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3日 星期六

財經 > 能源 > 鋼鐵有色 > 正文

字號:  

國內礦山頭疼“資源稅” 鐵礦石稅改意見不一

  • 發佈時間:2015-01-30 07:40: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馬巾坷

  2014年下降的進口鐵礦石價格令中國鋼企松了口氣,但對於國內鐵礦石生産商而言,這並不是個好消息。

  昨日(1月29日),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鋼協)舉行2015年首次資訊發佈會。來自中鋼協的數據顯示,2014年12月鐵礦石進口平均價格為75.61美元/噸,環比下降4.05美元/噸。

  “礦石價格跌到70美元/噸以下,會有一批礦山死掉。”中鋼協常務副會長朱繼民説。

  “死掉”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國內礦山的稅負重,尤以資源稅為甚。”另一位中鋼協人士昨日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

  礦價跌破平衡礦山面臨關門

  昨日中鋼協發佈數據,2014年我國進口鐵礦石9.33億噸,同比增長13.8%,其中12月份進口鐵礦石8685萬噸,環比增加1945萬噸,增長28.9%。我國鐵礦石對外依存度進一步提高到78.5%,同比上升9.7個百分點。

  2014年國內鐵礦石原礦産量15.1億噸,同比增加5686萬噸,增長3.9%,其中12月份國內鐵礦石産量1.26億噸,連續3個月環比下降。

  價格方面,2014年鐵礦石進口均價為100.42美元/噸,同比下降29.2美元/噸。12月份鐵礦石進口平均價格75.61美元/噸,環比下降4.05美元/噸。

  朱繼民説,鐵礦石價格下降總體對國內鋼鐵産業是有利的,但持續下跌的話,如果突破平衡,就會發生更大變化,“國內礦山的産量已經連續3個月下降。礦石價格跌到70美元/噸以下,會有一批礦山死掉。”這樣,國外幾大礦山都具有成本優勢,到一定程度,國外非主流礦停産,國內礦山停産,整個市場形勢可能會發生逆轉,“這是我們非常擔憂的”。

  朱繼民稱,市場規律要遵循,更重要的是國産礦的稅負還是太高,“稅負現在佔到整個銷售價格的25%,面對這種競爭,給礦山適當減負,回歸到一個合理水準是可行的。我們不要求全部取消,降到跟國外稅負相當的話,礦山的日子也會好過一些。”

  資源稅成本佔比升高

  國內礦山的稅負高在哪塊?上述中鋼協人士稱,國內礦企反應最高的是資源稅。鐵礦石資源稅還未由從量計徵改為從價計徵。按原礦來計算,一噸原礦的資源稅是15元。“前幾年企業經營困難,鐵礦石資源稅稍微下浮了一點,現在也得12元/噸。”上述人士稱,兩三噸的原礦能煉出一噸鐵精礦,這樣算下來,一噸鐵精礦的資源稅就得幾十元。

  “前幾年礦價1000多元/噸的時候,噸資源稅收幾十塊錢、百十來塊還行,現在礦價跌到五六百元甚至400多元了,還是按量計徵,所以資源稅負擔重的現象比較突出。”上述中鋼協人士稱。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進口鐵礦石噸價從2014年初的134.5美元暴跌52.6%至2015年1月28日的63.75美元,讓國內礦山的資源稅成本一下從此前佔總價的1/20提高到1/8。

  此外,稅種還不單是資源稅這一項。上述中鋼協人士稱,礦山的很多稅費問題攪在一起。以前,礦山增值稅為13%,後統一升至17%,而鋼企進口礦、進口煤可以抵扣增值稅,礦山沒有可抵扣的項目,增值稅就竄上去了。“還有燃油稅,本來(礦山)內部用的車不交養路費等,現在加到油價裏去了,一用油就得交稅,也沒有返還。”該人士稱,此外,國內礦山還有好多稅費,比如地方上的調節基金等,因此顯得稅負特別重。

  2014年,煤炭等資源産品的資源稅率先由從量計徵改為從價計徵。“資源稅改革的一個好處是能隨價格高低升降,但關鍵是稅率能定在多少。”上述中鋼協人士稱,“稅率高的話還是不能解決稅負重的問題。”煤炭從價計徵稅率改為2%~8%,按照8%計徵的山西省,煤炭資源稅實際上是增加了。

  上述人士稱,國內鐵礦石資源稅如何改還在研究中,“資源稅屬於地方稅,本來地方財政就沒錢,你(礦山行業)還想要減。現在的稅改是在給地方增加新稅種,比如房産稅、消費稅等,而行業希望減,所以不太統一。”

  《《《

  相關連結

  去年10家鋼企虧損額佔全行業97.5%消化産能寄望“一帶一路”

  昨日(1月29日),商務部和中鋼協分別發佈了跟鋼鐵産品有關的數據。

  2014年,中國鋼鐵産品出口達9378萬噸,同比增長50.5%,也惹來了貿易摩擦。商務部新聞發言人沈丹陽稱,中國依舊是貿易保護主義的重災區,2014年共22個國家和地區對中國發起貿易救濟調查97起,涉案金額104.9億美元,其中鋼鐵類産品涉案最多,達27起,約佔貿易摩擦案件總量的近1/3,價值23.3億美元,佔涉案總額的1/5。

  中鋼協發佈的數據顯示,大中型鋼鐵企業銷售利潤率為0.85%,同比提高0.26個百分點;累計虧損面達14.77%,同比下降4.55個百分點;虧損額117.47億元,同比下降8.02%。中鋼協常務副會長朱繼民稱,前10家虧損大戶虧損額佔全行業虧損額的97.5%。從利潤的構成情況來看,鋼鐵主營業務保持盈利,但盈利水準很低。

  消化産能寄望“一帶一路”

  根據中鋼協的數據,2014年全國出口鋼材9378萬噸,同比增長50.5%;進口鋼材1443萬噸,同比增長2.5%;折合粗鋼凈出口約8441萬噸,同比增加約3308萬噸,同期全國粗鋼産量同比增加約734萬噸。

  1949年以來,我國累計進口鋼材5.94億噸,出口鋼材5.96億噸,到2014年底鋼材累計出口量超過進口量。鋼材出口大幅增加,一個後果是出現頻仍的貿易摩擦。

  國內外鋼鐵價差是2014年鋼材出口大增的重要原因。進入2015年以來,鋼材價格指數延續小幅下跌走勢,1月第二周鋼材綜合價格指數跌至80.3點,持續創新低。然而,國內鋼鐵産能依然過剩,“一帶一路”産能外移能在多大程度上緩解這個問題?

  中鋼協常務副會長朱繼民説,現在正在積極研究 “一帶一路”政策,肯定會對鋼鐵行業“走出去”發揮促進作用。

  “現在看,中國鋼鐵已經開始有了實際(走出去的)行動。”朱繼民説,但“走出去”能不能對化解國內産能發揮相應作用,這是兩個概念。

  2014年,國家發改委、工信部明確各省市化解過剩産能的指標。朱繼民稱,2015年還會下達化解過剩産能指標,一直到2017年基本完成化解鋼鐵8000萬噸過剩産能的目標。

  此外,工信部推出的鋼鐵行業生産準入條件,共三批305家進入這個白名單,佔全部産能的90%以上。下一步相關部委還會對規範進一步提升,通過標準、環保、公平市場環境,充分化解産能。“這種做法加上市場規範,經過一個比較長的過程,才能解決化解過剩産能的問題。”

  沿江沿海鋼企具成本優勢

  朱繼民稱,2014年全行業盈利水準前10家的鋼企多屬於品牌效應好、附加值高、服務能力強的企業,盈利水準251.9億元,佔全行業盈利的60%,但前10家虧損企業額佔全行業虧損企業額的97.5%。

  “這前十家為啥虧損這麼多?”朱繼民稱,“其中一個原因是高負債。”2014年,中鋼協的會員企業貸款增長了0.28%,但財務費用增長20%以上,是因為銀行抽貸以後再貸的時候,根據不同的企業利率是上浮的。

  一部分會員鋼企沒按照市場來規劃定位、按照規模來規劃發展定位,也導致虧損。“比如在某地區或者500公里範圍內根本沒有鋼材市場,企業也擴大規模,導致物流費用特別高。”朱繼民説。

  此外,虧損企業還出現在近幾年産能集中擴大的區域。朱繼民稱,前些年援疆大投資,鋼鐵産能一下子大量過剩,目前在新疆的鋼企都非常艱難。“還有一些純粹是管理問題,對市場反映慢,效率低,管理和人員費用等附加成本高,財務費用高,機制落後。”

  正反對比,由於地域和物流優勢,再加上2014年鐵礦石進口價格大跌,中國鋼鐵行業的格局發生了變化,沿江沿海的鋼企具有成本優勢。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