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正文

字號:  

周大地:承受霧霾之重 新能源需靠政策托底

  • 發佈時間:2014-10-28 07:2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王辛夷  責任編輯:姚慧婷

  中國新能源産業在2006年《可再生能源法》實施後進入了發展快速道。短短幾年時間裏,我國的風電新增裝機容量佔到全球三分之一以上,成為當之無愧的領頭羊。

  在霾深霧重的日子裏,風電被賦予了特別的期待,但是囿于輸送“公路”並不通暢,原本可以助力藍天的風電,依舊免不了“窩電”的窘境。其實不只是風電,在過去幾年裏,不少新能源製造業受政策刺激作用影響出現了迅猛的增長,又因為失去政策的青睞而陷入低谷。

  風能、光伏能否彌補“減煤壓煤”後的能源消費缺口?新能源産業如何走出産能過剩仍急速增長的怪圈?針對這些問題,記者專訪了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前所長周大地

  記者:建設新能源特區真的能緩解霧霾嗎?

  周大地:我們治理霧霾,中心的問題就是控制煤炭或者直接燃燒類化石能源的使用量,甚至出現明顯的下降。而我們的能源消費量卻還是需要有所增長,這樣一增一減就必須有替代的新能源。風電、太陽能發電等可再生能源對治理霧霾肯定會起到積極作用,但我想現在的霧霾問題不是靠一個基地就能完全解決的。

  記者:我國風電裝機量很大,但棄風限電卻非常普遍,這個問題怎麼解決?

  周大地:棄風的主要原因還是價格問題。要想治理霧霾,就要增大能源使用成本。煤炭便宜,但對環境污染大,造成的霧霾治理起來很困難。這是一個政策問題,電力調度方面是不是以可再生能源、清潔能源為中心,其他圍繞著可再生能源發電進行調整。如果我們還是像現在這樣採用利益均攤的方式,大家都有配額,好壞都要上,情況肯定難以好轉。不過我相信,隨著霧霾治理壓力越來越大,電力調度政策會做出調整。

  記者:我國對新能源産業發展的支援政策有很多,這些政策真的落到實處了嗎?

  周大地:應該説目前政策不配套的部分還是很多,這個不能慢慢調整,而是要儘快調整。新能源的發展需要社會多方面取得共識,變成明確的政策。比如十八屆四中全會強調法治,那我們的能源法就要根據能源發展戰略和現在治理霧霾的要求進行必要的修改。這不是一個企業的問題,這是一個大政策,要實現可再生能源為中心來調度,産生的各種成本怎麼分攤,還需要做很多工作,解決現實的經濟問題。

  記者:政策應該調整的方向在哪?

  周大地:目前我們的政策之間協調性還是有問題,既有鼓勵新能源發展的政策,又有一些政策卡住了發展的路徑,政策之間不是往一個地方使勁。在我國,過去電不夠用,現在一些地方出現了電力富裕甚至過剩,那再發展新能源,就必然面臨著要關掉其他産能的問題,這就需要政策的支援。新能源利用率比較高的國家,比如德國,對於發展可再生能源有統一的目標和認識,即使一部分人的利益受到損失,全社會對於發展新能源的認識都是統一的,總體來説就不會有大的問題。

  記者:所以風電上不了網不是因為電網安全或者電網建設問題?

  周大地:我認為核心問題不是。德國的可再生能源佔到能源結構的百分之六七十,電網安全也是有保證的,所以核心還是調度問題。

  記者:這兩年關於降低風電上網電價的議論很激烈,您怎麼看?

  周大地:如果能保證風電上網,其實價格低一些風電企業也可以承受,關鍵還是上不了網的問題。

  記者:風電電價高,這也是個現實問題。

  周大地:利用可再生能源發電電價肯定是要高一些,但是可以同時做好節能。在我國,除了少數高耗電産業,比如電解鋁之外,電力成本在大多數企業成本中並不高,提高電價對於企業的運作不會有太大影響。而在居民電價這塊,漲價可能只會對少部分入造成影響。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