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6月11日 星期天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廣場舞團長“借走”30名大媽600萬元後消失(圖)

  • 發佈時間:2014-08-16 07:27:14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李子紅 池海波  責任編輯:胡愛善

  事發後,30余名大媽再也不願在舞團原本跳舞的廣場上露面攝影/本報記者 袁藝

  因在廣場舞中相識,3年時間裏廣場舞“金聖藝術團”團長張依向30余名成員借款600余萬後消失,如今,被借款的團員已報警希望要回被借走的錢。昨日,北京青年報記者從東城警方獲悉,目前警方已確認接到有關此事的報警,嫌疑人已經找到,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當中。

  在三年的時間裏,30余名廣場舞大媽被舞團團長以投資、看病為名借走了600萬元,最近,這個團長消失了。

  事件

  大媽廣場舞團長

  三年借走600萬“投資”

  在王府井教堂的廣場上,一支名叫“金聖藝術團”的廣場舞團隊開始活躍,團隊成員曾有數百人之多。三年前,一名自稱叫張依的女子出現在廣場舞團隊中,她張羅組織人員、設備,當上了藝術團團長。

  據《法制晚報》報道,在2011年,年過半百的王然加入了“金聖藝術團”,此後不久團長張依就找到了她。“讓我借錢給她,説是做投資,每月給我分紅。”王然説,因為禁不住張依的反覆勸説,她給了對方12萬元作為投資,隨後又在張依的多次勸説下,王然先後給張依“投資”了23萬元。雙方按照合同的承諾,張依每個月需要支付1500元的分紅給王然。

  年過六旬的陳倫也在張依的勸説中“投資”80余萬元,成為團員中出資數額較大的團員之一。在事發之後,陳倫終日以淚洗面,整整瘦了10斤。

  最近三個月,張依來團裏參加廣場舞的次數越來越少,直到後來大家發現她徹底消失。王然稱,從今年初開始她就再未拿到張依承諾過的“分紅”。多位團員證實,在近幾個月張依極少數幾次露面裏,她也是行色匆匆,“甚至總在小心地打聽,有沒有人來找過她。”當有團員電話聯繫她要錢時,張依則藉口百齣。孫輩、母親先後患重病,成了她推託不露面的理由。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金聖藝術團”的成員大多是普通人,而她們投在張依處的錢財也都是多年的積蓄。事發後,藝術團裏30余名團員因此再也不願在廣場上露面。

  講述

  為借款曾打親情牌

  要求投資人私下保密

  因為當初張依要錢時都要求大家保密,所以直到有團員因見不到張依報警後,藝術團的成員才發現至少有30余人曾經給張依錢款,總數高達600余萬元。

  團員李紅稱,因為自己的丈夫患病,張依曾幫她在團裏募捐了一萬多元。但僅過去一週後,張依就開始向她張口“借錢”。因為不好意思拒絕,李紅將姐姐寄存在自己這裡的十余萬元借給了張依。

  據了解,被張依借過錢的團員,她都會格外“關注”,不允許事主之間有過多的交流。“當她知道我和另外一個借錢給她的團員關係比較好時,還要求我必須把投資的事情保密,不能説出去。就連我們跳舞時上廁所,張依都不讓我們一塊去。”一位事主告訴北青報記者。

  舞團團員表示,因為張依自稱自己家世顯赫,父母是軍人,愛人又在公安局工作,還和有的企業關係很好,可以為團里拉來贊助,曾經為大家發放了閃燈等表演器材,所以大家當時對她的話都信以為真。有團員稱,張依還以幫忙辦戶口為由,從一位團員那裏拿走了幾十萬元。

  直到大夥意識到可能要不回錢時,才發現眾人對張依的了解太少了。在團員口中,張依在城北、東城和西城可能都有住所,甚至有團員稱,警方在介入調查後發現,連張依這個名字可能都不是真的。

  現場回訪

  廣場上只剩數十人

  不再跳以前的舞步

  昨日傍晚8時許,在王府井教堂的廣場上,伴隨著曾經盛極一時的小虎隊《愛》這首歡快的歌曲,十余位大媽開始了自己的廣場舞。

  在一旁休息的張大媽告訴北青報記者,她已經聽説了藝術團裏有人被團長借錢“投資”的事,但因為她本人和張依並不熟悉,所以沒有因此受到影響。

  張大媽説,雖然自己並未上當,但由於此事給原本只是想來此休閒的大媽帶來了不必要的影響,從而讓不少藝術團成員暫時不再來這裡跳舞了。

  有團員告訴北青報記者,當初的藝術團分為舞蹈和合唱兩個團,其實被騙的大部分團員屬合唱團的成員。現在團員跳舞已經不像以前,穿著統一發放的衣服跳著“十六步”了。

  “我們藝術團有自己的歌,都是請人填詞譜曲的,之前每次開跳前第一首歌肯定是跳這個。”藝術團的一位大媽説,自從出了事以後,就再也沒有跳過這個歌曲的廣場舞了。

  團員稱,張依已被警方控制。昨日下午,北青報記者從警方證實,警方已接到關於此事的警情,目前已找到嫌疑人,警方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