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用堅守點亮南京機場的黎明

  • 發佈時間:2014-08-26 09:32:47  來源:中國民航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通訊員 劉娜

  8月16日,第二屆夏季青年奧林匹克運動會在南京召開。南京機場作為青奧會主降機場,正以最好的狀態迎接五洲賓客。可還有這樣一群人,他們無緣白天的繁華喧囂,甘守黑夜的枯燥寂寞,克服難熬的生理疲倦,盡全力默默守護,成為南京機場青奧保障“平安空港溫馨體驗”背後靜默的脊梁。

  助航燈光維修員——

  指引飛機安全起降

  他們説:“我們在南京機場為你們掌燈,請放心起降。”

  入夜,助航燈光灑遍機坪,仿佛天上銀河飄落人間,美麗、浪漫如斯。助航燈最大的使命是指引每架飛機安全起降,可以説是飛行員陸地上的“眼睛”。

  淩晨2時,南京機場飛行區管理部助航燈光科的師傅們已經忙碌起來,他們要上跑道對各類助航燈進行例行檢修維護,這一幹就是四五個小時。

  南京機場雙跑道運作以來,全場大小助航燈有8000多盞,其他設備、回路數量也相應增加,達到原來的3倍,無疑增加了巨大的工作量。

  由於青奧會期間機場全天不停航,檢修工作必須在8月12日前全部完成,時間緊、任務重,而且來不得半點馬虎,助航燈光維修員們加班加點,白天反覆檢查內場設備運作情況和供電系統,大到燈光監控系統的設備狀態,小到調光櫃的電流電壓,每一項都堅持與標準狀態數據進行比對。晚上,他們連續通宵作業,完成了近千套的螺栓緊固和鏡片清潔工作。“淩晨兩三點剛醒那會兒很是煎熬,時間長了也習慣了,我們的生物鐘甚至比鬧鈴還準,會提前1個小時醒,做準備工作。”從事助航燈光已經10多年的潘東城説。回路檢查、燈具緊固、清理進水燈坑,手上的活兒一刻不停歇,時間在飛速流逝……帶班長黃永厚從1997年老機場通航工作至今,是位名副其實的老燈光人。“我們沒什麼克服睏倦的秘訣,只要一上跑道幹起活兒,就渾身是勁兒,精神高度緊張的時候自然也不睏了”。夏天的夜,草叢裏暗藏“殺機”,蚊蟲極多,甚至還有飛蟻和蛇。機場蚊子厲害,有時長褲長袖都不頂用,一個晚上下來被叮十幾個包是非常正常的事,可師傅們永遠都是雲淡風輕的那句話:“沒事兒,第二天就消了,習慣了。”

  “別人管我們叫‘夜貓子’,我們稱自己為‘夜鷹’,夜間工作的特殊,要求我們像老鷹一樣敏銳和堅韌。”助航燈光副科長陳勇提到這份工作時,言語間滿是自豪。

  養場機械工——

  保證飛行員視野清晰

  他們説:“再苦再累也要確保飛行區適航標準。”

  只要下一場雨,土面區的草便瘋長起來,一旦超過一定高度便會遮擋起降指示牌,影響飛行員的視野,也容易吸引鳥類覓食,構成潛在的鳥擊航空器的安全隱患。

  淩晨3時,浩浩蕩蕩的割草機車隊已經行駛在飛行區綠島上開始除草作業。這廂熱火朝天與航廈內的寂靜無聲形成了鮮明對比。和助航燈光一樣,飛行區內土面區緊鄰跑道、滑行道和機坪,養護工作只有等到當天航班結束才能開展,通宵割草成為家常便飯。

  青奧會前,飛行區管理部場務養護隊連續9天風雨無阻,割草達160萬平方米,最多的一個晚上割了36萬平方米。“比起蚊蟲叮咬睏倦疲乏,夜裏工作最困難的其實是巨大的精神壓力。”場務養護隊帶班長李勝説。南京機場雙跑道運作後,24小時不間斷運作,夜間養護作業每次按不同區域關閉跑道和滑行道,如果不熟悉路線錯入通航區,將對飛機起降和自身造成安全威脅,引發事故。接到關閉航行通告後,李勝從白天就開始盯著圖紙琢磨路線,規劃怎麼走既安全又快捷。週密的路線準備之後,他還要對參加夜間作業的同事們千叮嚀萬囑咐,確保每個人熟悉當日作業區域和路線。

  別以為割草簡單,那也是細活兒。機場草坪內隱藏著許多助航燈和集線盒,割草機稍不留神就容易割斷電纜。如果碰上大石塊,刀片也會直接被打斷。所以,割草前的檢查準備工作必須充分。這個時候經驗豐富的李勝會選一名熟悉地形、動作麻利的老手打頭陣,這在養護隊裏俗稱“打一刀”。割出輪廓後,大家再跟著除草,如此才能位置精準,連續高效。

  圍界巡查員——

  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安全

  他們説:“睜大眼睛堅守崗位,不放過一起安全隱患。”

  在機場老跑道的最北端,設有兩個圍界固定崗哨,任務是對機場圍界進行24小時看護,及時發現並報告圍界各種異常情況。時刻高度警惕、堅守崗位是對圍界巡查員們的要求。當然,他們還要耐得住深夜一個人站崗的寂寞。

  每個崗哨前最引人注目的還要數那一抹筆直的身影。標準的敬禮,炯炯有神的眼睛,顯得精神狀態特別好。家住江蘇宿遷的合同工朱德松2005年到機場工作,在這個崗位上一幹就快10年了。“剛開始是有些無聊甚至害怕的,我負責的2.5公里圍界雖不算長,仔細巡查下來也要走1個小時。”老朱説。青奧會期間正值暑期,傍晚時分,熱氣漸散,總有一些住在機場附近的村民會到圍界外乘涼,小孩子攀越圍欄看飛機,雨後還有居民在圍界外采地皮菜。這樣的情況最近每週都會出現,巡查員們都會善意地提醒。

  飛行區管理部對青奧會期間的夜間圍界安全,也加大了車輛和人力的投入力度。19時至次日7時為重點時段,增加巡查頻次,對圍界進行不間斷巡查,頻次最高達到30分鐘一次。朱德松説:“青奧會專機保障多,連部領導和科室領導都加入了我們的夜間巡查隊伍,我們更是責無旁貸,一刻也不能放鬆警惕。”

  4時~6時是隔離區入侵高發時段,一分鐘都不能分神。為了時刻保持精神集中,圍界巡查員們身邊常備著清涼油、風油精,涂在太陽穴上刺激神經。“最好的辦法其實是活動。”老朱説。夏天的深夜,他都會提前半個小時起床,在圍場路走上半圈,人一齣汗,就立馬清醒了,巡查時也更有精神。與助航燈和場務養護比起來,除了一樣惡劣的夜間工作環境和擾亂的生物鐘之外,最可怕的還是夜間站崗一個人的孤單。這裡沒有“並肩作戰”的夥伴,更沒有“驚天動地”的任務,他們要做的就是一個人用毅力戰勝寂寞和睏倦,安靜地守護圍界的安全。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