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3月22日 星期三

財經 > 收藏 > 業界聚焦 > 正文

字號:  

蘇富比佳士得倫敦收槌 中國藏家偏愛大名頭藝術家

  • 發佈時間:2015-06-29 09:38:54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古斯塔夫·克林姆《格璐德·勒弗(格爾塔·費舒瓦尼)肖像》,倫敦蘇富比上拍,成交價約合人民幣2.415億元。

  古斯塔夫·克林姆《格璐德·勒弗(格爾塔·費舒瓦尼)肖像》,倫敦蘇富比上拍,成交價約合人民幣2.415億元。

  莫奈《淡紫色鳶尾花》,倫敦佳士得上拍,成交價約合人民幣1.059 億元

  莫奈《淡紫色鳶尾花》,倫敦佳士得上拍,成交價約合人民幣1.059 億元

 卡茲米爾·馬列維奇《至上主義,第18號構造》,倫敦蘇富比上拍,成交價約合人民幣2.09億元

  卡茲米爾·馬列維奇《至上主義,第18號構造》,倫敦蘇富比上拍,成交價約合人民幣2.09億元

  蘇富比佳士得倫敦收槌,“中國藏家偏愛大名頭藝術家,比如梵谷、畢加索和馬蒂斯”

  在倫敦蘇富比夜場拍會上,印象派與現代藝術拍會成交總額創下倫敦拍賣史上第二新高。“在一場拍賣會裏有7件作品拍出千萬英鎊的高價,這在倫敦是前所未有的。”

  一財網 孫行之

  中國春拍已近尾聲,蘇富比與佳士得又各自攜印象派與現代藝術佳作在倫敦對壘。印象派和現代藝術品一向都是西方藝術品市場中的重要部分,而被放在夜場拍賣的作品又大都是拍賣行的選中之選,其成交價格被視為這一門類市場熱度的標桿。

  當地時間6月24日晚,倫敦蘇富比 “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收槌,共推出50件拍品,包括馬奈、畢加索、克林姆、馬列維奇等現代藝術名家之作。最終,有42件拍品實現成交,總成交額1.7859億英鎊,約合人民幣17.44億元。這場拍賣中最高價的拍品是奧地利象徵派畫家古斯塔夫·克林姆的《格璐德·勒弗(格爾塔·費舒瓦尼)肖像》,以2478.9萬英鎊成交,約合2.41億元人民幣。而在拍前被拍賣行視為重磅明星拍品的馬列維奇《至上主義,第18號構造》則以2.09億元人民幣成交,位居第二。蘇富比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歐洲區主席海倫娜·紐曼在拍賣結束後説道:“在一場拍賣會裏有7件作品拍出千萬英鎊的高價,這在倫敦是前所未有的。”

  印象派與現代藝術部分海外走勢強勁

  今年5月,紐約佳士得舉行的“展望過去”夜拍專場中,包括畢加索《阿爾及爾的女人》(版本“O”)在內的10件藝術品刷新了世界紀錄,整場拍賣總成家額高達43.76億人民幣。在這個專場中,拍賣行打破了內部板塊上的壁壘,將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戰後及當代藝術兩大板塊的藝術品融于一場拍賣。此次拍賣亮眼的成績雖然不能全然歸結為西方現代藝術版權的走強,但其在整場成交額中起到的貢獻不可小覷。

  就在6月24日倫敦蘇富比展開拍賣前的一天,倫敦佳士得的“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夜場拍賣也落下帷幕,最終成交額為6.97億元人民幣。其中,最高價的拍品中依舊有一貫熱門的畢加索,他的《頭部》以4344萬人民幣成交,而莫奈的《淡紫鳶尾花》則以1.06億元人民幣成為當場最高價的拍品。

  最近的這3場拍賣對於印象派和現代藝術板塊來説似乎都是好消息。而事實上,印象派和現代藝術市場的強勁走勢或許已經維持了2年。倫敦蘇富比印象派與現代藝術部門高級專家西蒙·斯多克(Simon Stock)在拍後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時説道:“近兩年的4次印象派與現代藝術拍賣都創下了成交額的記錄。去年11月的紐約拍賣是公司歷史上總成交最高的一次拍賣。而2月在倫敦的拍賣又創下該門類的在當地的最高拍賣記錄。”根據《TEFAF 2015全球藝術品市場報告》提供的數據,2014年,在所有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家中,莫奈是成交額最高的藝術家。

  與當代藝術以及其他新興門類不同的是,“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價格較為穩定,投機性不強。一方面源自這批大師牢不可破的藝術史地位,另一方面也源於拍賣行對這一門類的運作也源遠流長,在市場上打下了較為牢固的根基。“蘇富比在這一門類第一次夜場拍賣是在1958年。如果説是有印象派出現在拍賣場上的話,可以追述到一戰之前。”西蒙介紹道。

  “中國藏家瞄準現代藝術並非這兩年的事情”

  隨著中國富豪數次高調染指西方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名作,“印象派與現代藝術”或許已經成為繼“張大千、齊白石”之後的又一個新聞熱詞。

  2013年,萬達集團以1.72億人民幣購買畢加索的《兩個女孩》似乎是一個階段性的開端。之後畢加索的《盤發髻女子坐像》、莫奈的《睡蓮與玫瑰》、梵谷的《雛菊與罌粟花》都先後高調地落入中國藏家囊中,購買他們的是聲稱“關注印象派多年”的萬達集團和華誼兄弟老闆王中軍。對於國內人而言,名人對西方現代藝術品的親睞可能在社會上引起效倣,從而助推西方現代藝術品熱潮。

  根據拍賣行嚴格的保密條例,除非買家自願公開購藏資訊,外界無從得知還有多少中國富豪參與到購買印象派的行列中。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西蒙也拒絕透露剛剛結束的這場拍賣中是否有中國藏家入手藏品,而是對他所接觸到的中國客人做了一個整體性的描述:“中國藏家的參與其實也並非這兩年才發生的事情,實際上,他們也進入了一個很成熟的收藏階段。”在收藏品味上,西蒙這樣説道: “除了我們推介的藝術品之外,他們也會關注其他藝術品。我發現,來自美洲、俄羅斯和中國的藏家關心的問題其實並沒有多大差別。他們喜歡大名頭的作品,比如畢加索、羅丹、梵谷、馬蒂斯等等。還有一些在亞洲沒有那麼為人所知的名字也開始得到關注,比如賈科梅。”

  “中國藏家是購買西方現代藝術的重要力量,在過去4場拍賣中都看到了中國藏家的參與,毫無疑問,他們是參與者中的重要推動力量。但若説僅僅是他們在市場上創造了這樣的成績,這是不確切的。”西蒙表示。在他看來,印象派與現代藝術的價格走勢一直比較平穩,名家之作的稀缺,也讓一些此前沒有被發掘的作品價格慢慢升高。

  “印象派與現代藝術”在中國趨熱,一方面由於中國富豪的眼光更為國際化,另一方面與兩大拍賣行的賣力鼓吹也密不可分。佳士得因為率先取得了進入內地建立獨資公司的牌照,其在西方藝術、亞洲藝術上的公開推廣更為密集。每年大拍前夕,佳士得都將海外分部的西方近現代藝術作品帶到上海巡展,讓內地買家更多地接觸此類資訊。

  今年春拍期間,就有資深藏家在佳士得舉辦的公開論壇中談到自己對外國藝術品的看法:因為相關法律,海外大拍無法直接在內地拍賣中國古代及近現代藝術品,因而,他們便下功夫推廣亞洲及西方藝術品,以圖將之營造成中國藝術品市場上的又一熱點。

  對話

  第一財經:莫奈、梵谷、畢加索的作品很受中國藏家追捧。還有什麼是你覺得有美術史價值,並值得中國買家關注的?

  西蒙:我覺得人們可以關注20世紀一些維持時間不長、留下作品不多,卻留下很深刻影響的藝術流派,比如象徵派畫家、野獸派的莫裏斯·德·弗拉曼克,以及瑪格麗特、達利的作品。此外,芭芭拉·海斯勒等畫家都在拍場上有較好的表現。

  第一財經:中國國內輿論對現代藝術市場在歐洲的表現討論也比較多。有人説:目前歐洲這一板塊發展得非常紅火,比2年前更為蓬勃。也有人認為:歐洲現代藝術板塊投機性因素少,漲幅不大,中産階級也能參與到收藏當中。你更同意哪一種觀點?

  西蒙:印象派是一個很穩定的市場,沒有非常大的起落。那些畫家基本上不在人世,作品比較稀缺,出現在市場後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再出來。我們不會鼓勵藏家將收藏單純地視作投資,但這部分確實還是穩定的。另一個印象派強勁的原因是,現在一直有新鮮作品出現在市場上。因為一些現代藝術作品在戰亂中流入了一些機構,幾十年之後,其中的一些物歸原主,重新出現在拍場上。比如這次已經拍賣的馬列維奇的《至上主義,第18號構造》此前從未現身拍場,直至畫作完成整整一個世紀後的今年,才由藝術家家族直接委託拍賣。50年來,這件作品一直藏于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館(Stedelijk Museum),後交還藝術家家族,這樣的作品就比較受市場關注。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