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財經 > 産經 > 房産 > 正文

字號:  

多數房企年終獎縮水 業績不佳紅包不再任性

  • 發佈時間:2015-02-13 08:39:09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王傑 區家彥  責任編輯:朱苑楨

資料圖

  資料圖

  摸底房企年終獎:業績不佳紅包不再“任性”

  “房子越賣越貴,利潤卻越來越薄,年終獎自然也是醉了。”提起年終獎,某大型房企人士長嘆一聲。房地産,這一昔日的高富帥行業,如今在樓市下行的大環境下,黯然走下了“有錢任性”的神壇,員工年終獎自然也面臨大幅縮水。前段時間,一份《2014~2015年企業年終獎特別調研報告》顯示,網際網路金融行業以平均年終獎近4萬元引領各行業,而以往穩坐前三甲的房地産行業摔落到了第六。

  而這背後,是房企業績下滑、庫存高企、資金鏈緊繃的“三座大山”。截至目前,已經公佈2014年年報的73家上市房企中,37家出現了業績下滑,其中15家下滑幅度達到300%,不少公司可能會出現虧損。利潤率的下滑,自然會影響到員工年終獎和薪酬體系。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了多家房地産人士,試圖通過年終獎的變化管窺整個房地産行業的生存現狀。

  曾幾何時,房地産是最賺錢的土豪行業之一。早些年,地産圈內盛傳某公司前臺年終獎發了十幾萬、某公司售樓員領完年終獎買了奧迪A6……

  但時過境遷,曾經的土豪,如今紅包再也鼓不起來。《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大多數房企因2014年銷售目標未完成,面臨年終獎縮水的問題。甚至有房企員工稱,2014年業績沒完成,能不能拿到年終獎都成問題。即使一些完成了2014年銷售任務的公司,因利潤率下滑,年終獎相比往年也會有所下調。

  當房地産從 “黃金時代”進入“白銀時代”時,分化加劇的不只是房企規模、市場份額,還有員工薪酬和年終獎。

  多數房企年終獎縮水/

  “2014年我們超額完成目標,利潤情況也不錯,所以年終獎還是有可觀的增長。”時代地産(01233,HK)一位內部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作為首家公佈2014年報的內房股,時代地産全年實現銷售金額152億元,同比增長38%,超額完成150億元的目標。實現凈利潤13.5億元,較2013年增長39%。

  無獨有偶,江蘇一家上市房企由於2014年業績較好,年終獎至少與2014年持平,甚至可能還有適當上調。該公司人士告訴記者,公司年薪分為年底績效和一部分嘉獎,嘉獎是根據業績完成情況,每位員工不一樣。

  但類似上述兩家房企的情況或許只是少數,受2014年樓市下行影響,多數房企並沒有完成年初制定的銷售目標,年終獎金額自然也會隨之下調。

  “年終獎?我們還和往年差不多吧,(房産)形勢沒那麼好,肯定不會那麼土豪唄。”陽光100置業集團常務副總裁范小衝笑著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范小衝表示,房企的薪酬體制一般都是年薪制,年終獎都和業績考核掛鉤。房企日子好過的時候,肯定會多發一些。“但目前肯定不是漲薪的年份。基層員工的薪酬基數會漲,但高管薪酬可能面臨變動。”

  “那是‘別人家的年終獎’,我們只能叫‘年終’。”一位房地産人士向記者吐槽。

  河南一家龍頭房企相關人士表示,公司年終獎分兩部分發放,一部分是發給總部員工,大約是3~5個月的工資,另一部分是發給項目公司,根據業績完成狀況發放。

  他介紹,項目公司方面,業績達到銷售目標就發,否則就沒有。但是2014年並未達到目標,所以年終獎基本上算沒有了。

  一位接近碧桂園的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雖然公司2014年順利完成了全年銷售目標,但由於合約銷售額增幅從2013年的123%大幅收窄至2014年的21.5%,年終獎整體情況出現下滑,其中策劃類崗位獎金下滑較大,一線銷售人員相對穩定。此外,多數項目從“成就共用”計劃獲取的獎金也有所下降。

  相比之下,沒有完成銷售目標的房企年終獎分化情況更為嚴重。“華南五虎”中的一家未完成銷售目標的房企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公司年終獎發放主要取決於個人績效與區域項目的銷售完成情況,雖然目前還沒發放,但由於他所在的區域完成了年初制定的銷售目標,預計年終獎應該不受影響。

  另一家同樣未完成銷售目標的某央企地産公司行銷部門人士透露,由於2014年銷售額不達標,公司總部已經通知不作考核,連年終獎也取消了。

  地産行業薪酬或將下調/

  對大多數地産人來説,除了年終獎縮水,更悲催的是節後可能出現的降薪潮。

  鄭州市永威置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馬水旺介紹,一般來説,職業經理人的工資考核要聯繫五個指標,即任務完成狀況、工程形象進度、安全系數保障、工程品質以及團隊管理。因為2014年銷售不好,職業經理人的年薪標準比往年要低一些。

  此外,民營企業和國企員工的薪酬也是有差距的。馬水旺介紹,總體來説,民營企業工資要比國企工資高。民營企業的生産要素是經過優化組合的,包括人員、硬體建設、軟體建設等。民企的用工制度也更靈活,兵挑將、將挑兵。

  北京一位房地産獵頭表示,2015年房地産行業的薪酬泡沫將減少,比如以前年薪200萬元的城市總經理,2015年的年薪大概也就150萬元。

  但馬水旺指出,房企職業經理人的年薪應該不會清一色下調。比如有些開發公司,會用固定薪酬把整個項目承包給職業經理人,職業經理人佔有一定股份,這樣有利於提高他們的積極性。

  一位接近廣東方直集團的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由於資金鏈緊張,公司部分員工自2014年6月起薪酬發放便延遲半個月以上,年終獎更不用指望。

  易居發佈的 《2014年全國房企資金狀況》報告顯示,2014年以來,房地産市場逐步下行,房企資金壓力步步加大,至三季度進入谷底。四季度,部分城市市場出現復蘇跡象,加上年底完成銷售目標的壓力,銷售力度加大,銷售業績得到提升,企業資金壓力有所緩解。

  而這背後,是房企業績的增長乏力。《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截至目前,滬深兩市144家房地産企業中,已有73家發佈了2014年的業績預告,佔比過半。在這73家房企中,36家實現了業績增長,另外37家則出現下滑,其中15家房企表示可能出現虧損。預計業績下滑的房企中,深大通(000038,SZ)、榮豐控股(000668,SZ)、珠江控股(000505,SZ)下滑幅度均超過了1000%;中華企業(600675,SH)、實達集團(600734,SH)等12家房企,業績下滑幅度也超過了100%。

  《《《

  佳兆業年終獎懸念:賣了項目才有錢發?

  每經記者 白亞靜 發自深圳

  如果要評選2014年“最倒楣地産人”,佳兆業的員工也許最有理由當選。

  明明順利完成了2014年的銷售目標,有望獲得大BOSS一個大大的“紅包”,卻因為突然而至的危機,打亂了原定的年終獎節奏。

  佳兆業內部接近薪酬發放負責人的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他們的年終獎會大幅縮水。

  然而,據記者估算,即使年終獎縮水成1個月工資,春節前後,佳兆業方面也至少需要拿出6000余萬元現金支付月薪及年終獎。

  在銀行賬戶被劃扣,需立即償還的債務達280多億元的情況下,如果融創中國控股有限公司(001918,HK)(以下簡稱融創)不伸出援手,佳兆業將以何種方式應對?香港粵海證券投資銀行董事黃立衝稱,公司有義務先支付員工工資後再還債,如果沒有現金,可以變賣未處於抵押狀態的資産。

  年終獎即1個月工資/

  “到底會不會發年終獎?如果發,什麼時候發,發多少呢?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佳兆業員工李柔(化名)稱。

  “順其自然吧,合同裏也沒有約定説一定會發多少。”佳兆業一名主管級別的人士任重(化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李柔説,像往常過年前一樣,目前佳兆業內部已經處於工作收尾階段。“按照慣例,公司會在放假前一天發年終獎,可是今年放假很早,2月16號就可以不用上班,所以我們也都在猜,是依照國家假期發放,還是16號就可以給到我們。”

  據記者了解,發生債務違約後,佳兆業內部仍正常運轉。不過,當時有相當數量的員工對公司現金狀況産生憂慮,認為很快會難以發出工資。

  融創確定收購佳兆業郭氏兄弟股權之前,其內部一名員工趙偉(化名)表示,在項目接二連三被封後,“下月工資很可能發不出”,所以他正在悄悄尋找新工作。

  李柔也表示,“有段時間公司前景不明朗,我們都很灰心,雖然公司層面沒有説過不發工資一類的話,但是大家都覺得很懸。”

  融創收購郭氏兄弟股權的消息確定後,趙偉離職的想法暫時打消了。他介紹,1月30日,有佳兆業高管在內部年會上表示,年終獎肯定會繼續發。

  李柔卻説,她沒有聽説過這種説法。“內部有各種關於年終獎的傳聞,如果確實發不出,我們也能理解,畢竟公司處在這種時候。”

  在佳兆業負責人力資源工作的許明(化名)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雖然目前還沒發年終獎,但是標準已定,即1個月的薪酬。

  從10萬到1萬的落差/

  此前,佳兆業的員工年終獎頗為豐厚,在業內處於中等偏上。

  許明稱,“2014年以前,佳兆業是按照年度績效ABCD四個級別考核的,分別發放三至六個月不等的工資(作為年終獎)。如果是當年入職,那麼半年以上的發一個月工資,半年以內的發半個月工資。”

  他介紹,佳兆業普通員工的定薪在7000~17000元不等。如果按以前的發放標準,普通員工年終獎最高可達十多萬元,如果按照一個月工資的標準,則不過1萬元上下。

  佳兆業員工平時的福利也不算少。許明表示,每個節日都有購物卡,以主管級以上領導為例,春節大概發2000元,其他節日500元;每個員工每個月100元活動經費,可以聚餐等,每年旅遊經費3000元。

  房企的年薪大多分為兩類,一類是每個月發全薪,年終獎根據公司業績,由月薪乘以一個系數;另一類則是,每個月只發部分工資,在年終時根據業績狀況,再將截留部分乘以一個系數,即為年終獎。

  任重説,“以前,公司會按照每個人的績效,發大概4到6個月不等的年終獎,這筆年終獎的參照標準就是我們的月薪,不存在什麼截留。”

  趙偉稱,雖然他已經打消了離職的念頭,但周圍仍有很多同事在找工作,他們一方面是擔心公司不穩定,工資會斷發;另一方面是擔心融創進來後會裁員。

  6000余萬元現金的壓力/

  佳兆業2013年年報顯示,2013年全年,佳兆業支付的“員工工資及薪酬”約為4.05億元,員工成本支出總計5.38億元。

  2014年之前,佳兆業員工的年終獎為3個月到6個月不等的月薪。若取中間值,則佳兆業每位員工每年的平均工資為16.5個月的薪酬。《每日經濟新聞》粗略估算,以5.38億元除以16.5個月,則佳兆業每月需支付的全部工資是3260多萬。

  這意味著,今年春節前後,若加上2015年2月當月員工工資,佳兆業總計需要拿出6000余萬元現金髮給員工。

  然而,佳兆業的現金流動性正面臨公司創立以來最嚴重的危機。

  2月9日,佳兆業公告稱,剛剛于2015年2月7日前支付1月8日到期的2300萬美元利息款項。

  此外,該公告顯示,截至1月31日,佳兆業接獲債權人(包括項目夥伴)的通知,要求即時償還約280億元。其中,207.8億元是日常運營要求産生的付款,9.92億元為到期應予償還的貸款本金及應計利息,相關銀行扣劃銀行結余7.25億元,項目合作夥伴要求退還的12億元,有關廣東佳兆業房地産開發、上海贏灣兆業的法院案件涉及16.28億元,以及8份已發出資産保全的民事裁定書涉及26.78億元。

  除了上述款項,截至1月31日,佳兆業方面還收到其他52份暫時未發出民事裁定書的訴前資産保全申請。

  公告另顯示,佳兆業還有214.4億元的貸款,或會根據相關協議到期應予償還。

  錢從哪來?/

  2月9日,佳兆業公告顯示,已有相關銀行直接劃扣了佳兆業的銀行結余。

  佳兆業發工資的賬戶和其他賬戶是同一個嗎?是否也存在被劃扣風險?黃立衝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多數情況下,賬戶是統一的。

  提及佳兆業,無法忽略它的“白武士”融創。不過這筆錢,應該不由融創方面掏。

  黃立衝認為,收購方一般不付年終獎,如果佳兆業的賬戶無法提取現金,融創方面也無義務伸出援手。

  所以問題來了,屢次被傳出清算重組的佳兆業如何支付這筆年終獎?黃立衝表示,佳兆業方面可通過出售沒有抵押的資産,來給員工發薪。

  據《錢江晚報》報道,1月22日至1月30日,佳兆業在杭州玖瓏山的項目,共成交15套均價約在9500元/平方米左右的房源。這個價格,相比2014年下半年16000元/平方米左右的單價,打了六折,相比2009年拿地時樓面價8042元/平方米,疑似虧本出售。

  根據該報道,杭州玖瓏山項目臨時接待處的工作人員表示,單價9000多元/平方米的15套房源,是賣給內部員工用來抵扣年終獎的。

  《《《

  綠城年終獎:受三大變數牽動

  每經記者 楊羚強 發自上海

  “綠城的年終獎可能只有去年的1/10。”這是一位地産圈內人士在微信群內的發言。

  2014年 , 綠 城 中 國(03900,HK)不僅完成了全年銷售目標的127%,還創造了銷售額新紀錄。但如今業界卻流傳綠城年終獎今不如昔的消息。對此,綠城負責行銷方面的相關負責人稱,此事純屬謠言,綠城在1月銷售目標完成後剛剛發了獎金。另一綠城集團人士則稱,綠城會根據以往的規定照例發年終獎。

  但一位綠城集團的老員工坦言,原來融創曾調整過一次綠城的薪酬體系,大幅提高了月度工資,因此年終獎可能會縮水。

  2014年,綠城的業績可能是史上最好的,全年銷售794億元,完成了全年銷售目標的127%,同比增幅達到27.86%。

  但是,在銷售業績高漲的背後,卻是項目銷售利潤的直線下降。在融綠之爭鬧得最兇的那幾天,融創駐綠城團隊低價賣房事件,經媒體報道一度在業內引起熱議。2014年10月,綠城浙東公司的一份調價通知顯示,綠城確實有項目是虧損銷售。

  在利潤率受損的情況下,雖然創造了史上最佳的銷售業績,但綠城的團隊能不能拿到豐厚的年終獎,仍是一個未知數。

  另一個變數在於融創對原有工資體系的調整。和很多房企一樣,原本綠城是將一部分工資收入放到年底發放,然後再根據個人業績表現和公司整體業績來確定發放年終獎的金額。但是在2014年,入駐綠城的融創團隊對綠城的工資體系作出了調整,將一部分年終時才發的薪酬分配到平常發放了。因此,有人指出,綠城的年終獎有可能因工資體系的調整而發生變動。

  第三個變數來自於綠城員工的心態。在綠城中國董事長宋衛平離開綠城去創辦藍城時,他曾經向自己的一些老部下伸出“橄欖枝”,但這些老部下最後並沒有跟隨宋衛平,而是選擇留下。如今,宋衛平雖然重返綠城了,但老部下自覺對宋不夠“忠誠”。

  對於員工們的這些擔心,綠城管理層方面的回饋是,年終獎還是會按照之前制定的制度來發放,發放原則和往年不會有什麼差別。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宋衛平發出採訪短信,詢問年終獎發放是否會有變化,但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應。

  不過,從種種跡象來看,綠城年終獎應該不會像傳言中所説的那麼不樂觀。融創團隊離開綠城後,曾傳出會有綠城的骨幹加盟融創。在這一背景下,宋衛平對團隊的穩定性顯然會有更多的考慮。

  融創派駐綠城的團隊是否也能拿到年終獎?宋衛平未回應記者。隨後記者採訪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也未得到回應。但據一位接近宋衛平的知情者透露,公司對此並沒有進行過討論。而接近融創方面的相關人士則透露,綠城在和融創談“分手協議”時,應該對上述人員的年終獎分配有所涉及,因此上述人員的年終獎不需要擔心。

  雖然目前尚不確定,但以孫宏斌的性格,以及融創收購佳兆業的動作,他應該會盡可能地給這些外派人員按照融創的原則發放年終獎。

  很多人可能都還記得孫宏斌的那條微網志:“……年紀大了點後,希望多做些雙贏的事,少做些一贏一輸的事,不做雙輸的事。實在做不到,就保護你的員工的權益,保護股東們的利益,保護家人的平安幸福,支援你的朋友們……”

  老闆既然已有發話,估計員工的年終獎還是有保證的。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