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3日 星期五

財經 > 消費 > 消費警示 > 正文

字號:  

“中國打假第一人”:天價“極草”蟲草素含量為零

  • 發佈時間:2014-12-09 10:26:29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龍

   “極草含片”引來中國打假第一人 質疑:王海稱送檢含片蟲草素為零

  鋪天蓋地的廣告下,錢報記者調查發現,“極草”不屬保健品,不是食品,也不是藥品

  價格遠超黃金的“極草含片”

  你到底是什麼

  杭州經銷商稱這是“試點産品”,監管部門已介入調查

  “冬蟲夏草,現在開始含著吃”,隨著這句廣告語,一種“極草”産品開始廣為人知,但並非所有人都能有機會消費,因為“極草”價格遠超黃金。

  最近,這棵“極草”遇到了不小的麻煩,網路上遭遇大量質疑。號稱“中國打假第一人”的王海更是拿出了檢測報告:其中關鍵的“蟲草素”含量為零。

  在浙江,“極草”銷售點遍佈所有地級市。但錢江晚報記者調查發現,天價“極草”,不是保健品,不是食品,也不是藥品,甚至連經銷商都無法説清楚“極草含片”到底是什麼。

  昨晚,“極草”生産企業——青海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在答覆錢江晚報的郵件中,聲稱“暫不便回復”,理由是“企業目前正處於上市前的緘默期”。截至昨晚錢江晚報記者發稿,杭州上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已經介入調查。

  工作人員稱:

  可抗癌、壯陽、抗衰

  普通感冒吃吃就好了

  根據“極草”官方網站顯示,在浙江各地級市,共有86個銷售點,其中在杭州有19個,且大都設在星級酒店、商業綜合體等場所。

  在銷售的“極草”分為四種,至尊含片29888元(81片/盒),經典含片12639元(60片/盒),佳兌(蟲草粉)4829元/盒,如意棒(蟲草粉)3885元/盒。單克的價格超過黃金價格數倍。

  慶春路專賣店是“極草”在杭州的旗艦店。錢報記者以消費者的身份走入,工作人員也非常熱情,對極草的作用更是讚不絕口,“抗癌,防癌”、“緩解高血壓”、“提高男性功能”、“解酒護肝”……

  在杭州大廈C座地下一樓,也有一家“極草”銷售點。工作人員更是表示這種産品可以治病。“可以提高免疫力,對腫瘤的治療也有很好的輔助作用,小毛病例如普通的感冒,吃吃就好了。”

  在“極草”的宣傳手冊中,明確的標注:補腎壯陽、滋陰,對癌症預防和輔助治療、肝病、肺病、腎病、血液病等……

  就在錢報記者諮詢的過程中,只有零星的顧客諮詢,並沒有人下單購買,莫非是生意不好?工作人員笑了,“才不是呢!杭州市場賣得很好,我們老闆正忙著開新店了。”不過在慶春路專賣店,已能感受到網路質疑的影響。不時有消費者來電質疑“極草”的真實效用,並要求提供廠家的證明。對此,工作人員表示:“我們也可以理解,畢竟花了這麼多錢。”

  “極草”不是保健品

  具體是啥

  銷售商也説不清楚

  雖説對效用讚不絕口,但對“極草”的叫法,銷售點的工作人員都很謹慎。錢報記者一連三個問題,對方的回答是:“不是保健品,不是藥品,不是食品”。

  保健品,應該有保健食品標誌“藍帽”,“極草”沒有;藥品,應該有藥品許可證號,“極草”也沒有;“食品”,應該有QS衛生許可,“極草”還是沒有。所以,“極草”杭州銷售人員強調“三不是”,為的就是避開相關法律規定。

  杭州啟草商貿有限公司、杭州晟郎保健食品有限公司,都是“極草”在杭州的代理商。而消費者不惜高價購買的動力,就是“極草”宣稱的各種神奇保健作用,但杭州經銷商負責人自己卻強調,“極草”産品其實不是保健品。

  “極草”産品到底是什麼?杭州啟草商貿有限公司負責人的原話:“它是青海省的試點品”。

  拿起一瓶“極草*經典含片”,外包裝上並沒有配料成分,唯一的許可證號為“青201000041”。

  錢報記者好一番打聽,找到了“試點品”的出處:《青海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關於冬蟲夏草純粉片相關事宜的通知(青食藥監辦[2014]53號)》,稱經批准認定青海春天的“冬蟲夏草純粉片是我省出産的冬蟲夏草經加工製成的産品,作為我省綜合開發利用優勢資源的試點産品”。啥叫“試點品”?經銷商自己也説不清楚,但他們認為既然青海當地有這樣的文件,“極草”産品本身就不會有什麼問題。

  昨天下午,杭州上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執法人員也第一時間趕到了“極草”在慶春路的旗艦店,並要求店家配合調查,提供書面證據,説明“極草”産品的真實成分。

  “極草”身份變來變去

  “極草”生産者稱:

  正處於緘默期,不便回復

  錢報記者調查發現,對於“極草”身份,似乎從它剛誕生就一直捉摸不定。

  一開始,“極草”是食品。2008年,“極草”以食品類産品許可證上市,當時産品外包裝上顯示為“青衛食證字(2008)第630000-400025號”。執法人員介紹説,從這個批號看來,“極草”應該是一種食品。

  但是,2009年衛生部的《關於普通食品中有關原料問題的批復》和2010年國家質檢總局食品生産監管司的《關於冬蟲夏草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都規定,冬蟲夏草目前不得作為普通食品原料使用。青海省衛生監督所也在2011年4月的時候發佈公告,撤銷了“極草”的食品批號,同時規定不得在産品包裝上標注衛生許可證。

  後來,“極草”變成中藥飲品。“極草”産品許可證號變更為了“青20100041”。對於這個既不是“食”字頭,也不是“藥”字頭,亦非“健”字頭的批號。對此,青海省食藥監局解釋為,依照2010年發佈的《青海省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製規範》,“極草”就是屬於中藥飲片。

  再後來,極草成了“試點産品”。國家食藥監總局的兩次發文,否定了“極草”的中藥飲片身份。2012年6月,國家食藥監總局下發《關於冬蟲夏草中藥飲片炮製規範有關問題的通知》,指出冬蟲夏草粉碎及壓製成片不屬於中藥飲片炮製範疇。2014年7月18日,青海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改口”,把“極草”作為“試點産品”繼續合法生産銷售。

  一直在變的身份,也引起了執法部門的關注,杭州上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執法人員也對“極草”産生了很多疑問。如果您對已經購買的“極草”有疑問,可以向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舉報,投訴熱線為96317和96311。

  昨天下午,青海春天藥用資源科技利用有限公司在給錢江晚報的書面回復中稱,“由於企業目前正處於上市前的緘默期,待公司度過緘默期,將向各關心企業發展的媒體進行全面的資訊解答。”

  連線王海:

  自己掏錢買了極草含片送檢

  檢測“蟲草素”成分為零

  這些在打假人王海看來,是一種逃避。“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企業,應該直面問題,實事求是。”

  昨天晚上,錢江晚報記者電話聯繫上了王海,他表示之所以關注到“極草”,也是一次偶然機會。“之前也看到廣告,知道這個品牌,但都沒太在意,這段時間,我上班的地方正好也開了一家銷售店,我就開始研究了一下。”

  王海自己還掏錢購買了一盒2萬多元的“極草”含片送到北京一家檢測機構,檢測“極草”的重要成分“蟲草素”,結果顯示為零。為此,王海分別以“銷售不安全食品”、“誇大宣傳”、“生産不安全食品”向北京、青海兩地執法部門舉報。“外包裝上無保健食品認證標識(即小藍帽)和保健食品批號,也無藥品批號,這表明這一産品既非保健食品,亦非藥品,而是普通食品。但這家企業本身就沒有食品生産資質。”

  昨晚,錢報記者也注意到網上有文章對王海的打假提出質疑,直言《極草借殼上市頻遭詆毀,背後或有黑手!》對此,王海説:“歡迎‘極草’來起訴我”。

  冬蟲夏草有多神奇

  都説冬蟲夏草好,但它到底含有什麼特殊的成分,又能起到什麼作用?浙江省中醫院中藥房主任錢松洋説,蟲草並非商家宣傳中的那麼神奇,它是真菌感染昆蟲形成的菌蟲複合體,其中的菌為一種蟲草菌類真菌。之所以價格高昂,是因為不能人工培養而過度採集所導致的“物以稀為貴”。

  “腎虛和肺虛的人群服用蟲草會起到很好的滋補效果,蟲草裏含有多種營養元素,體質比較虛弱的人群吃些蟲草能夠緩解這種症狀。”錢松洋説,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吃蟲草,他特別提醒五類人群不適合,未成年人、準媽媽、處在經期時的女性、脾胃功能虛弱的人群、對蟲草本身過敏的人。

  “蟲草中含有性激素,對於孩子來説肯定是不適合,這種激素同樣對胎兒有不良影響,所以孕婦也不能服用,而過度服用會造成女性經期停滯” ,錢松洋説,所謂蟲草過敏,主要是蟲草中的異性蛋白質進入有些人體內會産生過敏症狀,導致皮膚過敏,嚴重的還會引發哮喘。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