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2日 星期天

財經 > 理財 > 理財要聞 > 正文

字號:  

泛亞龐氏騙局破産 茅于軾宋鴻兵郎鹹平曾給其站臺

  • 發佈時間:2015-09-25 08:00:54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屢創資本運作造富神話、大宗商品交易平臺神話、號稱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屬交易所——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將22萬投資者400多億元的血汗錢席捲一空。

  這場“龐氏騙局”背後,是地方政府背書、媒體鼓吹和各方大佬站臺共同催生的産物。投資者之所以相信“天上掉下的餡餅”,本質上還是對於公信力機構和公眾人物的信任。

  目前,投資者的錢如何追索不得而知,但期間宋鴻兵茅于軾郎鹹平和吳法天等公眾人物均給泛亞站臺過,我們不妨一探其面目,看看他們是如何給泛亞站臺的,也給投資者們敲響一記警鐘。

  宋鴻兵:堅定看多金屬投資 泛亞就是網際網路金融

  《貨幣戰爭》作者,柴斯菲爾德家族的擁躉——宋鴻兵先生,2014年10月受邀來到昆明,出席由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聯合主辦的全國巡迴投資報告會時,堅定看多貴金屬投資,並將泛亞“定性”為和“寶類”理財相提並論的網際網路産品,可謂扎紮實實給泛亞站了次臺。以下是宋先生的部分“精彩”言論——

  回過頭來説,網際網路這些“寶寶”能不能投資,能投資。比如它以債券為抵押,如果它違約,這些債券會被賣掉,把錢還給你,這種它提供的收益率大概是4%、5%,這是一個比較正常的利率,對於普通老百姓或沒有其他投資方法的人來説,這個已經非常好了,比銀行的利率高,而且資金取用靈活,這就是對現金管理的一個非常有效的措施。而我看到泛亞的模式基本上跟“寶寶”的思路類似,只不過它不是用債券做質押,而是用稀有金屬做質押。但為什麼這個市場沒那麼引人注目?是因為大部分人不了解有色金屬、稀有金屬,更不了解這個行業,而這個市場本身規模不大,知道這個資訊、了解這個市場的人非常少。泛亞這個模式我認為也可以叫網際網路金融,因為它就是在電子平臺上來服務的模式。

  茅于軾:泛亞不需要銀監會監管 利國利民

  茅于軾,中國最有影響的經濟學家之一,英國Prospect雜誌評選的“2014世界思想家”十位獲獎者之一,曾著有《中國人的道德前景》。這樣的響噹噹的經濟學家,竟也“晚節不保”,曾數次參加泛亞舉辦的相關活動,並高調讚揚泛亞的貢獻,在泛亞開業典禮上,茅于軾先生有這樣的發言——

  “雲南省雖然是有色金屬生産大省,但是並不具有該商品的定價權;通過設立現貨電子交易所的方式,吸引資金活躍礦産資源交易,則有助於解決該問題。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的開市運作,對雲南有色金屬礦産資源的價值體現有著重要意義。”

  “過去在大家的意識中,只有通過實實在在的勞動所創造的價值才是真正的價值,而通過低買高賣或高賣低買的方式賺取差價並未創造價值。我認為,勞動生産創造出的是商品的數量即“空間價值”,而買賣交易則是通過價格來調配商品的供應與需求,創造的是“時間價值”。從這樣的角度來看,無論是調配商品的空間因素還是時間因素,都是在創造價值,期待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為雲南省未來的經濟發展不斷創造出更大的價值。”

  “2014年,茅于軾再次參加泛亞舉辦的中國戰略金屬企業家峰會,為泛亞站臺的嗓門更高了。”因此,在通貨膨脹的情況下,要想創造財富是沒有萬全之策的。“現在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給我們創造了一個新的選擇,除了黃金,還有有色金屬。交換創造財富,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就是通過集中資訊,提供時間、空間的交換平臺,讓人們來發現價格,從而創造出更多的財富。”

  郎鹹平:泛亞最重要目的是為國家掌控金屬定價權

  郎鹹平,知名經濟學家和財經脫口秀主持人,曾發動主動的論戰——郎顧之爭,以國有資産道德衛士身份,炮轟國企掌門人們通過MBO侵吞國家有資産。然而,在泛亞這件事上,郎鹹平也趟了渾水——

  “銦就是稀土元素中的一種。以銦為例,銦是導彈彈頭的必備元素,是現代高科技之母。液晶屏、螢幕等都要用到銦,它的用途比黃金更多,可是儲量卻只有1.6萬噸,是黃金的六分之一。銦的用途比黃金多,儲量卻比黃金少,當黃金賣到接近5000萬,一噸銦卻只有300至400萬的價格。就因為我們沒有定價權,外國人用300萬的價格買走銦之後,加工完再以原來十倍的價格賣給我們。到了今天,稀土的儲量只佔全世界大概30%,為什麼?一個沒有定價權的國家用大價格把稀土賣光了。想要控制定價權,就必須掌控銦的産量。必須壟斷和控制銦才有定價權,才能控制它的價格,否則這個價格就被歐、美、日本等國欺負。目前銦的價格非常低,因此,如果能夠掌控有色金屬本身的産量、控制住定價權就能創造財富。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最重要的目的是通過交易所掌控資源控制定價權。”

  吳法天:我的稀土我做主

  吳法天,中國政法大學教授,大家更為熟知的是他作為微網志紅人,與五嶽散人的口水戰和在北京朝陽公園的知名約架。這樣和貴金屬沾不上邊的法學教授,竟也給泛亞站過臺——

  “2011年3月1日,昆明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開業。隨後,該交易所創造了“泛亞模式”,就是不斷通過自身的體制創新和交易模式創新,實現有色金屬、尤其是稀有金屬商品貿易領域的定價權和話語權。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已經成長為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屬交易所,中國客戶資産管理規模最大的現貨交易所,形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稀有金屬國際定價中心。這是中國實現稀土能源戰略的重要工具。”

  在上述動作中,具有金融戰略意義的是泛亞有色金屬交易所的成立,因為它打破了稀有金屬價格的國際壟斷,創在了大宗商品的定價權向中國轉移的可能性。泛亞引入行業多方在平臺參與定價,將國內過剩的稀缺金屬資源通過商業收儲的方式聚集起來,讓民間資本參與到這個收儲,泛亞這一平臺亦將相當於對現貨市場做一個樞紐。

  從長遠看,國家應該通過法律手段來建立稀有金屬的國家儲備制度,也應當鼓勵和發展稀有金屬的交易所,並提供資金支援。純交易平臺沒有金融介入或者是沒有資本的介入很難做,但金融介入就會有風險。但不能因為有風險就否定稀有金屬的金融屬性,就把目前開創的國際稀有金屬定價權拱手讓人。“東方有稀土,定價我做主”的時代才剛剛來臨!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