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洋垃圾”服裝何以發展為灰色産業鏈?

  • 發佈時間:2015-03-26 18:22:38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新華網3月26日電(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賴雨晨 覃星星 袁慧晶)境外舊服裝是我國明令禁止進口的一類固體廢物,但目前在國內並無相關法律規定明確禁止經營舊服裝。在一些城市的集貿市場裏,一些打著“外貿尾貨”旗號的“洋垃圾”服裝竟成了部分消費者眼中的搶手貨。由於需求旺盛、走私鏈條堵截難度大、清理市場缺乏執法依據、地方保護傘仍未破除等種種因素交織,這一灰色産業鏈多年來難以禁絕。

  ?直擊:分工細緻的“洋垃圾”服裝“專業”市場

  在江西南昌的朱紫巷社區裏有一些不起眼的服裝店,所謂“外貿”服裝的售價可以低至10元至200元不等,貨色種類齊全,甚至有叫價高達8000元一件的皮草。記者假扮成顧客走進這樣的一家服裝店,一陣霉味撲面而來,成堆的衣服直接散堆在地上,顧客就在其中淘貨。

  記者發現,這些店舖的主要顧客是中年婦女,她們甚至很清楚自己購買的是境外舊服裝,卻並不介意這些衣服未經過清洗消毒,有的人還是光顧了十餘年的老主顧。店主大多也不避諱貨源,更不愁賣不出去,“好款式放一兩天就被人挑走了”。

  在廣西南寧的官塘市場,記者也發現好幾家這類舊服裝店舖:散發著霉味的衣物堆在地上、塞在麻袋裏,通常一個款式只有一件,有明顯的褪色、起球等穿著痕跡甚至污漬,售價低至10元一件,帶有外文商標。儘管店主聲稱這些服裝都是“外貿尾貨”,但種種特徵均表明其為“洋垃圾”服裝。

  廣東省陸豐市南部的碣石鎮是我國境內最大的“洋垃圾”服裝集散地。這個臨海鎮與香港的海上距離僅115公里。碣石鎮經濟基礎薄弱,加工銷售舊服裝啟動資金少、技術要求低、需求穩定,因此當地大量閒散勞動力以此謀生,逐漸形成全國聞名的“專業”市場。汕尾海關緝私局的一份調研統計顯示,在這個人口26萬的鎮上,從事“洋垃圾”服裝經營的就有萬餘人。

  清晨6點,在碣石鎮雙蓮市場周邊的小巷裏,一間間民房拉開鐵閘,準備迎接來自全國各地的二手服裝“倒爺”。每道鐵閘背後都是一家集居住、加工、售賣功能為一身的“三合一”門店。各家門店分工細緻,短裙、毛衣、外套、皮草,每家店幾乎只賣一個品類。店主直言不諱稱,這些主要是從日本、南韓等地進來的舊服裝。

  ?鏈條:高壓嚴打為何難以禁絕?

  記者調查發現,境外舊服裝流入我國市場大致可分為走私入境、轉運、加工、銷售等幾個環節,一般由不同團夥分別經營且單線聯繫。近年來,在執法部門持續高壓打擊下,“洋垃圾”服裝的走私運輸路線更加多變,除了傳統上直接海運至集散地廣東陸豐碣石鎮外,還存在“越南-東興-廣州-陸豐”“香港-深圳(惠州)-陸豐”“越南-福建-陸豐”等跨區域線路,鏈條長,證據鏈閉合難度大,查處困難。

  據陸豐當地打私部門負責人介紹,由於大量“洋垃圾”服裝並不從當地入境,所以執法部門只能在陸路通道設卡查處,“但往往只能抓住司機,貨主得到風聲早就跑了,甚至有些是境外遙控的。”記者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查閱的公開資料發現,從2013年至今年初,因非法處置“洋垃圾”而在陸豐獲刑的3人全部為貨車司機或摩托車司機,已公開的判決書中沒有其他違法人員受到刑法制裁的記錄。

  在流通環節缺少執法依據,是阻擊“洋垃圾”服裝的另一個難點所在。區別於其他類型的固體廢物,境外舊服裝流入我國之後並不用於提煉原材料或迴圈再利用,而是直接進入流通銷售環節,過程中對環境和群眾健康不造成顯性威脅。而我國現行法律法規並沒有明確禁止經營二手服裝,一旦“洋垃圾”舊服裝非法入境,對這些舊服裝市場的清理往往缺少執法依據,威懾力不足。

  陸豐市、南昌市西湖區等地工商部門介紹,目前對這類舊服裝市場的清理只能適用工商行政或城管的相關法規,主要處罰依據為無照經營或違建,處罰手段多為查扣貨物或罰款。“説侵害消費者權益往往缺乏權威的鑒定結論,説商標侵權也不恰當。”同時,礙于這些“三合一”門店多是本地民居,執法部門將其查封或貿然入戶清繳也缺乏法律支撐。類似的執法困境,在各地舊服裝零售市場普遍存在。

  碣石鎮一名舊服裝經營者向記者透露,一家“三合一”門店的租金一年兩萬元左右,“全年下來一家店可以掙十幾萬元”。一方面是行政處罰威懾力不足,另一方面是高額經濟利益的誘惑,導致這些“洋垃圾”舊服裝門店始終難以被連根拔除。

  ?建議:破除保護傘 集中力量“堵源截流”

  據汕尾海關統計,僅碣石鎮一地經營舊服裝的門店數量就超過2000間。據陸豐市打私和工商等部門的數據顯示,2013年到2014年,當地共清理“三合一”門店近2000間次,拆除棚寮158間、倉庫13間,累計收繳舊服裝4500多噸。

  據海關工作人員和群眾反映,非法經營舊服裝鏈條上如今仍或明或暗存在“保護傘”,其屢禁不絕也與打擊過程中態度不堅決、立場不堅定、措施不得力有關。

  在記者暗訪過程中,一些倉庫貨主和門店經營者曾一再表示,做舊服裝生意不需要擔心,“我們做幾十年了都沒出過事”,“打私和工商查到大倉庫就伸手要錢,所以都從鎮上搬到附近村裏了”。

  海關等部門負責人建議,在查處非法經營舊服裝案件的同時,要進一步深挖幹部隊伍中的權錢交易、瀆職失職等違法犯罪行為。陸豐市打私辦表示,從2013年至今,該市已有4名科級幹部因打擊境外舊服裝不力而受到問責免職,其中包括碣石鎮原書記和鎮長。

  陸豐不少基層幹部坦言,非法加工經營舊服裝涉及面廣,參與人員較多,而一些參與者法治觀念淡薄,打擊整治難度較大、成本較高,在高壓打擊之餘還需考慮多措並舉,標本兼治。除了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加強跨省市聯動整治,建立綜合治理長效機制,凈化經濟社會發展環境外,還需要積極引導當地群眾轉産轉業。當地政府只有儘快找到新的經濟增長點,為公眾創造足夠的就業機會,這條存在多年的灰色産業鏈才能真正被切斷。

  陸豐市委、市政府主要負責人表示,要繼續鐵腕整治,對非法經營加工舊服裝行為及“保護傘”發現一宗查處一宗、絕不姑息,同時要集中力量“堵源截流”,爭取實現“標本兼治”。(參與采寫:劉茁卉、李芮、關桂峰、李鯤、王俊祿)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