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中央頂層方案未出 多地國企改革陷入“等政策”

  • 發佈時間:2015-08-31 07:40:11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馮彪  責任編輯:金瀟

  混合所有制被視為本輪國企改革的焦點之一。廣東、重慶、浙江等省市在國企改革方案中都劃定了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時間和任務。

  去年底以來,地方多項國企改革項目啟動。8月份,綠地集團借上市平臺進行的混改創下了上海國資領域最大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案例。

  一位央企高管對記者説,現在中央頂層方案尚未出臺,其他地方大多還在等待觀望,綠地集團的混改算是比較大膽的。

  記者梳理髮現,今年初部分地方國企改革項目被當地政府叫停,也有部分國企暫停了混改項目。“現在中央還沒有出臺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操作性細則文件,地方也在等待中央的具體措施出臺。”中國企業聯合會研究部主任郝玉峰對記者説。

  改革目標要重質不重量

  記者梳理髮現,地方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比例目標普遍在70%到80%。例如,重慶市提出,通過3至5年的努力使“2/3左右國有企業發展成為混合所有制企業”;江西省提出,到2020年使70%左右的國企發展成為混合所有制經濟;浙江省提出,通過3年至5年使“省屬企業混合所有制企業戶數比重達到75%”;河南省提出,到2020年全省混合所有制企業比重達到80%以上。

  對於地方設定的目標,中國政法大學破産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告訴記者,“混合所有制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手段,目的是混改後完善企業治理結構、提高效率和市場競爭力。因而不應該只看量上的目標,應更注重混合後的質。”

  李曙光認為,如果民企的治理結構更好,更市場化,更有效率,更重視股東權益,這種情況下如果國企還想在混改後掌握主動權,民企肯定不願意。“如果混改後,還是保持原來的文化、機制、工作方式,沒有效率的提高和治理結構的完善,那也就失去了改革的意義。”李曙光説。

  早在去年,部分省市就啟動了混改項目。廣東省廣新控股集團所屬企業中山廣新柏高裝飾材料有限公司去年3月引入民營資本,敲響廣東混改第一鑼。

  去年重慶市啟動混合所有制改革後召開的首次項目集體簽約儀式上,就有28個國資混改項目集中簽約,總金額達835億元。同時,重慶還提出今年將開展集團層面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探索混合所有制經濟的經營機制和管理方式。

  今年8月,綠地集團借綠地控股登陸A股。該集團通過與其他企業發展戰略合作關係,注入社會資本等方式實現了混改,成為上海國資領域最大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案例。

  有企業改革現放緩跡象

  一位央企負責人對記者説,像綠地集團這樣成功的混改算是少數,在中央頂層方案沒有出臺的情況下,他們的項目很大膽。

  記者發現,一方面某些省市先行先試,走在混改前列;另一方面,今年初也有部分混合所有制改革被叫停,地方國企混改有放緩的跡象。

  例如,今年3月,山東景芝集團轉讓國有股權的項目就被當地政府叫停。6月份,中國國旅也宣佈暫時擱置改革計劃,該集團還稱待條件成熟後,預計將繼續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

  一位國資委人士曾對媒體表示,“一些地方的改革被叫停,主管國企改革的部門要求沒有推出混改方案的暫緩推出,推出來的要嚴格審查,防止國有資産流失,並要求等待國企改革頂層設計的出臺。”

  與此類似的是,儘管重慶去年的改革提出混改的任務,但重慶市國資委主任廖慶軒2月份表示,2015年混合所有制改革仍將是一個重點,“混改不設時間表、不設硬性考核目標和指標,堅持一企一策,成熟一個改革一個。”

  除等待中央文件出臺外,郝玉峰對記者説:“在推進混合所有制過程中,有的地方單純為了實現混合,有對國有資産估值過低的情況。目前國資的定價機制、國企持股比例、交易過程等還沒有共識。”

  “在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尤其要注意定好規矩,把好關口,防止國有資産流失。文件出來後,有很多具體的規定,可能會列出一些紅線和底線。”中國企業研究院研究員李錦這樣認為。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