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全年固定資産投資增速有望達到12%左右

  • 發佈時間:2015-08-10 00:31:27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今年1-6月份,全國固定資産投資同比增長11.4%,增速分別較上年同期和全年放緩5.9和4.3個百分點,回落明顯,但近期趨穩。展望下半年,投資重大工程包擴圍、穩增長政策落實審計、盤活存量財政資金、放鬆城投公司債券發行條件、房地産市場回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增強等將促使投資趨穩。但是,企業自主投資意願不強、地方政府及融資平臺投資能力受限、PPP模式實質性進展較慢、資金尚未有效流入實體經濟仍將困擾投資形勢好轉。綜合判斷,全年固定資産投資增速有望達到12%左右,依舊延續製造業和房地産開發投資低增速、基礎設施投資高增速的格局。建議加快推進重點項目建設,加快推進PPP模式,降低長期融資成本,深化投資審批制度改革。

  一、當前固定資産投資的七大基本特徵

  (一)投資增速大幅下降,近兩月明顯回升

  今年以來,與宏觀經濟增速回落相對應,我國固定資産投資增速下行趨勢明顯。1-6月份,固定資産投資增長11.4%,增幅分別較上年同期和全年放緩5.9和4.3個百分點。近期投資呈現趨穩跡象,5、6月增速逐月提升,分別達到10%、11.4%,增速環比提高0.6和1.4個百分點。投資價格指數繼續回落,降至99附近,剔除價格因素後,上半年投資實際增速為12.5%,同比回落3.8個百分點。

  (二)三大主要投資領域全面減速,基建是支撐投資主要因素

  製造業投資、基礎設施投資和房地産開發投資是固定資産投資的重要組成部分,1-6月份分別增長9.7%、19.2%和4.6%,增幅同比分別放緩5.1、3.6和9.5個百分點。三大領域投資規模合計佔總投資的74.5%,拉動投資增長8.2個百分點。基礎設施投資是支撐投資增速的首要因素,增速高出全部投資7.8個百分點,其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投資增速較快,同比增長20.9%。

  在主要行業中,1-6月份高耗能行業(不含石油加工業)投資增長8.6%,增速同比回落2.7個百分點,比製造業投資增速低1.1個百分點。裝備製造業(不含儀器儀錶製造業)投資增長11.2%,增速同比回落4.5個百分點,但比製造業投資增速高1.5個百分點。

  (三)第三産業投資比重有所提高

  分産業看,1-6月份,第一産業投資佔比2.6%,同比提高0.3個百分點;第二産業投資佔比41.1%,同比降低0.8個百分點;第三産業投資佔比56.3%,同比提高0.5個百分點。第三産業投資是穩定投資增速的主要力量,即使剔除房地産開發投資、基建投資(不含電、熱、氣及水生産供應業)後同比增速仍為14.1%,高出總體投資2.7個百分點。其中,衛生和社會工作服務業投資增長30.2%,同比加快8.8個百分點。

  (四)中部地區投資增速較快

  1-6月份,東、中、西部地區投資分別增長10.1%、14.9%和9.9%,中部地區投資增速持續高於東部地區,投資的區域結構有所改善。東、中、西部地區投資增速分別同比放緩了6.2、4.3和8.7個百分點,房地産開發投資分別同比放緩9.7、8.3和10.1個百分點。東部地區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取得一定進展,投資降幅相對較小。中部地區穩投資的政策力度較大,投資形勢總體相對穩定。西部地區面臨能源資源需求低迷、産能過剩、房地産市場下行等多重不利因素,投資減速幅度較大。

  (五)民間投資增速顯著放緩

  1-6月份,民間投資增長11.4%,增速同比回落8.7個百分點,近6年來首次與總體投資增速持平。民間投資佔全部投資的比重達到65.1%,與上年同期持平。國有及國有控股投資增長12.3%,高出民間投資增速0.9個百分點。民間投資疲弱反映出企業自主投資意願不強,國有及國有控股企業在穩投資中扮演著重要角色。

  (六)到位資金增速降至個位數

  1-6月份,投資到位資金增長6.3%,同比回落6.9個百分點。資金覆蓋率(到位資金/投資完成額)為1.1,也低於歷史同期水準。其中,國內貸款同比下降4.8%,連續四個月累計增速為負,信貸資金約束比較明顯。自籌資金同比增長8.6%,增速回落8.1個百分點。

  (七)新開工項目增長緩慢

  1-6月份,新開工項目(不含房地産開發)計劃總投資19.2萬億元,僅增長1.6%,增幅同比回落12個百分點,為歷史同期極低水準。其中,億元以上新開工項目不足問題比較突出,新開工大項目的比重遠低於往年60%左右的平均水準。施工項目(不含房地産開發)計劃總投資76.6萬億元,增長3.7%,增幅同比回落10.8個百分點。

  二、固定資産投資底部尚未充分探明

  當前,固定資産投資增速下行壓力仍然較大,底部尚未充分探明。近期投資增速雖有所趨穩,但持續性有待考驗。投資領域需要密切關注的主要問題有:企業自主投資意願不強、地方政府及融資平臺投資能力受限、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實質性進展較慢、資金未能有效進入實體經濟。

  (一)企業自主投資意願不強

  今年以來,外貿增長低於預期,産能過剩矛盾依然存在,PPI連續40個月下降,工業企業利潤受到明顯侵蝕,自主投資意願不強。1-5月份,工業企業利潤總額下降0.8%,考慮到同期企業投資收益增長較快,剔除投資收益後的主營業務利潤降幅將更大。工業産成品庫存增速持續下降,PMI産成品庫存指數低於榮枯線,工業企業整體仍處於去庫存階段,缺乏進行投資擴大再生産的意願。此外,房地産市場下行調整,房地産企業開發投資意願也明顯降低,反映在土地購置面積深度下滑,到位資金增速降至個位數,房屋新開工面積持續下降。民間投資主體對市場反應比較靈敏,以民營資本為主的製造業投資(民間投資比重超過85%)和房地産開發投資(民間投資比重超過70%)增速同比明顯回落表明對未來預期不樂觀。

  (二)地方政府及融資平臺投資能力受限

  受公共財政收入低速增長、土地出讓收入大幅減少以及償債高峰期等因素影響,地方政府可用於投資建設的財力明顯不足,引導帶動社會資本的能力較弱。1-6月份,公共財政收入同口徑增長4.7%,土地出讓收入下降38.3%。此外,政府作為基礎設施的主要建設者,地方融資平臺因脫鉤政府信用疊加土地市場遇冷,融資成本和融資難度大幅度提高,投資能力顯著削弱。

  (三)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實質性進展較慢

  政府力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模式(PPP模式)以吸引社會資本進入市政公用領域和公共服務領域,拓寬投資資金來源。目前來看,實際效果並不理想。國家發改委發佈的PPP項目已達1043個,總投資1.97萬億元,但項目簽約率不足兩成。項目收益率不高、市縣級基層政府10%的財政紅線偏低是導致PPP項目進展較慢的主要原因。

  (四)資金尚未有效流入實體經濟

  央行陸續通過中期借貸便利(MLF)、常備借貸便利(SLF)、抵押補充貸款(PSL)、降息降準向市場提供流動性,這些措施保持了金融市場的適度流動性,基本穩定了市場預期。貨幣市場利率明顯降低,7天回購利率已經降至3%以下,屬於近5年以來的較低水準,1年期國債收益率自4月份以來已經回落超過80個基點。但是貨幣傳導機制不暢,長端利率未見明顯下行,仍然處在較高水準。國債收益率曲線變得陡峭,10年期與1年期國債利差擴大到100個基點以上。可見,資金尚未有效引入實體經濟,更多的是以債務展期、投入股市等形式留在金融系統。1-6月份投資資金來源中的國內貸款同比下降,與非金融性公司新增中長期貸款增長13.1%形成鮮明對比。企業融資成本仍然偏高,融資難融資貴矛盾持續困擾著投資和經濟企穩。6月份非金融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為5.97%,考慮到出廠價格下降等因素,實際利率會更高。

  三、下半年投資增速有望回升

  (一)下半年投資增長的有利因素

  一是投資重大工程包擴圍。國家在加快推進資訊電網油氣等重大網路工程、健康養老服務、生態環保、清潔能源、糧食水利、交通、油氣及礦産資源保障工程等7類重大工程包建設的基礎上,積極籌劃新興産業、增強製造業核心競爭力、現代物流、城市軌道交通4類新的工程包。11個工程包涵蓋著基礎設施、節能環保、高端製造以及健康養老等領域,投資空間較大。

  二是穩增長政策落實審計有助於推進重大投資項目。由審計署統一部署的穩增長政策落實審計正在全國範圍內展開,審計對象包括各級政府部門和大型國有企業,重點審計重大項目的落實情況。對涉及面廣、資金量大、落實難度大的水利、鐵路、城市基礎設施、棚戶區改造等項目進行全過程跟蹤審計,以保障重大項目的順利實施。

  三是加快盤活存量財政資金、地方政府債務置換、加快預算執行將提高政府投資能力。政府已經出臺財政資金統籌使用方案,盤活各領域“沉睡”的財政資金,統籌用於發展急需的重點領域和優先保障民生支出,增加資金有效供給。地方政府債券置換存量債務額度已經達到2萬億,可為地方政府節約利息支出1000億元左右。此外,今年以來支出預算執行進度明顯加快,1-6月份財政盈餘同比減少3172億元。以上舉措將提高政府投資能力和引導帶動能力。

  四是城投公司債券發行條件有所放鬆。國家發改委近期放鬆了城投公司的企業債券發行條件和數量限制,並允許將部分籌集資金用於償還銀行貸款和補充運營資金,鼓勵優質企業發債用於重點領域、重點項目建設,預計基礎設施領域的資金來源將有所增加。

  五是房地産市場呈現回暖跡象。隨著穩定房地産市場的利好政策效應逐步釋放,部分房企適時加大促銷力度,房地産市場有所回暖。1-6月份,全國商品房銷售面積增長3.9%,商品房銷售額增長10%,分彆扭轉了長達15個月和14個月的累計負增長。隨著銷售回暖,房地産庫存消化加速。住宅待售面積已經連續兩個月大幅度減少。5月末住宅待售面積減少了121萬平方米,6月末又減少了191萬平方米。央行城鎮儲戶問卷調查顯示,三季度準備出手購買住房的居民佔比較二季度大幅提高0.9個百分點。預計下半年房地産開發投資增幅將在銷售回暖的帶動下實現提升。

  六是降息降準、信貸資産證券化、保險投資基金等措施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今年以來,一次降息、兩次降準,新增5000億信貸資産證券化試點規模,設立3000億中國保險投資基金等措施陸續出臺,銀行系統信貸投放能力有所增強,將直接助力大型基礎設施項目。

  (二)全年投資增長預測

  綜合判斷,下半年投資增速將有所回升,預測全年固定資産投資增速有望達到12%左右,但製造業投資和房地産開發投資低增速、基礎設施投資高增速的“兩低一高”基本格局仍將延續。

  四、推進重大項目建設 降低長期融資成本

  (一)加快推進重大項目建設

  一是建立重大項目的政銀企社合作對接機制,搭建資訊共用、資金對接的平臺,保障重大項目的資金供應。二是必要時增發一定額度的長期建設國債,專項用於支援具有全局性、基礎性、戰略性意義的重大工程建設。三是統籌落實重大項目建設用地,及時為重點項目建設辦理用地手續。四是允許部分穩投資壓力較大的地區提前開工一批條件成熟、社會急需的“十三五”規劃項目。五是充實重點項目儲備,在重點産業、基礎設施和民生領域篩選儲備重點項目,分級分類納入項目儲備庫。

  (二)加快推進PPP模式

  一是中央層面安排PPP項目前期工作費,支援地方政府開展PPP項目的前期工作,推進項目簽約及落地實施。二是加大專項轉移支付資金、稅收優惠政策、PPP引導基金對PPP項目的支援力度。三是加強地方政府履約約束機制,對地方政府違約行為實行上級財政對下級財政的結算扣款制度,切實保障民間資本的合法權益。四是制訂PPP項目標準化合同文本和分行業合同,提供更加細化可操作的實施指引。五是總結提煉已執行PPP項目的可複製、可推廣經驗,並在全國範圍內進行推介。

  (三)降低長期融資成本

  一是用好信貸資産證券化試點,盤活銀行系統存量信貸資産,增強信貸投放能力。二是充分發揮政策性金融機構提供長期穩定、低成本資金的能力。三是制定保險資金直接投資實體經濟的便利化政策,促進保險資金流向實體經濟。四是清理整頓財務顧問、諮詢服務等金融服務中的亂收費現象。五是引導商業性擔保機構為小微企業提供擔保服務,提高小微企業信貸可獲得性。六是完善多層次的天使投資、風險投資、私募股權投資體系,大力發展直接股權投資。七是大力發展民營銀行、小微銀行和社區銀行,推動建立多層次的資金市場。

  (四)深化投資審批制度改革

  一是進一步取消和下放投資審批許可權,切實解決前置手續繁雜、效率低下、依附於行政審批的仲介服務不規範、收費不合理等問題。二是解決不同審批部門許可權下放不同步的問題,促進土地、環評、安全等審批許可權同步下放,提高下放審批權的綜合成效。三是清理審批事項互為前置、互相掣肘的情況,提高審批效率。

  國家資訊中心宏觀經濟形勢課題組

  組長:祝寶良

  成員:王遠鴻牛犁李若愚閆敏徐平生劉玉紅張前榮劉鵬胡祖銓鄒蘊涵陳彬

  執筆:胡祖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