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1日 星期六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歐央行“撒錢”萬億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承壓

  • 發佈時間:2015-01-26 07:04: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毅

  歐洲央行終於決定傚法美聯儲開始大肆“印錢”,歐元區能否如美國那樣在量化寬鬆(QE)之後迎來強勁復蘇尚屬未知,但千里之外的人民幣已經受到殃及。

  歐洲當地時間1月22日下午,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宣佈,自3月起每個月購債600億歐元,直至2016年9月或歐元區通脹率回升到2%。這意味著市場上將會多出上萬億歐元。在達沃斯冬季年會現場,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在德國總理默克爾發言後現場宣佈了這一消息——靴子終於落地,會場的氣氛五味雜陳。

  如此龐大的QE計劃落地,歐元對美元“百點巨震”後跌破1.15,為2003年以來首次,即使是同在下行通道的人民幣對歐元匯率都破天荒地跌到了7以下。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獲悉,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歐央行的新一版QE政策加上美國QE正常化的趨勢,將會進一步推動美元匯率走強,從而可能會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形成下行壓力。

  上週五(1月23日),人民幣對美元即期(詢價)收盤大幅貶值193個基點,為半個月以來最大單日跌幅,並創下近7個月以來的收盤新低(6.2283);與此同時,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當日下跌近百點至一個半月低位。

  德拉吉“賭”出口

  雖然外界對歐盟QE早有預期,但方案出臺後,資産購買規模之大、期限之長還是讓市場吃了一驚。

  《紐約時報》刊文稱,德拉吉額外給他的購債“賭注”打了一針“腎上腺素”。兩年前他許諾將“不擇手段拯救歐元”。如今,他是在雙倍下注。

  對於歐版QE,美國國家經濟委員會前主席、財政部前部長薩默斯曾表示支援歐洲採取QE政策。他説:“做得不夠的風險遠遠大於做得過多的風險”,因為當今的宏觀經濟威脅就是通貨緊縮和長期停滯。

  美國QE之父、前美聯儲主席伯南克預計,歐洲央行如要推行美國那樣的貨幣寬鬆,難度很大,也很難像日本那樣實行大規模定量寬鬆。

  他擔心的原因是顯而易見的,當一個中央銀行要面對19個主權國家時,要解決的問題多如牛毛。

  也有看好此次QE的觀點。《紐約時報》報道稱,不少經濟學家都相信,更便宜的歐元會帶動歐元區經濟活動。這可以表現為德國出口提升,美國、日本的遊客流入希臘、義大利和西班牙,最重要的是,消費者要支付更高的歐元價格,而這可能會提振CPI。

  人民幣對美元大幅走貶

  德拉吉的“豪賭”能否成功還是未知數,但計劃的公佈就像一顆炸彈,直接對全球主要貨幣造成影響。

  民生證券分析指出,歐央行和日本央行加速寬鬆將繼續壓低歐元和日元匯率,再加上美國經濟基本面相對強勁、美聯儲寬鬆力度減弱,美元將更強勢;我國國內資産收益率下滑,私人部門資産美元化和負債本幣化趨勢加強,未來經常賬戶順差和資本賬戶逆差並存或成新常態,意味著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有貶值壓力,但在央行干預之下,貶值幅度不會太大,總體雙向波動。同時,由於人民幣仍近似盯住美元,人民幣對其他貨幣匯率(實際有效匯率)仍會加速升值。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歐版QE落地後,歐元對美元匯率連續兩日大幅下挫,截至1月23日收盤累計下跌3.56%,振幅達4.57%。與此同時,美元指數亦連續兩個交易日大幅上漲,同上時間累計漲幅達2.43%。Wind數據顯示,1月22日,美元指數收盤上漲超過1.5%,突破94關口至94.18;1月23日,美元指數收盤報95.02,繼而突破了95重要關口,盤中最高漲至95.48。

  人民幣方面,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歐元對人民幣即期(詢價)1月23日大幅走貶1.90%,收盤報7.0684,盤中最低至7.0477;當天歐元兌人民幣中間價6.9795元,下跌1409基點,一舉“破7”。同一天,人民幣對美元(詢價)收盤走貶193個基點(0.31%)至6.2288。這是半個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最大單日跌幅,並創下近7個月以來的收盤新低。與此同時,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當日下行近百點,至一個半月低位。

  央行確認人民幣承壓

  “歐版QE會使得中國産生資本流入,而美國的加息預期可能會使人民幣面臨貶值壓力,在諸多壓力下,人民幣的升值貶值仍然是非確定事件。”中信證券固定收益研究主管、首席分析師鄧海清博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2014年4月以來,從人民幣NDF(無本金交割遠期)的走勢來看,當前人民幣處在均衡匯率水準左右,因此,歐元的貶值和美元的升值都可能對人民幣帶來影響,人民幣貶值升值方向仍然未定。

  記者注意到,在2014年11月21日央行宣佈降息之後,人民幣快速貶值;2014年12月央行口徑外匯佔款環比減少了1289.09億元,減少金額為2003年12月以來最大。

  鄧海清認為,央行口徑外匯佔款驟降的原因,可能是央行為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出手在外匯市場上進行干預所致。“從這一點看,央行並不意願看見人民幣出現貶值,因此通過‘大水漫灌’促使人民幣貶值並非央行的意願。”鄧海清表示,在推進自貿區建設和人民幣國際化的時期,若人民幣貶值則會導致這些項目出現一定程度的阻滯,因此,央行通過寬鬆推進人民幣貶值,從而刺激出口的邏輯難以成立。

  不過,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則認為,當前人民幣有效匯率並不均衡,而是被持續高估,這也是中國經濟遲遲無法復蘇的根本原因。如果人民幣高估被修正,也就是通過匯率貶值,則中國經濟將輕鬆回到7.5%以上的增速,他大膽預計今年匯率最大貶值幅度將達5%左右。

  央行副行長潘功勝近日在國新辦舉行的吹風會上表示,歐央行的新一版QE政策加上美國量化寬鬆政策(QE)正常化的趨勢,將會進一步推動美元匯率的走強,從而可能會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形成下行壓力。歐央行新一版QE的政策所提供的大量流動性毫無疑問會産生溢出效應。而美元匯率的走強又會帶動資金回流美國,增強全球未來跨境資本流動的不確定性。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