰

  • 發佈時間:2014-11-18 07:56:0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張建墅  責任編輯:王斌

  11月7日,中日就處理和改善中日關係達成四點原則共識;1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會見來華出席亞太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這引起日本方面的高度關注和持續熱議,不少日本報紙的評論文章展現出相對積極的看法和姿態,當然,沿用固定思維無端揣度中方用意的也不在少數。日本的有識之士怎麼看?就此,本報記者走訪了道紀忠華智庫日本首席代表後藤錦隆先生。後藤先生著重從兩國經濟關係方面談了一些看法。

  中日關係不該也不會再壞下去了

  四點原則共識的達成和習主席與安倍首相會見對未來中日關係發展是一個好的指向。從日本民主黨掌權至今已經好幾年了,中日兩個亞洲主要經濟體形成了如今的對抗局面,這很少見也很令人遺憾。後藤先生認為,目前兩國關係已經是最壞的了,不應該也不會再壞下去了。從經濟實力上看,中國和日本都很強,而政治上的對抗對雙方經濟都産生了很大的負面影響。仍然應該看到,兩國經濟的互補性很強,現實中誰都很難離開誰。産業是經濟的核心和基礎,完善的産業鏈才是真正的經濟力。

  後藤先生説:“一方面,有言論稱中國可以對日本實施經濟制裁,我看這不太現實。很明顯,日本仍處於世界産業鏈的上游,搞起經濟對抗來中國恐怕佔不到便宜。歷史上日本向中國學習了一兩千年,到了近代實力超過了中國;而中國改革開放後也虛心地從日本汲取了很多有益的經驗,幫助自身取得長足發展,中國何妨再謙虛30年?另一方面,日本缺乏中國經濟的戰略縱深,中國龐大市場的吸引力是日本無論如何也無法抗拒的。”

  日本企業界不贊成與中國對抗

  後藤認為,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原先考慮,既然已經形成了對抗局面,那麼就需要儘量想辦法避開中國,往東南亞方向發展。但東南亞也有具體的情況,這一地區人口總量不大,但國家與民族眾多、語言差異明顯,各方利益很難調和,難以形成共識。這也註定安倍選擇的是一條不平坦的道路。事實説明,安倍上臺後引導日本企業向東南亞跑、向非洲跑、向歐洲跑,繞了一大圈回頭坐下來一算,不行,(日本的合作重點)還是在中國。事實上,雖然近年來日本對中國新增投資大幅縮小了,可是總量並沒有減少,相反還呈現繼續擴大的態勢。“這就是彼此經濟的吸引力之所在,中國魅力之所在,也是日本企業界和日本政府都避不開的現實課題,日本企業界不贊成安倍搞對抗中國那一套。”後藤先生説。

  有關四點原則共識達成之後,一些日本媒體對未來中日兩國關係能否逐步走向真正改善持謹慎甚至是懷疑的態度,包括個別日方高官言論上的一些反覆。對此,後藤先生認為,這主要還是因為雙方仍然嚴重缺乏互信,媒體的言論就更不用説了,也在過度的猜疑中跟著偏離正確軌道。近代以來,中日力量互有高低,在此消彼長中達到力量平衡點時往往容易發生磕磕碰碰。此時,關鍵要靠雙方運用政治家的智慧回避風險、解決問題。也就是説,適時進行首腦接觸和保持高層往來是必要的。

  一個忘記歷史的民族不是好的民族

  有關日本方面對12月13日即將到來的中國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以及明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紀念活動所流露出來的憂慮,後藤先生表示,中國是那場侵略戰爭的受害者,有充分的理由訴説自身遭遇。一個忘記歷史的民族不是好的民族。受害者不説,加害者更不會説,日本就從來沒有忘記遭受原子彈轟炸的傷痛。眾所週知,日本政府每年8月都會在廣島和長崎分別舉行原子彈轟炸死難者追悼活動。他指出:“實事求是地面對那段苦難歷史,才是對自己國家歷史乃至世界歷史,以及未來日中關係應有的正確姿態和舉措。讓日本國民真正明白‘哦,是這麼回事啊’,或許雙方以後更能坦誠相待。”

  未來“日本夢”要搭“中國夢”便車

  後藤先生還表示,從經濟方面看,天平的砝碼顯然正在傾向中國,未來“日本夢”需要搭“中國夢”的便車。當然,對中國實施經濟“走出去”戰略、實現“一帶一路”的構想來説,日本積累了不少可供借鑒的經驗。具體地講,在對外經濟戰略項目投標課題上,走官方主導路線,能集約優勢資源,起到集中突破的功效,但也往往容易受到投資對象國家或地區內外政治因素的干擾;走民間主導路線,可能效率低一點,週期長一些,但更有利於把握投資對象國家或地區的各種現實情況,按照市場規律和利益分配規則辦事,“切好蛋糕”,有效回避各種意外風險。日本在操作國際投標項目時前期和基礎階段往往更重視民間主導。美、日、韓的做法近似,運作到位,成功率高,日、韓之間還呈現出“高手過招”的激烈競爭態勢。

  後藤先生進一步指出,在對外戰略投資方面,日本對“首腦推銷”的重視程度相比中國有過之而無不及,但官方不一定總是衝在最前線,而是應該更講究政府主導、民間實施。中方不妨培養一兩家類似日本貿易振興機構(Jetro)的半官方組織,課以嚴苛的財務審查制度,令其堅守非營利性質,使其在政府施行對外經濟政策和目標的過程中,既可以做政府無法或不便做的事情,又能專心致志地為參與對外投資的企業服務。

  後藤先生還提示,對外項目投標事業中利益博弈的現實近乎殘酷,煮熟的鴨子沒吃到肚子裏也有飛走的可能。所以,等事情做成了,錢進自己兜了再適當吹吹風也不遲。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