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女青年身兼八職:一個活能賺一年的錢

  • 發佈時間:2016-04-12 08:14:14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繆琦  責任編輯:王斌

  身兼八職的女“斜杠”: 一個活能賺一年的錢

  “斜杠青年”未來會越來越多,因為當服務業成為最大的産業後,很多情況下,個人就能成為一個獨立的服務提供商

  商務諮詢/自由撰稿人/編劇/活動策劃/獵頭/翻譯/記者/自媒體,這是上海80後女孩姚夭(化名)同時擁有的8種身份。

  “下午有兩個會,時間上有點難説……我見縫插針地回答你看行不?”“我這邊還有點事兒沒處理完,要不半小時後?”“這兩天事兒比較多,明天聯繫吧,不好意思……”前不久,在答應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採訪後,姚夭總是忙得抽不開身。

  由於好奇心強、喜歡接觸不同的行業,姚夭維持這樣的狀態已經超過5年了。對於收入,她透露:“經常一個活可以賺到一份工作一年的錢。”

  在這個共用經濟的時代,姚夭這類人雖然不會成為主流,但絕對算得上是一種潮流,他們被稱為“斜杠青年”。

  有觀點認為,“斜杠青年”未來會越來越多,因為當服務業成為最大的産業後,將有大量人才涌入教育、健康娛樂、文化、藝術等行業。而在很多情況下,個人就能成為一個獨立的服務提供商。

  “斜杠”人生

  斜杠青年來源於英文“Slash”,這一概念出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麥瑞克·阿爾伯撰寫的書籍《雙重職業》。

  這本書提出,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不再滿足“專一職業”的生活方式,而是選擇能夠擁有多重職業和身份的多元生活。這些人在自我介紹中會用斜杠來區分,比如:律師/演員/製片人。於是,“斜杠”成了他們的代名詞。

  事實上,特斯拉CEO埃隆·馬斯克就很“斜杠”。他既是工程師、慈善家,又創立了特斯拉、支付巨頭Paypal、太空探索公司Spacex及研發家用光伏發電産品的SolarCity等4家不同類型的企業。

  當然,“斜杠”不只是在國外流行,國內一線城市的“斜杠青年”正不斷增加。姚夭就是典型的“斜杠”。“我的第一份職業是記者。”外向的姚夭告訴本報記者,由於平時工作時間相對靈活,大學期間修的又是跨界的雙專業——電影和經濟,所以在工作中遇到“找到府”的機會就欣然接受了。

  在朋友眼裏,姚夭真的很忙,但卻有著極強的執行力和看上去怎麼都用不完的精力。同樣精力充沛的還有孟艋,他的斜杠標簽是文化/眾創/影視/智慧城市/管理培訓師。

  “我們聯合中影做了一個影視平臺,我手裏有俄羅斯歌劇芭蕾及馬戲的中國授權,我們還有自己的孵化器運營團隊,還在同時做智慧城市建設的代理,另外我也是企業的管理培訓師。”他快速地羅列出自己同時在做的幾項工作。

  約訪那天,孟艋告訴本報記者:“今天回家估計得要深夜十一二點了。”“斜杠青年”的狀態更像是“隨時隨地都在工作”。

  在如此忙碌的狀態中,見縫插針和隨機應變便成了斜杠青年獲得更高效率的必備技能。原本和孟艋約好半小時後再電話溝通,但幾分鐘後,他又突然在微信上提議:“要不現在聊吧,等的人被堵在路上,我正在咖啡廳等他。”

  孟艋的“斜杠”生涯從大學時期就已開始,曾在學生會和社團中身兼數職。他告訴本報記者,從大三開始,他就開始組織一些商業演出,並參與一些活動策劃和廣告公司的工作。除此之外,他還和朋友一起在學校附近經營了一家小酒吧。

  孟艋用“很不定性”和“心神一直不寧”來形容自己。畢業後的他在父母的要求下進入了一家電視臺工作,擔任編導和主持人。然而,這份讓爸媽自豪也十分安穩的工作卻讓孟艋覺得受到了束縛。

  “我想做的事受到了阻礙,而且我的心思比較野,也不太服管。”工作2年後,孟艋拋棄了電視臺的安穩,開始了自由的斜杠生活。起初,孟艋的爸爸十分生氣,但看到兒子的生活快樂並且充實,工作也漸有起色,也不再像當初那麼排斥了。

  在孟艋看來,“斜杠青年”才是他最正常的生活狀態,而人生最重要的就是選對生活狀態。

  王睿今年27歲,接近90後的他笑稱自己還是一個“斜杠少年”。影視/文化/環保/能源/智慧城市,他也參與了近7家公司的業務,大部分是以個人持股的方式參與運營。

  “身兼數職是挺累的,每天腦子裏都是各種事情在轉,手機不敢關機,要隨時在不同身份之間相互轉換。”王睿表示,雖然很累卻始終樂在其中。

  技多不壓身

  雖然“斜杠青年”的發源地不在中國,但目前國內的各類戰略和政策,卻為“斜杠青年”提供了良好的沃土。

  首先,“網際網路+”已經連續兩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而網際網路的快速發展又為服務業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環境,使得獨立的個體之間能夠直接進行交易。

  比如,美國目前最火的明星公司Airbnb(民宿)和Uber(專車),就讓全球成百上千萬的人擁有了第二份收入。國內也有不少類似的公司,比如滴滴、嘀嗒拼車等交通出行平臺,淘寶、京東等電商平臺,以及以微信公眾號為首的自媒體平臺等,甚至還擴展到了運動健身、教育、私廚美食、旅遊服務、技能知識分享等許多領域。

  其次,政府對於“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推進,使得大量相關技能擁有者能夠擺脫機構的束縛,直接為用戶提供服務,甚至成為老闆。換句話説,只要你有一技之長,就能利用各種垂直平臺獲得職業外的額外收入。

  “生命不息,折騰不止”,這句經常被挂在創業咖啡吧裏的老羅名言也同樣適用“斜杠青年”。而對於這種折騰,“斜杠青年”更願意理解成是一種上進。

  彼時,谷歌與蘋果的出現和成功使工程師和設計師成了“香餑餑”,成為各大科技公司和網際網路公司爭相搶奪的人才資源。如今,當網際網路的基礎搭建進入收尾後,拼內容的時代就將來了。

  “斜杠青年比較適合於當今飛快發展的社會,在每次處理事情和談判的過程中,我們都在自我提升。”王睿表示,“和優秀的人在一起可以學到很多東西來彌補自身的不足,畢竟身兼數職意味著可以接觸到更多領域的佼佼者,有利於自身的成長,成長速度越快自然能力也就越強,對自己經營的項目也會更有幫助,從而形成良性迴圈。”

  在充實的工作中,姚夭會自然而然地對相關産業保持關注,並高效地積累實戰經驗。除此之外,各個職業間的交叉互補,也讓她有了更多元的角度來更加全面地了解一件事。

  利弊權衡

  身兼數職的好處並不難想像。除了自由和充實,多份工作自然可以獲得更高的收入。

  雖然無法報出一個準確的數字,但姚夭説,“經常一個活可以賺到一份工作一年的錢”;而用孟艋的話來説則是“肯定比之前高很多”。在他的經驗裏,“斜杠青年”的短期吸金能力很強,因此經濟上的抗風險能力也很強。

  那麼,這種身兼數職的狀態公司知情嗎?是否介意或干涉?

  孟艋説,他的狀態是公開的,公司知情。只要不耽誤正常的工作,便不會有所干預。王睿的大部分身份也都是個人持股參與,因此也並不相互干預。但是,如果幾個項目同時進行,在時間的安排上就會尤其緊湊,很多時候感覺分身乏術。

  雖然姚夭也説公司知情並無干預,但仍然希望匿名,也表示有一份全職工作讓她在時間上多少有些難以安排。如果多份工作同時有需求,就會難以顧全所有。

  “斜杠青年”擁有社會和醫療保險嗎?如何保障基本的福利?

  孟艋告訴本報記者,自己並不那麼在意“五險一金”的社會保障,但由於今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作為老闆,他需要保障僱員的合法利益。

  王睿的“五險一金”是由自己入股的公司繳納的,而姚夭的社保則由提供全職的公司繳納。

  “作為老闆,你會支援你的僱員成為斜杠青年嗎?”面對這個提問,孟艋果斷地回答説,只要不影響正常工作,就不會干涉。

  這或許是人類歷史上最好的一個時代:年輕人不再需要依賴家庭背景、拼人脈或拼財力,而是可以完完全全通過自身的實力和才能獲得成功。這歸功於網際網路的發展,也是共用經濟時代帶給人才的紅利。而斜杠青年的出現,正是這種進步的最佳注腳。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