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兒女>草原驕子>

“草原歌王”騰格爾:守望“天堂” 守望民族音樂

2016-10-17 08:44:11 | 來源:大公網 | 作者:趙一存 | 責任編輯:許浩成
摘要:對於純正的中國民族音樂,騰格爾這樣詮釋:“無論做哪個民族的音樂,首先要尊重這個民族,尊重這個民族的文化和藝術,而我作為蒙古族音樂人,我只創作和演唱生我、養我這片土地上的一切。”

  騰格爾接受專訪

“藍藍的天空,清清的湖水,綠綠的草原;賓士的駿馬,潔白的羊群,還有你姑娘……”當優美的旋律輕輕穿透耳膜,當蒙古漢子把故鄉的美從淺吟低唱轉為粗獷豪邁唱出來時,你的眼前是否會浮現遼闊草原的壯美景象?1997年,騰格爾用這首《天堂》征服了每一位遊子的思鄉之心,如今再談及當年的創作心路,他説:“我只創作和演唱生我、養我這片土地上的一切,我希望帶著它走向世界。”

2016年國慶節前夕,中國國家一級演員、“草原歌王”騰格爾在中央民族歌舞團家屬樓的家中接受本報獨家專訪。不同於舞臺上的光鮮亮麗,沒有耀眼的鎂光燈照射,亦沒有眾多歌迷的歡呼追捧,生活中的騰格爾親切、自然,一件普通的黑色T恤,一條簡單的休閒褲,隨意坐在沙發上,像多年的老友相聚,聊到開心處就開懷大笑,説起憂心事就連連慨嘆。難怪有人評價他:“帶著草原的粗獷豪邁,真實的蒙古漢子!”

中國在改革開放以來,涌現出一批在內地乃至海外頗具影響力的少數民族音樂人,騰格爾是其中的佼佼者。曾有學者專門研究他的音樂藝術,認為他“既注重蒙古族音樂文化傳統的繼承,又著力體現該民族特有的演唱技藝,而且還注意了時代精神的灌注。”

  思念家鄉 一往情深

對於純正的中國民族音樂,騰格爾這樣詮釋:“無論做哪個民族的音樂,首先要尊重這個民族,尊重這個民族的文化和藝術,而我作為蒙古族音樂人,我只創作和演唱生我、養我這片土地上的一切。”正是憑著對家鄉、對音樂的一往情深,1986年他為歌曲《蒙古人》譜曲並演唱,一舉成名。14年後,他帶著自己作詞、作曲並演唱的《天堂》,斬獲中國最高音樂獎項“金鐘獎”聲樂作品大獎。

用心創作攝人心魄

“我是用心去創作、去演唱,把對故鄉的眷戀和對故鄉生態環境的憂慮都傾注其中,所以很多人説我的作品攝人心魄,”談及自己的音樂,騰格爾笑言,“其實每一次創作時,內心裏想的都特別簡單,不過經常會由此及彼,加以聯想。”看到高飛的鴻雁,會聯想到人間世事、蕓蕓眾生,所以他唱出了人們對生活的追求;想念壯美的故鄉草原,亦企望人死都會有最美的歸宿,於是創作了《天堂》。以至於2001年赴美舉辦個人演唱會過程中,以《天堂》悼念“9.11”事件死難者,令現場不同膚色的人們淚流滿面。

中國民族音樂面臨的創新之難及傳承凝滯,以及來自西方音樂及流行音樂的雙重衝擊,讓他憂慮不已。他説:“中國還是要堅持傳承傳統民族音樂,在接受外來音樂的同時,保持自身的藝術特色,展現中國文化的獨特魅力,才能真正走出國門,長久發展。”

憂民樂低俗化倡建推廣平臺

當前正處於繁榮發展階段的中國民族音樂,亦暗含隱憂,“隨著流行音樂佔上風,民族音樂地位下降,像《草原之夜》這類有民族風格的歌曲分量越來越小。”在騰格爾看來,當前中國民族音樂的發展過分娛樂化,甚至低俗化,“藝術性不夠,反而是娛樂高於一切。”對此,他表示,希望搭建一個科學發展和推廣中國少數民族音樂的平臺,扶持少數民族音樂發展,同時,還要加強保護民族特有的文化。

“音樂是一種聽覺藝術,而不是視覺藝術,但現在很多人不僅要聽,還要看,唱得怎樣無所謂,好看就行,”騰格爾説,這是音樂娛樂化的表現。而當前民族音樂的發展甚至還出現低俗化的問題,一方面,根本不懂民族文化者胡亂“創作”民族歌曲,另一方面,一些少數民族歌手為了名利隨意糟蹋民族文化,“比如蒙古音樂,要給人美的享受,不是叮叮很吵很鬧,也不是前奏或者中間演奏一段馬頭琴,就是蒙古音樂了,這不是藝術,這是摧殘。”

吁加強青少年傳承意識

身為全國政協委員,騰格爾説自己每年的提案幾乎都是呼籲保護民族文化、民族音樂。他認為,推廣和弘揚民族音樂,不僅要努力推廣民間樂器,比如蒙古族的潮爾、長調和馬頭琴等等,而且還要為民族音樂注入現代因素以更多地吸引新一代青少年。此外,亦希望國家成立相關機構,搭建一個平臺,科學地發展與推廣中國民族音樂尤其是少數民族音樂。

談及生於斯、長于斯的故鄉草原,騰格爾不禁眉頭緊蹙,滿是擔憂。他説,隨著內蒙地區經濟的迅猛發展,民眾生活條件的改善,一些純正的牧區少數民族文化及傳統習俗正逐漸消失,年輕一輩甚至對自己的本民族文化並不清楚。

他還給記者講述了一件親身經歷的事情。如今在很多草原旅遊景點上,蒙古包竟是用水泥堆砌而成,“有時候朋友會問我,這是真正的蒙古包嗎?我無法回答,我不能説這些商人是為了金錢做的假蒙古包,又不能欺騙朋友。事實上,傳統的蒙古包全部是木結構,沒有一塊磚,也沒有一個釘子,但是很多人沒有見過真正的蒙古包,就認為眼前看見的就是最原汁原味的,這讓我很難過。”

騰格爾坦言,類似的經歷還很多,每一次都讓自己深感憂慮。為此,他專門調研並呼籲,增強民族文化及傳統習俗的保護意識迫在眉睫,尤其要讓青少年認識到民族文化傳承的重要性。

跨界“萌叔” 執著公益

唱了幾十年的歌,騰格爾説自己有了審美疲勞,無法調動工作積極性。於是,著名的歌唱家跨界做起了影視圈的“新生代”。自2012年接拍電影《雙城計中計》,騰格爾在演藝道路上越走越遠,他亦因出演搞笑的“不動石佛”一角而獲讚“萌叔”封號。而事實上,這位網路上的“萌叔”網紅,私下裏還做著不願為人所知的公益和慈善事業。

由騰格爾出資設立的“騰格爾—蒙古人”杯鄂爾多斯蒙古族中學生技能大賽暨民族體育競賽日前在其故鄉鄂爾多斯市舉行。

在電影《雙城計中計》中,騰格爾不僅發揮搞笑功力,還挑戰“徒手扒火車”等動作戲份,在網路上獲得一片讚譽,更獲得“萌叔”封號。談及拍戲,騰格爾坦言並不輕鬆,“跟我合作的都是大腕,他們拍戲特別自然,不是演戲但事實就是在演戲,我是新手,總想學點東西,但只能自己摸索,還好越來越有感覺,希望下一部能拍得更好。”

只想演成吉思汗蔣介石

顛覆了以往粗獷漢子的形象,外界猜測騰格爾將沿著“喜劇”之路前行,然而,他卻説:“下一部影片我要飾演成吉思汗,是一部穿越時空的大片,肯定不是喜劇角色。”他介紹,將於明年3月開拍的電影《成吉思汗的寶藏》由美國、日本和中國合作拍攝,“作為成吉思汗的後人出演成吉思汗,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我想挑戰不同的角色。”他還笑言,自己只想飾演兩個角色,成吉思汗和蔣介石,因為“長得像,不用化粧都可以。”

  即將開拍的電影《成吉思汗的寶藏》定粧照

  扮蔣介石,騰格爾笑言,“不用化粧就可以”

然而,就是這位搞笑的“萌叔”,在生活中卻一直堅持做公益慈善事業而不願為人知曉。他説:“作為公眾人物,慈善是一生中必須要做的事情,貢獻多少無所謂,只要用心就好。”

13年前,騰格爾出資設立“騰格爾—蒙古人”杯鄂爾多斯蒙古族中學生技能大賽暨民族體育競賽,至今已舉辦13屆,有效傳承了民族文化。每一年,他都要親自出席活動並進行義演。2013年,他開始在家鄉鄂托克旗蘇米圖蘇木蘇裏格嘎查建立防沙治沙造林綠化基地,規劃面積2800畝。至今,已累計造林300余畝。2016年8月,旨在傳承民族文化的首屆《騰格爾—鄂爾多斯“乃日”》大獎賽舉行。

  今年清明節,騰格爾低調回鄉植樹

騰格爾説,故鄉鄂爾多斯是自己無法割捨的牽掛,無數次踏上故土,又無數次別離,每次想起心中都會隱隱作痛,“那是一種遊子思念故鄉的愁緒,揮之不去。”為了留住“鄉愁”,他説一定要專門拿出時間去故鄉做公益,並且“必須要一直做下去”。

記者手記:不做“第一” 只做“唯一”

採訪尚未開始,騰格爾趿拉著一雙拖鞋來來回回忙著燒水、洗茶碗,生活中的他率性、自然,無論是唱歌、演藝、還是喝酒、看足球,都講求隨遇而安。不過,對於音樂的執著,讓他始終堅持認為音樂是自己的根,而他則永遠是“音樂人”,不做“第一”,只做“唯一”。

“我最早是舞蹈演員,然後拉三弦,之後學指揮,後來學作曲,再後來唱歌,現在跨進影視界。我堅信車到山前必有路,往哪走都行,”騰格爾説,自己總希望做一些沒有做過的事情,在一個行業久了,就換一種活法,在另外一片天地裏展現自己。

“有人問過我,能不能寫一首超過《天堂》的歌,我説能,但是我不想寫了,幹嘛跟自己過不去?”不過,儘管在跨界道路上越走越遠,但他坦言,音樂還是自己事業的基礎,只要有演出、有需要,他一定要去演唱。“我做的是真正的中國音樂,是純正的民族音樂,我的聲音唯一,任何人都代替不了,也複製不了,所以我只唱我的,不做‘第一’,只做‘唯一’。”只是以後寫歌會越來越少,為沉澱自己,也為好好享受生活。

工作之餘,騰格爾喜歡喝酒,喜歡看歐洲足球,還喜歡收集石頭。“我有一個房間,專門用來收藏各地買來的石頭,每次回家都要一個人去石頭房裏坐一坐、摸一摸,跟石頭交流一下感情。別看它是硬的,其實你跟它們交流的時候,它們都是軟的,這説明萬物都是有靈性的,只要你用心去交流。”

人物介紹:享譽海內外的“草原歌王”

騰格爾1960年生於內蒙古鄂托克旗。中央民族歌舞團國家一級演員,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集歌唱、影視和作曲的三棲藝術家。1986年為歌曲《蒙古人》譜曲並演唱,一舉成名。1992年應邀赴台北舉行個唱,引起轟動,成為建國以來內地到台灣舉行個唱的首位歌手。1993年3月組建蒼狼樂隊,任隊長兼主唱。1994年在電影《黑駿馬》擔任該片的全部音樂創作和主唱,並獲第19屆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獲最佳音樂藝術獎。2001年6月,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頒發給政府特殊津貼並獲得證書。

外界評價騰格爾的演唱聲音高亢,蒼勁有力,擅長表現深沉內在、悲壯豪邁的情感,有著獨特的草原氣質。他在音樂創作與演唱中,並不是簡單模倣,照搬現成作品,而是堅定地走自己的路,善於從民族、民間音樂中汲取營養,不斷推出具有濃郁蒙古風格的通俗歌曲,且內容健康,情調高雅,實屬難能可貴。(記者趙一存)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