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廣東高速員工月薪三四千 高管年薪是收費員19倍

  • 發佈時間:2015-01-13 07:36:01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吳澤鵬  責任編輯:張少雷

  高速公路收費員真的月薪過萬?

  2014年11月底,有媒體報道稱,高速公路收來的錢除了修路還貸,還用來高福利養人或被挪用。一般員工月收入在8000元到1萬元,廣州一個路段項目負責人手裏管理的資金上億元,一年收入可達30萬元。

  近日,記者走訪廣東省內效益較差的西部某高速,以及被指“印鈔機”的廣深高速後發現,收費員、路政員及監控員,這3股維持路面暢通最主要的力量,月收入多為3000元~4000元,年薪不過5萬元左右。

  廣東省內高速公路上市公司年報顯示,高速路公司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年收入大多在50萬元以上,最高報酬可達96萬元,是收費員年收入的19倍。

  據報道,廣東省屬國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已于2014年11月完成並報送人社部審批,若方案通過並實施,大部分國企高管的收入將定為員工平均工資的5到6倍,最高不超過75萬元。專家表示,高速公路管理層、機關員工收入確實比較高,與收費員差距較大。但收費員多為合同制,如果根據薪酬方案調整,將面臨如何確定參考係的難題。

  收費員月入3000余元

  因為地理位置偏僻,廣東省西部某高速的車流量並不大,收費員小玉坐在收費亭裏顯得有些孤寂。但即便如此,她還是正襟危坐,盯著車來的方向,“這個是規定,在收費亭裏不能做其他事情,玩手機、看報紙等,都是不允許的。”

  小玉告訴記者,她進入廣東省西部某高速工作已經一年多時間,現在月薪大約3000元左右,“扣除需要繳納的費用以後,拿到手大概2000元。”小玉説。而與小玉同在一個崗亭裏工作的另一位收費員,由於剛進入公司不到半年,目前每個月拿到手僅有1600元,“我是剛來的,都有一個適應過程,新員工當然會少一點。”

  據相關負責人介紹,該高速目前共有收費系列工作人員500余人,包括收費員及督導,其中收費員300多人,督導即帶班班長帶領收費員執行收費任務。記者從某一收費站督導中了解到,其月薪為4000多元,其中包括住房公積金1000元,由公司和個人各自承擔500元。

  據了解,該高速收費員收入由基本工資、補貼及獎金共3部分組成。其中,補貼為高溫補貼等國家要求必鬚髮放的補貼,獎金則靠評選獲得,但並不多,“評到文明服務之星等,公司就會獎勵,每個季度評選一次,獲獎員工每個月有100元獎金,一共獎勵3個月。”一收費員介紹。

  據介紹,廣東省交通集團系統內的收費員工資相差不大,“除非像廣深高速這樣比較繁忙的高速,就會有一些浮動效益,因為他們工作量非常大,基本上沒有休息時間。”該高速一相關負責人表示。

  1月7日下午,記者來到廣深高速黃村收費站,這裡是進入廣州的首個高速出口。負責7號貨車通道的收費員小陳特別繁忙,8小時的工作時間內,她負責收費的車輛在1000~1500輛之間,即使偏一點的車道也在800輛以上。

  據黃村收費站站長介紹,根據公司對收費員的要求,每收一輛車的費用,收費員要點2次頭,“一天下來,一個收費員要點頭大約2000次。”記者注意到,由於是貨車道,小陳所處的收費站尾氣污染較為嚴重。此外,貨車大多較高,雖然有高腳椅子,但收費員也只能一直保持站立。

  多位收費員表示,工作雖然辛苦,但收入並不高,還經常受外界誤解,“被高薪”的她們顯得很無奈。據廣深高速提供的資料顯示,收費員每年稅前收入約為5萬元,平均稅前月收入約4000元。

  “我丈夫在網上看了收費員月薪上萬的説法,還以為我有私房錢。”小萍告訴記者,她2003年進入廣深高速,收費13年,目前稅前月薪僅4000元左右。小萍展示的工資條顯示,她2014年7月份實發工資3272.43元,8月份實發工資則為3123.67元。

  記者從廣深高速4位收費員得到的8張工資條顯示,收費員收入由基本工資、浮動工資、星級工資、效益工資、夜班津貼、保健津貼、過節費、加班費等組成。以2014年7月份入職的小黃為例,其2014年11月份基本工資為1890元,浮動工資510元、星級工資110元,效益工資477元,夜班津貼105元,加班費145元,保健津貼30元,漏記工資19.5元,應發合計3286.5元,扣除社保及廣深公積金後,實發工資為2724.8元。

  據了解,一條高速路內,收費員是維持道路暢通的主要力量之一,此外還有監控員以及路政員,二者工資相當,每月比收費員多300元~500元左右,年薪也是5萬元左右。

  高管最高年薪是收費員19倍

  此外,記者查閱廣東省內高速路上市公司年報發現,高速路公司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薪酬多在50萬元以上,最高薪酬將近100萬元,相當於19名收費員年收入總和。

  以深高速 (600548,SH)為例,公司2013年年報顯示,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共22人,2013年度實際獲得的酬金和薪酬總額為848.1萬元,平均每人38.55萬元。此外,9人薪酬在70萬元以上,執行董事、總裁吳亞德達到96萬元,董事長楊海則為95.9萬元,是收費員年收入的19倍。其中,4名非執行董事、1名監事會主席和1名股東代表監事並未從公司領取報酬,如果除去以上6名,餘下16名公司高層,平均每人從公司領取報酬可達53萬元。

  東莞控股(000828,SZ)存在同樣情況。公司2013年年報顯示,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共計16人,報告期內從公司獲得報酬總額為607.89萬元,平均每人約為38萬元。除去7名從公司獲得報酬10萬元以下(包括0元)的高管後,剩餘高層領導每人平均從公司獲得薪酬約為67.54萬元。

  粵高速(000429,SZ)則相對較低,其2013年年報顯示,公司董事、監事和高級管理人員共計24名,從公司領取報酬共計563.87萬元,最高為董事長李希元,報告期內從公司獲得的報酬總額為51.14萬元,其餘高層大部分在35萬元以上,平均每人獲得報酬約23.5萬元。

  那麼,高速公路上市公司高管的年薪高嗎?“如果僅從上市公司橫向比較,高速路公司高層的收入並不算高,但還要縱向和公司員工比較。”廣州市社會科學院高級研究員彭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彭澎透露,自己曾調研發現,外界對高速路收費員收入存在誤解,“收費員大多是合同制,不像傳統的國企員工有很好的保障,收入其實不高。但高速路公司的機關人員、管理層收入確實很高。”

  以深高速為例,數據顯示,深高速共有員工3234人,其中,收費作業人員有2525人,佔總人數的78.1%;查詢其合併資産負債表發現,2013年,深高速應付職工薪酬約為1.04億元,平均每位職工年薪約為32.27萬元。如果除去上述董事、監事及高級管理人員的高額報酬,平均每名員工薪酬也可以達到29.85萬元,這與收費員稅前5萬元的年收入相差高達5倍。

  彭澎表示,高速路公司存在薪酬“雙軌制”,除收費員外,機關員工及管理層的收入確實較高,“但現在要求降低央企負責人收入,地方也要求國企降低收入,(調整管理層薪酬)直接按倍數轉化就可以了。”

  據悉,2015年起,央企負責人薪酬改革正式實施,廣東省屬國企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也已于2014年底報送人社部審批。人民網報道,目前多數廣東省屬國企高管的平均收入為70萬元左右,方案或將高管薪酬定在在崗員工平均工資的5~6倍,按此標準降薪後,大部分國企高管的收入為50多萬元,最高不超過75萬元。

  對此,彭澎表示,薪酬調整將面臨雙軌制帶來參考係選擇難題,“這個倍數問題,是以收費員收入作為基數,還是機關員工收入作為基數?”彭澎問道。

  《《《

  業界聲音

  廣深高速原董事長鄧崇正:強行要求免費或降價將兩敗俱傷

  近年來,高速公路收費高、收費時間過長等問題備受關注。廣深高速這條被稱為 “全中國最賺錢的高速公路”,也一直處於風口浪尖。遺憾的是,高速公路投資經營方的聲音卻長期缺位。

  日前,記者獨家專訪了曾于2001年~2005年任廣深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長的鄧崇正,他並不認為高速公路是暴利行業,相反“高速公路坦率來講,就是一個弱勢群體,誰都可以指責它,罵它。”

  鄧崇正表示,高速公路已從一個朝陽産業變成一個成熟産業,如果強行要求高速公路免費或者降價,將導致高速路失去高速的可能,無視投資方利益,也將挫傷投資積極性,這對公眾和高速公路投資方而言,將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需要考慮通貨膨脹

  廣深高速是廣東省與香港合和實業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合和實業)合資籌建。截至目前,廣東方面控股52%、香港合和實業控股48%。

  記者了解到,香港合和實業的創辦人叫胡應湘,祖籍廣東,“起初廣深高速並未盈利,胡應湘不得不賣掉企業償還銀行貸款。”鄧崇正表示,高速公路應具有公益性質,應該完全由政府投入建設。且在政府投入的前提下,降價、免費都是可行的,但由於當時政府並不具備獨立完成高速公路修建的財力,“貸款修路、收費還貸”成了無奈之舉。

  面對已收回成本還繼續收費的質疑,鄧崇正表示,修建之時的100多億元,無法和現在的400多億元直接對比,“在80年代廣深高速籌建初期,我的工資100元不到,現在我的退休金6000多元,是不是説明我的生活好了60多倍呢?銀子是會縮水的,不能這麼簡單用數字對比。”

  “400多億元只是收入,還要扣除很多後續的營運成本。”據鄧崇正介紹,建設廣深高速投資的114億元,是在背著高利息、高債務的背景下,從國際銀團籌集的,“它的特點就是還款週期比較短、利率比較高。”

  鄧崇正透露,在中國銀行與國外銀團進行債務置換後,廣深高速只需向中國銀行還款,同時壓低了利息和延長了還款週期,廣深高速這才順利渡過難關。“廣深高速從2002、2003年開始盈利,但是盈利並不意味著還清了貸款,只是説當期利息可以還清。”鄧崇正説。

  需考慮投資方預期收益

  “當年千方百計地引入社會資本,港商、華僑回來為我們修高速公路,修完後,國家批准收費,多年來也從未漲價,收著收著你説我貴了,要降價,還要免費?”鄧崇正表示,既然放開社會資本進入高速公路行業,就要講契約精神,不能説降就降。

  鄧崇正表示,用“路權是人民的”等抽象、感性的話語來討論高速公路收費問題並不合適,他認為在當前的一切問題都應放在法治的角度下來討論。

  “我們跟人家是有市場契約的,”在鄧崇正看來,廣深高速作為企業法人,其合法取得的收費權利應得到保護,“人家提的條件你同意了,那就是合同,批了30年就是30年。”

  車速太慢能否成為要求降價的理由?“一個餐廳的自助餐很好吃,客流已經快要爆滿了。一降價人更多,服務品質肯定會下降,但它可以把門口一堵——輪號。”但鄧崇正表示,高速路不能通過封路調節車流量,“比如本來設計通行1萬車次,現在已經1萬5了,但高速公路能把幾個入口封閉起來嗎?高速公路降了價更達不到這個標準。一旦不收費了,這條路也就癱瘓了,結果是兩敗俱傷。”

  鄧崇正認為,高速公路收費屬於歷史問題,要通過雙方談判解決,如果政府回購,必須考慮投資方的預期收益,否則將打擊社會資本的投資積極性。

  (實習生吳瞬對本文亦有貢獻)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