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3日 星期六

財經 > 美股 > 海外財經 > 正文

字號:  

中國將承擔近8%會費居第三位 聯合國份子錢咋算

  • 發佈時間:2015-12-29 08:33:08  來源:光明網  作者:李艷霞  責任編輯:閻明煒

  從2000年前不足1%到如今接近8%,中國向聯合國交的“份子錢”已經翻了8倍。

  當地時間12月23日晚,聯合國大會通過了各國2016-2018年聯合國會費與維和攤款的分攤比額。據此,在未來三年,中國將承擔7.921%的聯合國會費、10.2%的維和攤款。按照目前水準,中國已從第六大會費國躍升為僅次於美國、日本的第三大會費國,並首次超過日本,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維和經費貢獻國。

  “會費比額大幅增長是我國國力日益增強在國際制度層面的客觀反映。”中國常駐聯合國副代表王民向媒體指出,會費比額反映的是各國經濟發展水準。中國目前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這就決定了中國需較多分攤聯合國會費和維和攤款。“這是一個國家發展壯大在聯合國財政問題上的顯著體現,也是我國國際影響力大幅提升的重要標誌。”

  聯合國每三年調整一次會費分攤比額。中國的會費比額本世紀以來一直在增加。從2000年以前的0.995%,到2001-2003年的1.54%左右,到2010-2012年的3.189%,一直穩步增長。2012年之後更開始飆升,2013-2015年達到5.148%,增長61%,2016-2018年將攀升至7.921%,增長54%。

  而在聯合國維和行動預算中,中國的分攤比例從第六位躍升為第二位(從6.64%增加到10.29%),日本的分攤比例則從第二位降為第三位(從10.83%下降到9.68%)。

  12月23日晚,聯大還通過了總額為54億美元的聯合國2016-2017年雙年度常規預算,2014-2015年雙年度常規預算為55億美元;以及總額為83億美元的2015-2016維和行動預算,前一年這一數字為86億美元。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之後發表講話時表示,“該預算案反映出近年來我們一直所面臨的困難的全球經濟現實:資金持續萎縮,但向聯合國提出的需求卻在與日俱增。”

  聯合國“份子錢” 如何算?

  聯合國預算經費主要來源於現有會員國所繳納的會費。目前,整個聯合國系統的預算由常規預算、維和預算、國際法庭預算三大部分組成。聯合國常規預算每兩年制定一次,由秘書長提出,用於支付維持機構正常運轉所需的經常性開支。

  聯合國常規預算的分攤比例是以各國支付能力為原則確定的。大體上,支付能力的計算方法是某個國家的國民生産總值除以聯合國所有成員國的國民生産總值之和。但聯合國還會依據市場匯率、外債調整和低每人平均收入寬減等因素進行調整,並規定分攤比例最少為0.001%、最多為22%,最不發達國家最多為0.01%。

  在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之後,很多國家要求中國提高會費比例。對此,王民強調,中國經濟總量大,但每人平均水準低,屬於不折不扣的發展中國家,這是評估中國支付能力的重要依據。“我們堅決反對任何在會費比額方面把中國同其他發展中國家區別對待,以及要求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承擔超出支付能力的會費的做法。”

  據悉,2016-2018年的會費分攤方案依然保留了對中國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低每人平均收入寬減辦法。“只要會費計算方法公平、公正、合理,我國願意承擔應盡的財政義務,並在維和攤款方面繼續擔負起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特殊責任。”王民説,“對此次確定的我國需要承擔的聯合國會費和維和攤款,我國會及時、足額繳納,一分都不會少。”

  中國在聯合國 謀求大國話語權

  近年來,聯合國面臨經費不足的壓力。在敘利亞人道主義援助、巴勒斯坦難民救濟等頻頻出現捉襟見肘的窘境。究其原因,承擔較高比例的美國等發達國家常常拖欠會費,對聯合國的運營造成了嚴重影響。

  然而,中國不僅堅持及時、足額繳納聯合國會費,還在今年的聯大70週年峰會上宣佈了多項支援聯合國發展的宏大計劃:如設立總額10億美元的中國-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首期20億美元的“南南合作援助基金”;繼續增加對最不發達國家投資,力爭2030年達到120億美元;免除對有關最不發達國家、內陸發展中國家、小島嶼發展中國家截至2015年底到期未還的政府間無息貸款債務等;加入新的聯合國維和能力待命機制,率先組建常備成建制維和警隊,並建設8000人規模的維和待命部隊等。

  對這些舉措,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曾指出,從亞洲新安全觀到國際新秩序觀,中國正不斷在國際舞臺上提出自己的外交主張,而要支援這些新理念就需要做出貢獻,付諸行動。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