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浙企密集擴張金融版圖 專家稱民營金融集團將成趨勢

  • 發佈時間:2014-08-19 18:43: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新網杭州8月19日電 (見習記者王逸飛)近一個月,數家浙江企業先後成為國內財經媒體關注的焦點,他們被推上前的原因相似,加速各自金融佈局。

  7月25日,銀監會批准溫州民商銀行籌建申請,主發起人正泰、華峰成為民營銀行首批吃螃蟹者,萬向及阿里巴巴亦快馬加鞭;8月12日,大智慧發佈公告擬收購湘財證券,引出新湖係欲借湘財並購案控制大智慧的關注熱點;8月15日,萬向旗下公司競得浙商基金50%股權,拿下基金牌照。盛夏漸行漸遠,浙企對金融的熱情卻絲毫沒有褪去之意,反而隨著接連出招,關注度不斷被推高。

  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並不算是一個新鮮的話題,而值得關注之處在於,對許多浙江企業來講,他們已不再滿足於參股銀行、開設小貸這樣的單一口味,“全金融”佈局正在成為越來越多浙企的進軍方向。

  對此,知名財經評論人柯荊民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浙江企業在今夏密集擴張金融版圖,與當前政策及下行經濟環境有著一定關聯,而民營企業組建金融集團,也將成為趨勢。

  今夏浙企密集出手金融

  14日,杭州浙江産權交易所。經過389輪競價,萬向旗下通聯資本以4.14億元競得浙商基金50%股權,如願以償拿下基金牌照。

  萬向摘下基金牌照早在7月中下旬便流出消息,稱萬向係民生通惠將收購浙商基金三家股東75%股權,實現對浙商基金100%控股。最終的結果雖與傳聞略有差異,但並不影響萬向成為最後的贏家。

  進入魯偉鼎時代,萬向集團全面加速進入金融。雖然萬向方面極少就其金融動作發聲,但事實則是,除去其主業汽車零部件生産經營外,金融在萬向多元化發展的道路上已經成為分量最重的一塊陣地。浙商銀行、民生人壽、通聯支付、萬向租賃、通聯期貨、工商信託、浙商基金,除券商牌照外,萬向已涉及全部金融領域。

  相比于萬向,浙江新湖集團的金融佈局則相對低調。近日大智慧收購湘財證券消息傳出,略顯神秘的新湖係金融版圖也被完整呈現出來。

  包含新湖中寶哈高科兩家上市公司平臺的“新湖係”,經營範圍覆蓋資源、金融、地産、化工、生物制藥等多個領域。而在金融領域,外界推算新湖係的金融資産已達到130億元規模,不僅入股溫州銀行、盛京銀行、吉林銀行、成都農商行,長城證券、錦泰財險、湘財證券,新湖期貨及擬收購陽光保險股份背後,也能發現新湖係的影子。

  新湖中寶方將與大智慧的交易看作新湖在網際網路金融領域的重大戰略佈局,外界則解讀為新湖實際控制人黃偉欲借助大智慧實現證券資産的上市。結果的得出尚需時日,但可以確定在房地産行業整體下行的背景下,新湖集團正加速其金融佈局,從而使金融在其戰略體系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除上述企業外,今夏浙企在金融領域的一系列動作也讓人應接不暇:雅戈爾寧波銀行的持股比例提高至12.16%,大有入主寧波銀行之勢;進軍小貸多年後,正泰、華峰發起的民營銀行——溫州民商銀行正式籌建;涉足小貸、保險、基金的阿里巴巴,入主恒生電子後再推汽車金融,繼續衝擊傳統金融業。

  經濟下行佈局金融成必然選擇

  針對目前浙江企業在金融領域的頻繁動作,以及各自組建的金融版圖,國內知名財經評論員柯荊民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表示:“以前的金融集團,主要是國有的,如光大集團、中信集團。在混合製改革的背景下,民營企業組建金融集團應該是趨勢。”

  2014年以來,國務院多次提出加快推動具備條件的民間資本依法設立中小型銀行等金融機構,促進市場競爭,增加金融供給。監管部門也積極表態將鼓勵和擴大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對於企業來講,進入金融業的門檻正逐步降低,障礙也逐漸減少。

  柯荊民表示,包括浙江企業在內,民營企業加速佈局金融與當前大環境影響密切。金融業放鬆管制是大趨勢,在金融放鬆管制的大背景下,民營企業搶先佈局,可以搶得先機,萬向係正是一個典型例子。此外,金融資訊産業逐漸受到重視也是重要因素。

  柯荊民認為,“現在經濟下行,主要是房地産下行,礦業也受到影響。民營企業除房地産、礦業資源外,最大的一塊投資應該就是金融了。從此意義而言,浙江企業今夏加快佈局金融業,跟經濟下行的形勢有一定關係。浙江經濟原來以民營為主的製造業為主,現在發展到一定程度,也遇到一定瓶頸。在國家放寬金融管制的大背景下,民資更積極的進入金融業,或是加快金融佈局,是一種必須的選擇。”

  新財富分析人士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達了類似觀點:民企爭食金融行業大蛋糕,固然有打通産業與金融鏈條的考量,但其本質在於,在當前産能過剩問題及經濟增長不確定的前景下,資本沒有很強的實業投資意願,只有向金融、地産領域擴張。

  利潤可觀造富企業

  中國金融學會理事、浙江大學金融研究所所長王維安接受中新網採訪時表示,民營金融目前已經顯示出較強的生命力和高成長性,而隨著國有、民資、外資爭相進入金融領域,宏觀上金融市場將在不斷競爭中得到提升和發展。

  “浙江企業大力氣佈局金融業,很重要的原因是通過進入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産業,為企業搭建平臺,使企業能在更大範圍內利用金融資源,為企業提供融資便利,同時金融業前景被廣泛看好,回報率高也是重要因素。”王維安説。

  投資金融給浙企帶來巨大甜頭,在雅戈爾身上無非得到了明顯體現。

  服裝、地産、金融,是雅戈爾當下的三大戰略陣地。在服裝行業遇冷,房地産市場低迷的環境下,金融成為雅戈爾業績的關鍵支點。根據其2014年業績預增公告,2014年上半年雅戈爾凈利潤將增加70%-90%,遠高於2013年8.81%的同比增長率。而這背後的關鍵,便在於雅戈爾對寧波銀行的增持。

  雅戈爾表示,公司自2014年1月1日起對寧波銀行的會計核算方法由可供出售金融資産變更為長期股權投資、並以權益法確認損益。由此將增加當期凈利潤約6.4億元。據報道,該凈利潤貢獻額佔雅戈爾去年全年凈利潤13.6億元的近一半之多。

  華彩諮詢集團董事白萬綱曾撰文指出,金融業是我國長期以來一個壟斷保護行業,行業利潤一直高於社會平均利潤。而且從國外及其他行業的市場開放的進程來看,壟斷行業在逐步放開時,往往會産生爆米花爆炸的類似效應,市場放開會帶來市場的巨大膨脹和活躍,而且帶來超額利潤。

  “浙江在國內屬於金融業較為發達的地區,而産業資本進入金融業是大方向。就現實而言,浙江對金融也有著現實的需求。浙江企業取得各種金融牌照,做大金融版圖,從國家的角度看,可以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逐步打破國有金融企業的壟斷局面。從企業角度看,在金融牌照逐步放開但還沒有完全放開的情況下,提前進入,可以取得比較好的利潤。”柯荊民説。

  柯荊民認為,金融混業應該是國內金融發展的方向,金融本身就是一個系統,擁有銀行、期貨、證券、保險等牌照,民營企業進行金融運作的能力就會加強,同時提高運作的效率。

  分羹背後風險不容忽視

  對於許多人而言,2004年新疆德隆集團的轟然倒塌還歷歷在目。這家擁有177家子孫公司和19家金融機構的巨型企業集團用自己的覆滅提醒著企業家們,染指金融背後的風險絕對不可小視。

  “在企業自身業務發展面臨瓶頸時,許多浙江企業把投資目光轉向金融機構,通過參股實現多元化或轉型,可以抵禦行業週期變化帶來的風險,但也容易造成産業空心化、財務杠桿風險等問題,同時民營資本參股缺位監管和資訊不對稱,容易滋生道德風險和金融腐敗。”王維安説。

  柯荊民也坦言,浙江部分民營企業加速進入金融行業,背後也有較大風險。“主要風險是這些民營企業很多沒有風險控制的經驗,突然運作這麼大的金融體系,內控也不一定跟得上,而金融企業主要是以風險控制為主,所以容易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記者了解到,基於風險問題的判斷,浙企也有企業家中對分羹和做大金融一直持謹慎態度。

  在近期的浙江上市公司董事長圓桌會議上,一家醫藥企業負責人表示,做實業的公司要謹慎進入金融業,金融業是非常專業化的,想要進入這個行業是非常難的。企業辦小貸公司,是因為對當地人脈關係、企業等各方面都熟悉,比較能控制風險。但如果做銀行,是吸收公眾存款的,一旦失去信用,馬上就會遭到擠兌,風險反而更大。

  一位自認為保守的董事長則直言,雖然有很多投資機會,但是因為不熟悉這個領域,所以堅決不投資。

  “在國內,不少企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後都將目光投向金融行業,中國幾乎所有大型多元化集團都涉足到了金融領域,這是正常現象。對於大型企業集團來講,産融結合是企業的發展途徑之一。但也並是所有企業在任何階段都必須走這條路,要看是否符合企業的戰略目標。”王維安説。

  而對於志在佈局“全金融”的浙企,王維安提醒,在進入一個新的金融行業時,必須建立在深入研究之上,否則將面臨較大投資風險。同時重視風險監控和內控制度的完善,比如在集團文化中滲透風險管理意識、建立嚴格的防火牆制度和有效的資訊溝通披露機制,以及危機應對機制等。(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