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1月28日 星期五

財經 > 銀行 > 銀行要聞 > 正文

字號:  

小貸公司被新規戳痛點:金融機構身份無望

  • 發佈時間:2015-08-25 07:22:00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作者:何方竹  責任編輯:胡愛善

  8月12日,國務院法制辦發佈《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徵求意見稿)》(下稱“《意見稿》”)。在不少小貸公司從業者們看來,至少在《意見稿》中,這部將決定小貸公司發展方式的法律目前給他們帶來了喜憂參半的消息。

  多位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坦言,好的方面是,《意見稿》破除了關於小貸公司向銀行業金融機構融資不得超過資本凈額50%的限制,這等於擴充了小貸公司補充資金的渠道;令業內人士略顯失望的是《意見稿》仍沒有給予小貸公司金融機構的定位。

  各地早已悄悄試行融資放寬

  國內小貸行業自從2008年開始試點,一直對融資渠道和規模的訴求最為強烈。在2008年央行、銀監會發佈的《關於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中規定,小貸公司“從銀行業金融機構獲得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資本凈額的50%”和“主要資金來源為股東繳納的資本金、捐贈資金,以及來自不超過兩個銀行業金融機構的融入資金”。

  記者採訪了解到,實際上近年來,在各地實踐小貸公司試點監管中,不少地區對於融入資金最多可至資本金1.5倍的限制多有放寬,例如浙江金融辦允許持續經營一年以上的小貸公司增加融資額度至資本凈額的100%,湖北也有類似舉措。湖北小額貸款協會會長李軍立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透露,很多地方金融辦雖然放開了1.5倍的限制,但是銀行卻沒有放開。以湖北省為例,雖然融資餘額比資本凈額按規定可以做到2倍,但是實際上沒有一家小貸公司做到這樣。

  在剛剛出臺的《意見稿》中,除了取消了1.5倍的限制,還明文鼓勵小貸公司對融資渠道的創新,例如發債、資産證券化等等。但是記者了解到,過去小貸公司的創新舉措實際收效甚微。

  2013年,浙江華峰小貸發行了國內第一單私募債,為同業矚目。華峰小貸原計劃每期發行5000萬,共計5期,但是在首發5000萬之後便終止了。華峰小貸董事長翁奕峰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雖然當時小貸行業整體上還是“蠻好的”,但是發行私募債確實不夠理想。

  翁奕峰認為當時的原因首先是成本較高,年化資金成本在8.5%;另一方面,銷售也不甚理想。因為小貸公司還是基於縣域經濟,外地人對於其他地區小貸公司的情況並不了解。翁奕峰告訴記者,後來發行優先股就好很多,因為主要針對當地人發。

  此外也有媒體報道,不少小貸公司在開展融資渠道創新如發行私募債時,銀行就會收回授信,以保證小貸公司的杠桿率仍然在1.5倍左右,小貸公司的融資渠道創新還是阻力重重。

  資産證券化也是目前小貸公司常見的融資新渠道,但是據記者從承銷相關資産證券化産品的券商人士處了解,得到的回應則是“小貸産品(指小貸行業資産證券化産品)不好賣,市場認可度很差”。

  李軍立也介紹了這一現狀,他告訴記者,武漢金交所在做這類項目時,一方面要找賣家、一方面要找買家,還要談好價格,確實不容易。

  金融機構身份無望,小貸公司被戳痛點

  儘管放開了限制,鼓勵了創新,然而業內期望已久的金融機構身份卻落空。小貸公司一直從事放貸業務,但是直至目前仍然處於普通工商業企業的定位。

  把小貸公司定位為普通工商業企業恐怕戳中了小貸公司的痛點。李軍立告訴記者,如果把小貸公司算作一般的工商企業,那麼小貸公司就在很多方面受到限制。小貸公司在經營當中碰到的很多問題,原因就在於不是金融機構的身份。他呼籲小貸公司能夠得到重新定位,他説:“例如擔保,小貸公司如果是普通工商業企業,那它就存在一個業務的區域問題,可是有的貸款人提供的擔保可能在外省,那這個業務就做不了。小貸公司從事的就是金融業務,起碼也算準金融機構吧。”

  不是金融機構,小貸公司的牌照也顯得“貶值”了。多位受訪人士回應認為,小貸公司的牌照目前表現“雞肋”。李軍立告訴記者,目前很多公司都在做貸款業務,拿了小貸公司的牌照也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而中國小額信貸聯盟秘書長白澄宇則進一步建議,應當對貸款額度500萬以下的公司免於牌照的申請。他告訴《中國經濟週刊》:“《徵求意見稿》是要解決貸款通則對企業和個人放貸行為的約束,但是目前,未經批准和許可,任何個人和企業不得經營放貸企業,這等於並沒有根本解決這個原來貸款通則的這樣一個制度障礙。”他建議,500萬以下的放貸人和機構可以享受“牌照豁免”,採用登記備案的方式。

  據記者了解,之所以小貸公司期盼金融機構的身份,是因為他們希望降低資金使用的成本。有業內人士表示,獲得金融機構身份以後,小貸公司的融資成本更低,甚至可以進入銀行間同業拆借市場;可以獲得更好的財稅政策,例如所得稅可以從25%降低為15%,營業稅附加可以降低2個百分點。

  李軍立告訴記者,目前即便小貸公司通過資産證券化獲得資金,成本低的年利率也在12%到13%,成本高的或可達到18%。光成本就超過了銀行貸款利率許多。

  回歸小額貸款,或可尋求生路

  在資金成本、市場地位都不敵傳統金融機構的形勢下,小貸公司如何自謀生路?白澄宇認為,小貸公司必須找到自己特有的、能夠可持續發展的業務模式,綁定銀行做業務是不可持續的。

  小貸公司成立初期,政策的初衷是引導小貸公司服務廣大小微企業,而後來很多小貸公司卻做起了銀行業同類性質的業務,背離了“小額”的初衷。白澄宇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銀行一旦惜貸,綁定銀行的小貸公司就必然受到牽連。”

  多位業內人士呼籲,小貸公司還是應該回歸“小額”,回歸服務於小微企業的初衷。白澄宇認為,小貸公司找到自己的業務模式,首先要明確自身的定位在於服務小微企業。銀行暫時還沒有辦法很好地服務這個市場,而這個市場具有廣闊的空間。

  翁奕峰表示,華峰小貸目前的定位就是做小額貸款、服務小微企業。他告訴記者:“把事情做小,哪怕是出了一點風險還是可以消化的。通過三四年時間,公司已經完成了從大項目到小項目的轉變,原來經常做200萬的貸款項目,現在的貸款項目70萬都不到。”

  李軍立也告訴《中國經濟週刊》記者,他了解到特別是今年,不少小貸公司“只收不貸”,甚至關門了,因為目前經濟下行,很多企業不景氣,如果企業倒閉或者跑路牽扯出金融事故,首當其衝的就是沒有擔保抵押物的小貸公司。“但是堅持做小額、做分散的小貸公司經受住了考驗,小貸公司還是應該踏踏實實服務小微企業。”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