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1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農業 > 正文

字號:  

化肥行業全面告急:每賣一噸虧損300元

  • 發佈時間:2014-08-08 07:24:44  來源:中央電視臺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晶

化肥行業全面告急:每賣一噸虧損300元

  “壓庫”的化肥

  【煤不僅僅是燃料,也是生産化肥的重要燃料。2014年,氮肥乃至整個化肥行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困境,1至5月份,整個氮肥行業虧損23.6億元,比去年同期效益下降160%,面對困局,化肥行業應該如何調整自身産業結構?】

  在前幾天的節目中,我們看到太陽能風能、清潔技術等新能源發展儘管存在各種問題,但未來則是各國尋找替代能源的重要方向。那麼今天我們來關注傳統能源中的傳統煤化工産業。煤不僅是燃料,也是生産化肥的主要原料。化肥包括氮肥、磷肥、鉀肥以及複合肥幾個種類,其中氮肥約佔化肥總産量的73%,是中國農業消費最多的一種。然而,今年以來,氮肥乃至整個化肥行業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困境,甚至出現了全行業虧損的局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來看記者調查。

  化肥企業生産半年虧損過億 如果停産損失更多

  7月下旬,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山西省晉城市,這裡既是重要的無煙煤産地,也是全國的化肥生産基地。位於晉城高平市的晉煤天源化工有限公司,是當地最大的尿素生産企業之一,年産尿素近80萬噸。三個月前剛剛調到這裡任總經理的張金駿,最近一直倍感壓力。

  晉煤天源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金駿:壓力很大。晚上睡不著覺。

  張金駿告訴記者,晉煤集團將他調任到這家工廠,是希望他能夠改變這家工廠從去年以來一直虧損的局面,但是,在尿素價格持續低位的市場行情之下,今年上半年,天源化工仍然處於虧損狀態。

  張金駿:虧損,虧損還比較大。

  記者:虧損多少?

  張金駿:一個多億。

  記者:就半年時間?

  張金駿:半年時間虧了一個多億。

  張金駿和記者算了筆賬,目前,天源化工生産一噸尿素,包括原材料、人力、財務、管理等總成本大概在每噸1800元,而六月底尿素的市場價格是每噸1580元,相當於每生産一噸尿素就要虧損220元。張金駿説,儘管現在是生産越多虧損越多,但是工廠還是在滿負荷生産,因為如果停産的話,損失可能會更大。

  每生産一噸尿素就要虧損220元,但不得不繼續生産

  張金駿:你現在這個負荷,尤其是這種情況,這個你的裝置更不能減産,一減産成本更高,因為職工你不可能給他減少收入,所以説我們還是盡努力的降成本,爭取把下面的裝置條件負荷開足以後,成本才能降下來,減少維修費用,減少各項費用,然後我們管理層也是開始壓縮,壓縮工資。

  天源化工是山西晉煤集團控股的煤化工企業,而晉煤集團是國家重要的優質無煙煤生産企業,也是全國最大的煤化工企業集團,在全國擁有18個化肥生産企業,2013年尿素産量1360萬噸,佔到了全國尿素産量的19%。山西晉煤集團有限公司煤化工事業部副總經理亢樹新告訴記者,最近半年,晉煤集團所屬的大部分化肥生産企業都處在虧損狀態。

  山西晉煤集團有限公司煤化工事業部副總經理亢樹新: 一到六月份這個經營結果的話,4家盈利,14家虧損,總體虧損8.3億左右吧。

  不僅是佔全國氮肥産量近五分之一的晉煤集團所屬的氮肥企業全面虧損,位於山西長治的天脊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同樣也面臨鉅額虧損。

  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暢學華:我覺得對我們企業來講是壓力最大的一年,過去沒有碰到過這樣。

  天脊化工的前身是山西省化肥廠,是一家生産硝酸磷肥的煤化工企業,年産量90萬噸,最近兩年多時間,工廠經營收入一直呈快速下降趨勢。

  暢學華:前年的情況是比去年還要好,前年的半年我們盈利有三千多萬,去年的時候,盈利就是一千萬左右。今年就出現了九千萬的虧損。

  暢學華告訴記者,他們的化肥目前出廠價大概是1710元每噸,但是他們的一噸化肥的總成本大約在2100元每噸,這就意味著賣出一噸化肥就要虧損300多元,他們目前也是在咬牙堅持生産。

  暢學華:它的裝置運作是要連續運作,停下來以後,一個是裝置的安全性得不到保障。第二個就是停下來以後,其實人員的工資也還要發,裝備的折舊還要貼,所以目前只能咬著牙堅持運作。

  記者:不停也不行,停也不行。

  暢學華:對,是。

  山西是全國尿素産量第二大省和化肥輸出第一大省。在全省35個化肥生産企業中,有尿素生産企業18家, 2013年産量405萬噸,佔全國總産量的12%。據山西省煤化工協會統計,今年上半年山西尿素企業虧損嚴重,虧損面達45.5%。

  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從中國氮肥工業協會了解到,不僅是山西省,化肥行業今年以來出現全行業整體虧損的局面。

  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理事長李壽生:去年同期我們氮肥是盈利的,但是今年我們氮肥是全行業虧損的。

  記者: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李壽生:因為需求在減少,産能又過剩,所以導致我們化肥的價格在大幅度下降,不少地區的市場銷售價格已經跌破了生産的成本價格,所以全行業處於虧損的狀況,1到5月份整個行業虧損23.6億元,比去年同期大概效益下降了160%多,大幅度的下降。

  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的統計數據表明,今年一到五月份,全國尿素平均出廠價每噸1568元,同比下降24%,5月份平均價格下滑到每噸1400元,一到五月份,全行業虧損23.6億元,虧損企業163家,去年同期全行業盈利則達到了37億元,利潤總額同比下降了163.7%。

  李壽生:産量也在下降,産量下降0.6%,但是價格下降24%,所以我們營業收入也下降了5.1%,這是整個下降了。氮肥的生産形勢是非常嚴峻的,而且困難還在加劇。

  産量下降、價格下降,行業虧損,傳統煤化工中的化肥行業正在面臨最近10年來最嚴峻的局面。那麼,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樣的下滑?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來看記者接下來的調查。

  煤炭價格大幅下降 尿素遭受池魚之殃

  採訪中記者了解到,去下半年以來,受煤炭價格大幅下降的帶動,尿素産品價格一路下滑,從2012年二季度的2500元每噸持續下跌,到今年5月份全國尿素平均價格甚至下滑到了1400元每噸,跌幅高達44%。尿素終端價格的大幅下降,毫無疑問是造成尿素行業整體虧損的最直接原因。

  張金駿:煤炭整個的市場下滑,煤炭下滑必然會導致咱們尿素會跟著降價。而且降價的幅度要大於煤炭的幅度。因為整個的農資行業它就是對這個煤炭很敏感,煤炭這個稍微一動,尿素肯定是(跟著動),而且煤炭還沒有動的情況下,尿素就開始往下跌,

  張金駿給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打了這樣的一個比方:比如説煤炭降50塊錢,有可能尿素降的不是50塊錢,不只50塊錢,可能80,可能到100。因為這些農資行業都是做生意的,它這個東西,它看到降50,是不是還要降,所以它拿貨的積極性就不高,往往它在觀望,一觀望企業生産出來,不可能老是在這裡壓庫,短時間壓庫行,長時間就要低價往外走。所以天源公司是明顯的,它的庫存量就是五六千噸,到了八千噸就滿庫了,就沒法運轉了,必須降價往外銷,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壓庫”的化肥

  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理事長李壽生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今年以來,我國宏觀經濟增速放緩的環境變化,必然對氮肥市場帶來影響,據統計,今年一到五月份,化肥表觀消費量下降7.1%,其中氮肥下降8.6%,尿素下降9.2%。李壽生認為,化肥市場需求下降,是造成今年化肥行業困難加劇的原因之一,而更為主要的原因,則是化肥行業的産能嚴重過剩。

  李壽生:我們現在全國尿素的産能到了8100萬噸,但是我們整個的需求包括國內需求,包括出口,包括工業需求加起來是6500萬噸,所以我們整個産能和需求大概這個比較我們過剩了1500萬噸。

  記者:差不多1/4。

  李壽生:對,所以過剩的情況還是比較嚴重。

  和鋼鐵、水泥行業有所類似,化肥産業一邊是産能嚴重過剩、一邊卻不停有項目開工,據了解,近兩年預計國內有25個尿素項目建成投産,合計産能在1674萬噸左右。這就意味著在‘十二五’末期,有將近3000萬噸尿素産能過剩。

  李壽生:現在更嚴重的情況是,目前産能已經過剩了,但是新增産能還在繼續投入生産,所以産能過剩的矛盾不僅沒有減弱,而且還有加劇的趨勢。

  去年以來,我國化肥出口市場行情也相對疲軟,2013年全國化肥出口1941萬噸,同比增長7%,但是出口總金額同比卻下降14.1%。雖然去年年底前國家大幅下調了化肥出口關稅,但國際市場對我國的出口政策很敏感。政策一放鬆,國際市場有可能擔心我國會有大量化肥出口,從而紛紛下調價格,而國際化肥價格的降低往往又會帶動國內價格下調。

  張金駿:從這幾次印度的招標,這個國際市場尿素對外招標就有意識的打壓中國,這個跟國際環境也有影響,多方面的因素造成的。

  天源化工所屬的山西晉煤集團是一家大型無煙煤生産企業,最近幾年,晉煤集團以控股或參股的形式,將近20家煤化工企業攬入懷中,成為了全國最大的煤化工集團企業,佔據了氮肥市場近五分之一産能。山西晉煤集團煤化工事業部副總經理亢樹新認為,在煤炭市場也不景氣的情況下,晉煤集團的旗下的化肥企業,為晉煤集團的煤炭價格的穩定提供了保障,同時也承擔了風險。

  亢樹新:晉煤集團的煤化工板塊,為我們的主業煤炭板塊承擔了就是抵禦了市場下降這樣的風險,因為承擔了一部分的虧損,因為晉煤旗下的煤化工企業,所採購的凈成本,晉煤的煤比市場價格要高50塊錢到80塊錢左右。按照晉煤為了保障煤炭主業的發展,必須用晉煤的煤炭,確確實實從2013年開始,隨著市場的下降,至少我們延緩了其他公司煤炭的下降速度。同時,集團公司煤炭的煤價仍然處於一個比市場價格高,這樣一個水準。

  中國氮肥工業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行業的整體開工率平均只有70%左右,企業普遍虧損,但面對巨大的市場壓力,以華魯恒升、心連心、魯西化工、昊華駿化等為代表的一批立足化肥多元化發展的綜合性企業,由於在産業結構調整中走在了行業前列,目前生産經營呈現出良好的發展態勢。位於河南省新鄉市的心連心化肥有限公司,是河南省最大的尿素生産企業,擁有尿素210萬噸、複合肥75萬噸、甲醇20萬噸的年生産能力,共有職工5000余人,在整個行業普遍虧損的情況下,心連心化肥依然能保持盈利。

  劉興旭:基本上目前我們企業的經營狀況還算正常。也就是説這個利潤率比去年同期相比也是有大幅度的下降,總體還是盈利的。去年上半年我們同期的利潤是1.9億差不多,我們今年上半年只有九千多萬,應該是(利潤下降了)60%多。

  劉興旭説,他們公司始終將人才和技術放在了公司發展的主導地位,通過人才和技術的引進,使得尿素生産能耗水準始終處於行業低位。

  心連心化肥有限公司的化肥生産系統

  劉興旭:我們的尿素的消耗的煤炭,是行業上平均的煤炭消耗,做一噸尿素消耗煤炭要800多公斤,我們要672公斤。

  記者:672公斤。等於説在這個成本上你們就節省了很大的一塊。

  劉興旭:對,就節省了很大的一塊。

  記者:百分之十幾。

  劉興旭:對

  劉興旭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他們公司總共有四套尿素生産系統,其中三套系統是以優質無煙煤作為原料,有一套生産系統是用有煙煤來生産尿素。目前這兩種煤的價格懸殊非常大,無煙塊煤的價格是950元錢左右一噸,有煙煤進廠價格580元錢左右一噸。儘管生産一噸尿素有煙煤的用量要略高於無煙煤,但整體來講,用有煙煤生産一噸尿素的成本還是要低於無煙煤。這套有煙煤生産系統,也在一定程度上拉低了生産成本。

  劉興旭:用有煙煤,它在成本消耗上有很大的優勢,同時在電方面,這個用傳統的無煙煤技術,生産一噸尿素大概需要有800度電左右,那麼用有煙煤生産尿素它只要生産400多度電左右就夠了,所以在這個方面,它都用現代新型的煤氣化技術,應該是有很大的優勢。

  據了解,目前氮肥生産企業中,30%是用天然氣作為原料,70%是用煤炭作為原料,而在這70%用煤炭作為原料的企業中,只有不到20%的企業使用成本較低的煙煤作為原料。那麼,既然用有煙煤比用無煙煤生産氮肥産品的成本要低得多,為什麼大部分的企業依然要使用成本較高無煙煤來作為原料呢?

  劉興旭:就是傳統的無煙煤做的,而你要把它改造成為有煙煤,它需要大量的投資,有相當一部分企業在投資過程中,投資就是一個門檻。比如説我們新建的第四條生産系統,我們這個一次性的投資大概要30億左右的投資,同時在人才技術方面也是一個門檻。有一些有資源的有資金的單位,他們可能看起來這個東西很簡單,但是實際做起來以後也不是那麼容易,就是我有錢也不見得能夠做的成。所以這個門檻就造成,整個行業上面,目前採取新型技術的這些企業,目前只佔到整個行業的18%的産能。

  大部分化肥生産企業很難採用新技術

  劉興旭給記者舉了這樣一個例子:比方説十幾萬噸的企業的規模,如果改造成為一個有煙煤的技術,它的規模最少有50萬噸的規模,它才能達到一個比較經濟的一個規模。如果要想把後面的這生産系統它一條生産系統很長,如果把它改造成為一條50多萬噸的生産企業,它整體都要改造,就是整個的設備都要改造,還不如,還不如把它推倒重建。

  造成行業性虧損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在具體調查中我們也看到,有些企業利潤下滑嚴重,但也有些企業則在困境中順利闖關。其實細細分析,需求下降只是一個表面原因。産品結構單一,技術含量低、附加值低才是背後的原因。那麼,面對虧損,這些企業如何應對?未來氮肥行業發展方向又在哪呢?傳統煤化工行業目前在需求萎縮的情況下正在面臨考驗。那麼如何讓自己的企業在大考中順利過關成為很多老闆們最憂心忡忡的問題。在市場的無情選擇中,部分企業已經開始從傳統煤化工向現代煤化工轉變。

  面對虧損 改變産業結構將是傳統煤化工行業的唯一齣路

  晉煤天源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張金駿告訴記者,按照上半年的市場數據,企業幾乎每天都要虧損60萬元,除了通過減員增效來降低成本,未來企業還將通過改變産品結構來應對化肥産品的虧損。

  張金駿:想著把甲醇的産品,調整一下,調整一下以後,把尿素的産量適量的減一減,尿素、甲醇這個盈利産品,我們甲醇還是盈利的,甲醇的産品還是可以往上調一調。

  記者:你們甲醇是多少萬噸?

  張金駿:甲醇是5萬噸。

  記者:5萬噸。

  張金駿:5萬噸。下一步爭取把它調到10萬噸以上,這樣的話,在現有的基礎上,再挖一挖潛力,提一提這個盈利上面的量。

  張金駿説,與此同時,他們還將通過開發尿素的下游附加值高的化工産品,來逐步消化尿素産能,減少虧損。

  張金駿:你比如説三氯氰胺,現在正在做著規劃,規劃著20萬噸-30萬噸的三氯氰胺,你要是20萬到30萬,30萬上去,消耗45萬噸尿素,要是甲醇的能力上去,尿素能萎縮一塊,這樣又消耗一塊又消耗一塊。然後我們規劃著準備做,30-50萬噸的複合肥,這樣又把尿素消耗掉一大塊。天源公司有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可能逐步的尿素銷量可能逐步的減少,甚至於到最後自己消耗自己尿素,我們的目的就是往這個方面去發展。

  山西天脊煤化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暢學華認為,目前的市場行情,企業如果不進行産品結構調整,尋找新的營利點的話,企業的虧損面必然會繼續擴大,出路只有轉型。

  暢學華:就是在做化肥的基礎上,去向煤化工的下游産品,就是向工業産品方向去轉。我們現在已經有這個兩套13萬的苯胺裝置,那麼隨著國家這個節能減排和節能型房屋的,節能型建築的發展,那麼MDA的産業,包括工程塑膠的産業,我覺得像這個産業的需求量還是比較大的。那麼現在也就是通過工業産品,來彌補這個化肥利潤嚴重下降的這麼一種形勢。

  劉興旭是河南心連心化肥有限公司董事長,同時也是中國氮肥工業協會副理事長,在他看來,未來氮肥産業的發展,必須依靠技術創新,探索適合未來農業發展趨勢的産品,才能在激烈市場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

  劉興旭:我們要把尿素加工成為一個農業,適合於農業發展需要的這種新型的産品,主要是以緩控施尿素,和緩控施複合肥為主要品種的這些,這些産品。而因為下一步的整體也上面,它要實行土地流轉以後,整體經營的規模大了,規模大了,它就要求化肥的科技型,科技含量就高,目前的尿素在農業上面的利用率只有1/3的利用率,怎麼讓農業更好的利用尿素這個産品,這是整個國家行業發展的方向,它就是一個緩控施(肥)的方向。

  我們國家是一個氮肥消費大國,佔到全球消費量的三分之一,但是國內企業規模普遍都比較小。中國氮肥工業協會理事長李壽生認為,這次市場價格急劇下跌帶來的全行業虧損,其實也不失為一次行業洗牌、調整的機會。

  李壽生:我就覺得現在這個市場形勢,對企業來講是一個很難得的機遇,因為市場形勢嚴峻,對企業的創新能力,對企業的管理是一個考驗,因為這種機遇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只要企業能夠堅持技術創新,堅持走差異化發展的道路,那麼我相信有一批企業肯定能夠率先走出來,如果你始終墨守成規,不搞技術改造,不搞技術創新,那麼你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接受的只能是被迫淘汰。

  在李壽生看來,壓力之下,加快轉型升級已經成為大多數氮肥企業的共識,不少企業正在通過技術創新、結構調整,形成了頗具特色的化肥、化工上下游産業鏈的合理延伸。從而使氮肥行業在整個化工行業能夠率先擺脫當前産能過剩的困境,而在這方面政府引導也非常重要。

  李壽生:要控制好新增産能,這個方面我希望政府要有所作為,同時也要加快淘汰落後,這個方面我希望市場要有所作為,對那些能耗超標、排放不達標的技術和企業要實行市場機制下的正常淘汰,同時我覺得企業自身要有所作為,要堅持技術創新,要實行差異化的發展。我們最近全行業調查情況來看,但凡是結構調整搞得好的企業,技術創新堅持比較好的企業,他們效益都好,結構調整搞得慢的企業,技術創新慢的企業,現在日子都比較難過。

  【半小時觀察】轉型升級倒計時

  對於傳統行業來説,“轉型升級”是這兩年提到最多的關鍵詞。煤化工産業的升級改造也不例外。然而轉型升級並不簡單,它可能需要比較大的資金額度,可能需要大量的技術創新改造,可能會帶來新的生産方式變革等等。但改革可能會死,不改革只能等死。這正是市場規則的公平和無情。在傳統煤化工行業裏,這樣的規則正在得到突顯。隨著傳統能源消耗速度的加快,行業競爭加劇,需求萎縮,轉型升級已經迫在眉睫。只有向高附加值、多元化産品要利潤,才是企業的出路。如何從傳統中找到創新的思路,是擺在每個企業面前的一張考卷。交卷的時間已經開始倒計時。能否順利過關,將決定著整個煤化工行業的前途。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