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生態>焦點關注>

甘肅瑪曲:不再孤單的草原治沙人

2017-02-06 09:07:35 | 來源:甘肅日報 | 作者:趙梅 | 責任編輯:許浩成
摘要:從起初單純的撿垃圾到如今沙化草場治理,一步步走向生態保護的路,卓瑪加布曾經單打獨鬥;如今,他已不再孤獨。

沿著公路向瑪曲草原深處行走,讓人感嘆的是,這座高原小城的街巷不僅乾淨整潔,草原也是一樣的清潔,幾乎看不到塑膠袋、飲料瓶之類的垃圾。

這是瑪曲縣開展全方位環境衛生整治的成果。這其中,也包含著一位叫“卓瑪加布”的牧民不懈的努力。

當記者輾轉見到今年51歲的卓瑪加布時,這位自小生長在瑪曲縣歐拉鄉達爾慶村的藏族群眾正在賽馬場撿拾垃圾。

他彎著腰,把一個個散落在看臺上的飲料瓶、塑膠食品袋裝進左手提著的尼龍袋裏,裝滿後放在雇來的垃圾車上,然後又拿起另外的空袋子繼續返回看臺撿拾,汗珠沁滿額頭,他也顧不上擦拭。

自2003年起,卓瑪加布默默地開始清理草原上的垃圾。2012年,有了一些積蓄後他又加入了義務治理草原沙化的隊伍,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瑪曲草原環保衛士。

“在我們村裏,不要説飲料瓶、易拉罐,就連塑膠包裝袋都很少見。”歐拉鄉達爾慶村牧民群眾拉毛加説,在卓瑪加布的帶動下,不論是大人,還是孩子,環保意識都很強。

“你不知道,絞在一起的塑膠袋最大的一個30斤,還有一個25斤,最小的一個5斤!”瑪曲縣尼瑪鎮秀瑪村村民昂加説起他因誤食塑膠袋死亡的牛,至今仍情緒激動,他説當時他們剖開牛肚子時,塑膠袋絞成了球狀,他特意稱了重量。

“要不是把垃圾撿掉,不知還要死多少牛羊呢!”昂加説,隨著旅遊人數的增多,草原上的垃圾更多了,多虧了卓瑪加布他們及時來清理。

多年來,卓瑪加布一直堅持義務撿垃圾和治理草原沙化。卓瑪加布説,他所做的這點事,不需要草場主人的感謝,更不需要別人説他好。只要看到草原上垃圾少了,牧民的環保意識轉變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保護草原的行列,他就感到很欣慰。

這位51歲土生土長的牧民,沒有多少文化,漢語説得也不是很流利,幾乎不會説“生態保護”這個詞,但保護草原卻是他深根於心底的信念。13年來,從未改變。

汽車在坑洼的土路上顛簸,過瑪曲黃河大橋,大草原一望無際向兩邊鋪開,一路向西就是黃河畔歐拉鄉歐強行政村的草場了。

一望無際的綠洲中突兀的是黃色沙丘,孤獨而刺眼。

走進這片黃色地帶,又會有驚喜出現,沙地上已經長出了草。

這裡便是卓瑪加布治理沙化的一塊“試驗田”。自2014年起,他開始義務在沙化土地上種草、種樹。他的沙化點總共有5處,如今都已有了明顯成效。

“先挖15釐米的坑,倒入黑土,鋪上一層牛、羊糞,撒上草籽。”這是卓瑪加布種草的方法,黑土是從修路的工地上運來的,牛羊糞是從群眾那裏買的。

這是一片狹長地帶。最初,這裡是聳立的沙丘,挖掘機和裝載機無法行走。卓瑪加布克服重重困難,將沙丘鏟到了3米高左右,整體成平面後,種植大幕便拉開了。

2014年,他在黃河邊的一座小山丘上種植了1000棵高原柳。去年,在距離黃河20公里的一處治沙點上,他帶領親朋又種植了2000棵柳樹苗,播撒了2000斤草籽。

當卓瑪加布打開沙丘的鐵絲圍欄大門時,臉上綻放出發自內心的笑容,草長得鬱鬱蔥蔥,踩上去有強韌的彈性。

這裡的草因為沒有牛羊踩踏而長勢良好,這是去年5月份治理的,今年又補撒了一些草籽,如今牧草成片,中間還有野花盛開,像一大塊綠色的地毯,草叢裏間或還有青蛙跳躍。

而在這裡還有一塊塊突兀的黑土塊,這是卓瑪加布自己發明的“專利”——廢草皮移植法。他在修路的工地收集收購鏟下的廢棄草皮,分割成20釐米見方的小塊後,挖30釐米的坑植入,因為草皮裏富含水分,容易固定,而且可以降低沙丘的溫度,用在沙坡上效果很好。

散落在沙坡上的草皮像一個個盆栽,濃密的草根已經緊緊地把沙土固定住了。

更讓卓瑪加布高興的是,瑪曲縣畜牧局在沙化治理項目中運用了他自創的沙化治理方法。

瑪曲縣畜牧局副局長馬建雲説,在沙化治理過程中,他們借鑒了卓瑪加布的一些好方法,若試驗成功會考慮推廣。

在瑪曲,只要説起“撿垃圾的卓瑪加布”,幾乎沒有人不知道。

“20年前,這裡都是茫茫的草原,草有80釐米高呢!”在瑪曲縣工作20年的馬建雲的記憶裏,瑪曲草原水草豐茂,只有黃河岸邊有零星沙化土地,但是因為位於風口,隨著時間的推移,加之氣候變暖、過度放牧等諸多原因,沙化面積越來越大。“全縣沙化草場面積達80萬畝,沙丘面積達10.5萬畝,其中流動沙丘5.1萬畝,沙化草場面積69.5萬畝。”

“從2003年起,卓瑪加布開始撿拾垃圾,又主動減畜,賣掉了家裏的1000多只牛羊,只留下200頭牦牛,後來成立了自己的圍欄公司。一般人開公司是為了掙錢,而卓瑪加布卻幹起了賠錢的事。”瑪曲縣畜牧局局長冬寶介紹,卓瑪加布多次到畜牧局找他,表達治理沙化草場的願望,從沒有要過一分錢,沒有訴説過一次困難,他的做法確實讓人感動。而卓瑪加布這樣的民間治沙隊伍,已經成為政府治沙的有力補充。

“牛羊太多,草長不好,我們不能只看眼前有錢賺,往後草場沒有了怎麼辦?”卓瑪加布用不太流利的漢語道出了他保護草原的初衷。

從起初單純的撿垃圾到如今沙化草場治理,一步步走向生態保護的路,卓瑪加布曾經單打獨鬥;如今,他已不再孤獨。

卓瑪加布的兒子散旦説,起初,父親倡導撿拾垃圾時,別説村裏的群眾,就是家裏人也不樂意。

“剛開始,他們以為我是為了掙錢,時間久了,大家也理解了,不但歡迎我去,還主動把垃圾都收集好放在路邊。”卓瑪加布説,很多牧民群眾已主動加入到撿拾垃圾的隊伍。

散旦説,最初治理時,牧民群眾怕軋壞他們的草場,不讓車過,後來看到他們義務種樹種草並收到成效,都為他們點讚。

這麼多年來,到底為環保事業付出過多少心力?卓瑪加布沒有算過。

他只粗略地記得,自2013年以來,投入了20萬元左右;2015年撿垃圾、種樹花了7萬多元。

卓瑪加布説,草原是地球的“肺”,和人一樣,如果“肺”受到了傷害,草原就會死去,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園毀掉。在卓瑪加布看來,這樣的付出很值得。

“人越多力量越大,草原會越來越美!”卓瑪加佈告訴記者,自去年起,甘南州整體掀起了城鄉環境衛生綜合整治熱潮,全州幹部群眾以4.5萬平方公里青山綠水大草原“全域無垃圾”為努力方向,向“臟亂差”宣戰,全民參與,效果很好。而且,瑪曲還成立了“更盼”環保聯盟志願者協會,這麼多人和他們一起維護這一方綠洲。隊伍越來越龐大,信心也越來越足了。

“我會更加努力,用自己的行動讓我們的草原更加乾淨、美麗!”在近日召開的甘南州城鄉環境衛生綜合整治總結表彰暨現場觀摩推進會上,卓瑪加布作為“甘南州城鄉環境衛生綜合整治先進個人”代表發言時,由衷地説。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