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7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國務院部署緩解企業融資難題 “金十條” 倡標本兼治

  • 發佈時間:2014-08-14 21:01: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新網北京8月14日電 (記者 陳康亮)中國國務院辦公廳14日發佈《關於多措並舉著力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的指導意見》(下稱“金十條”),要求金融部門和金融機構要認真貫徹落實國務院第49次、第57次常務會議精神,採取綜合措施,著力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促進金融與實體經濟良性互動。

  “金十條”指出,當前,我國經濟形勢總體向好,但仍存在不穩定因素,下行壓力依然較大,結構調整處於爬坡時期,解決好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對於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具有重要意義。

   更加嚴格的“金十條”

  “就7月份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所提出的十項措施而言,當時不少市場人士就已傾向於稱其為‘金十條’,但14日發佈的文件無疑內容更為豐富、要求也更加嚴格。”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説,可以稱之為升級版的“金十條”。

  的確,與7月份的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的措施相比,此次官方披露了更多具體的要求。比如,在保持貨幣信貸總量合理適度增長方面,“金十條”提出,切實執行有保有控的信貸政策,對産能過剩行業中有市場有效益的企業不搞“一刀切”。進一步研究改進宏觀審慎管理指標。落實好“定向降準”措施,發揮好結構引導作用。

  在抑制金融機構籌資成本不合理上升方面,要求進一步豐富銀行業融資渠道,加強銀行同業批發性融資管理,提高銀行融資多元化程度和資金來源穩定性。儘快出臺規範發展網際網路金融的相關指導意見和配套管理辦法,促進公平競爭等。

  在縮短企業融資鏈條方面,要求督促商業銀行加強貸款管理,嚴密監測貸款資金流向,防止貸款被違規挪用,確保貸款資金直接流向實體經濟。

  在清理整頓不合理金融服務收費方面,明確要求在商業銀行和相關仲介機構對收費情況進行全面深入自查的基礎上,在全國範圍內加強專項檢查。對於檢查發現的違規問題,依法依規嚴格處罰。

  在提高貸款審批和發放效率方面,鼓勵商業銀行開展基於風險評估的續貸業務,對達到標準的企業直接進行滾動融資,優化審貸程式,縮短審貸時間。

  在完善商業銀行考核評價指標體系方面,提出設立銀行業金融機構存款偏離度指標,研究將其納入銀行業金融機構績效評價體系扣分項,約束銀行業金融機構存款“衝時點”行為。

  在加快發展中小金融機構方面,要求積極穩妥培育立足本地經營、特色鮮明的村鎮銀行,引導金融機構在基層地區合理佈局分支機構和營業網點。

  在大力發展直接融資方面,要求進一步促進私募股權和創投基金髮展。逐步擴大各類長期資金投資資本市場的範圍和規模,按照國家稅收法律及有關規定,對各類長期投資資金予以稅收優惠。降低商業銀行發行小微企業金融債和“三農”金融債的門檻,簡化審批流程,擴大發行規模。

  在積極發揮保險、擔保的功能和作用方面,“金十條”要求,大力發展相關保險産品,支援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城鄉居民等主體獲得短期小額貸款。促進更多保險資金直接投向實體經濟。

  趙錫軍進一步指出,此次“金十條”基本上涵蓋了當前國內有關中小企業融資的難題,具有較強的針對性;值得注意的還有,與之前出臺的相關措施相比,此次國務院更加注重對政策落實的監督。

  “金十條”明確要求,各地區、各部門要高度重視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相關工作,加強組織領導和分工協作,注重工作實效。對各項任務落實要有佈置、有督促、有檢查。國務院辦公廳對重點任務落實情況進行跟蹤督查。各部門有關落實進展情況,由人民銀行定期匯總後報國務院。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則對中新網記者表示,“金十條”要求“儘快出臺規範發展網際網路金融的相關指導意見和配套管理辦法,促進公平競爭”,此舉實際上考慮到了銀行等金融機構的經營壓力,比如由網際網路金融傳導過來的成本壓力。

  中國央行13日發佈的2014年7月金融統計數據報告顯示,7月份,中國人民幣存款減少1.98萬億元,持續多月的“存款搬家”現象在7月份顯得尤為明顯。其中,基於網際網路的貨幣市場基金等資産管理産品分流存款約1.6萬億元人民幣,約佔存款減少總數的八成。

  而在中科招商董事長單祥雙看來,進一步促進私募股權和創投基金髮展是“金十條”最大的亮點。單祥雙對中新網記者表示,這也是也是中國經濟發展的題中之義。國內金融資産結構不合理已導致資金使用效率低下,造成中小企業融資成本高企。

  根據官方的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金融資産的總規模達180萬億,其中接近90%屬於銀行資産;但在歐美的金融系統中,銀行資産大體佔60%。

  “銀行的盈利模式已決定了銀行傾向於投資重資産、有抵押的企業。但是,當前中國經濟已進入全面結構調整,需要發展戰略性新興産業,支援創新創業,而這些中小企業企業恰恰是沒有資産抵押給銀行的,就需要其他金融機構提供服務。”單祥雙説,其中,私募股權基金將發揮巨大作用。

  單祥雙指出,就商業模式而言,股權基金屬於風險共擔、利益共用的中長線投資,能夠給予企業除了資金外的許多配套服務;且在整個多層次資本市場上,私募市場屬於上游,只有做大私募股權市場,才能夠培養和扶植越來越多品質好的上市主體。

  針對“金十條”中關於保險業的安排,中央財經大學保險學院院長郝演蘇認為,政府可以通過稅收、補貼等優惠政策鼓勵保險機構開發貸款保證保險,商業銀行可以通過購買此類保險來對小微信貸風險進行對沖和轉移,屬於給小微企業提供外部增信,有利於銀行更多地將信貸資源向中小企業轉移。

  郝演蘇進一步指出,就促進更多保險資金直接投向實體經濟方面,由於保險資金往往為賠付和保險到期抵付提取的準備金,通常對資金的安全性要求較高,但對投資收益的要求則相對較低。比如説截止到去年末為止,保險業發了七千多億保險基礎設施的投資計劃,加權預期收益率大概在6%左右,遠低於一般信託産品的收益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實體經濟融資成本較低的問題。

  融資難題須標本兼治

  “金十條”強調,當前企業融資成本高的成因是多方面的,既有宏觀經濟因素又有微觀運作問題,既有實體經濟因素又有金融問題,既有長期因素又有短期因素,解決這一問題的根本出路在於全面深化改革,多措並舉,標本兼治,重在治本。

  “‘標本兼治,重在治本’的提法很好,討論國內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必須具備更宏觀的經濟視域。”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説,否則問題往往極易捲土重來。

  連平進一步指出,上述“金十條”的要求可能更偏向於治標,諸如針對仲介收費問題開展全國專項檢查、縮短審貸時間、縮短融資鏈條等,都有利於立竿見影地緩解融資難題。

  但在連平看來,中小企業融資難的根源在於企業融資行為的扭曲。就融資需求而言,由於地方政府負有發展經濟、安排就業的責任,通常具有較為宏偉的發展規劃,持續需要大量建設資金,而財務方面卻又持續處在軟約束狀態,導致地方融資平臺本身對融資成本不敏感,不僅擠佔中小企業的信貸資源,亦推高資金成本。

  另就融資供給方面,由於存貸比等各種監管限制,導致銀行等間接金融機構放貸能力天然受限;而相應的直接融資端卻發展緩慢。

  “保守估計的1000多萬家小微企業大概只有10%左右能從正規金融體系中獲得融資,而實際上其融資需求是持續存在併為數不小的。”連平説。

  但值得注意的是,據相關研究報告,中國企業部門負債率已達到113%,超過OECD國家90%的閾值。連平認為,高負債率一方面反映了企業的強烈融資需求,但另一方面也對中長期進一步滿足中小企業融資需求增設了難度,需要多項改革配套推進。“畢竟決策層必須考慮經濟提質增效的長期目標。”

  對此,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諸建芳亦持相同意見。諸建芳指出,高桿杠率是中國經濟的重要風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和之後的歐債危機爆發的根源都在於高杠桿率。全球經濟體在2009年後開始艱難的降杠桿旅程;中國的情況則相反,自2009年開始,中國的杠桿率持續上升,從2008年的170%上升至2012年的215%。”

  諸建芳進一步指出,中國經濟的轉型發展需要經歷嚴厲的去杠桿過程,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需要避免經濟杠杠率的激增。

  對此,官方似乎亦有所認同。“金十條”指出,從中長期看,解決企業融資成本高的問題要依靠推進改革和結構調整的治本之策,通過轉變經濟增長方式、形成財務硬約束和發展股本融資來降低杠桿率,消除結構性扭曲。

  “金十條”進一步指出,圍繞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繼續深化政府職能轉變,推進國有企業改革和財稅改革,簡政放權,打破壟斷,硬化融資主體財務約束,提高資金使用效率。落實對小微企業的稅收支援政策,切實增強小微企業核心競爭力和盈利能力。引導小微企業健全自身財務制度,提高經營管理水準。(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