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生態>焦點關注>

“草原之腎”呼倫湖重現生機

2016-12-07 09:22:03 | 來源:內蒙古日報 | 作者:李玉琢 | 責任編輯:許浩成
摘要:      呼倫湖流域曾經是北方諸多遊牧民族生命與文化的搖籃。作為呼倫貝爾草原上唯一的浩瀚大澤,呼倫湖水域不僅為人類提供水産品與水資源,還是一道極為重要的生態屏障。

“呼倫湖從2013年開始漲水,現在差不多已恢復到了前些年的水位,湖水也比以前乾淨了許多。”新巴爾虎右旗阿拉坦額莫勒鎮白音陶日木嘎查牧民蘇雅拉圖家在距離呼倫湖約5公里的西南岸,在呼倫湖畔生活了30多年的他,見證了呼倫湖的潮起潮落。

“目前通過連續監測,呼倫湖湖區超標因子和倍數呈下降趨勢,水質正向好的方向發展。今後,我們要努力踐行自治區第十次黨代會提出的守住3條底線的要求,在經濟發展中守住生態底線,實現美麗與發展共贏。”呼倫貝爾市水文局水質化驗員吳寶龍手中的監測數據,給了大家對呼倫湖美好明天的信心。

昔日的呼倫湖煙波浩渺,湖區面積最大時曾達2300多平方公里,為我國第四大淡水湖,內蒙古第一大湖。本世紀初,呼倫湖湖面持續萎縮。在蘇雅拉圖印象中,當時的呼倫湖水退了兩三華里,近岸湖面變臟了,原來茂盛的蘆葦也開始稀疏。2002年以來,受多種因素,特別是持續暖幹氣候的影響,呼倫湖湖水面積持續縮小。2012年,湖面一度由豐水期的2339平方公里縮減為1750平方公里;蓄水量嚴重下降,比歷史最大蓄水量幾乎減少了一半,水深也由9米下降到4米。湖水中鹽分、氮磷等濃度提高,富營養化、鹽鹼化等問題加重;整個湖區生態系統失衡,致使魚類、鳥類減少。

呼倫湖流域曾經是北方諸多遊牧民族生命與文化的搖籃。作為呼倫貝爾草原上唯一的浩瀚大澤,呼倫湖水域不僅為人類提供水産品與水資源,還是一道極為重要的生態屏障。呼倫湖及其周邊濕地在調節氣候、涵養水源、防止荒漠化以及維繫周邊草原生態系統平衡等方面,有著極為重要的生態功能。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堅守生態底線和環保紅線,堅持綠色發展是呼倫貝爾不變的承諾。為了拯救呼倫湖,呼倫貝爾市多次專題研究推進治理保護工作,積極謀劃保護和永續利用的可持續發展之路。草原獎補、生態移民、沙地治理、水資源科學調配、部分休漁……一項項綜合治理措施的實施,讓“草原之腎”呼倫湖迎來重生。

近年來,呼倫湖地區降水量有所增加,克魯倫河、烏爾遜河、新開河等地表河流向呼倫湖注水量加大,使得水面處於持續上升態勢。為促進呼倫湖水系的良性迴圈,呼倫貝爾市對新開河河道進行清淤,以增強呼倫湖排水能力,恢復排水河道和支流的補水功能。作為草原生態治理主戰場的新巴爾虎右旗,從2011年起,每年實施草原禁牧面積1000萬畝,草畜平衡面積2140多萬畝。全旗每年發放1.5億多元的獎補資金,約四分之一投在呼倫湖周邊地區。

為恢復呼倫湖生物多樣性,實現生態平衡,呼倫貝爾市打出了一套綜合治理組合拳——實施河湖連通疏浚工程、加大周邊生態保護與綜合治理力度、實施為期5年的部分休漁措施、啟動自然保護區管理條例立法工作、組建流域管理機構、制定流域生態保護和建設總體規劃。一系列強有力的生態保護措施,極大地改善了呼倫湖水域生態環境。近幾年,呼倫湖水位已累計上漲3.2米,水域面積達2038平方公里,恢復到2002年的最好水準。

呼倫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劉松濤認為,呼倫湖是由於地殼運動所産生的沉降帶,經貯水、積水而形成的湖泊,這使得呼倫湖的自然狀況非常容易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呼倫貝爾市環境監測中心站副站長趙家明介紹:監測表明,呼倫湖沒有工業和大的人為污染,其水質情況主要受環境本底值影響,都是自然變化的過程。雖然呼倫湖保護與治理取得了階段性成果,但保護好這一北方大澤,仍然任重道遠。(文/李玉琢攝影/李新軍)

點擊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