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5月23日 星期一

財經 > 外匯 > 外匯機構專欄 > 正文

字號:  

明年人民幣匯率料窄幅波動

  • 發佈時間:2014-12-08 01:43:17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田燕

  2014年11月下旬以來,由於外匯市場供求變化等多重因素影響,人民幣在岸市場即期匯率出現走弱的趨勢。一時間,“人民幣將大幅貶值”、“中國需要通過人民幣匯率貶值與日本的日元貶值展開貨幣戰爭”等論調充斥各種報道之間。筆者並不認為目前的人民幣匯率貶值趨勢會一直持續下去。展望2015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將在6.0-6.3這樣一個區間內波動,原因如下。

  第一,人民幣匯率區間波動是近年來市場實際運作的結果。2012年10月以來,在總共523個交易日中,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的算術平均值是6.1630,最小值是2014年1月14日創下的升值高點6.0412,最大值是2012年10月9日的6.2878。這期間人民幣匯率已事實上形成區間波動。2012年第四季度,人民幣匯率處於盤整狀態;2013年初至2014年1月底,人民幣匯率基本呈穩步升值趨勢;2014年2月初至6月初人民幣由升轉貶,而從6月到11月中旬基本上維持強勢。從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寬幅區間波動的市場實踐來看,人民幣匯率可能已接近均衡水準,短期大幅升值和貶值都缺乏經濟基礎。

  第二,央行在必要時會發揮穩定外匯市場的作用。中國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目標是“保持貨幣幣值的穩定”,這個幣值穩定既是指防範國內通貨膨脹和通貨緊縮,也是指對外匯率穩定。當然,匯率穩定不是絕對不動,而是相對概念,這就需要央行在必要時要通過干預外匯市場來穩定匯率。2014年3月17日後,央行宣佈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人民幣對美元交易價浮動區間由1%擴大到2%。這意味著央行退出外匯市場常態式干預,但並未承諾完全退出中國外匯市場,其在關鍵時刻穩定市場的作用,有助於在外匯市場失靈和失控時減少市場恐慌行為,避免人民幣匯率的超常波動和超調。

  第三,人民幣跟隨美元進一步升值可能危及出口和穩增長目標。2014年6月以來,在歐元區及日本寬鬆貨幣政策加碼的條件下,美元指數持續大幅走強,從低點的79.79上升到12月2日的88.64,上升11.1%。在此期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表現更為強勁。因此,6月以來,人民幣兌歐元匯率升值9.7%,兌日元匯率更是升值14.8%。預計2015年由於日本、歐元區和美國之間的貨幣政策可能進一步分化,美元指數很可能保持強勢。這種情況下,如果人民幣兌美元匯率進一步升值可能將更嚴重打擊出口部門,危及2015年的經濟增長和穩定就業目標。因此,人民幣匯率短期進一步升值的空間受到限制。

  第四,一個疲弱的人民幣匯率難以支撐人民幣的國際化。據央行負責人介紹,截至目前已有28個中央銀行與中國簽訂了雙邊本幣互換,總金額超過3萬億元人民幣,其中2014年與瑞士、斯里蘭卡、俄羅斯、卡達、加拿大等5國的中央銀行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截至今年10月,先後與12個國家或地區的中央銀行簽訂了人民幣清算安排,其中今年與英國、德國、法國、南韓、加拿大、澳大利亞、盧森堡、卡達等8國央行簽訂了清算安排。截至10月底,已有169家境外機構進入中國銀行間市場投資,超過30家的央行和貨幣當局已將人民幣納入其外匯儲備。由此可見,2014年以來以對外結算、貨幣互換和清算安排等為主要內容的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加速推進,需要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一個持續貶值的人民幣匯率顯然有悖國際化的目標。

  第五,為防止跨境套利和套匯,人民幣匯率需要保持必要波動性。今年3月17日央行再次啟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目的即在於此。根據“不可能三角”理論,貨幣政策有效性與資本自由流動和匯率浮動之間具有替代關係。央行進一步擴大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希望藉此減少對外匯市場的干預,基本退出常態式外匯干預,逐步擺脫依靠外匯佔款供應基礎貨幣的模式,提升國內貨幣政策的有效性。2015年,提升人民幣匯率的波動性在美元保持強勢和美國進入加息週期,而中國需要一定程度寬鬆貨幣環境的條件下尤其重要。

  第六,階段性國際資本流出和流入將交替出現,也會帶來人民幣匯率波動。展望2015年,在國內和國際因素的共同決定下,中國國際資本流動將以階段性的流出和流入交替出現為主。一方面,美國貨幣政策的正常化對中國國際資本流動的影響具有兩面性,美聯儲加息及加息預期可能通過提高期限利差、縮小境內外利差,導致邊際上和階段性的國際資本外流。我們的研究表明,中美之間3年期國債的利差與境外機構持有人民幣債券的積極性密切相關。如果美國利率上升導致中美利差收窄,則境外機構購買人民幣債券的積極性也將顯著下降,資本可能外流。另一方面,資本市場波動性(VIX)可能繼續下降,信用利差可能繼續收窄,這些因素又會助推更多國際資本流入中國。此外,2015年很可能會繼續看到發達國家貨幣政策的分化。一方面,美國貨幣政策回歸正常化在一些階段帶來國際資本外流;但另外一方面,歐元區和日本的非常規寬鬆貨幣政策可能會産生一定的對衝作用。有鋻於此,用一個辯證、多變和波動的態度來看待2015年中國國際資本流動形勢及其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可能更為合適。綜上,人民幣匯率在2015年保持區間波動的可能性比較大。

注:本文作者為招商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謝亞軒。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