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6月27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為節能減排“劃杠杠”

  • 發佈時間:2014-09-17 03:31:46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作為第三批國家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試點聯盟之一,“節能減排標準化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于2013年12月底在京召開試點啟動會,試點期2年。而組建於2011年3月的全國節能減排標準化技術聯盟,從某種程度上,可以説是該聯盟試點的前身。全國節能減排標準化技術聯盟由中國標準化研究院、國家節能中心、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培訓中心、中國節能協會、中國認證認可協會、中國標準化協會、中國資源綜合利用協會、中國環境保護産業協會、中國品質認證中心、中國設備監理協會、方圓標誌認證集團有限公司共11家單位共同發起成立,聯盟共有成員單位400家,理事長單位是中國標準化研究院。聯盟成立至今,共制定了20多項聯盟標準,其中有6項已經轉化為國家標準,還有2項轉化為國際標準。

  節能減排,是我們日常生活中普通而又常見的字眼。我們經常能聽到、看到某某企業在生産過程中節省了多少度電;某某家用電器能耗少,能效等級是1級;某某産品是低碳産品……但是,你是否想過,這背後的依據是什麼呢?那些數字是如何測算出來的?這一切,都有賴於標準的“劃線把關”。

  節能減排標準化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雖然是一個年輕的産業技術創新聯盟,但是它的一系列動作已經引起了業內的廣泛關注,在節能減排領域大展拳腳。

   快速制定標準,讓節能技術落地

  一項節能技術開發出來固然是好事,但是如果不能順利地投入産業,那它也不能發揮節能作用。而在技術到産業的轉化過程中,缺乏相應標準就是一個很大阻礙因素。

  “要申請制定國家標準,它先要提交立項申請,立項通過才有可能促成國家統一標準的形成,這個週期一般需要三到四年時間。”節能減排標準化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常務副秘書長、中國標準化研究院潘崇超博士在接受科技日報採訪時説。

  聯盟成立以後,功能之一就是制定聯盟標準,“聯盟標準制定的週期一般在六個月左右,主要關注新技術、新産品推廣急需的標準,它可以在聯盟成員之間適用,這個相對較短的週期能滿足企業順利將技術轉化為産品的需求。而且適用性強,可以為國家標準制定做基礎。” 潘崇超告訴記者。

  他隨手拿出一本冊子,給記者舉了測算LED燈照明節能改造項目節能量計算的例子。LED燈的推廣主要是採用合同能源管理的模式。LED燈生産廠商向用能單位提供LED燈和必要的服務,用能單位以節能效益支付LED提供商費用。“在沒有標準的情況下,這個過程容易出現糾紛。LED燈提供商認為自己幫助用能單位節約了多少度電,所以應該回收多少利潤,而用能單位可能認為節約量沒有前者説的那麼多。除了這兩者,中間還涉及一些節能審核機構、銀行和節能量交易所等金融機構等的利益。”潘崇超説。

  在爭執中,如果沒有一個公認的、統一的標準,就談不出結果,産品推廣也容易受阻礙。聯盟接到LED燈提供商的訴求之後,組織聯盟內的單位和專家,經過近6個月的努力,終於制定出了一個各方都認可的標準——《LED照明項目節能量與溫室氣體減排量評價技術規範》,通過規定LED照明項目節能減排量測量及驗證方法,促進了LED燈的順利地推廣,為照明領域合同能源管理項目的推廣應用提供技術依據。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基於泛在網的建築節能監測控制共性技術方案應用指南》標準、《工業企業溫室氣體排放數據品質管理技術規範》都是聯盟快速制定標準的工作體現。

  打破綠色壁壘,拿到進入國際市場的“鑰匙”

  在當前全球化的背景下,國際的整體趨勢使環境和貿易掛鉤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發展中國家的産品容易遭遇綠色壁壘和其他出口限制。“如果缺乏相應的標準或是標準不被認可,那麼我們國家的産品在出口時就會遇到很大阻礙。”潘崇超告訴記者。

  “還説LED燈吧,標準制定之前,我們的LED燈出口國外受阻很大一個原因是不能夠滿足當地的能效指標要求。2012年初,我們對普通照明用非定向自鎮流LED燈能效限定值和能效等級標準進行研究和起草,當年12月正式發佈了標準。標準推出後2013年上升為了國家標準,並通過了WTO/TBT通報,這樣我們的産品可以順利出口了。”潘崇超邊説,邊拿出標準書把能效等級的參數指給記者看,雖然標準書只有幾頁,但它的存在讓我國的産品拿到了通往國際市場的鑰匙。

  “除了綠色貿易壁壘,發達國家的碳足跡也差點成為我國電器、紡織和工業原材料等産品出口國外的攔路虎。雖然碳足跡評價國際標準目前沒有通過,但是我們不得不在這方面進行能力建設。”潘崇超説。

  2009年哥本哈根氣候大會召開前不久,法國等少數發達國家力主設立碳關稅。碳關稅制度要求發展中國家採取與之相同的排放標準進行溫室氣體絕對減排,如果某國産品不能達到進口國在節能和減排方面設定的標準,就將被徵收特別關稅。這對我國節能減排標準化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戰。

  國家規劃出來之後,有些省份為了達到國家的節能減排目標,採用拉閘限電和關停高能效企業的措施,這並不是長久之計,也不解決根本問題。我國節能減排工作需要長效機制,而要形成長效機制,領先性節能減排標準和節能減排量評估標準就必不可少。“聯盟相關標準的制定和推廣應用進行努力,協調調動成員單位的優勢科技資源,共同解決節能減排標準化工作所面臨的重大共性問題和關鍵技術難題。” 潘崇超説。

   能源革命和産業融合催生智慧能源産業

  “實現節能減排有三個途徑,一是産業結構調整,這是一個很宏觀而長期的過程,很難短期見效。二是技術節能,三是管理節能。就目前而言,各行各業想在技術節能上迅速取得突破相對較難,而眼下大數據、雲平臺、智慧化的迅速發展,給管理節能帶來了更多機會。”潘崇超説。

  智慧能源就是應用網際網路、物聯網等新一代資訊技術對能源的生産、存儲、輸送和使用狀況進行實時監控、分析,並在大數據、雲計算的基礎上進行實時檢測、報告和優化處理,以形成最佳狀態的、開放的、透明的、去中心化和廣泛自願參與的綜合管理系統,並利用這個綜合管理系統獲得的一種新的能源生産及利用形式。 “我們做的IEEE 1888標準,這是首個由中國發起的綠色IT標準,已成為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IEEE)在綠色節能和物聯網領域具有標誌性的全球標準,也是智慧能源領域最具影響力的國際標準。”提起這項標準,潘崇超十分自豪。在這項標準出臺之前,一座樓宇裏面的照明系統、空調系統、變配電系統、感測器設備等,各有各的通信協議,無法互通,數據也沒法統一採集,更談不上進行智慧分析和管理了。“這項標準頒布之後,聯盟成員開發了IEEE 1888網關産品,就相當於給各種通訊協議裝了一個統一的編碼器,好比是把英語、法語、德語都翻譯成中文了,通過網關能把所有的資訊都有效地收集起來,經過分析,找到節能的機會。”潘崇超説。

  建成于2000年的中關村軟體園是國家軟體産業基地,由於建設時所用的照明和空調等設備比較落後,其耗電量逐年增加。2013年,中關村軟體園進行了基於IEEE 1888標準的樓宇改造。通過改造,與2012年同期相比,中關村軟體園各項能耗指標都達到了超過20%的節能效果。並且,由於採用了LED等環保新材料,軟體園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量高達85%。同時,由於實現了遠端可視化操作和智慧控制,節約了將近一半的管理成本,達到了經濟效益和環保效益兼備的效果。

  在潘崇超看來,智慧能源産業是一個朝陽産業。他説,節能環保産業年均增長率達到了15%以上,節能環保産品的市場份額也逐年擴大。到2015年與智慧能源密切相關的雲計算産業的平均年複合增長率達到了36%。

  彌補人才缺口 成立河北大學低碳研究院

  成立研究院進行專業人才的培養是節能減排標準化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在人才培養方面獨特的做法。今年4月,在京津冀一體化的背景下,節能減排標準化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與河北大學聯合各類社會資源,在中國光華科技基金的支援下,共同發起成立了河北大學低碳研究院。

  “今年,河北大學低碳研究院已經開始招收研究生。計劃招收35人,專業方向有兩個:智慧能源、低碳管理。”潘崇超告訴記者。河北大學低碳研究院旨在推動節能減排、低碳經濟和可持續發展,以標準化、計量、檢測檢驗、認證認可為技術支撐,以下一代網際網路建設、資訊化、雲計算、物聯網、智慧能源産業創新和産業網際網路發展為發展方向。

  談起成立低碳研究院的初衷,潘崇超説:“在這個行業越做下去,越感覺節能減排專業人才的缺乏。像我本身,現在雖然從事的是節能減排方面的工作,但我並不是這個專業出身,我的經驗和知識都是從做項目中慢慢得來的。目前高校裏面的相關專業,熱能工程,土木工程的,他們不會專門研究如何進行節能減排。我們成立低碳研究院就是為了彌補人才的缺口,培養節能減排領域的專業技術人才和管理人才。對於聯盟而言,河大低碳研究院的成立為聯盟的人才培養找到了實實在在的落點。”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