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消費 > 市場觀察 > 正文

字號:  

黑心作坊用強酸強鹼洗賓館床單 臟亂差怵目驚心

  • 發佈時間:2014-09-02 09:19: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嚴哲  責任編輯:姚慧婷

  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出差或者旅遊,我們都少不了要住酒店賓館,但是,您是否會完全放心使用賓館內的衛浴用品呢?很多人出差恐怕都得自己備著一份。相信大多數人都有這樣的想法,不管是旅遊還是出差,可能都不會去帶一些笨重的,床單、被罩甚至是被子,所以出門在外,如果還得帶上這些東西,會給自己的行程增加很多的負擔。但是,接下來跟大家説的這事,可能會改變您以後出差或者旅遊的出行裝備了!

  近日,有媒體就對杭州賓館酒店的“布草”洗滌行業進行了調查,“布草”就是我們説到的衛浴用品,它發現了大量不規範的洗滌廠存在,一些廠家加入違規的強鹼進行洗滌,不僅對我們的皮膚有所傷害,而且洗滌之後根本就達不到衛生的標準,臟亂差的程度甚至可以用“怵目驚心”來形容。

  在酒店賓館客房內使用的毛巾、浴巾、床單、被單、枕套等等,在酒店業內被統稱為“布草”。這些布草的洗滌,除了一些高檔酒店和個別私人旅館,很多都是送往專門的洗滌廠進行清洗。位於康橋路的聖潔洗滌廠,洗衣工人告訴記者這裡的洗衣流程。

  記者:這是什麼東西?

  洗衣工人:鹼性洗衣粉。

  記者:鹼性洗衣粉,那個呢?

  洗衣工人:都是的。

  記者:都是鹼性洗衣粉,這些鹼過一遍再酸過一遍嗎?

  洗衣工人:酸最後一遍。

  記者:酸最後一遍。

  在康橋路的另外一家洗滌廠,一位姓謝的老闆告訴記者,這些洗滌用品並不是很規範。 根據聖潔洗滌廠所用的正興洗滌劑包裝袋上的資訊,記者來到教工路596號,發現一幢大樓幾乎都已經搬空,屬於正興洗滌劑廠的只有一個小辦公室,大門緊閉著。記者撥通了産品上的聯繫電話,對方對記者表示,他們的洗滌劑都是用工業洗滌配方調製的。

  洗滌劑廠員工:配好的洗衣粉,鹼性的洗衣粉。

  記者:你們這個是用什麼配的啊?

  洗滌劑廠員工:專門用化工産品,化工原料配起來的。

  記者:配方都是一些工業洗滌劑?

  洗滌劑廠員工:對對,沒錯沒錯。

  在記者走訪的幾家洗滌廠中,許多廠家老闆表示,因為數量較少、路費人工費等成本較大,一般他們都不接房間數量較少的小旅館的生意,而這些小旅館的布草洗滌去向,成了行業內一個眾所週知的灰色地帶。

  謝老闆:你們那個小的,一般都是那種小作坊接的。

  記者:哪有小作坊?

  謝老闆:勾莊這一帶很多,上百家都有,農民房旁邊搭了一個篷,一個半自動的洗衣機,用那個燒煤的烘烘乾。

  記者:那他們沒有什麼證照?

  謝老闆:有什麼證照?就是家庭作坊有什麼證照,就家裏兩三個人在那做做,勾莊良渚那邊分散很多,筧橋那邊也有,現在往喬司那邊,都是在農民房村莊裏面,很偏的地方。

  記者暗訪筧橋、九堡、喬司等村莊後發現,這樣的現象的確普遍存在。在永西村雲家橋的一家洗滌廠。洗衣機旁,一個灰藍色的塑膠大桶內盛放著灰白色的濁液,工人用一個木棒對它進行攪拌,他們告訴記者,這是用七八種原料兌成的洗滌劑。九堡二區、三區的很多賓館、足浴店等都在他們這邊洗滌。

  而在筧橋鎮浜河一區的一家出租房內的洗滌廠中,記者看到,整個廠只有二十平大小,路旁的毛巾配送車緩緩駛去,兩個塑膠桶內裝滿了渾濁不堪的液體,布草雜亂地堆在一邊,老闆告訴記者,他們做江幹區的布草洗滌生意。而至於洗滌的方法,更是怵目驚心。

  老闆:這個是鹼,洗衣服那個漂水,把水灌進去,把它打濕了以後,把那個漂白水倒進去,再把那個鹼,這個是強鹼,兌水澆勻了以後,因為這個兌了水是很燙的,溫度很高的,你把它倒進去,然後加洗衣粉、洗衣液。

  這樣洗的布草偏鹼性,酸鹼值較高,皮膚直接接觸這樣的布草有灼痛感,有很大損傷。而在浜河村旁的同心村,同樣有數家小型的私人洗滌廠。這些洗滌廠幾乎都沒有廠名標誌,根據相關規定,洗滌廠還需營業執照、環評報告、排污證等,這些廠家也大多數沒有或者不全。

  記者:你們這個廠的名字叫什麼啊?

  廠家:我們這邊,營業執照還在辦。

  記者:你們營業執照還在辦是吧?

  廠家:之前有的,但是我們廠房太小了,馬上要搬了。

  讓人意外的是,在這些不正規、不衛生、不合格的黑洗滌廠的客戶中,不乏有一些耳熟能詳的經濟型連鎖酒店。

  洗滌工人:你看嘛,你看一下,這是大酒店的,大酒店,格林豪泰的。

  記者:格林豪泰的?他們有多少房間啊過來?

  洗滌工人:他們有七八十份。

  記者:七八十份,如家這邊洗的麼?

  洗滌工人:有,也有的。

  根據記者調查,以“被套一塊五,床單一塊三,浴巾九毛,毛巾四毛,枕套五毛”為標準,這些黑洗滌廠一個床位一整套布草洗滌價格只要4塊6毛,而如果在正規的大廠洗滌,這些至少要7元。正是這樣,造成了一些快捷酒店和家庭旅館紛紛選擇小型的黑洗滌廠。杭州洗染行業協會秘書長蔡文磊:

  蔡文磊:因為他們對這個價格壓得特別低,如果是按照我們正規廠家的洗滌流程來洗的話,他那個價格已經是虧損的,那麼有可能他會找一些比較小的這種。

  偷工減料,胡亂配製,只為了節省成本,卻不管顧客的身體健康,為什麼這些黑洗滌廠會如此大量地存在?到底有沒有相關部門進行監管呢?中國之聲將繼續關注。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