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電信詐騙猖獗擒賊難擒王 近10年頭目無一人落網

  • 發佈時間:2014-10-28 07:23:39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任鵬飛 扶慶 劉元旭 劉懿德 鄭良 劉良恒 朱翃  責任編輯:陳晶

   ■電信詐騙(下)·黑色鏈條

   電信詐騙猖獗催生跨國産業鏈

   擒賊難擒王,近10年境外頭目幾乎無一人落網

  “在珠海時,聽説老家好多人靠通訊資訊詐騙買了車、蓋了房,很羨慕,於是就幹上了這個。”今年年初剛剛結婚十多天就因通訊資訊詐騙犯罪被抓獲的劉奇志現在悔不當初。他説:“人間沒有‘後悔藥’可買,只盼望早些出去,跑跑運輸,過本分日子。”

  在廣東、湖南、內蒙古等地看守所,《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了十余位通訊資訊詐騙犯罪嫌疑人。在他們為賺“快錢”鋌而走險的背後,記者發現,經過數年發展,不少地方的電信詐騙手法已經形成品牌,如福建安溪的“冒充公檢法”、湖南雙峰的“PS詐騙”以及廣東電白的“猜猜我是誰”等。一些詐騙團夥甚至集合在同一條詐騙産業鏈條中,呈現集團化、專業化操作模式。其嚴密的組織分工體系開始向境外延伸,形成境內外關聯勾結的跨國犯罪鏈條。

  用工“需求大詐騙團夥出現 ”“缺工”現象

  記者在廣東、湖南、內蒙古等地看守所採訪十余位通訊資訊詐騙犯罪嫌疑人。這些犯罪嫌疑人大多為年輕人,他們中有的是因涉世不深,被高額收益誘惑而犯罪;有的則是為賺“快錢”鋌而走險。

  《經濟參考報》記者來到內蒙古包頭市昆都侖區看守所,見到了因實施QQ詐騙而被包頭警方抓獲的年僅19歲的連長飛。連長飛説,由於父母離異,自己變得消極、自暴自棄,沒讀完初中就輟學去廣東打工,但每月賺一兩千元只能勉強度日。他説,那時就琢磨多賺錢,像老闆一樣抽好煙、有美女陪。

  去年5月,回到廣西賓陽老家的連長飛發現,姑姑家的表哥每天忙著聊QQ、打電話,一問才知道,他是在做當地很多人都在從事的QQ詐騙行當。

  “賺錢多、不辛苦”,連長飛被表哥説得動心就入了行。他很快學會了QQ詐騙方法。他説,一台裝有盜號軟體的電腦、幾份詐騙劇本,再下載各大銀行網上銀行客戶端就可以開工了,而這些東西在當地可以輕易買到。

  截至去年8月,連長飛共成功實施QQ詐騙兩起,第一起騙得包頭某市民10萬元,他獲利3.9萬元;第二起騙得上海某市民20萬元,但還沒來得及分贓就被破門而入的包頭警方抓獲。

  在電白區看守所,記者見到了一對22歲的雙胞胎兄弟徐先、徐進。兄弟二人家住電白區水東鎮,初中未畢業就去東莞打工。打工期間,兄弟二人每人每月有兩三千元收入,覺得挺知足。但後來徐進在一次朋友聚會中認識了一個叫謝強的老鄉,正是這個老鄉把他引上了犯罪道路。謝強告訴徐進,他有“快速致富”的方法,只要把卡上的錢取出來,一次就能賺個萬兒八千的,而且沒啥風險。

  徐進説,當時他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生怕錯過這個賺錢的好機會。隨後,謝強給了他400多張銀行卡,要求他一旦有錢到賬,就要在半小時內全部取出,否則要賠償損失。

  徐進取的第一筆錢共10萬,輕輕鬆鬆就賺到了5000元的“提成”。為了“賺更多的錢”,他毫不猶豫地把弟弟徐先也“拉下了水”。

  截至今年6月被警方抓獲,兄弟倆共違法獲利30多萬元。被抓獲後,徐進悔恨交加。他痛哭流涕地説,自己交友不慎,既害了自己,也連累了弟弟,覺得很對不起父母。

  此外,很多犯罪集團打著“出國短期務工”的旗號,以高薪為誘餌招聘“馬仔”在海外實施詐騙,“應聘者”中不乏大學生、白領等人群。由於“用工需求大”,一些詐騙團夥甚至出現“缺工”現象,對不願被“拉下水”的“應聘”人員實施強制扣留。

  2013年,我國公安部牽頭在馬來西亞打掉一個通訊資訊詐騙窩點,抓獲了部分“話務組”犯罪嫌疑人。其中,湖北女孩范丹、福建女孩張秀等很多人都是在“應聘”後才發現是從事通訊資訊詐騙活動,表達了想退出的意願卻被拒絕。組織者還雇傭打手嚴密看管他們,並威脅退出就要繳納鉅額“違約金”。

  手法“品牌化涉事地區已經 ”“被標簽化”

  經過數年發展,國內電信詐騙呈現出很強的地域性特徵,一些地方的犯罪手法已經形成品牌。比如福建安溪的“冒充公檢法”、湖南雙峰的“PS詐騙”以及廣東電白的“猜猜我是誰”等。

  雙峰縣公安局提供的材料顯示,2013年以來,該縣共破獲PS圖片敲詐等電信詐騙案件718起,打掉犯罪團夥23個,抓獲相關逃犯82名,逮捕、直訴137人,繳獲作案手機200多部、作案電腦100多臺、銀行卡1000余張,未寄出的PS敲詐信件1500余封,繳獲贓款、贓物價值人民幣500多萬元。

  電白區公安局提供的材料顯示,該區以“猜猜我是誰”為主要特徵的電信詐騙犯罪比較突出。2009年和2014年,電白先後被公安部、省綜治委列為電信詐騙犯罪重點整治地區掛牌整治。2014年以來,全區共破獲電信詐騙案件32宗,協助破獲各地電信詐騙案件56宗,抓獲嫌疑人155名,刑拘104人,逮捕23人,起訴21人。

  福建安溪則是全國最早出現電信詐騙犯罪的地區之一,在詐騙活動最為倡狂的時期,全縣境內一天發出的手機短信上百萬條,設在該縣魁鬥鎮的行動電話通信基站一度成為“全亞洲最繁忙的基站”,當地不少村民在高額收益誘惑下鋌而走險,詐騙犯罪呈現出家族化、規模化趨勢。

  從各地公安機關偵破的案件來看,雙峰籍、電白籍、安溪籍的犯罪嫌疑人也佔據了相當一部分比例。2014年5月,廣東警方在“海燕2014”統一行動中抓獲犯罪嫌疑人286名,其中相當一部分為電白籍。2012年8月,福建省長泰警方在漳州市一舉端掉10個詐騙窩點,抓獲42名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均為安溪籍。

  涉事區縣的一些重點鎮已經有“被標簽化”的趨勢。電白麻崗鎮、雙峰走馬街鎮以及安溪魁鬥鎮等地群眾在外地經商、務工,都會被當地公安當做是重點防控對象。

  運作“産業化”一起詐騙至少五個團夥

  當前通訊資訊詐騙犯罪分工日漸精細化,在撥打電話、發佈短信、銀行轉賬提款、搭建技術平臺等環節,上下游不同團夥承擔著不同角色,以租金、提成等作為連接紐帶,團夥運作變成了體系運作。

  “通訊資訊詐騙犯罪呈現産業化發展、企業化運作的態勢。”專門從事通訊資訊詐騙犯罪打擊工作的天津市公安局刑偵局四大隊教導員相虹説。

  早期的通訊資訊詐騙只是在團夥內部分工,隨著犯罪手段的不斷變化,現已演化為相互合作又相互獨立的産業鏈,通訊資訊詐騙犯罪的危害不斷加劇,防範和打擊工作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具體來説,每一起通訊資訊詐騙中,産業鏈上下游往往附著至少五個專業團夥:專司策劃騙術、撥打電話的直接詐騙團夥;盜賣個人資訊團夥;收集辦理非實名電話卡、銀行卡賣給詐騙分子的團夥;在網際網路上搭建詐騙網路平臺並與傳統通訊網對接及提供任意改號、群呼服務和線路維護的技術支撐團夥;專門負責替若干個詐騙窩點轉取贓款的洗錢團夥。

  這些團夥集合在同一條詐騙産業鏈條中,呈現集團化、專業化操作模式,團夥內部有明確分工。茂名市電白區公安分局“305”專案組組長陳相強説,謝廣強是這個詐騙團夥的首腦,他和妻子許玲、父親謝培滿、母親陳文芳共同組成“老闆組”,以高收益為名“招募”成員組建電話詐騙組、取款組、販賣公民個人資訊組,分工協作、共同實施詐騙犯罪。

  而出資組建團夥的主要頭目則往往藏身境外,並在境外設立窩點,針對我國大陸居民實施詐騙。今年4月底,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的一起案件中,被告人王慶安等人受詐騙團夥雇傭,從網上購買600余張以他人身份開設的銀行卡提供給詐騙團夥,待受害者將錢款匯入這些賬戶後又立即幫忙取現並抽取10%作為報酬。

  在嚴密的組織分工産業鏈下,境內境外關聯勾結,跨境跨國作案猖獗。記者從公安部了解到,近年來,撥打詐騙電話窩點、網路詐騙平臺窩點、地下錢莊窩點往往藏匿于不同國家和地區,境外詐騙團夥窩點由以往的東南亞地區開始擴展到非洲、美洲等地區。公安部牽頭偵辦的928專案中,利用網際網路搭建改號平臺的14名犯罪嫌疑人藏匿在山東、福建、廣東、廣西和台灣,131個詐騙話務窩點設在8個東南亞國家,轉取款窩點則分佈在印尼、馬來西亞、泰國和台灣地區,在這起案件中,全國31個省區市的1800名群眾共被騙2.2億元。

  近10年來,我國公安機關幾乎沒有摧毀一個完整的通訊資訊詐騙犯罪跨國境團夥,所抓獲的此類犯罪嫌疑人多數為處於犯罪鏈條末端的“取款人”,身在境外的犯罪組織策劃者幾乎無一人落網。“擒賊未擒王”,使通訊資訊詐騙犯罪活動長期得不到有效遏制。

  (本版稿件除署名外,均由記者任鵬飛、扶慶、劉元旭、劉懿德、鄭良、劉良恒、朱翃采寫)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