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一條獨具特色的中國道路——中國農業機械化十年跨越(中)

  • 發佈時間:2014-10-31 10:37:00  來源:中國農業資訊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農業機械化“黃金十年”的跨越式發展,為中國農業發展史寫下了輝煌的一頁。然而,歷史是不斷遞進的階梯,是要素積累的過程,是合力推動的結果。

  在傳統農業文明底蘊深厚、以小規模農戶經營為主、人地矛盾突出、地理氣候複雜多樣的中國,如何實現農業機械化?絕非等閒之事。註定要比別人付出更為艱辛的努力,註定要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黃金十年”的背後,歷經不同時期的實踐探索,凝聚了數代人心血智慧。

  有中國特色的農業機械化道路已逐漸清晰,那就是“農民自主、國家扶持、市場引導”之路,那就是“資源共用、服務互惠、功能協調”之路,那就是“實事求是、因地制宜、與時俱進”之路。

  “農業的根本出路在於機械化”;共和國幾十年艱辛探索,引領億萬農民不懈追逐農業機械化的夢想

  上世紀50年代中期,毛澤東提出“農業的根本出路在於機械化”著名論斷,並設想用5個“五年計劃”,也就是到1980年在全國基本實現農業機械化。

  現在看來,儘管領袖的預言有些超前,甚至新中國在探求農業機械化的道路上,有些“急於求成”;卻在億萬農民心中,播下了農機化夢想的種子,讓農業機械化的概念深入人心,並激勵著後來者去突破一個個阻礙、不懈追求。

  回顧65年走過的路,新中國農業機械化先後經歷了四個不同的階段:1949至1980年的創建起步階段,1981至1995年體制轉換階段,1996至2003年,市場引導階段。2004年至今,依法促進迎來“黃金十年”。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國家始終把實現農業機械化,作為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農業的一個重要戰略目標。從50年代開始,國家逐漸在有條件的社、隊成立了農機站,政府按計劃配置了各種農機具,支援群眾性農具改革運動。

  1966年至1978年,國務院共召開了三次全國農業機械化工作會議,國家將支農資金主要用於農業機械化,財政投入合計約90億元,促進了農業機械化的快速發展。逐漸建立起了比較完整的農機管理、科研鑒定、技術推廣、教育培訓、銷售維修和使用服務體系。我國農機工業從製造新式農機具起步,從無到有逐步發展,先後建立了包括一拖、天拖、常拖等一批大中型企業,奠定了我國農機工業的基礎。

  農村實行家庭聯産承包責任制後,大中型農機在超小規模土地上失去了用武之地,集體農機站逐步解散,除保留農機平價供油這一政策外,國家對農業機械化和農機工業的直接投入逐漸減少,曾經一度出現“包産到戶,農機無路”的尷尬。

  1983年中央一號文件允許農民自主購買和經營農機。這段時期小型農機具、手扶拖拉機、特別是農用運輸車增長較快。而大中型拖拉機和配套農具保有量停滯不前,機具配套比失調,田間機械利用率低,農田作業機械化水準提高緩慢。

  曾在農機化司工作多年、現任農業部監察局局長的董涵英説:“回過頭來看,當時管理者對‘包産到戶,農機無路’的擔心是多餘的,農民的實踐並不是這樣。1982年我剛參加工作不久,在安徽懷遠縣調研時發現,農民對小農機有著很強的需求。儘管當時政策還沒有明確,還存在很多爭論,農民已經走在了前面,當年該縣農民就已經自購了兩萬多臺手扶式拖拉機,大街上到處都有賣。”他認為,這一時期政策上最大的突破在於衝開了“農機作為生産資料不允許私人所有”的禁區,發展農業機械化不再由國家和集體包辦,把自主權交給了農民,這是農機化發展的一次思想大解放。

  1995年,我國開始建立市場經濟體制,農用平價柴油等國家在計劃經濟體制下出臺的農業機械化優惠政策全部取消,農業機械化進入了以市場為導向的發展階段。農機管理部門手頭上沒有任何“政策手段”,但跨區作業為他們提供了一個“服務抓手”,從1990年開始農機部門就開始促成、推動全國性跨區作業。江蘇省農機局副局長王勇回憶,當年農機局局長和工作人員主要的工作就是幫人牽錢,從二三月開始就到處跑,比如南方的跑到北方,北方的跑到南方,給機手聯繫收割的地塊,為農機手和用機農民解決各種糾紛,積極助推中國特色的跨區作業和農機作業市場的發展與形成。

  90年代中期後,農村勞動力開始出現大量轉移的趨勢,農村季節性勞力短缺的趨勢不斷明顯,農民使用農機的積極性不斷提高,農業機械化服務的社會化、市場化步伐加快,聯合收割機跨區機收逐步興起,中國特色的農機化道路初步形成。全國各類聯合收割機保有量從1995年的7.3萬台激增至2004年的40萬台。

  一部法律和一項補貼政策,為農業機械化“黃金十年”提供堅強保障,並産生強大的推動力量

  2004年,在我國農機化發展史上,發生了兩件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件”:一是“中央1號文件”決定對農民購買和更新大型農機具給予補貼;二是11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農業機械化促進法》正式實施。從此我國農業機械化進入了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

  “農機購置補貼政策有很強的指向性和精準性,起到了一舉多得的效果。”原農業部農機化司司長宗錦耀説,“從2004年起,累計投入的1200億元國家財政補貼,帶動農民投入2000多億元,農民購機、用機的積極性空前高漲;農業機械化水準大幅度提高,國家農業綜合生産能力得以確保;農機工業走出多年徘徊局面,我國迅速成為世界第一農機製造大國。”

  以購機補貼為重點,國家對農機扶持政策趨於系統和完善。2010年《國務院促進農業機械化和農機工業又好又快發展的意見》,明確了中國特色的農機化促進政策框架。國家和地方,先後實施了農業機械化推進工程、保護性耕作工程等基本建設項目,開展了農機報廢更新補貼、關鍵環節農機作業補貼試點,探索了農機抵押貸款、政策性農機保險、免費安全檢驗、農機庫棚佔地按農用地管理等惠農措施,有效調動了農民購機用機積極性。

  “是農機補貼政策讓我終於等到了農機化發展的春天,讓我深埋在內心的農機情感又一次得到釋放,特別是兩台大型玉米收割機運到合作社的時候,我激動得一夜沒睡好,半夜起來撫摸機械,淚如雨下。”遼寧昌圖縣平安保農機合作社理事長、全國勞動模範范甲柱這樣表達感激之情。

  范甲柱是1974年就步入農機行業的“老兵”,70年代曾創下了“全國先進農機站”的輝煌,也體驗過農機站解體後的苦痛。2007年,農機補貼在昌圖擴大範圍,沉寂多年的他再次出山,聯合17名駕駛員成立農機專業合作社。合作社自籌資金106萬元,利用中央、省級補貼的75萬元,昌圖縣政府補貼的54萬元,購置大型玉米聯合收割機兩台,以及拖拉機、聯合整地機、播種機、青儲等71台(套),涵蓋耕、種、收各個環節,當年社員平均工資加上分紅達到3萬元。

  農機補貼帶來的效果看得見摸得著,而農機化促進法的影響則無形而深遠。

  農機化促進法也是對中國農民創造性實踐的一個確認,體現了黨的主張與人民意志的統一。2007年,時任農業部副部長的張寶文,將中國特色的農機化道路的主要特徵總結提煉為“農民自主、政府扶持、市場引導、社會化服務、共同利用、提高效益”,這6個方面都能在農機化促進法中找到相關的條款對應。

  曾參與農機化促進法前期調研的農業部農機鑒定總站站長劉敏介紹,法律出臺前認識並不統一。有的同志認為,中國人多地少,有了農機,農民去哪?會不會影響穩定?有的同志認為按西方市場經濟的理念來講,政府應該無為,政府不要去管,讓農機化自然發展就好了,不需要去促進,促進是“找米下鍋”……法律的出臺意味著又一次衝破思想的枷鎖。

  農業部農機推廣總站站長劉憲説:“實現社會的進步是需要促進的,要不要解放農民,法律體現了一種價值觀,是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促進法將國家扶持農機化的政策措施,如對農民給予購機補貼、支援農機化技術示範推廣、強化農機品質和安全管理、支援農機科技創新等上升為法律規範,為農機化發展創造了一個長期穩定的環境,堅定了我們發展農業機械化的方向。”

  “我們闖出了一條符合國情的道路,國家又適時出臺法律和支援政策,農民、政府、市場、企業各方力量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好地匯聚在一起,為農機化發展構建了強大而不竭的動力。”農機化促進法起草小組成員、77歲的中國農業大學教授白人樸,對新中國農機化發展的四個階段作出這樣的解答。

  政策引導與強化政府作用,不僅僅體現于財政措施,往往還體現在分類指導、因地制宜上。針對長期以來千差萬別的農藝制度,對農業機械化應用的限制,以及農機農藝脫節、農業生産缺乏標準化的種植模式等問題,農業部組織科研人員專門攻關,制定對策。比如説玉米種植,在一個省就有30多種行距模式,不僅不利於機械化,有些模式的種植效果也值得懷疑。

  2010年,農業部印發了《關於加強農機農藝融合加快推進薄弱環節機械化發展的意見》,農機化司與計劃、財務、科教、種植業、畜牧業、漁業等相關司局聯合製定了《關於加強農機農藝融合加快推進薄弱環節機械化發展工作方案》,強化了農業部內部司局間的分工協作工作機制。在科研方面,農機農藝融合技術研發受到重視,在主要作物産業技術體系中,都設置了農機崗位專家;在推廣方面,發佈了各個主要作物的機械化生産技術指導意見,在全國設立了水稻、玉米、油菜、棉花、甘蔗、薯類6大作物54個農機農藝技術融合示範區,組織引導農民統一作物品種、播期、行距、行向、施肥和植保,為機械化作業創造條件。

  從國家集體包辦到農民自主發展、到農民在市場經濟中的探索創造、再到國家法律和政策的強力推動,一次次解放思想,一次次突破阻礙,中國特色的農機化道路就這樣越來越清晰地展現在世人眼前。

  通過市場的主導作用實現資源共用與互惠服務,為世界創造小規模農業實現機械化的中國範例

  讓我們把目光投向1986年的山西。

  這是一個地形狹長的省份,從南到北有700多公里長,縱跨中國9個生態麥區中的3個——黃淮海麥區、北方春麥區和北方冬麥區,小麥成熟期長達近30天。

  1986年5月的一天,晉中太谷縣五家堡村農民溫廷玉,從電視上看到湖北、安徽和河南的小麥已經陸續成熟,農民開鐮收割。過不了多久,自己家南邊的運城小麥也該熟了。剛買了一台聯合收割機的溫廷玉,看著墻上的地圖,發現了一個“商機”,何不利用麥熟的時間差,從運城沿途向北收,搞它個“南征北戰”?於是,他聯合村裏的5戶農民第一次南下運城收割小麥。

  溫廷玉沒有想到,這個最早的農機跨區作業服務隊,開啟了我國小麥聯合收割機跨區作業服務的先河,他們也成為第一批轉戰麥區的“淘金者”。農機具在他們手上,不僅只是替代勞動力的工具,而且成為可以致富增收的手段。到1995年,山西、陜西、河北、河南等省共有約8000台聯合收割機加入了跨區機收。這種農民在經濟利益驅使下的自發性行為,一般只在省內流動作業,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少有參與。

  1996年,農業部首次在河南省組織召開了“三夏”跨區機收小麥現場會,正式揭開全國大規模組織聯合收割機跨區機收的序幕。當年有北方11個省2.3萬台聯合收割機參加小麥跨區機收,此後跨區機收的浪潮席捲全國,持續至今每年有30多萬台收割機參與跨區作業,作物也從小麥拓展到水稻、玉米和其他大宗作物。

  跨區收穫作業,被後來的研究者譽為“中國農民在生産實踐中的偉大創造”。這種新型的農機服務模式,起到在穩定家庭承包責任制的基礎上,通過市場機制對資源的有效配置,讓有限農機資源為社會共同利用。它將千家萬戶的小生産與千變萬化的大市場進行有效地對接,使高投入的大中型農業機械在分散經營的一家一戶的土地上實現了高産出,解決了“有機戶有機沒活幹、無機戶有活沒機幹”的矛盾,在生産方式上實現了規模化經營,開闢了我國小規模農業使用大型農業機械進行規模化、集約化、現代化生産的現實途徑。

  從收穫環節這一農業最緊要的環節開始,“農機共同利用”逐步拓展到農業生産的各個環節,耕整地、機播機插、秸稈還田、機械化植保、糧食烘乾、加工儲運等等,通過農機戶和用機戶之間進行作業價格的“協商談判”,最後形成統一而較為穩定的作業價格體系,形成了中國特色的“農機作業服務市場”。

  用經濟學術語來説,這是個標準的“完全競爭市場”——“有大量的買者和賣者”,任何一個生産者或消費者都不能影響市場價格;“産品同質性”,市場上有許多企業只能生産同質的産品,消費者無法根據産品的差別形成偏好,任何一個企業都無法享受壟斷利益;“資源流動性”,生産廠商進入或退出行業不受任何社會法令和其他社會力量的限制。由於無任何進出市場的社會障礙,在一個較長的時期內,生産者只能獲得正常的利潤,而不能獲得壟斷利益;“資訊完全性”,市場上的每一個買者和賣者都掌握著與自己的經濟決策有關的一切資訊,這樣每一個消費者和每一個廠商都可以根據自己掌握的完全資訊,作出自己最優的經濟決策,從而獲得最大的經濟效益。而且,每一個買者和賣者都知道既定的市場價格,都按照這一既定的市場價格進行交易。

  之所以引用這一段經濟學術語,是要説明“偉大的創造”並非妄言,農民的“發現”符合經濟規律。“完全競爭市場”被認為是“最理想、最有效的市場”,正因如此,通過“社會化服務”實現農機“共同利用”,農機經營者靠機致富,農機使用者節本增效,都得到最大效益,億萬農民才真心接受,其生命力才如此頑強。

  比較美國、歐洲、日韓等已經實現農業機械化的國家,美國採用的是大規模的機械化路線,歐洲是中等規模、集約機械化路線,日韓是一個中小規模、精細化的機械化路線,但其作物單一,主要是水稻。三種路線,共同特點是都走高度資金和技術密集的路子,技術含量高,價值也大;國外農戶本身比較富有,購買農機主要是自己用。但是我國農戶“超多”,經營規模“超小”,農民積累能力“超弱”,這樣的國情決定了,如果每家每戶買農機既買不起,也不經濟,先進國家路線不能照搬。我國農戶的耕地不到歐盟國家的1/40,美國的1/400,這樣的情況下,用“共同利用”這樣一種方式,以超過發達國家小麥收穫機利用率的小成本,我國的小麥2012年機收率就超過90%,成為第一個實現全程機械化的作物。這種模式已在水稻、玉米等主要作物生産中複製。——中國的道路確實“與眾不同”。

  職能部門與相關部門共同構建的協調服務管理體系,讓農民“買得起、用得好、有效益”,優勢盡顯

  談中國農機化特色,不能不提到中國的農機管理和服務部門。

  “許多國家農機同行驚嘆,中國有一套世界上獨有的農機化行政管理和農機試驗鑒定、安全監理和技術推廣等公共服務體系。”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揚敏麗説。這套從計劃經濟時期就建立的體系,儘管在80年代體制轉換期曾有過一段局部的“點斷、人散、網破”,但其完整性一直保持至今,其功能不斷完善,成為國家和農民發展農業機械化的有力推手。

  與改革開放前運動式推動、齊頭並進不同,針對各地自然條件、經濟社會發展水準和技術發展程度,農機管理部門統籌農機化發展方略,引導農機化科學發展。確立了“因地制宜、分類指導、重點突破,有選擇地發展”行之有效的指導方針,集中人力、財力,在重點地區、重點作物、重點環節上尋求突破,以點帶面,穩步推進。在小麥第一個實現全程機械化後,又開始攻克玉米機收和水稻機插兩個薄弱環節,力爭三大糧食作物都能全程機械化;並分步驟地啟動棉花、油菜、甘蔗、馬鈴薯等大宗作物機械化試點示範。

  在補貼政策設計上,重點向優勢農産品集中産區傾斜,向重點作物關鍵環節傾斜,向先進機具傾斜,向農民專業合作社傾斜。

  2007年,農民專業合作社法開始實施,農機管理部門貫徹《農業部關於加快發展農機專業合作社的意見》,開展農機專業合作社示範建設活動,建立定點聯繫機制,培育一批典型,規範和引導農機社會化服務組織健康發展。按照“引導不強迫、支援不包辦、服務不干預”的原則,支援農機專業戶發展成為農機大戶,引導農機大戶、種糧大戶、普通農機專業戶和農戶,採取機具入股、技術入股、土地入股、資金入股等多種方式創建農機合作社等服務組織。

  到2013年,全國農機合作社數量超過了4.1萬個,我國農機服務的市場化、社會化和産業化不斷推進,服務領域不斷拓展。農機合作社利用技術、服務、資訊等優勢把農機戶組織起來,發展出生産環節的“定單作業”、“全程託管”,産前的“農資團購”、産後的“統加統銷”等多種服務模式,或者通過土地流轉、土地入股等方式直接發展農業規模經營,成為當前我國農業中最具活力和帶動力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

  農業部農機化司司長李偉國説,政府促進農機化發展,就是要確保農民“買得起、用得好、有效益”。“買得起”就是落實好財政補貼政策,解決農民購買力問題,同時引導企業重點研製生産符合農民購買力的先進適用機械;“用得好”就是通過試驗鑒定,對農機的可靠性、適應性和安全性作出評價,通過安全檢測和技術推廣培訓讓農民安全放心使用,通過品質監督來維護農民權益;“有效益”,就是培育作業市場,壯大市場主體,通過組織和引導提高農機具利用率和使用者的經濟效益。

  每到三夏、三秋的機收關鍵時節,農業部門聯合公安、交通、石化等部門,為跨區機收提供通行便利,確保供油基礎,各級農機管理部門還開通了全國性的跨區作業直通車資訊系統,數十萬農機手實現了作業市場供需對接。

  2013年,北京市在全國範圍內第一次將農業機械保險納入市政策性農業保險範圍,寫入地方性法規《北京市農業機械化促進條例》。2014年9月,在農業部財務司、農機化司的推動下,中國農業銀行在新疆試點農機租賃,300多萬元的大型採棉機農機合作社只需首付30%即可開回家,僅沙灣縣3家農機合作社就一舉“採購”了17台大型採棉機。金融支援農機化發展已開啟破冰之旅。

  農業機械化,一條獨具特色的中國道路,從崎嶇走上開闊,從艱辛走向平坦。

  (採訪組成員:呂明宜 劉小偉 朱先春 余向東 趙潔 王東生 毛曉雅)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