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財經 > 新聞 > 調查報告 > 正文

字號:  

中國中産階層人數佔全球1/3 幸福指數有待提升

  • 發佈時間:2014-10-16 17:08: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導讀】瑞士信貸銀行報告稱,中國中産階層人數佔全世界三分之一,百萬富翁數量將在5年內翻一倍。

  據經濟之聲《央廣財經評論》報道,説到中産階層,我們通常會想到外國電影裏的白領小資。不過,隨著中國經濟的崛起,中國的中産階層的數量已經非常龐大。

  瑞士信貸銀行在剛剛發佈的《2014年全球財富報告》中説,目前全球中産階層人數大約有10億,其中,中國佔了三分之一。同時,這份報告還認為,到2019年,中國內地資産在百萬美元以上的富豪人數預計將翻近一番,達到230萬人,比美國和印度的增長速度都要快。

  而在媒體看來,以馬雲為代表的中國富豪慢慢引起人們的注意,這凸顯出,中國公司創造財富的主力軍正在從實體公司,轉向依靠科技的創新 並且以服務為導向 的公司。

  中産階層數量的增加,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有揭示出哪些未來的方向?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副所長張車偉表示,從這個報告來看,中國的中産階層數量還是比較多的。

  張車偉:這份報告和我們過去的一些印象還是有所不同,從這個報告來看,中國的中産階層數量還是比較多,過去我們一直批判説,中國經濟增長當中,中産階層所佔的比例不夠大,但從這個報告來看,改變了過去人們的那種印象,説明中國的經濟增長,現在已經開始逐漸更多的惠及到我們的老百姓。

  中産階層數量的增加,就意味著我們國家的經濟增長品質更好。我們富裕的人,比方説100萬美元以上的人數也在增加,説明我們老百姓的生活水準和消費能力都進一步增強,而且也意味著中國這個市場對於世界經濟發展的作用越來越大。

  雖然我們中産階層的數量和比例在增加,但我們應該知道,這個數量和比例還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還必須不斷培育我們中産階層人的數量,讓它更進一步的增加,這就要求我們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水準和工資水準。同時,要從稅收方面讓老百姓得到實惠,比如説我們個人所得稅的調整,應該更多的向老百姓傾斜,起徵點可以進一步提高。只有這樣的話,我們中産階級的數量、規模以比例才會不斷增加,這樣一個增加,也標誌著我們國家的經濟更加健康,更加和諧。

  中産階層數量的增加,意味著社會財富的增加,也意味著經濟發展的結構趨於合理。但是,數據顯示,中國的基尼指數依然較高,而經濟發展雖然帶來收入的增加,但是人們卻在忍受著環境污染所帶來的一系列問題。在看到成績的同時,我們有必要對於我們現在面臨的種種問題進行更有前瞻性的剖析,提前拿出應對方案,讓富起來的人們切實地感受到幸福。

  經濟之聲特約評論員張彬表示,目前中國人民的收入水準可能已經達到了中産階層的水準,但是在生活品質、幸福指數、社會公平性等方面,恐怕還有一定的差距。

  經濟之聲:很長一段以來,我們認為我們經濟發展中存在一個問題就是中産階層數量太少,但是根據瑞士信貸銀行的報告,中國的中産階級數量已經相當可觀。但是另外的數據顯示,我們的基尼指數依然很高。我們應該如何正確看待關於中産階層的這組數據?

  張彬:首先問一句,中國有中産階層嗎?應該説中産階層是一個西方的概念,在我們的印象當中,所謂中産階層包含幾個因素,一是要有房有車,這是一個硬性標準。另外,要有時間去度假。此外,相對來説比較有禮貌,生活有品位。這是西方社會的幾個主要性指標,就我們中國來講,現在福布斯中國出的中産標準是,大概年收入在1萬到6萬美金,換成人民幣話的就是年收入6萬,月收入就是5000多。要按照這個標準來算的話,我覺得瑞士信貸銀行還算少了,中國的中産階層應該大幅度增加。

  中産階層這個概念更多體現在哪呢?主要體現在一個社會的穩定性,社會發展的結構應該呈棗核狀,高收入階層站一個尖端,低收入階層站一個尖端,中間應該是龐大的中産階層。但是以目前的中國來講,我們的收入水準可能達到了,但是生活品質、幸福指數、社會公平性等等,恐怕還跟瑞士相關部門發佈的資訊有一定的差別。

  經濟之聲:針對這份報告,有媒體進行分析後認為,以馬雲為代表的中國富豪,他們創造財富的過程更加偏向科技創新和服務業的發展。這和我們傳統上的“中國製造”還是有一定的差別。創造財富的方式出現變化,反映出經濟結構什麼樣的改變?

  張彬:我們這些年經常説深化經濟體制改革,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當經濟體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它面臨的一些問題就會凸顯出來,當下的中國應該説四是一個矛盾高發的凸顯時期,這個時期更多的就是要把握好經濟發展方式轉換的時機。黨中央國務院提出深化體制改革,這是一個關鍵的時機。

  另外,要克服技術創新的瓶頸。現在我們以科技創新的能力在慢慢減弱,而且勞動力的紅利在慢慢消失,這個時候就出現了一個瓶頸。

  同時,我們目前對發展的公平性重視不夠。發展公平性是什麼意思?我們説每個人實現中國夢,實現共同富裕,防止貧富差距過大,其實就是體現了一個整體社會的公平。

  再有一個,宏觀經濟在這個時候不能出現任何偏差。如果宏觀經濟出現偏差,就會産生問題。

  最後一個是體制改革,體制改革如果嚴重滯後的話,對於中國的經濟發展和實現共同富裕是有危害的。

  通過這些因素我們看到,當前中國面臨巨大的挑戰,但是也面臨一個巨大的機遇。如果能把握好這個機遇的話,進一步擴大中國中産階層,包括落實好帶薪休假等一系列提高老百姓福祉的有建設性的措施,那這個中産階層才有了實際的意義。

  經濟之聲:很多人覺得自己的生活的品質,生活的水準在不斷上升,但是幸福指數在不斷下降。就拿我們剛剛過的十一黃金周來講,有很多人在吐槽,我們的假期不夠用,為什麼十一“黃金周”變成了大“黃金粥”?在提升我們生活品質的同時,怎麼才能讓我們真正步入到實實在在的中産階層行列?

  張彬:其實從有“黃金周”的那一天起,到今天這麼多人在進行出遊,已經證明大家的生活品質有大幅提高了,還需要繼續落實的就是帶薪休假。從能出門,到敢出門,再到最後的舒適型出遊,這是一個漸進式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怎麼讓我們更幸福?比如説出遊道路不擁擠,這就是幸福指數提高了,我們一齣門呼吸的霧霾很少,藍天白雲很多,這個時候大家的幸福指數也就是提高了。

  單純看個體的年收入,看是否有房有車,這不是一個中産階層的判斷標準,更多的應該看到我們實實在在的生活品質的變化、環境的變化、幸福指數的變化、心情的變化、公共服務體系的變化,這才是一個真正的中産階層所應該享有的生活。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