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3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全球債市蒸發超4500億美元 國債收益率急升

  • 發佈時間:2015-05-18 11:09: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全球國債市場遭遇空頭的原因主要是兩個:一方面,全球經濟特別是歐洲經濟出現好轉跡象,推動利率上升,促使投資者縮減對長期政府債券的大舉押注。另一方面,債券市場的做空勢力。

  集中發力,特別是在一些著名空頭高喊“10年期德國國債是一生難得一次的做空機會”,羊群效應明顯。

  不到兩周時間,全球債市蒸發超4500億美元;14個交易日,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上揚75個基點;一個季度,美國國債倉位被平掉一半。更糟的是,5月12日,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繼續上揚7個基點。

  一個月前,歐元區負收益率國債遍地開花,如今,“做空債券時代已經來到”的論調甚囂塵上,短短30天,債券市場發生了什麼?持續多年的債券牛市會崩塌嗎?

  謎面:

  國債收益率急升

  “過去兩周(4月27日-5月8日),德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大幅攀升,相當於抹平了過去25年的收益。”美銀美林債券策略師漢斯·米克爾森(Hans Mikkelsen)在研報中表示。

  從全球範圍來看,德國國債收益率成了波動最大的債券。從4月的最後一週開始,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節節攀升,勢不可擋,5月7日突破200日均線0.635%,最高一度升至0.8%。而4月17日,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曾降至0.049%,創歷史紀錄新低。與此同時,德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升破1.0%,為3月5日以來首次出現,僅一週時間就上漲了45個基點。

  德國債市絕非個例。瑞士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0.26%回到正區間;義大利10年期國債收益率飆升至2.047%,較4月初1.215%的低點顯著上升;西班牙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1.2%的水準升至2%以上;法國3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週之內的漲幅甚至超過德國,達到48個基點。美國國債也未能倖免,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從1.845%升至目前的2.173%。

  就在不久前,歐洲負收益率債券還遍地開花。4月8日,瑞士以-0.055%的利率發行了2.3251億瑞士法郎10年期國債,引發投資者瘋搶。在德國、比利時、法國、奧地利、荷蘭、芬蘭等歐洲各國,中短期負收益率國債甚至已然成為一種常態。儘管有經濟學家時不時地警告“債券市場收益率扭曲的風險”,然而投資者卻是頗為“享受”這種畸形繁榮的景象。

  謎底一:

  歐元區經濟復蘇了

  然而,為何在市場分析人士紛紛預言“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將於不久之後進入負區間”之時,卻遭遇風雲瞬息變幻?不斷飆升的收益率,令投資者欲哭無淚。

  “歐洲經濟出現好轉是觸發歐美各國國債收益率由跌轉升的最大推手。”上海財經大學現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近期公佈的一些經濟數據表明瞭歐元區經濟得到了一定的改善。也許離真正復蘇還有一段時間,但重要的是市場預期變了。”

  今年春季是歐元區多年來增速最強勁的季節。4月30日,歐盟統計局公佈,歐元區物價結束了連續4個月的下降趨勢。具體數據顯示,歐元區4月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初值同比持平,4月核心CPI(剔除能源、食品及煙酒)初值同比增長0.6%。這一改善證實了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的看法。德拉吉表示,大規模資産購買在幫助歐元區19國避開通縮方面已經取得了成功。

  “最近歐元區通脹率數據的改善消弭了此前市場對於歐元區將長期陷入通縮狀況的擔憂情緒,這也印證了歐洲央行推出的量化寬鬆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因此,市場上關於‘歐洲央行可能提早退出QE’的猜測也越來越多,進而刺激歐元大幅上漲。相比之下,投資國債的相對收益會下降,這種投資者情緒的改善引發了債市空頭力量崛起,歐洲各國國債價格暴跌,要求的收益率瘋漲。”一位銀行業內分析人士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採訪時指出。

  日前,歐盟委員會預估今年歐元區經濟增長幅度將達到1.5%,比3個月前的預測高出0.2個百分點,預計德國經濟今年增速將達1.9%。歐元區第一季度經濟增長預期為0.5%。德國第一季度經濟增長預期為0.5%;法國預期為0.4%;而義大利也將取得0.2%的經濟增長。目前,歐盟對於歐元區明年的經濟更具信心,已將2016年歐元區經濟增速預期上調至1.9%。

  謎底二:

  空頭們開始行動了

  經濟基本面觸發債券市場風向打轉,但也有分析人士認為,債券市場的做空勢力才是債市瞬間扭轉的主要原因。

  無論是新債王岡拉克(Jeffrey Gundlach),還是老債王格羅斯(Bill Gross),都將國債視為千載難逢的做空對象。格羅斯更是豪言:10年期德國國債是“一生難得一次的做空機會”。

  “歐洲國債收益率近零甚至為負,展示了投資泡沫,這甚至讓16年前納斯達克的泡沫相形見絀。記住我的話,在某個時點,我會因為做空這些債券而致富。這個時點或許很快就會到來。”空頭投資基金Seabreeze Partners Management的主管卡斯(Doug Kass)同樣雄心勃勃。

  “投資者總是習慣於追漲殺跌,當有人開始拋售債券,就會有越來越多的投資者跟風。這陣‘風’由誰吹起呢?多是那些做空或做多的對衝基金。”上述銀行業分析人士進而表示,“無論是之前遭搶購的負收益率債券還是如今遭拋售的債券,投資者看重的不再是債券的價值或收益率,而是對價格進行投機而已。”

  “如今,在歐洲以及美國的國債期權市場,那些做空的基金真的看到了賭贏的希望。”該分析人士説,“儘管美國和歐洲經濟時好時壞,但是復蘇大方向不會改變,而且很可能出現加速的態勢。因此,歐美貨幣政策回歸到正常軌道,勢必給債市帶來衝擊。更重要的是,這麼多年來全球債券市場的泡沫真的被吹得過大了。”

  至於債市泡沫究竟會在何時破裂?

  阿伯丁資産管理公司(Aberdeen)的固定收益主管克倫比(Brad Crombie)曾這樣説:“只有當泡沫破滅時,你才知道身在其中。但這個市場有可能破滅。對於價值的緊張及焦慮,已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