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9月24日 星期天

財經 > 網際網路金融 > 投資分享 > 正文

字號:  

業內人士教你一眼識破P2P詐騙跑路平臺

  • 發佈時間:2015-03-04 14:35:21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孫朋浩

  文/網貸之家首席研究員馬駿

  2014年問題平臺事件頻發,引發市場大波瀾。問題平臺可以分為四大類型:純詐騙跑路型、提現困難型平臺、經營不善停業型、經偵主動干預型。

  (一)純詐騙跑路型平臺

  在中國網路借貸發展的早期,就出現了一些純粹詐騙、開設虛假網站吸收出借人資金的平臺,2012年爆發的優易網案就是一個典型,它也是我國首個以集資詐騙罪名公開審理的P2P網貸平臺案例。但少數幾個騙子並沒讓大多數出借人提高警惕,2013年網際網路金融的火爆,以及大量新手出借人的涌入,重新讓流竄在網際網路上的各種騙子鑽到了空子,於是在2014年上半年,出現了大量的純詐騙平臺。而這些騙子,也不斷變換詐騙的手段,不斷刷新跑路的最快時間,不變的是源源不斷的受害者以及難以進展的維權。

  1、優易網案

  2014年10月9日,P2P網貸平臺優易網集資詐騙一案在江蘇省如皋市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優易網案是國內首個以集資詐騙罪名公開審理的網貸平臺案例。此案直接涉案金額為人民幣2551.7995萬元,出借人受損金額為人民幣1517.8055萬元。受害者包括全國各地的60多名出借人。

  優易網自稱係香港億豐國際集團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旗下的P2P網貸平臺,全稱為南通優易電子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12月21日,香港億豐國際集團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億豐”)發表聲明稱,億豐旗下成員“從未有所謂的南通優易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同時,該集團保留對假冒或盜用集團名義的不法單位和個人採取法律行動、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當天(即2012年12月21日),優易網突然宣佈“停止運轉”,網站無法正常交易,優易網的三位負責人,即繆忠應、王永光、蔡月珍便失去聯繫。當時有媒體評價,優易網涉案金額巨大,可謂網貸第一大案。

  在優易網案之前,網貸行業鮮有平臺倒閉和跑路事件發生,出借人風險意識非常淡薄,所以容易受到優易網承諾的超高收益吸引。事發前,幾乎無人去優易網實地考察過,並且因為優易網24小時均可提現並快速到帳而相信優易網(事實上,對於這種反正常工作規律的情況,更應該成為平臺的疑點)。優易網負責人將平台資金挪用去炒作期貨,因過於頻繁交易和高昂的手續費而導致巨虧,也有受害出借人懷疑如此炒作期貨是存在洗錢和利益輸送的可能。

  雖然優易網負責人在2013年4月16日落網,但案件的審理卻一波三折。出借人進入長達兩年多時間的艱難維權。值得一提的是,此案罪名兩次變更。2013年5月,優易網負責人之一繆忠應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羈押。2014年2月中旬,繆忠應被如皋市檢察院以涉嫌“集資詐騙罪”提起公訴並移交如皋市人民法院審理。

  10月9日庭審中,被告人繆忠應堅稱沒有“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指是由於自己經營不善,給出借人造成了損失。按照相關法律和司法解釋的規定,認定集資詐騙罪有兩個標準:一是“使用詐騙方法實施非法集資行為”;二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從優易網第一次庭審情況看,被告是否“以非法佔有為目的”成為控辯雙方爭議最大的焦點。

  2、科迅網案

  2014年6月9日,科迅網出現官網不能登錄的現象,當天科迅網貼出公告稱:目前在升級更換新系統,時間為6月9日早上9:00至6月10號早上8:50分,之後新系統將會正式上線運作。但是到6月10日,時至下午14時,該平臺網站仍然無法打開,網站公告改稱數據升級對接出現問題,還需三個工作日左右處理問題。出借人質疑該平臺已經跑路,事件進一步發酵。

  科迅網為純詐騙平臺,首先是地址造假,科迅網網站所顯示的地址實為一家名為深圳市中企信星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企業;其次是團隊履歷造假,網站宣傳稱執行董事王勤峰有美國斯坦福大學商學院經濟學碩士學位,但最後核實王勤峰等高管的照片係偽造;再次宣傳造假,早在2014年3月就有出借人曝光其與荷蘭ING國際金融集團旗下的安盛集團的合作發佈會現場照片造假。

  科迅網的詐騙手段相較其他詐騙平臺,可謂最為高明。首先,有大量相關在資質證明,如可信網站驗證服務證書、315online認證、百度信譽V1等級評定等,這是一般詐騙平臺不具備的;其次,科迅網通過大量知名的網路媒體和搜索引擎以及不少活躍在各大網站的馬甲賬號來宣傳推廣自己,在宣傳騙局方面也下了一定血本;再次,通過宣傳獲得“華尊獎”,進一步麻痹出借人。

  3、網金寶案

  北京首例P2P網貸平臺“跑路”事件主角,上線僅有4個月的網金寶于6月4日悄悄關閉,根據百度快照資訊,截止5月5日,網金寶累計成交金額達2億6千多萬元。

  網金寶首先是辦公地址虛假,據報道稱,網金寶公開的辦公地址是摩碼大廈22層2203—2205,但該大廈電梯最高只到20層,該大廈也沒有網金寶運營的痕跡;其次是假造背書,網站宣傳與央行合作“平臺所有項目的還款記錄將作為中國人民銀行徵信中心的數據來源,同時所有投資用戶的資金均會由中國人民銀行北京支行全權監管”,但是目前商業銀行尚未做資金全權監管,更何況中國人民銀行;第三,根據出借人提供的合同,平臺擔保公司為湖北中州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但湖北中州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稱其網金寶無任何合作關係;第四,網金寶是“認證網站”,據出借人稱,網金寶的網站通過第三方商業認證,出借人應該更理性的看到“認證”的含金量。

  4、旺旺貸案

  2014年4月15日旺旺貸突然關閉,客服電話無人接聽,該平臺運營僅2個多月的時間。根據投資者自發組織的維權聯盟統計結果顯示,到5月,已登記的受騙者有300多人,投資額度從幾千元到百萬元不等,總金額已近2000萬。

  旺旺貸同樣也是地址造假,橫崗派出所民警對旺旺貸的地址進行過詳細的核查,包括工商部門都去進行了調查,發現地址是假的;其次是擔保公司造假,旺旺貸的擔保公司為深圳納百川擔保有限公司,該公司成立於2013年11月21日,註冊地為深圳市龍崗區橫崗街道,據媒體報道,該擔保公司並不存在。

  歸納總結下來,2014年出現的純詐騙平臺有以下幾大特徵:

  1.資訊造假。註冊資訊、合作公司、管理團隊履歷、辦公地址照片等造假,甚至有些詐騙平臺網站頁面都是直接複製過來的。網金寶和旺旺貸是典型的辦公地址造假,網頁顯示的辦公地址實際並不存在該公司;鑫淼源投資、中信創投等存在管理團隊履歷直接複製網路上其他人公開資訊的情況;拜騰投資則是負責人的身份證照片裏資訊造假;科迅網則是公開的與其他公司合作發佈會現場的照片造假,存在移花接木的情況;堯瑞投資的辦公環境照片直接複製網路上公開的照片;更有甚者,直接將拍拍貸等平臺的網頁代碼直接複製過來,然後僅是更改個名字。

  2.辦公地址偏遠。因為絕大多數純詐騙平臺無實際辦公場所,為防止出借人實地考察,這些詐騙平臺在網上公佈的辦公地址都異常偏遠,多為城鄉結合部或縣城的某處民房。

  3.網頁粗製濫造。詐騙團隊開設的騙子,極少會花精力打造和修飾平臺網頁,網頁一般採用模板,美工醜陋,體驗很差。

  4.極高的收益率。以詐騙平臺鼎元貸為例,在網頁上公佈的資訊“某日投資項目年化收益:560% ,某周投資項目年化收益:699%,某月投資項目年化收益:2736% ”。這種已經遠遠超出傳統借貸市場利率的情況,很大可能性為詐騙平臺,最後肯定會以跑路收場。

  5.成立的時間普遍很短。詐騙跑路平臺存活時間通常不超過6個月,最短的一天不到。

  (二)提現困難型平臺

  2014年出現的問題平台中,提現困難型平臺佔據44%,涉及人數最多、金額最大的一般都是提現困難型平臺。平臺之所以會提現困難,一般源於兩大原因:一是自融型平臺,二是業務來源和風控水準較差,因壞賬而無力墊付。自融型平臺或多或少存在標的資訊造假的情況,且資金流向單一,一旦發生提現困難,出借人集體報警,多以警察介入、定性為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居多,平臺基本宣告死亡,俗稱“死雷”;而真實業務,但無力墊付的,在平臺人員的催收、尋求資金注入及出借人的支援下,還有可能重新盤活,但這種情況極少,俗稱“活雷”。

  提現困難型平臺,多數為自融平臺。平臺吸收資金為自身或者相關聯企業“輸血”,將平臺當作企業的資金池,但後續因為運作不善導致資金鏈斷裂。“東方創投”和“網贏天下”就是此類情況。而一些因風控不善、無力墊付的平臺,也存在一部分自融現象。自融必定會涉及到資金的期限錯配。由於多數出借人偏好期限短的標,所以平臺借款期限做人為拆分,期限錯配成為一些平臺吸引出借人的主要手段。對不具備控制流動性風險能力的平臺來説,一旦發生大面積的提現,會引發平台資金鏈斷鏈,平臺最終無法運營。

  1、東方創投案

  2014年10月22日,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發佈了《鄧亮、線李澤明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案執行公告》(即P2P網貸平臺“東方創投”非法集資案)以及涉案款項的分配方案。法院對東方創投案中凍結在案的中國銀行深圳和記黃埔中航地産有限公司名下賬戶內資金2200萬元、中信銀行線李澤明名下賬戶內資金3181933.58元及其孳息,均予以追繳並按投資參與人未歸還本金比例,返還投資參與人。

  東方創投,是2013年6月成立於深圳的一家P2P網貸平臺。短短4個月後(2013年10月)該平臺即宣佈停止提現。同年11月,東方創投負責人鄧亮和線李澤明相繼自首。2014年7月15日,在歷時9個多月的調查取證後,東方創投案終於有了初步的判決結果。深圳市羅湖區人民法院的對該案進行了一審判決。被告人鄧亮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30萬元;被告人李澤明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

  東方創投案是我國首例P2P網貸平臺自融被判“非法吸存”的案件。此次判決也是司法體系對P2P網貸平臺自融案件的首次裁量。東方創投案是典型的自融平臺旁氏騙局,截至2013年10月15日平臺徹底提現困難時,平臺累計成交量20964萬元,且算上現金獎勵後,出借人獲得的綜合收益率高達38%以上。東方創投之所以“東窗事發”,主要原因有以下幾點:首先是平臺發佈虛假資訊,自融資金用於自有地産物業的投資,但物業投資變現週期相對較長,而平臺多發佈1~3月的短期標,所以平臺存在拆標情況,在真實物業投資獲益前,平臺均處於一種借新還舊的狀態中;其次,平臺早期出借每人平均為激進的“打新族”,在平臺上線1個多月後,平臺的待還本金達到一個高點,之後持續下降,資金持續流出,對於平臺的流動性管理能力考驗巨大;再次,2013年9月底,東方創投自融購置物業的情況受到持續質疑,導致出借人恐慌紛紛要求提現,而新發佈的借款標無人問津,後續資金無法跟進,最終導致資金鏈斷鏈,老闆跑路。

  2、網贏天下案

  網贏天下案于2014年10月11日下午在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網贏天下案共有1009名被害人,被詐騙金額超過1.6億元。被害人通過平臺交易的資金大多被平臺實際所有人鐘文欽個人使用,平臺上的擔保公司華潤通公司、華龍天公司、德浩公司的實際控制每人平均為鐘文欽,上述擔保公司並無代償的能力。

  網贏天下事件是2013年“倒閉潮”裏人盡皆知的問題平臺事件,該事件涉案金額大,涉及出借人數眾多。網贏天下于2013年4月上線,7月網站頻頻發生無法提現狀況,危機初現。2013年8月8日,網贏天下官網上發出公開信稱已全面停止所有網貸業務的運作,網贏天下危機正式明朗化。

  原深圳市網贏天下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運營總監伍水軍、總經理鐘傑和法人代表龍興國(網贏天下事件另一嫌疑人鐘文欽尚未歸案,仍在通緝中),因涉嫌集資詐騙罪,于2013年年底前被依法逮捕。

  2014年2月28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將這三名嫌疑人以涉嫌集資詐騙罪移送深圳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由於案情複雜,深圳市人民檢察院將本案兩次退回偵查機關補充偵查,直到2014年7月25日偵查機關再次補查重報,調查取證才暫告段落。

  網贏天下事件的最終爆發,歸結起來有幾點原因:首先,建站目的不純,平臺自融自保。網贏天下一開始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局,其網站上的標的多數都是假的,例如其股權質押標在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本無法查到相關的股權變更記錄,且除了鐘文欽自己為實際控制人的三家擔保公司外,網贏天下宣傳的與深圳市銀城融資擔保有限公司的合作事宜也是假的;其次,平臺融資的資金流向為鐘文欽控制的擬上市公司華潤通光電,資金用途為衝刺IPO償還公司一些前期負債,但2013年IPO暫緩,華潤通久久無法上市,平臺借款還款來源無法落實;再次,超高的收益率以及大量天標的引鴆止渴。在2013年6月平台資金最緊張的時候,平臺發佈大量借款期限為幾天的、收益率高達70%以上的標,7月初藉故説逾期,出現第一次提現困難的情況,使得出借人信心開始鬆動,直至不到1個月後徹底死亡。

  3、錦融運通案

  2014年8月12日,錦融運通(浙江匯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出現提現困難,後恢復;而在18日時,再次出現提現困難,且事件持續發酵,並有愈演愈烈之勢。8月22日,該平臺發佈公告稱,“由於個別借款人逾期,導致部分資金不能及時到位,平臺出現了一定的提現困難。”8月25日,杭州市公安局下城區分局受理錦融運通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一案。

  根據數據統計,到2014年8月21日,平臺借款人總待還本息為2.12億元,綜合收益率達到35.51%;該平臺出借人待收金額前10名的均超200萬元,其中最高金額為1036萬元;平臺借款人只有20人,前三的金額在3000萬以上。

  錦融運通是浙江匯力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網路服務平臺,于2013年7月上線運營,註冊資金2000萬元,運營一年的時間便出現提現困難。錦融運通存在業務和風控不嚴謹以及部分自融的情況,並且因為拆標嚴重,最後流動性枯竭而資金斷裂,無力償還出借人的資金。根據數據顯示,平臺自成立以來以短期標為主,成交量排名前三的標的為天標、一月標和三月標,累計佔比達到88.45%,這會有較高的流動性風險;其次,平臺業務和風控過於草率,借款每人平均為平臺負責人的朋友,借款人高度集中甚至存在部分自融,名義上為“股權質押標”,但實際並沒有做股權變更;再次,過高的收益率以及關鍵時點衝刺型的大量高息天標,成為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4、中匯線上案

  2014年12月13日(週六),出借人發現中匯線上提現困難。當天稍晚,平臺發佈道歉公告,表示在積極出臺關於提現困難的處理方案。

  12月16日上午,中匯線上在其官網發佈了《公司法人陳艷芳致歉信》,信內稱,造成此次事件的根本原因是借款企業不能依約還款,並表示關於她出國的傳言不實,其目前主要工作是催收企業應收借款,“企業償還全部借款扭轉局面需要約一年時間”。

  2015年2月4日下午,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經濟犯罪偵查大隊官方微網志發佈“中匯線上”案件進展:平臺主要負責人陳某芳已經在湖南長沙歸案,目前警方正在對嫌疑人展開審訊,下步工作將繼續追捕該案其他嫌疑人,全力追查涉案資金去向。

  根據數據統計,截至2014年12月12日,中匯線上總成交量17.5億元,待收本息共計2.6億元;平均借款期限2.13個月,綜合收益率29.99%。該平臺有待收的出借人共3391人,待收排行第一的出借人,待收金額為874萬元。待收金額前十名的出借人,金額均超過200萬元。此外,投資金額超過50萬元的投資者超過80人。

  中匯線上從事票據質押、企業銀行過橋、企業信用貸款,其中最主要的票據業務並非傳統意義上的直貼業務,而是利用一些銀行關係、進出口貿易以及內保外貸等一系列複雜的操作而獲取高額收益的灰色業務。

  自融平臺一般有以下幾個特徵:

  1、透明度較差。因為自融是網貸第一大忌,極少有平臺公開宣稱自己為自融,但自融平臺又沒有真實的借款業務,所以在借款標的資訊的描述上會語焉不詳,公開的資訊也較少,實地考察也較難查閱到核心資料。更有甚者,會形成統一的發標樣式,每天固定時點發固定金額、期限和內容的標,中匯線上就是典型例子。

  2、源源不斷的標,待收金額無節制的攀升。自融平臺註定會走上借新還舊的龐氏之路,所以與真實借貸業務可能出現的淡旺季不同的是,自融平臺只有通過不斷的發佈借款標,持續推高待收金額,才能維持資金鏈的穩定。

  3、有實體企業關聯公司的。自融平臺設立的目的多數是為背後的實體企業“輸血”。這些企業多數是在銀行和其他渠道難以獲取資金的,所以想借用P2P網貸平臺獲取資金的。所以多數自融平臺老闆同時也是實體企業的老闆,自身和團隊缺乏金融和網際網路知識。

  4、較高的收益率。因為要快速的獲取大額資金用於支援背後的實體企業,自融平臺一般會給予較高的收益率,但也是無力維持如此高昂的成本和之後激進型出借人的撤離,造成了諸多高息自融平臺的覆滅。

  5、過於注重門面。一些急於吸錢的平臺,邀請出借人來考察時,非常講排場,豪車接送,五星級大酒店吃住,邀請當地電視臺報道、邀請網貸名人考察等,這些平臺都是利用出借人一些心理上的弱點(過於相信表面實力、過於相信名人)大做文章。

  6、沒有分工明確的團隊的。有些平臺沒有借貸業務員,分工不明確,老闆即是業務員,既是運營,又是風控,團隊實力過差,老闆頂大梁。

  (三)經營不善停業型平臺

  經營不善停業型平臺通常反映在管理團隊的專業性不強、平臺業務來源和風控水準較差、平臺無法盈利甚至持續虧損,最後主動關停平臺。此類平臺老闆並沒有詐騙和自融的主觀意願,僅是從企業經營的角度選擇離開了網貸行業。此類平臺一般知名度較低,低調開張,也低調關張。中e邦達和大地貸就屬於此類平臺。

  (四)經偵主動介入型

  2014年,出現了運營中的平臺,因為經偵的主動介入調查而關閉的情況。此類平臺均涉及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雖然經偵介入前並未發生實質性的問題。中寶投資是第一例、也是影響最大的一例此類平臺。

  2014年3月14日,中寶投資發佈通告稱,“中寶公司因涉嫌經濟犯罪被衢州市公安局立案調查,網站業務暫停運作,後續消息待發佈。”落款為衢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4月14日,中寶投資企業法人犯罪嫌疑人周輝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衢州市人民檢察院批准逮捕。

  中寶投資成立於2011年,到“停業整頓”已經運營了3年時間,是第一家被立案偵查的“老牌”P2P。根據數據統計,截至2014年3月14日,中寶投資總成交量45.39億元,有效待收本金共計4.69億元,該平臺有待收的出借人共1068人。

  中寶投資“停業整頓”的主要原因是平臺自融,經公安機關經初步查明,自2011年2月以來,犯罪嫌疑人周輝利用中寶投資公司及其在網際網路上建立的“中寶投資”網站,以開展P2P網路借貸為名,以高息為誘餌,對外發佈含有虛假借款人和虛假借款用途等內容的貸款資訊,向全國各地公眾大量吸收資金。中寶投資並沒有實行資金的第三方託管,資金流向不明,出借人的資金存在被挪用的風險。在中寶投資案中,投資者資金並沒有撥到借款人帳戶,而是進入的是周輝的個人銀行賬戶,其利用平臺接收資金直接用於消費的金額十分巨大,僅2013年至今用以購買車輛等高檔消費品的金額就超過2200萬元。

  此類平臺數量較少,情形特殊。平臺存在自融等固有風險,就算經偵沒主動介入,之後因提現困難而倒閉的概率也較大。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