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3日 星期二

財經 > 産經 > 關注焦點 > 正文

字號:  

央視曝香格里拉藏藥高市場價5倍 導遊強制自費遊

  • 發佈時間:2014-10-17 07:36: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巾坷

  雲南旅遊資源豐富,香格里拉更是聞名全國的旅遊勝地。那裏不僅風景秀麗,藏醫藏藥文化也是特別有名。不少遊客都會慕名購買。但是最近幾年,關於當地的旅遊投訴也時有發生,不少媒體也進行了曝光。那麼最近一段時間,那裏的旅遊有什麼變化嗎?

  強制自費遊 導遊稱為了補齊團費

  香格里拉是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下轄縣之一,這一名字在當地藏語中的意思是“心中的日月”。每年,數百萬世界各地的遊客慕名而來,尋找心中的世外桃源。10月8日,記者也花費1080元,在昆明報名參加麗江香格里拉五晚六天遊,上車不久,導遊就開始不遺餘力地向遊客推銷一個自費的項目——藏民家訪。

  香格里拉導遊:真正來説的話,全程玩不玩,值不值,能夠體現出來香格里拉神秘感,唯一最值的是什麼?就是藏民家訪這個地方。説實話玩不玩,我説90%的文化容納的,就是藏民家訪這個地方。

  記者在導遊發的行程單上看到,藏民家訪被納入到自費項目中。導遊在花了十幾分鐘介紹藏民家訪的特色後,便推薦遊客參加280元的套餐,並告訴遊客,其中有100元是彌補團費的不足。

  在行程單中 藏民家訪為自費項目

  香格里拉導遊:因為交的這280塊錢裏面來説,是什麼,有近100塊錢是彌補這個我説了。我説了,你們不管自認為你們交的團費的多與少,但是的話就是説有100塊錢去彌補你們的團費的不足的,然後就是説有一部分去付給藏家去吃去玩這些,當然在這個280塊錢裏面我還賺20塊錢的,説實話,反正現在旅遊相當透明化,記住一句話,只要有你們花錢的地方,那就有我賺錢的地方,這個是旅遊的潛規則。

  講完這些,導遊便準備開始收錢,原本合同中規定的自費項目到了導遊的口中也變成了必須參加的項目。

  香格里拉導遊:現在我説了,全程唯一無條件,唯一必須交錢的一個地方,真正的話只有這個地方。下面我下來收錢了。扎西德勒。現在每一個人的就是説,錢到人不到都可以。

  自費項目到了導遊口中 就變成了必須交錢

  在導遊近半個小時的賣力宣傳甚至半強迫下,遊客紛紛自掏腰包參加了這一自費項目。當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提出並不想參加這個自費項目時,導遊立刻告訴記者,不參加不行。給出的理由依然是之前所交的團費不夠。

  算上記者,車上46名遊客有9名遊客不願意參加這一自費項目。收完其他遊客的錢以後,導遊再一次強調所有人都必須參加這一項目,奇怪的是,所謂的用來彌補團費的部分,也從剛才的100元變成了180元。

  香格里拉導遊:現在我們收280塊錢我收了180,是彌補我們沿途團費的不足的開支,然後就是説,這個我不管你簽合同是跟他簽的,然後就是説來彌補這些,然後另外的100是什麼,80塊錢付給藏家吃喝玩樂那些,然後是什麼,20塊錢是我賺的,這樣子。你有疑問的話,你跟你報團的旅行社聯繫就可以。

  所謂用來彌補團費的部分,從剛才的100元變成了180元。記者於是給報團的旅行社負責人打了電話,對方告知自費項目不是必須參加。

  旅行社負責人:你願意去就去,不去的話,你直接告訴導遊,一個字不去就可以了。

  記者和另外的8名遊客都堅持不參加自費項目。這時旅遊大巴的司機又再三強調,這一項目是必須參加的。

  旅遊大巴司機:這要是換成別的導遊,肯定讓你們半路下車了。

  遊客:要我們下車我們同意嗎?給我們拉到這,讓我們下車咋回事啊。

  香格里拉導遊:聯繫你們的旅行社就可以了。

  反覆爭論後,最終由於遊客們態度堅決,導遊只能不了了之。事實上,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旅遊法》明確禁止零付團,其中第三十五條規定:旅行社不得以不合理的低價組織旅遊活動,誘騙旅遊者,並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遊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

  《旅遊法》第三十五條規定:旅行社不得通過安排購物或者另行付費旅遊項目獲取回扣等不正當利益。

  如果按照這名導遊所説,280元藏民家訪項目一部分資金是用於彌補團費的不足,顯然違反了《旅遊法》的相關規定,不過到了這名導遊的口中,遊客也違反了《旅遊法》。

  香格里拉導遊:説到這個旅遊法,朋友們,在座的任何一個團友,包括我們任何一個旅行社。除過我們幾個,我們完全都違反了,你們信不信朋友們。為什麼,因為旅行社導遊也知道,明明知道團費不足還去接你們也是違法,像你們遊客也是一樣。像你們一路從昆明到了這,你們的正常行程來説,正規的定價的價格是多少,4280元,但是有誰有交足了4280,沒有交足4280的,你不是品質(旅遊),也不是VIP,所以記住我們就是一個零付團費的團體,所以人家要查這個問題。像有些人,好嘛,出來了有什麼不順心,我可以打電話投訴一下,這個投訴是我們最開心的。為什麼,因為這個開心是怎麼一個開心法,首先他不管你有天大的冤屈,首先要把你交錢的合同拿出來,這個數據拿出來,要看一下你這個價格,有沒有交夠他們預定的標準,如果交夠了你有什麼你就可以説了。如果沒有交夠,比如3800,交了2000塊,不足1800。不管誰來,把這個錢交齊了,以後你有冤的伸冤,就可以了。

  對於《旅遊法》禁止零付團的規定,導遊顯得振振有詞。不過在大巴即將進入一個檢查站時,導遊仍不忘提醒旅客不要多嘴。

  導遊:所以到那邊,如果人家問你,你的合同拿出來看一下,收據拿出來看一下,收好了,不要讓人家看,聽到沒有。不然的話你到時候(團費)不齊了,説你補齊,這個我該提醒你提醒你了,就不在我的責任範圍之內了。要補1000也好,要補800也好,自己去補去,所以儘量不要跟他們講話。

  在導遊的這番提醒下,遊客們都沒有多説什麼,順利通過了檢查站後,汽車進入了香格里拉縣城。下一站是嗡嘛楚卡藏文化城。一名工作人員首先給遊客們展示了藏醫文化的許多奇妙的圖像,之後便將遊客帶入了一個看病的地方。

  “藏醫”誘導購藥 紅花丸景區300元藥店52元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工作人員:一家一家走在一起。雙手合十,扎西德勒。那邊去趟兩家人,這邊來兩家,這邊還有老師,這邊來,扎西德勒。來,這邊請,這邊四五位,其他朋友這邊還有。

  遊客們以家庭為單位,每兩到三人被分為一組,由這些藏醫通過看手掌紋檢查各自的身體情況。根據記者隨機的抽樣調查,在場的男士們大部分為肝臟和腎臟有問題,女士則多為子宮有問題。而這些病在他們的口中都可以通過藏藥來治愈。

  遊客們由“藏醫”通過看手掌紋檢查各自的身體情況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醫生:全身的血液儲存在肝臟裏面,肝臟裏面的血液一旦出現粘稠,很可怕的問題會出現。什麼問題,它會在血管裏慢慢的凝聚起來,凝聚起來使這個血管越來越小,越來越細,慢慢導致堵塞,一旦出現了堵塞,老師跟你説一個問題,一旦堵塞血不能呼吸,血不能輸送到心臟裏面去,就會導致什麼,心肌缺血。心肌一旦出現了缺血,很可怕的問題,什麼問題,心肌梗塞。為什麼老師要問你飲不飲酒,有很多人飲酒後睡覺睡著睡著就去了,叫做什麼,猝死。為什麼他會發生猝死呢?你知道這個問題,他是因為血不能輸送到心臟裏,導致心肌缺血,出現心肌梗塞,才會變成這樣。想聽到這個怎麼治嗎?你這個一個療程,一個月的時間就徹底治愈。

  聽到這樣的説法,不少遊客開始更加仔細地詢問藏藥的用法。而事實上,早在2011年,香格里拉迪慶州衛生、藥監部門便對全州銷售假藏藥問題進行集中整治,並嚴禁旅遊購物點內“行醫坐診”、“看病抓藥”等行為。2013年,中央電視臺新聞頻道曾經對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的不規範行醫進行過曝光。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工作人員:去了解的時候大家不用緊張,不會給你們産生任何費用,因為他們是吃皇糧的,直接坐到老師的面前,雙手伸給老師就可以,但是雖然是義務性,卓瑪有個小小的要求,對老師要做到一點尊重。

  講解員把遊客帶入診療室,多數以家庭為單位,把他們安排到醫生那裏,記者看到,這個診療室裏有三個小房間和一個大廳,每個小房裏只有一位醫生,大廳裏則有十幾位,據一位在這裡行醫的田醫生介紹,這些醫生在給遊客看病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的炫耀自己的身份頭銜,來獲取遊客的信任。然而田醫生向記者透露,這裡的醫生並非真的藏醫,院長、會長、博士等頭銜也是編造的。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我們的身份是另外一碼事了,講身份會抬高的,我是中科院農學院研究所所長,我的身份很簡單,知道吧,我是藏醫學院的客座教授。

  記者:那你們這裡最高身份是什麼呢?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我們最高的身份有院長,有博士。

  這位坐在小房間裏的醫生姓吳,他的頭銜是博士,但這位吳博士告訴記者,他連小學都沒有畢業。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吳醫生:我就是個小學生而已,社會上混了十多年,小學五年級。

  行醫的醫生告訴記者 他就是個小學生

  田醫生從事這個行業八年了,對業內的藥品價格非常熟悉,他認為在旅遊風景區賣藥的利潤僅次於毒品。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治婦科病的,現在大概35元一盒。

  記者:35塊錢一盒。你們賣多少錢呢?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290元。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我們這一行是暴利行業,我剛才説了,僅次於白粉,就是這個道理。

  據田醫生介紹,他們這裡的工作人員都是按業績拿提成,一升的提成是10%,每半個月結算一次工資。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他(小吳)上個月拿了六萬多元,我上個月就只拿了一萬八千多塊錢。

  據田醫生介紹,嗡嘛楚卡文化城,從開張到現在有十年了,生意一直順風順水,關鍵是因為各方面的人都從中獲得了利益,比如導遊帶團過來,只要遊客進了嗡嘛楚卡文化城,就有十塊錢的人頭費,50人的旅遊團,光人頭費就能拿到500元,如果遊客買了藥品,導遊還另有回扣。

  嗡嘛楚卡藏文化城田醫生:遇到團隊品質好,也許就七八萬元,三四萬元,不好的情況下也就一萬多元。我們今天不理想,都賣了6千,前面三個人差不多賣了七萬多元。

  今年依然有不少遊客投訴,在香格里拉被誘導看病,購買了價格不菲的藏藥。記者電話聯繫了其中的兩名遊客,他們看病購買藏藥的地方為香格里拉迪慶州博物館。

  王先生(化名):他説你這要用這個藥,頭髮也會長起來。他説你會不會有尿路感染,會不會有腎的衰竭,我覺得這些在我生活中感覺是沒有的。其實我是覺得我的頭髮不太好就是頭髮比較少。

  李女士(化名):我不是年輕嘛,二十多歲,也沒生孩子,他説你得抓緊生了,你要不抓緊生,你這個就生不了了,子宮過兩年就得切除了。我一聽挺嚴重的,擱誰不害怕呀,我説那怎麼辦,他説開藥能治,現在去醫院也查不出來。我給你開藥的話,你這個病就能治,去根。完了的話,你也不用去除子宮,也能生育,完了也會健康。我刷了9840多元。

  那麼,這些遊客所購買的藏藥在市場上的售價又是多少呢?記者首先來到了麗江束河古鎮的一家藏文化館,名字叫做古道藏家。這裡也是遊客跟團來到束河古鎮之後經常會被帶去參觀的一個旅遊景點。

  雲南省麗江市古道藏家工作人員:這個紅花丸的話我們這裡賣300元,通經散賣360元。

  就在記者詢問藏藥價格時,進來了一位在這裡給遊客看病的醫生,工作人員尊稱其為老師。通過詢問工作人員,記者發現,這裡與香格里拉的嗡嘛楚卡藏文化城是同一家公司。

  雲南省麗江市古道藏家醫生:香格里拉也是我們的分支機構。沒有折扣的,這個是統一價格,那個明碼標價。

  一盒十三味紅花丸要價300元。這個價格貴不貴呢?記者電話聯繫了這些藏藥藥品的成都辦事處。

  藏藥代理商:十三位紅花丸是90元錢一盒。

  那麼,同樣劑量的藥品在其他地方的售價如何呢?記者請北京的同事詢問了幾家正規藥店和藏醫院。這裡是北京市雍和宮附近的一家藏藥店。在這裡記者見到了和香格里拉景區的藏藥是同一藥廠生産的十三味紅花丸。

  記者:這個多少錢?

  北京市某藏藥店工作人員:52元。

  在香格里拉景區賣300元的十三味紅花丸 北京某藏藥店售價52元

  而在香格里拉,十三味紅花丸被賣到了300元一盒,是北京藏藥店的近6倍。就在這家藥店裏,記者也遇到了一位前來購買藏藥的消費者。她告訴記者,這裡的價格比之前她在香格里拉景區購買的價格每盒低兩百多元。

  藏藥消費者:他給我開的鬼臼丸,也是這麼大的小盒。他當時跟我説,這個藥只有在他們這才能買到。全國各地其他地方根本就買不到。藏區賣268元,這賣30多元。全國各地的價都是不一樣的。

  隨後記者又來到了北京一家藏醫院詢問藏藥價格。同樣是西藏雄巴拉曲神水廠生産的十三味紅花丸,每盒的價格為120元。價格也不到景區藥品的一半。

  北京市某藏醫院工作人員:我們是正規醫院,它那邊景區的話肯定會賣得貴一些的。

  記者:像這個同樣的名字,不是同一個廠子,成分一樣嗎?

  北京市某藏醫院工作人員:成分一樣的,藥是一樣的,但是廠家不一樣。

  記者:那就是説它只要叫十三味紅花丸,就是這些東西。

  北京市某藏醫院工作人員:對。

  相同廠家的相同藥品有著如此懸殊的價格,記者有些驚訝。而當記者在搜索引擎裏輸入香格里拉藏藥,立刻就出現大量的遊客投訴資訊。除了有關藏醫看病的投訴外,還有不少是關於藥托的投訴。

  原來,在香格里拉遇到藏藥藥托並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不少遊客都曾因此購買了少則數千元,多則上萬元的藏藥。這些網友反映的藥托行騙過程也大致相似。

  除了藏醫看病的投訴外 還有不少關於藥托的投訴

  以著名藏藥品種瑪卡為例,藥托首先是冒充一名對於瑪卡非常熟悉的遊客,通過幫忙砍價、介紹藥用價值等騙取遊客的信任,之後便是以談好的價格購買上萬元的瑪卡,並主動要求磨粉,給出的理由大部分是磨粉後價格實惠、容易吸收,從而誘導其他遊客上當。而記者也在當地遭遇了類似的經歷。

  在前往香格里拉第一個景點——長江第一灣的路上,導遊便開始賣力地宣傳藏藥瑪卡。

  香格里拉導遊:現在網上火的是什麼東西,瑪卡,當然瑪卡是好東西,確實是好東西。瑪咖烯、瑪咖酰胺,比較能夠有效的調節人的荷爾蒙,加強人的生育能力,調節人的體魄。因為為什麼呢,像有些前列腺的,瑪卡泡酒,前列腺吃幾次以後,慢慢慢慢,老人家上廁所的次數都會減少,相當不錯的。像這個磨成粉,調蜂蜜,對於女性保護卵巢相當好,包括小孩子提高免疫力,所以蟲草有什麼作用,這個瑪卡同樣有什麼作用的。

  一個多小時以後,大巴車來到了長江第一灣。遊客們聽從導遊的安排前往觀景臺欣賞風景。從觀景臺的樓梯上來,要經過一片購物的區域才能夠到達指定的出口。櫃檯上擺放了各種藥材,其中便有導遊之前在車上提到過的瑪卡。由於導遊之前曾經賣力介紹藏藥,有幾個消費者便來到這裡詢問價格。《經濟半小時》記者也跟著走進了店裏。一個看起來像是遊客的人見到記者在看藥材,便立刻開始和銷售員討價還價。

  藥托:這個多少錢?

  銷售員:這個18.6元的,你們要不要給你們12塊錢。這個不能過多,要少吃。

  藥托:我知道,第一次用我不知道,現在我知道。

  銷售員:這是秘魯瑪卡,原産地的。

  藥托:他(治)這個頸椎病,還有肩周炎,對壯陽也有效果。

  但是就是價格貴,你18塊。

  銷售員:一分錢一份貨。

  藥托:這樣行不行,8塊錢,8塊錢我給你帶一公斤,前兩年我才買,才6塊錢。

  銷售員:前兩年,現在物價都在上漲。

  藥托:你這裡面有沒有專業打粉機。

  銷售員:有,可以免費。

  藥托:免費給我打粉。

  銷售員:可以啊。

  藥托:那就行,你不打粉我不給你買。

  聽他的口氣,這名遊客似乎對於藏藥瑪卡相當熟悉。與銷售員談好價格後,他立刻轉向記者,開始幫著銷售員推銷起這裡的瑪卡。

  這名“遊客”談好藥材價格後 立刻開始轉向記者推銷起藥材

  藥托:像家裏面有那個頸椎病、風濕、腰痛的,那種的話,你就不喝這個酒,你就用它炒菜,我們四川人説把它切成片,沾這個泡藥效不差,效果也好。

  銷售員:你可以少帶一點回家,以後需要打電話可以給你們郵寄的。

  那麼記者在長江第一灣見到的這個購買瑪卡的人究竟是不是藥托呢?兩天之後,記者又返回了長江第一灣。在同一個地點,記者又一次見到了這名遊客。然而這一次,他一看到記者就立刻走開了。

  兩天后 記者在同一地點又看見了這名“遊客”

  北京正規藏藥店,十三味紅花丸48粒一盒的價格只有52元。在景區購買的96粒一盒,同樣廠家生産的藏藥卻要花費300元。價格相差十分懸殊。而記者在香格里拉除了遭遇藥托、高價藏藥、被誘騙購買自費旅遊項目外,還有哪些離奇的遭遇呢?雲南省假日辦提供的數據顯示: 2014年國慶黃金周,雲南省共接待遊客1063.71萬人次,共實現旅遊收入63.5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7.64%、22.58%。從增長的數據上看,雲南仍然是名副其實的旅遊勝地。但記者在當地的旅遊經歷卻讓人很不爽。而這還只是記者第一天的旅行經歷,接下來,記者更是遭遇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氧氣瓶明少買暗提價 導遊:你買100元我有5元提成

  第二天一早,記者繼續香格里拉之行。第一站為普達措國家公園,不過,在到達公園之前,導遊先帶著一車人來到了一處購買氧氣和租借大衣的地方。

  香格里拉導遊:他們政府要求我們導遊(強制)遊客的話,每次前往普達措,梅裏雪山,石卡雪山這些地方的話,(強制帶上)五到六瓶的氧氣。我這麼多年的帶團經驗當中,我自己琢磨出來,根本就不需要帶那麼多的氧氣,你只需要準備兩瓶就夠了。那在這個地方,兩瓶氧氣,作為我來説的話,必須要給你們提前公佈一下,從你們的角度,那是必須的,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身體去考慮。待會我會站在大巴車下面,一個一個人我去數的,有沒有帶齊。

  政府要求每位遊客攜帶5到6瓶氧氣,而這位導遊告訴遊客只需購買兩瓶,看似給遊客節省了一筆不小的開支。那麼實際情況又是如何呢?

  記者查閱了香格里拉縣的官方網站。在旅遊板塊中,記者找到了普達措旅遊的注意事項。其中第2條為:臨去前導遊一般會讓大家購買氧氣。因為普達措最高的地方有海拔四千多米。氧氣50元左右一瓶,視身體情況而定,如果在香格里拉縣城沒什麼高原反應的話可以不買,或者兩人備一瓶。

  香格里拉縣的官方網站中提到 氧氣瓶可以不買或是兩人一瓶

  原來,參照當地政府發佈的注意事項,這名導遊不僅沒有給遊客節省氧氣的開支,反倒是暗中增加了遊客購買氧氣的數量。記者也詢問了店內氧氣的價格。

  銷售員:要的就要,不要的到那邊去。這邊啊,要的就抓緊時間了。

  記者:多少錢一瓶?

  銷售員:68一個,要幾個。

  68元的價格比政府公佈的參考價50元高出了三分之一。大部分不知情的遊客還是按照導遊的要求購買了氧氣。不過今天的購物行程卻並沒有就此結束。下午遊客們按照行程單上的安排返回麗江。途中導遊又花了近半小時的時間推薦下一個購物點的特産。

  導遊:這也是我香格里拉最後一站,帶著大家去買點東西。那下去以後的話,待會他們扎西會給你發一個牌子,上面寫著免費參觀藏獒,這幾個字不重要,下面有一個號碼,你不管在裏面買了多少錢的東西,一定要把這個號碼露一下,要不然記到別的導遊的頭上,那我就完蛋了。

  對於購物能夠給他帶來的好處,這位導遊從不否認。

  導遊:我在這個地方的話,你買了100元錢,我可以拿到5元錢的提成。

  導遊告訴遊客 每買100元他就有5元的提成

  記者在門口領到了導遊所説的號碼牌,在這處購物點呆了近一個小時才重新出發。原本以為香格里拉之行到此結束。此時導遊又告訴遊客,客車在前方還要到一個檢測點進行安全檢查,每一個遊客都必須下車,在這個地方呆上45分鐘才能上車出發。之後便開始滔滔不絕地給遊客宣傳這裡的玉器。

  導遊:你待會進去以後,所有你見過的翡翠,你見到的價格,絕對是和以前你在天水這些地方遇到的,價格絕對低上個差不多三四倍左右。

  記者在玉器店裏逛了幾分鐘後出來,發現所乘坐的旅遊大巴空無一人,並沒有工作人員來進行所謂的安全檢查。事實上,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旅遊法》第三十五條規定:旅行社組織、接待旅遊者,不得指定具體購物場所,不得安排另行付費旅遊項目。但是,經雙方協商一致或者旅遊者要求,且不影響其他旅遊者行程安排的除外。第四十一條規定:導遊和領隊應當嚴格執行旅遊行程安排,不得擅自變更旅遊行程或者中止服務活動,不得向旅遊者索取小費,不得誘導、欺騙、強迫或者變相強迫旅遊者購物或者參加另行付費旅遊項目。

  儘管旅遊法有明文規定隨意安排購物項目,但記者參加的這個旅遊團顯然並沒有把規定放在眼裏。那麼,記者在幾天的行程中所遭遇的這些違背行業規定甚至是違法行為為何屢屢發生呢?北京大學旅遊研究與規劃中心主任吳必虎認為,根本原因在於中國旅遊市場供需嚴重失衡。

  北京大學旅遊研究與規劃中心主任吳必虎:由於每年只有這一個黃金周可以出來,那麼春節一般都是回家,不是出門旅遊的比較少,因此這個假期的長假的供給是非常有限的。所以,總的來説,當這個假期供給不足的時候,人們知道出門的這個消費的服務品質會下降的,因為這個服務品質跟這個供需關係是有緊密的關係的,當供給不足的時候,我們這個大量的人涌向一個商品的供應市場,這個市場持續會亂,這個服務品質會下降。

  吳必虎認為,目前中國的旅遊市場依然處於初級階段,《旅遊法》的出臺雖然使得旅遊市場有法可依,但是依然需要儘快出臺詳細的條例、細則來進行補充。消費者要盡可能選擇正規的旅遊産品,並保存好各種憑證。政府部門也要履行好自己的監管職責。同時,國家也應當考慮增加假期的供給,讓老百姓能夠有更多的選擇來安排出遊。

  此外,旅遊市場分屬多個部門管理,也給消費者維權帶來了許多麻煩。吳必虎建議,旅遊城市應當由政府設立統一的熱線,一次性解決遊客的投訴。

  吳必虎:比如説多部門聯合執法,因為中國的這個人多,這個政府部門也分工比較細,你不要説我這是一個物價問題,這是一個餐飲找工商局,不用,一個電話任何的部門馬上就協調好,2分鐘以內就會到位,會有人來處理,這樣就是可以加強的問題。

  【半小時觀察】旅遊大省 任重道遠

  雲南是旅遊大省。近日發佈的《雲南省大旅遊産業建設方案(2014-2020年)(徵求意見稿)》提出,到2020年,雲南省大旅遊産業將實現銷售收入超過1.1萬億元,增加值突破4000億元,佔全省GDP的13%,並同步把雲南建成國內一流、國際著名的旅遊目的地和區域性國際旅遊集散地。這個目標看起來確實非常誘人。但是記者在當地的旅遊經歷顯示,旅遊景區仍然存在管理混亂,地方政府監管缺位等問題。因此,雖然雲南是傳統旅遊目的地,但要實現旅遊産業大省的目標依然任重道遠。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