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財經 > 産經 > 科技 > 正文

字號:  

聊天軟體Blink緊盯95後 2000萬美金放銀行吃利息

  • 發佈時間:2014-11-02 17:34: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晶

  據經濟之聲天下公司報道,Blink的創始人施凱文説,産品上線兩個多月,已經有20萬用戶, Blink不同於微信,它可以快速拍張照就可以直接把它share給你,或者配一段文字或者語音,把一種生活狀態帶入到你面前的資訊流,類似一個有圖文、有環境、有場景的彩信。

  IT圈的金城武 比其他創業者更感性

  主持人:很多人叫你IT圈的金城武,所以長得好,對創業有幫助嗎?

  施凱文:我覺得還好吧,因為每天也工作得也非常累,像馬一樣。投資人肯定不會看長相,他們看你的邏輯,看你的産品,看你整個團隊。但是有可能在招聘的時候,會加分吧。

  主持人:凱文是從學鋼琴,4歲開始學古典鋼琴,現在已經是彈了20多年了,比如説現在開始創業之後,琴是已經被你荒廢了嗎?

  施凱文:可以説我基本上是不練琴了,但是玩還會經常玩,回到家的時候,因為家裏有鋼琴、有吉他偶爾會彈一彈,但是你如果不練琴的話,手會很生,所以退步很大。

  主持人:你覺得自己和其他的創業者最大的不同是什麼?

  施凱文:我接觸的創業者,我更是感性多一些,因為做決定還有做想法的時候,很多感性的東西會指導我戰勝理性。我覺得跟學音樂和藝術有很大的關係。

  從小就是技術狂 編曲賺得第一桶金

  主持人:你是理科生、文科生還是藝術生?

  施凱文:我從小一直學理科,但是考學校之前臨時轉的文科,而且我學了很長時間的作曲,作曲其實跟數字打交道非常深,這是一個作曲專業和彈樂器的區別,其實作曲本身就有點操作數字的感覺,這是第一。第二我私人除了學習文學以外,更多喜歡理論物理學,喜歡看一下公式看演算法數學之類的,所以我比較扭曲,比較人格分裂。

  張奧:你自己創業的同時,還給別人做天使投資,你投過什麼項目?是傳説中的富二代嗎?

  施凱文:我會投一點錢給一些比較早期的創業者,然後其實目前為止投了兩個項目,都是做一些校園類的O2O,其實不是特別有名,然後如果改天他做得好一點,我再告訴大家名字。我不是富二代,我覺得勉強算是小康家庭吧。

  主持人:可是你17歲就開始創業,錢從何來?

  施凱文:我第一個創業,我當時學的是作曲,大學後來學電子音樂製作,其實就是編曲,然後我在學校的時候就開始給一些所謂的一流二流三流歌曲給他們編曲,然後那樣子當時價錢也比較多,編一首曲子可能給我六千甚至一萬,然後我如果辛苦的話一個月能編四到五首,但是那個時候市場比較簡單,活比較多,現在市場比較複雜,根本接不到那種高品質的,所以自己能賺一些錢。

  一句話形容創投大佬

  施凱文:徐小平它的第一印象就是極其風趣,非常談笑風生,感覺像周伯通,又有實力,又會調侃,又有幽默感。

  施凱文:李開復,我跟他接觸過兩次,第一次那個時候作音樂,走到我面前雙手合十跟我説凱文加油,我當時覺得非常非常正能量,用現在的話就是暖男。

  施凱文:熊小鴿是一個比較大基金的管理者,他給人感覺就是像江湖大哥大的感覺,然後偶爾會説一些非常大氣的話,然後偶爾會有一些距離感。

  與時間賽跑 17歲開始創業

  施凱文原來是長髮中分,現在把長頭髮剪短了。他説現在創業很忙,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頭髮短比較簡單。

  施凱文説,創業要搶時間,你要搶進度,要很快實現你的想法,放在市場上驗證,所以説我們就會不斷跟時間賽跑,那唯一的辦法就是你把更多的時間放到工作上。

  施凱文一直在跟時間賽跑, 17歲開始創業做了萊美唱片,前後大概將近兩年,之後把它兌出去,為了養公司被迫走向整個唱片製作最下游,天天給別人去編曲。施凱文沒賺什麼錢,但是吸收了很多經驗,另外加上那兩年的生活費。

  20歲的時候施凱文開始了網際網路創業,他當時想怎麼去拯救原創音樂,覺得自己可以搭建一個巨大的平臺,讓所有創業人員在上面去賣唱片,他説當時就誤以為網際網路是最省錢的方式。

  施凱文拿了4000塊錢,找一個外包團隊,外包團隊作砸了,他就不甘心,就招人來自己做,然後在一個25平米的小開間做辦公室。因為當時沒有錢找好的人,一般的人沒有經驗,總達不到好的效果,所以就逼自己上。施凱文説,初中的時候就會寫代碼,後來又把它撿起來。

  做音樂版權是瓶頸 大資本令成本高漲

  2010年10月因為有些版權問題,施凱文的音樂網站就沒有做了。之後施凱文去別的公司做一些産品總監,中間大概有四五個月的時間是在打工狀態,然後也是在那個階段認識了當時的天使投資人。2011年的4月份他決定給施凱文投資,開始了jingfm的創業。

  Jingfm很特別,它更加文藝,搜索音樂的條件也是很模糊的狀態,比如“很煩,想靜靜”,就會出來一組音樂。

  施凱文説,模糊搜索是因為這些音樂的版權比較便宜;我學古典音樂,對純音樂我自己的認識,電影原聲我也超級愛,所以還有一部分是個人的興趣,我也會主動把這些音樂量加大一些。

  Jingfm有四五百萬的鐵桿粉絲,不過今年2月施凱文選擇退出,他坦言,沒有人想退出自己創建的公司,但整個2013年是國內音樂版權大戰,就是版權瘋狂漲價,已經超理性的去調價錢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變成一個資本遊戲。

   第三次創業Blink

  離開jingfm之後,施凱文本來想休息一陣子,然後每天都睡到自然醒,每天看電影吃東西,真正過了那種生活,大概過了十幾天之後,他就覺得有點對不起這個社會,因為所有朋友都在上班,然後他2點起來之後沒有事情可幹。另外,之前jingfm團隊的同事也希望有新工作,他就開始了第三次創業。

  Blink目前有20萬用戶,定位在95年左右,他們接受起來更快。施凱文説,我們可以放眼回到之前,我記得我上初中的時候會去網吧玩QQ,我的叔叔阿姨罵我天天去玩QQ,但是十年之後他們每天在玩QQ,我們反而不怎麼玩了。第二個當我們當年玩QQ的時候,覺得一切都是順理成章,但是等我們父母那個級別玩QQ,他們連發送按紐在哪都要反覆問,從哪發送,表情在哪打,其實一樣的,那個年齡段的慣性思維非常強了,新事物到你這可能需要特別大的只是讓你接受的,反而年輕人95前後他沒有這個困惑,他上去就知道這個是幹嘛的。

  Blin挺幸運的,有很多人給它投資。如果説微信會覺得什麼東西有威脅或者什麼東西做的好的話,它會去抄這個軟體的功能,但Blink微信不會抄,因為騰訊給了投資。同時,投資人裏邊還有紅杉、創新工場、還有真格基金整個總金額差不多2千萬美元。這筆錢打算怎麼用呢?

  施凱文説,錢多的話,心理非常有安全感,做事情會從産品考慮一些,我們會提升人的實力是一個。更多的錢是放在銀行裏吃利息,把産品一直在快速,比如3到6個月調到最好的狀態,後續的錢可能主要花在市場上,因為市場上的錢是最燒的。

  施凱文強調,目前還不會花錢做行銷,我們會把它調得完美一些,然後在推廣。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