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6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優衣庫深圳代工廠“偷漏”工人社保

  • 發佈時間:2015-07-19 14:08: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楊輝 丁高陽 胡麗麗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服裝品牌優衣庫深圳代工廠最近深陷員工社保糾紛。7月16日,優衣庫母公司日本迅銷集團就代工廠深圳慶盛公司工人停工給本報發來最新聲明稱:“本集團認為廠方與工人只有經由對話以及協商達成共識才能平和解決問題,因此也將繼續敦促利華成衣積極與工人溝通,並強烈要求該公司迅速達成解決方案。”

  截至7月16日,優衣庫代工廠深圳慶盛公司的工人已因公司“偷漏”社保、高溫補貼及住房公積金未繳納等問題停工維權達39天。工人稱老員工很多社保遭“偷漏”,要求公司補繳。對此慶盛公司方面未接受採訪,優衣庫方面則要求慶盛母公司儘快達成解決方案。

  工人:

  很多老員工遭“偷漏”社保

  深圳慶盛服飾皮具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生産襯衫為主的港資服裝生産企業,1992年設廠,擁有員工800余名,位於中國深圳市觀瀾鎮第二工業區,工廠為優衣庫(Uniqlo)等世界知名企業生産服裝代工。

  慶盛的工人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廠裏大部分工人的工齡達十幾年以上,還有工作了20多年的。由於公司社保未交足、住房公積金未繳納等問題,從2014年12月至今已經發生3場停工。第一次停工後,慶盛工廠在今年1月份補繳了工人從2010年12月至2014年12月的住房公積金。

  2015年6月9日,慶盛工廠公告欄貼出:慶盛要搬遷到5.3公里以外的利華成衣廠(慶盛的母公司)內,但搬遷公告並未提及賠償事宜。工人隨後開始新一輪停工。為了防止工廠偷偷搬走機器,工人們徹夜把守工廠不讓機器搬走。

  參與此次停工的車縫工何大平來自湖南郴州,2008年1月30日進入工廠,工作超過7年,他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參與停工的工人總數為300多人,在廠方給出的條件下有部分工人領錢走了,至今守在工廠外維權的還有200多名工人。

  何大平等人反映,在廠裏平時工作時間接近10小時,碰到趕貨時期,一個月才休息一到兩天。工廠工資是計件的,按照規定,加班工資應該是1.5倍。但該工廠在8個小時之外還是給平時的工資,週六、週日也是。製衣廠的棉絮會有飛塵,也沒有給職工做過健康檢查。且從沒有休過年假。

  讓工人更為不滿的是該公司還“偷漏”社保。何大平的社保被“漏買”,直到2009年9月才有。45歲的湖北仙桃人謝軍強是慶盛工廠的電工,于2005年11月進入工廠上班,至今將近10年時間,他告訴記者自己的社保才買了2年。

  “很多老員工自入職後的很長時間裏,公司都未依法購買社會養老保險。”謝軍強等維權工人們説,工作年限十幾年的老工人僅買了五六年社保的情況不在少數,這使得很多人到退休年齡卻無法享受養老待遇。有一些工人的社保甚至是今年5月才買的。工人要求工廠按照工作年限補繳社保。

  29歲的廣東湛江人羅家英是慶盛工廠技修副主管,屬管理人員。在工廠工作超過10年的他確認:“許多老員工的五險一金繳納時間相當滯後,遠低於實際應繳時間。”

  “工廠搬遷沒有通知工人,工廠表示願意到新廠的就走,不願搬遷的下崗。”羅家英説。而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四條,以及《深圳經濟特區和諧勞動關係促進條例》第二十八條等法律法規都規定,用人單位在制定、修改或者決定直接涉及勞動者切身利益的重大事項時,應當經全體職工討論,與職工代表平等協商確定,不得拒絕集體協商。

  目前工人已經向工廠發出了談判要約書,提出6點訴求,包括補繳員工入職以來應繳未繳的社會養老保險、給付入職以來剋扣的加班工資、給付未支付的高溫津貼、給付入職以來應休未休的帶薪年假工資補償;確定員工搬遷安置及變更勞動關係狀況的補償。

  優衣庫:

  “強烈要求”代工廠迅速解決

  對於公司為何偷漏社保,慶盛方面表示不接受記者採訪,其母公司利華成衣在答覆優衣庫時稱,在利華成衣表示將慶盛工廠搬遷至位於五公里外同一行政區的新製衣廠後,部分工人因此停工,要求終止勞動合同並獲得經濟補償金。對此,利華成衣的工廠管理層呼籲工人展開對話,並稱已設置電話熱線,準備隨時與工人進行對話。

  利華成衣表示,針對工人要求的社會保險金、加班費及未休假補貼等,該公司均已遵從法律規定辦理。“不過,由於搬遷地點位於同一行政區內,對於不願意繼續履行勞動合同的工人提出的由廠方支付經濟補償金的要求,並無法律依據。”利華成衣方面表示。

  7月16日,優衣庫母公司日本迅銷集團向羊城晚報發來聲明稱:有關迅銷集團旗下品牌UNIQLO(優衣庫)合作廠商利華成衣有限公司位於深圳的製衣廠-深圳慶盛服飾皮具有限公司發生的部分工人停工事件,自6月份停工發生以來,即持續敦促利華成衣尊重工人工作權利,以及用平和的方式解決問題。集團方面將尊重全體供應鏈的工人、改善其勞動環境等視為最優先課題之一。

  “繼優衣庫毫無作用的公關聲明後,慶盛母公司利華成衣有限公司的聲明全文無絲毫承擔責任、解決問題的意願,”不少慶盛的工人評論。他們認為,利華成衣的聲明內容與實際情況以及法律的規定完全不符。

  優衣庫中國的公關告訴羊城晚報記者:事情從年初就開始,利華方面作為代工企業,除了給優衣庫代工,還給其他品牌代工,優衣庫方面只能“敦促”解決問題,日本企業把控品質等方面標準挺高,“至於代工廠是否做到了則不在優衣庫(把控)之內”。

  焦點

  工人遭偷漏的社保能否補繳?

  深圳市人社局、觀瀾街道辦、當地維穩中心、派出所、深圳市信訪辦等部門從6月開始介入此次優衣庫代工廠停工糾紛,但一直沒有解決方案。深圳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答覆工人稱:社保追繳只有兩年有效追溯期。根據深圳地方法規《深圳經濟特區社會養老保險條例》第40條規定:職工認為用人單位未按照規定為其繳納養老保險費的,應當在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之日起兩年內向市社保機構投訴、舉報。投訴、舉報超過兩年的,市社保機構不予受理。

  但維權工人認為,根據民事訴訟法規定:企業連續多年不交社保、住房公積金的,屬於連續性的違法行為。同時依據《深圳經濟特區社會養老保險條例》第51條規定:用人單位及其職工未按照規定繳納養老保險費,超過法定強制追繳時效的,可以申請補繳養老保險費,並自應繳之日起按日加收萬分之五的滯納金。

  “追繳是社保部門強制性的,深圳規定有兩年限制,而補繳是勞資雙方協商行為,不受兩年時效限制。”維權工人表示。

  有人社部門負責人告訴記者,上述第51條用的動詞是“可以申請”,説明這個條款不是強制性繳納,如果是強制性繳納,應該用“應當”。同時,第51條的主語是“用人單位及其職工”,説明必須兩方同意,方可啟動該條款。

  記者了解到,深圳在社保補繳方面相對於廣州、佛山、東莞、惠州等其他城市都更受限制。深圳部分工廠工人要求補繳社保失敗的案例,包括寶德玩具廠三千工人(2013年)、哥士比鞋廠的五六百名工人(2014年)、奇利田高爾夫球廠的200名工人(2014年)等,此外還有深圳龍崗過水谷玩具廠、新全輪玩具廠工人先後要求補繳社保的,但深圳在補繳環節上未能真正突破社保追繳“只有兩年”的限制。而在廣州和佛山則出現過成功補繳的案例,有維權工人成功補繳了20年社保。

  連結

  優衣庫調查代工廠情況

  網上同時曝出消息稱,優衣庫在東莞的代工廠聯泰製衣公司的工人表示,自己每天必須要工作十五六個小時,熨六七百件襯衫,但每件襯衫的燙衣費卻只有0.29元人民幣。工人即使不休息,工作一整天,每天也只能得到一百來塊錢的工資。而一旦衣物有瑕疵或者針織機有污漬,工人的産量獎金就會被扣除。工時長、基本工資低、工作環境不安全、處罰制度嚴苛、工會欠缺工人代表性等都是優衣庫代工廠被人詬病的問題。

  早在今年1月份,一份由香港大學等調研的《2014優衣庫中國供應商調查報告》出爐,該報告調查的兩家優衣庫供應商分別是廣州的互太(番禺)紡織印染有限公司和東莞通威服裝有限公司。報告稱:從調查所見,兩家工廠的工每人平均沒有得到全面的保障,都存在低工資、過長工時、不安全的工作環境、高額罰款、嚴苛的管理方式、工人欠缺有效表達意見的平臺。

  對此,優衣庫則在今年2月回應:自2015年1月起,互太(番禺)紡織印染有限公司調整了輪班制度,使全體從業人員平均每週可休息一天,並已經開始實施。對所有工廠車間皆已實施全年溫度管理規定,若超越規定溫度則需確保通風性。廢除實質上具有罰款功能的激勵制度為目的,開始重新修訂獎金規定。東莞通威服裝有限公司同樣在改善勞動環境。記者 楊輝 實習生 丁高陽 胡麗麗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