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1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開羅宣言》與戰後日本的履行

  • 發佈時間:2014-09-08 07:14:00  來源:求是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 《開羅宣言》等國際條法對日本作為戰爭發動者的懲戒包括:永遠不容許日本再發動戰爭;不準日本擁有發動戰爭的軍事力量;日本必須歸還被其掠奪的別國領土;對與日有爭議島嶼的處理;對其戰爭罪犯的懲戒。

  ■ 戰後日本右翼勢力一直企圖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成果,特別是否定《開羅宣言》等有關國際條法對其的懲戒條款,妄圖挑戰戰後國際秩序。其行為包括:否定侵略罪行;修改和平憲法;增加軍費,擴軍備戰等。

  ■ 與日本右翼勢力的鬥爭具有艱巨性、複雜性、持久性的特點,顯然單靠中國一國力量會有所不足,應當加快推進和形成反對日本右翼勢力的國際統一戰線。

  ■ 日本右翼勢力的一系列危險舉動不僅是對《開羅宣言》的公然違背,更是企圖否定二戰勝利成果、挑戰戰後國際秩序、謀求成為軍事政治大國進而主導東亞政治的表現,將給亞太地區和全球國際局勢帶來新的不安定因素。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顯現勝利曙光:2月,德國軍隊在史達林格勒戰役中慘敗,東線戰場局勢開始逆轉;9月,義大利政府無條件投降;在太平洋戰場,中途島海戰後盟軍扭轉戰局,開始對日發動反攻。為了更好地協調對日作戰、懲罰日本侵略罪行,11月22日至26日,中、美、英三國首腦在埃及首都開羅舉行會議,簽署並於12月1日共同發表《開羅宣言》。宣言確認了日本侵略和掠奪中國領土的事實,明確提出了戰後對日本的處理決定,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重大成果,是建立戰後國際新秩序的重要基石。

  一、《開羅宣言》及後繼國際條法對日本作為戰爭發動者的懲戒

  1.《開羅宣言》及相關國際條法的承繼性和法理性

  經中美英三國首腦商定的《開羅宣言》草案完成後,送史達林諮詢,他“完全”贊成“宣言及其全部內容”,並明確表示:這一決定是“正確的”。這説明該宣言得到二戰主要同盟國一致同意,具有法定性。

  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國首腦聯合發表《波茨坦公告》,敦促日本立即無條件投降。蘇聯8月8日對日宣戰後加入該公告。《波茨坦公告》第八條重申“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這證實了兩個國際條法的繼承性。

  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宣佈接受《波茨坦公告》,次日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政府在《日本投降書》中承諾“切實履行波茨坦宣言之條款”,表明日本政府無條件遵守《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對其的制裁。

  1972年中國和日本簽訂的《中日聯合聲明》第三條中,日本政府再次承諾“堅持遵循波茨坦公告第八條的立場”。

  以上事實確鑿證明《開羅宣言》及相關國際條法的延續性和法理性,併為當時日本政府所承認。還必須特別強調,1947年頒布的《日本國憲法》,以及幾屆日本政府通過的反戰決議等等,都是在《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等影響下,反映了同盟國的意志、深受日本侵略的亞太地區各國民眾的訴求以及廣大日本人民對軍國主義泛起的警惕。

  2.《開羅宣言》等國際條法對日本作為戰爭發動者的懲戒

  永遠不容許日本再發動戰爭。《開羅宣言》指出:“我三大盟國此次進行戰爭之目的,在於制止及懲罰日本之侵略。”這就定性了日本發動戰爭的性質是“侵略”,而絕非後來日本聲稱的只是“進入”。《波茨坦公告》進一步指出:“欺騙及錯誤領導日本人民使其妄欲征服世界者之威權及勢力,必須永久剔除”,明確宣告絕不容許日本今後再踏上戰爭之路。

  不準日本擁有再發動戰爭的軍事力量。鋻於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給世界人民造成的災難,同盟國商定,除永久剷除日本妄圖征服世界的邪惡勢力,還必須在日本建立“和平安全及正義之新秩序”,直到“有確定可信之證據”證明“日本製造戰爭之力量業已毀滅”。

  日本必須歸還被其掠奪的別國領土。《開羅宣言》明確規定:“剝奪日本自從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後在太平洋上所奪得或佔領之一切島嶼;在使日本所竊取于中國之領土,例如東北四省、台灣、澎湖群島等,歸還中華民國;其他日本以武力或貪慾所攫取之土地,亦務將日本驅逐出境。”

  對與日本有爭議島嶼的處理。考慮到日本歸還島嶼可能會引起地域不清楚的爭議,《波茨坦公告》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其他小島之內。”也就是説日本作為二戰的戰敗國,美、中、英、蘇等戰勝國具有對其領土範圍的解釋權。

  對戰爭罪犯的懲戒。日本當年鼓吹發動侵略戰爭的罪犯理所當然應為其犯下的反人類罪行受到懲處,所以《波茨坦公告》宣佈了“對於戰罪人犯,包括虐待吾人俘虜在內,將處以法律之裁判”,還世間以公道。

  二、戰後日本履行《開羅宣言》等二戰國際條法的情況

  《開羅宣言》將日本牢牢釘在歷史恥辱柱上。然而戰後日本右翼勢力一直企圖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成果,特別是否定《開羅宣言》等有關國際條法對其的懲戒條款;近年來更是變本加厲,妄圖挑戰戰後國際秩序。

  否定侵略戰爭罪行。日本在對外侵略戰爭中犯下的滔天罪行,是套在日本軍國主義者脖子上的絞索,也是歷史為日本軍國主義者樹立的恥辱柱。然而,日本右翼勢力一直試圖否認或篡改這些鐵的歷史事實:參拜靖國神社,修改歷史教科書,公然拋出“侵略定義未定論”、“慰安婦必要論”,否認“南京大屠殺”等等,妄圖在世界輿論和新一代日本人意識中淡化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罪行。

  拒不歸還釣魚島等島嶼。眾所週知,釣魚島自古就是我國的領土。1894年中日爆發“甲午海戰”,中國戰敗被迫簽訂了不平等的《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及包括釣魚島在內的附屬島嶼給日本。而根據《開羅宣言》,被日本掠奪的台灣及其周圍島嶼必須歸還中國。1946年1月29日聯合國盟軍最高司令部發佈677號訓令,明確定義了日本版圖範圍在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四個主要島嶼及包括對馬諸島、北緯30度以北的琉球諸島的鄰近小島,並指明該範圍不包括北緯30度以南的諸島嶼。而釣魚島群島連其最北的黃尾嶼都在北緯30度以南。更重要的是,同盟國具有對日本領土範圍的解釋權,日本必須接受盟國對日本版圖的一系列規定。因此,日本拒不歸還我釣魚島是對《開羅宣言》等國際法文件的公然漠視和違反。

  修改和平憲法。《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政府必將阻止日本人民民主趨勢之復興及增強之所有障礙予以消除,言論、宗教及思想自由以及對於基本人權之重視必須成立”。這一精神主要體現在戰後制定的《日本國憲法》。該憲法中由於規定日本永遠放棄發動戰爭和以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不能擁有進攻性軍事力量,而被稱為和平憲法。這是日本當年向國際社會作出的承諾,也是日本回歸國際社會的基礎,它奠定了戰後幾十年日本和平發展的基礎。但日本右翼勢力一直謀求修改憲法,突破對日本擁兵和出兵的限制,企圖將自衛隊變為國防軍,為發展成為軍事和政治大國做好法律準備。

  增加軍費,擴軍備戰。《波茨坦公告》明確禁止日本保持能再次發動戰爭的軍事力量。1976年三木內閣為了確保日本和平發展作出決定,日本的軍費預算不得超過當年國民生産總值的1%。而1987年,日本政府正式決定廢除這一限額,使日本軍費開支急劇上升,2014財年國防預算高達48848億日元。安倍還在軍事政策上動作頻頻:修改《防衛計劃大綱》,刪除了“建設有節度的防衛力”的表述,明確提出要“提升日本軍事能力”;推出《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不斷提高自衛隊的機動性和進攻性;今年又提出取代“武器出口三原則”的“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大幅放寬日本對外輸出武器和軍事技術;而集體自衛權的解禁則使日本幾乎可以把軍事行動擴大到全球範圍。

  三、捍衛《開羅宣言》,警惕日本軍國主義死灰複燃

  71年前,《開羅宣言》敲響了日本侵略者覆滅的喪鐘;而今天,重溫《開羅宣言》則是為了敲響對日本未來發展方向的警鐘。日本長期受軍國主義傳統影響,當前右翼政治勢力坐大,更加明目張膽地對內突破和平憲法限制、對外顛覆戰後國際秩序;加上《日美安保條約》的撐腰,以及在領土問題上與其有共同利益的菲律賓、越南等國的呼應,日本更加有恃無恐。我們也越來越清醒地看到,當年《開羅宣言》所要懲治和消滅的日本軍國主義並未完全根除。

  日本右翼勢力的行徑已經引起了包括日本人民及其盟友在內的全世界的批評。日本右翼勢力暴露出的狼子野心實質是否定第二次世界大戰成果。安倍政權急於衝破二戰對其形成的制約,所以在參拜靖國神社、否認強徵慰安婦、美化神風隊等否定戰爭罪行方面表現淋漓盡致。“子係中山狼,得志便倡狂”,自以為得計,實際上觸犯了國際法的底線,把自己置於國際公理正義的被告席上。其言行直接觸犯了原反法西斯同盟國家的利益,甚至與其關係密切的美國、英國、法國等西方國家也罕見地表現出對日本的批評,更遑論二戰中遭受日本鐵蹄蹂躪的東亞等廣大地區民眾的憤恨。安倍政權的斑斑劣跡,遭到了日本人民的反對,國際上涌現出對日本右翼勢力前所未有的輿論討伐。

  加快推進和形成反對日本右翼勢力的國際統一戰線。與日本右翼勢力的鬥爭具有艱巨性、複雜性、持久性的特點,顯然單靠中國一國力量會有所不足,應當加快推進和形成反對日本右翼勢力的國際統一戰線。所謂“國際統一戰線”內涵,借用毛澤東主席一句話,就是“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這樣,我們就可以把敵人縮小到最少……對我們來説,朋友越多越好,敵人越少越好”。由此,反對日本右翼勢力國際統一戰線包括:第一條戰線,即對日本右翼勢力本質有較清晰認識,堅決捍衛第二次世界大戰成果,反對日本復活軍國主義的國家;第二條戰線,即在反對日本右翼勢力否認第二次世界大戰成果等方面能夠達成共識的國家;第三條戰線,即日本國內堅持和平發展、反對日本右翼勢力的一些黨派、團體和有影響人物。我們要鞏固和擴大第一條戰線,團結和穩定第二條戰線,支援和發展第三條戰線。

  牢記歷史教訓,防止悲劇重演。日本右翼勢力的一系列危險舉動不僅是對《開羅宣言》的公然違背,更是企圖否定二戰勝利成果、挑戰戰後國際秩序、謀求重新成為軍事政治大國進而主導東亞政治的表現,將給亞太地區和全球國際局勢帶來新的不安定因素。日本的野心理應引起亞洲各國和世界人民的高度警惕。美國出於重奪亞洲霸權、遏制中國的戰略部署,對日本的行為一再縱容、默許甚至支援,其結果不但將危害亞太人民,最終必將禍延自身。美國等國切不可忘記歷史,不可疏忽日本的軍國主義復活,要防止綏靖主義重演。

  總之,《開羅宣言》確立的原則不容否定。這是用幾千萬生命換來的勝利果實,也是二戰後世界和平秩序的重要保證。所有熱愛和平的人,都應該維護戰後和平秩序,不允許破壞、否認這一戰後的勝利果實。只有堅定維護《開羅宣言》,才能防止日本軍國主義再度危害世界,才能維護亞太地區和世界來之不易的和平穩定發展局面。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