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希臘和歐元區説再見?

  • 發佈時間:2015-01-26 21:30:48  來源:國際商報  作者:楊舒  責任編輯:羅伯特

  

  希臘再次成為市場心之所繫,一切仿佛又回到了2009年10月。只是不知此次希臘再次點燃的“星星之火”,會給歐元區帶來什麼?

  希臘1月25日舉行議會選舉。截至記者發稿時的計票結果顯示,激進左翼聯盟黨(Syriza)獲得36.4%的選票,而現任總理薩馬拉斯領導的執政黨新民主黨的支援率僅為27.8%。

  競選時激進左翼聯盟黨領導人齊普拉斯就一直公開反對希臘現行的財政緊縮和經濟改革方案,稱要就此與歐元區“三駕馬車”重談條件。如今該黨勝選,即將發生的對峙局面或將更深層次地引發希臘撕毀援助協議甚至退出歐元區的風險。難道,這一次真的要説“希臘,再見”?

  退歐只是籌碼

  “2010年希臘沒有退出歐元區,現在希臘也不會退出歐元區,歐元區這棵大樹仍然重要。”在接受國際商報記者採訪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部副主任王朔直言。

  王朔認為,所謂“退歐”言論只是齊普拉斯的競選籌碼,用以喚起希臘民眾對近幾年“緊縮生活”的共鳴,以贏得更多選票。

  數據顯示,緊縮財政的這些年,希臘民眾始終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歐元區危機爆發至今,希臘經濟已經收縮了25%;失業率也高居25%,年輕人失業率更達到近60%;目前希臘平均工資為一個月600歐元,近20萬希臘人選擇移民他國……

  如此看來,齊普拉斯的競選口號是對症的,結果也是不錯的。但王朔直言,齊普拉斯是不會兌現的,至少不會“激進”兌現。畢竟從希臘經濟來講,歐元區對希臘的援助及苛刻要求,的確使其實現了財政基本面的好轉,免於債務違約。

  資料顯示,歐元區的援助和緊縮的財政政策幫助希臘于2013年提前實現了基本預算盈餘,並在2014年通過發售國債重返國際資本市場融資,國際評級機構標普和惠譽也分別將其主權信用評級逐漸由“垃圾級”提升至“B”。2015年希臘還有170億歐元的債務要到期。

  王朔的推測已在齊普拉斯的言辭中顯現端倪。據英國《衛報》報道,隨著選舉的臨近,齊普拉斯對待歐洲債權人的言辭越來越緩和。他甚至曾公開表示,希望希臘繼續留在歐元區。

  妥協才是結局

  希臘不能離開歐元區這棵大樹,歐元區同樣也無法同意希臘離開。

  王朔表示,希臘徹底退出歐元區不僅會威脅歐元區一體化進程,更將造成市場嚴重動蕩,尤其是在歐元區陷入技術性通縮、歐版量化寬鬆政策剛剛推出之際。

  數據顯示,齊普拉斯勝選的消息爆出後,歐元對美元開盤跌幅逼近1%,最低跌至1.11020,創下2003年9月30日以來新低;美元指數則暴漲至95.48,同時黃金上漲。

  僅僅是齊普拉斯勝選市場就如此敏感,一旦希臘退出歐元區,後果更不敢想像。歐元區經濟政治“主心骨”德國,其總理默克爾已經公開表示希望希臘繼續留在歐元區,繼續成為歐元區一部分。

  王朔認為,權衡再三,妥協才是利於雙方的唯一結局。他預測,齊普拉斯正式上臺後,肯定會與歐元區“三駕馬車”重新討論希臘的財政緊縮和經濟改革方案,以維護自身形象,而歐元區或許會在非關鍵細節上給予讓步,或是完全不讓步。唯一確定的最終結局是:希臘仍會繼續按照歐元區統一要求執行結構改革方案。

  不過,客觀講,儘管希臘和歐元區各自都握有一定籌碼,但歐元區的籌碼顯然更重。按照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研究員王天龍所説,希臘經濟結構嚴重依賴航運、旅遊,缺乏有力的經濟增長點,動力不足,現階段及未來一兩年中,希臘負債率都不會有太明顯的下滑,償債風險依然存在。這遠不是依靠執政黨的更疊所能解決的問題。

  短評

  希臘新政府面臨艱巨挑戰

  在希臘1月25日舉行的議會選舉中,主張結束緊縮措施、就救助協議進行重新談判的激進左翼聯盟黨獲勝。一些分析人士認為,激進左翼聯盟黨勝選,表明希臘民眾對實施近5年的緊縮措施已感到厭倦,但該黨上臺後將面臨一系列嚴峻挑戰。

  自債務危機爆發以來,為避免違約,希臘向國際債權人申請了兩輪共計2400億歐元的救助貸款。為獲得這些貸款,希臘承諾實施以減薪、增稅、裁員和私有化為主要內容的緊縮和改革政策。

  嚴厲的緊縮措施使民眾生活受到嚴重影響,失業率超過25%,約四分之一的家庭陷入貧困。大批民眾在絕望和憤怒中把選票投給了反對緊縮的激進左翼聯盟黨。

  分析人士認為,由於希臘面臨一系列迫在眉睫的問題,激進左翼聯盟黨一上臺就必須立即迎接來自國內外的雙重挑戰:對內,要穩定國內局勢,兌現選舉承諾;對外,要處理好與國際債權人的關係。

  希臘的局勢發展給歐元集團特別是德國出了一道難題:如果在與希臘新政府重新談判中拒絕讓步,甚至把希臘踢出歐元區,歐元大廈將垮掉一角,市場也會不斷猜測接下來哪個成員國會退出,這將動搖歐元本已脆弱的國際儲備貨幣地位,甚至有可能導致歐元區最終解體;如果向希臘作出過多讓步,其他重債國可能會提出類似要求,債權國政府也將面臨本國民眾的指責,政治和經濟風險都很大。

  從長遠來看,希臘的難題其實只是歐洲所面臨難題的一個縮影,如果希臘和歐洲領導人拿不出解決希臘問題的良策,那麼希臘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歐洲的明天。(陳佔傑劉咏秋)圖為激進左翼聯盟黨領導人齊普拉斯在慶祝集會上感謝支援者。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