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2日 星期三

年內已達75起 基金業高管代任期限無奈刷新高

  • 發佈時間:2014-08-18 08:41:58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目前,有10家基金公司的高管仍處於代任狀態,其中有7家觸及高管代任90天的“違規紅線”,更有甚者兩家公司的總經理代任期限已超11個月

  今年,基金行業人事頻繁震蕩,連基金公司高層也受到波及。《證券日報》基金新聞部發現,截至昨日,年內已經發生75起高管變動,而去年全年僅90起。隨著一批批高管離職,行業裏高管代任的現象越來越多,代任期限也不斷創新高。

  統計顯示,目前有10家基金公司的高管仍處於代任狀態,其中有6家涉及總經理職位。而高管代任期限最長已超過11個月,最短也接近2個月,共計有7家基金公司觸及高管代任90天的“違規紅線”。

  業內人士認為,基金業高管頻繁離職造成的行業高管人才短缺,是基金高管代任頻繁出現,且代任期限越來越長的主要原因。

  10家基金公司高管代任

  最長期限超過11個月

  《證券日報》基金新聞部根據證監會網站公佈的資訊統計顯示,今年以來,共有75起基金公司高管變動,其中,高管離職後出現代任現象的共11起。截至目前,這11家高管存在代任的基金公司中,僅銀河基金東海基金和金鷹基金3家公佈了離任高管的繼任者,即高管代任狀態結束,其餘8家仍處於代任狀態中。

  上述8家公司中,高管代任時間最長的是大成基金。今年1月23日,大成基金原總經理王顥離職,由公司董事長張樹忠代行總經理之職,截至今日,還差5天,代任期限就滿7個月。而代任時間最短的是國開泰富基金,今年6月26日,國開泰富基金原董事長黎維彬離任,由公司總經理王翀代行董事長之職,至今也快滿2個月。

  從被代任的高管職務上看,總經理“空缺”的最厲害。8個被代任的高管職務中,有4個都是總經理,同時董事長和督察長分別有3個和1個。除大成基金外,農銀匯理基金平安大華基金和紐銀梅隆西部基金的總經理也均處於代任狀態。具體看來,農銀匯理基金原總經理許紅波今年3月3日離職,由公司副總經理施衛代任;平安大華基金原總經理李克難今年3月19日離職,由公司副總經理羅春風代任;紐銀梅隆西部基金原總經理陳喆今年5月20日離職,由公司董事長安保和代任。此外,摩根士丹利華鑫基金建信基金的董事長職位以及中海基金的督察長職位均處於代任狀態。

  值得注意的是,基金公司高管代任並不是今年才出現的現象,更有去年已經出現的代任至今尚未結束。資料顯示,去年9月9日,國海富蘭克林基金的總經理李雄厚離職,公司董事長吳顯玲代任總經理,至今,該公司仍未公佈新任總經理人選,吳顯玲的代任期限已經超過11個月。去年9月13日,剛剛成立僅3個月的道富基金的總經理李雪松就因個人發展原因宣佈離職。至今,道富基金的總經理職務仍由公司董事長桂松蕾代任,代任時間也已逾11個月。

  綜上,目前,有10家基金公司的高管處於代任狀態,其中6家基金公司的總經理職位“空缺”。高管代任期限最短已接近2個月,最長則是11個月有餘。

  但是,這並不是基金公司高管代任期限的最長記錄。去年1月22日,光大保德信基金原總經理傅德修因個人原因離職,公司董事長林昌代行總經理之職。直至今年3月13日,公司新總經理陶耿才宣佈上任。即林昌“一肩挑兩擔”的時間長達1年多。此外,今年4月2日結束高管代任的泰信基金,其總經理葛航代任董事長的時間也接近10個月。

  提前向監管層報備

  90天“紅線”有操作餘地

  關於高管代任期限,《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高級管理人員任職管理辦法》中規定:“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長、總經理或者督察長因故不能履行職務的……代為履行職務的時間不得超過90日。”而去年5月20日,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公佈的中國證監會關於《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管理人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中,已經取消了“代為履行職務的時間不得超過90日”的規定。但由於徵求意見稿不具備法律效力,所以原有的90天代任期限仍具有約束力。按此條例,10家目前高管處於代任狀態的基金公司中,僅國開泰富基金、中海基金和紐銀梅隆西部基金3家未觸及“紅線”。

  不過北京一家大型基金公司的內部人士表示,受市場環境影響,基金公司甄選到適合的高管人選並不像想像中的那麼容易。即使在確定人選後,也需要經過相關資格的考試等一系列流程,所以對基金公司來説90天的期限確實有些緊張。其實,監管層也對基金公司有內部的代行指導意見,不強制要求公司一定在90天內完成新任高管的任命,基金公司只要在限期內提前與地方監管局和證監會報備情況,一般證監會都會默許而適當放寬時限要求,只要公司提前與監管層做好溝通並得到許可,也就不算違規。

  但是,也有業內人士認為,從對投資者負責任的角度講,出現高管代任逾期現象,即使基金公司已經向證監會申請延期,也應該發佈公告説明情況,讓投資者及時了解事件進展。

  高管離職潮涌現

  人才短缺無奈出現代任現象

  無論代任時間的長短,無論高管代任是否踩中“違規紅線”,高管代任給基金公司帶來的影響是無法忽視的,而高管代任頻繁出現、代任期限越拖越長背後的原因更值得深思。

  業內一位基金分析師表示,基金公司高管離職後的代任制度,可以暫時避免高管缺位的“空轉”狀態,也有助於降低高層人員之間相互爭鬥的摩擦成本。但這並不是長久之計,長期的管理職位空缺或長期的代任,不僅加大了代任高管的負擔,也可能因為激勵與約束難以執行而影響公司的長期良性發展。

  “高管代任現象的增多和近幾年高管離職率增加有關。一方面是基金行業業績低迷、考核壓力大、激勵機制不完善、人才爭奪加劇、股權鬥爭愈演愈烈,另一方面是私募和其他金融機構不斷涉足公募業務,給出的待遇也越來越誘人,越來越多公募高管選擇跳槽。而同時業內儲備的高管人才並不多,人才缺口的顯現,讓代任成為不得不選擇的過渡之舉。而逾期代任現象也是業內高管人才的短缺的無奈之舉”上述基金分析師表示。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