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5日 星期一

財經 > 新聞 > 地方經濟 > 正文

字號:  

台灣地區綠色能源亟待破局:用電"缺口"400億度

  • 發佈時間:2015-11-08 07:27:48  來源:新京報  作者:宋識徑  責任編輯:李春暉

  台灣地區台中市龍井區,台灣電力公司的太陽能電池板。不遠處是該公司的火力發電廠。 新京報記者 宋識徑 攝

  桃園縣觀音鄉位於台灣地區的西北海岸。10月中旬,這裡風速極好,一些風帆愛好者來這裡沖浪。他們身後,百餘座風力發電機也在享受著來自太平洋的海風,直徑達80米的葉片勻速旋轉,産生的電源源不斷匯入當地電網。

  這些風機屬於不同的業者,有政府的電力公司,也有私營業者。它們都是當局龐大計劃的一部分。據規劃,幾個月後,就會有4座這樣的風機在海上矗立。

  這些風力發電機,和散佈在島內各地的太陽能電池板,承載著台灣“綠能”希望。當局和民間都期待一個節能減碳的“綠色桃花源”。更為現實的是,因為“停用核電”和“禁燒生煤”,可能産生的400多億度的用電缺口,需要儘快找到替代者。起步于2000年前後的台灣綠色能源,最近在迅猛提速。

  隱憂

  用電“缺口”400億度難避免

  10月28日,下午3點,台灣地區進入用電高峰,達2900萬千瓦左右。此時,台灣的主要發電設施都在近乎滿載運轉。

  台灣電力公司,負責整個台灣地區電力的統一配送。來自該公司的實時監測顯示:2900萬千瓦電有11種來源。不管用電曲線如何隨時刻變化,核能和化石能源,始終是台灣電力最穩定的來源。在用電高峰,這個數據可以達到2700萬千瓦左右。

  這個穩定的電力結構,即將被打破。

  2011年,日本福島核電站發生泄漏。這讓台灣的民眾感到緊張,“反核”浪潮開始興起。

  曾增材,臺“經濟部能源局能源技術組”副組長。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台灣地區確定了穩健減核的政策。相關部門明確:確保不缺電的情況下,逐步把既有的核能電廠停掉。

  “停核”立竿見影。今年7月,位於新北市的“核四”一號機開始封存,二號機全面停工。曾增材介紹,根據立法機構的決議,如果沒有公民投票同意,不能重啟。

  據媒體報道,台灣地區現有的三座核電廠都將在10年內服役期滿。供職于台灣“工研院”的劉子衙,對即將産生的用電缺口表示擔心。他告訴新京報記者,去年,台灣核能發電量達424億度,佔全部發電量的18%左右。這意味著,如果全面停用核電,將産生424億度的用電缺口。

  問題不止於此。來自權威部門的數據顯示,去年台灣電力來源中,火力發電量佔比達76%。其中,燃煤37.6%、燃氣32.3%。

  現在,燃煤發電成為眾矢之的。今年上半年,雲林縣、台中市、彰化縣等6縣市共同“禁燒生煤”,從嚴管制污染源排放,改善中南部空氣品質。

  台中,正是台灣電力公司火力發電廠的所在地,這個發電廠是亞洲最大的燃煤火力發電廠。臺電工作人員介紹,再加蓋燃煤電廠,地方上的反彈很大。

  “缺電”成為政界和學界擔心的問題。有媒體預測,缺電可能在2018年成為現實。在“工研院”綠能與環境研究所産業發展推動組組長劉子衙看來,停用核能,禁燒生煤,也促使他們去想下一步該怎麼走。

  對策 綠色能源成為“無悔的策略”

  台中市龍井區位於台灣西海岸,世界最大的燃煤火力電廠正在這裡全力運轉。

  電廠南面,原是被海水侵蝕的鹽鹼地,雜草叢生。如今,這裡是臺電最大的地面式太陽光電廠。臺電公司再生能源處規劃組組長劉清松告訴新京報記者,龍井太陽光電的發電量達到6兆瓦。

  位於亞熱帶的台灣島,日照充足。台灣“能源局”的資料顯示,台灣太陽光電理論蘊藏量約35GW。而類似臺達電子這樣的世界知名電子元器件廠家,讓太陽能發電設備不成為難題。

  曾增材告訴新京報記者,當局提出“陽光屋頂百萬座”:到2030年左右,太陽光電的發電量達到8.7GW。曾增材説,這是一個非常難達到的目標。

  根據負責全臺電力配送的台灣電力公司提供的數據,截至去年,台灣太陽光電總置容量只有615.2MW。

  其中,屬於臺電的部分,只有18.2MW。民間成為太陽光電更大的來源。

  位於雲林縣的晁陽綠能園區,被稱為“太陽能農場”。晁陽董事長邱信富介紹,這裡的溫室屋頂上都裝置了太陽能發電系統。

  溫室裏種蘑菇、過溝菜蕨等喜陰作物,屋頂上的太陽能發電,又帶來一筆收入。

  相比太陽能發電的涓涓細流,風力發電成為民間資本更願意大筆投入的領域。英華威公司,就是民間風電的代表。

  台灣西部海岸是世界著名的風場。資料顯示,全球前三十的最佳海上風場,幾乎全部位於台灣海峽兩岸。

  桃園、台中、彰化等地海岸遍佈的風電機組中,來自民間的投資幾乎與政府方面的投資分庭抗禮。僅英華威公司就已經在台灣興建157座風力機組,裝置容量達到353.5MW。

  按照當局“千架海陸風力機”的規劃,明年,將有4台風力發電機在海上豎起來。到2030年,發電量達到4GW,海上陸上的風力發電機,達到1200台。

  當局制定的“保證收購”制度,讓民間資本的進入動力十足。

  負責輸配電台灣電力公司,必須保證收購來自民間的電力,期限長達20年。根據測算,風力發電12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成本,而剩下的8年,就是完全的盈利。

  憑藉這份收購合同,英華威公司拿到了來自德國銀行的貸款。

  曾增材説,推動綠能是一個“無悔的策略”,希望再生能源成為電力的主要來源之一。

  未來 綠能仍存障礙 官方撥30億促節電

  新能源的發展勢頭不錯,但這不足以讓劉子衙松一口氣。在他看來,冀望綠色能源短期內彌補400多億度因停用核能帶來的缺口,可能有困難。

  曾增材也認為,彌補這個缺口,不可能全部靠再生能源。

  曾增材説,再生能源發電不能存儲,也不能24小時發電。太陽能在晚上不能發電,陰天下雨也不行。風力發電也有問題。當年9月至次年4月,是台灣的盛風期,發電效率很高,而台灣的用電高峰,卻是每年的6月至9月,兩者就這樣“完美錯過”。

  民間的綠色能源發電,也存在一些政策障礙。

  “中央養豬場”廠長蘇鵬花費4000多萬新台幣,建造了台灣畜牧業最大的沼氣回收發電廠,發電的原料是豬的糞便。

  蘇鵬告訴新京報記者,這個發電廠每小時可以發電150千瓦,除了自用,還可以賣給台灣電力公司。

  不過,他的沼氣發電遇到了“區別對待”。蘇鵬説,當局認為沼氣發電並不是新技術,並不認為這屬於清潔能源。他用太陽能發的電,因為有補貼,一度電可以賣到10元新台幣(折合2元人民幣),而沼氣發電,一度只能賣到2元多新台幣。

  但這些並沒有降低蘇鵬對沼氣發電的熱情,在他看來,“不污染環境”是他的義務。用沼氣發電,除了解決用電問題,還避免了豬糞便對空氣的破壞。

  除了“開源”,還要“節流”。

  高雄那瑪夏民權國小,是臺達集團支援建造的“綠建築”代表。這座建築被認為是“永續式凈零耗能”。

  官方也在設法提高民眾使用綠色能源的意識,其中包括徵收能源稅,提高化石燃料能源的成本。

  劉子衙介紹,工商部門制定了節能計劃,為此官方還劃撥了30億新台幣,鼓勵18個縣市節約用電。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