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0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伊朗女性:面紗下的生活

  • 發佈時間:2014-08-11 14:17:00  來源:中國網  作者:周子瑩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中國網8月11日訊 據西班牙《世界報》網站8月9日報道,伊朗女性渴求平等的腳步從未停止過。

  “我的一個幻想就是和家人在池子裏洗澡,沒有其他任何人,只有我的丈夫和兒子”,德黑蘭一家醫院的手術室護士薩達夫表示。霍梅尼逝世後的25年,這種看似平常的願望在伊朗是被禁止的,女性只能去女浴池來遠離任何可能的偷窺。

  因此,面對著女性在裏面洗澡會被鄰居看到的風險,從很久以前這個國家就充滿了被遺棄且年久的浴池。“有時候我覺得我幾乎不能呼吸,當天氣炎熱的時候,我很想拿掉我的面紗,穿著輕便的衣服,因為有幾天我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我想和朋友去俱樂部跳舞娛樂”,這位年輕的母親在漫長的工作日之後表示。

  在伊朗有很多女性有很高的工作技能,但是工資卻非常低。在經過大學之後,許多女性在公司、實驗室、大學和醫院擔任著重要的職位,他們在社會中的角色不再是被動的,如今大部分的20至35歲的伊朗婦女都會有一個雄心勃勃的事業目標,但是除了社會地位,她們也在尋求能夠獲得脫離男人生活的獨立性,當然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樣想。

  絕大部分人口都有著較強的傳統思想,他們認為女人就應該呆在家裏,但是也有越來越多的人努力做到自給自足並聲稱承認男女平等。一項靈感來自伊斯蘭教(回教法)的立法歧視和壓迫婦女,女性不能在總統選舉中擔任法官和候選人,離婚也不需要經過冗長的官僚程式。

  妮達今年34歲,是大學中的生物學教授,她請求在報道中匿名,因為她害怕這次採訪後會失去工作:“我犧牲了我的感情生活,我的天性讓我到達了今天的位置,我會因為相愛而結婚,但是如果他不允許我繼續我的事業我也不害怕一個人生活”。

  在伊朗,一個女人沒有丈夫獨自居住是不常見的,鄰居們會認為她是個妓女或者是個拋棄家人的壞人。但是妮達態度很明確:“我不想讓一個男人來控制我,我的父母支援且尊重我的決定,因為他們知道只有這樣我才會幸福,我不想只有母親和妻子這兩種身份”。

  婦女的公民權利的征服是伊朗一些組織在幾年前就開始的一場鬥爭,多虧一些勇敢的活動家敢於站出來説話,雖然有時會被送進監獄,但是由於他們的工作社會上才會有越來越多的權利平等意識。“不過,有很多男人一開始被這一類現代和堅決的女性吸引,成為家人之後,他們就不再接受”,妮達表示。

  在過去的10年中伊朗的離婚數量是過去的三倍,從2000年的50000個到2010年的15000個,同時在最近的一年中婚姻數量下降了4.4%。伊朗現總統哈桑于2013年6月當選,在競選期間因為一個強調平等的計劃而獲得了很多女性的選票,但是這些女性看到了在一個保守黨佔多數的議會中,他的政策是如何消沉下去的。

  但是西方對於伊朗人的看法是什麼呢?他們了解伊朗女性的所處現實、要求獨立和在社會階梯向上爬的決心嗎?25歲的記者米娜表示:“當然不,因為一些媒體有偏見性的報道,人們對伊朗女性的狀況有著錯誤的想法。人們只了解對於女性的壓迫,但是不知道我們每天是怎麼過的,我的生活和任何一個女性的都一樣,我去健身房(僅限女性)、工作、購物和回家”。

  這個年輕的記者表示她和世界上的其他年輕人一樣和相同的問題搏鬥,“如今很多家庭鼓勵他們的女兒獨立,在各行各業都有女性的身影,而且她們佔據著公共管理的重要職務。我們的角色已經完全改變,而且男人們都理解,我希望成為一名優秀的記者,希望我的工作得到認可,為了達成目標我知道我必須努力工作。我們像西方人一樣熱愛時尚,儘管生活在這裡,但是我們有自己的風格”。

  21歲的女孩阿蒂菲在首都的一條主要街道上賣香水來分擔家庭的經濟負擔,她和其餘同齡的女孩一樣希望有一天在國際貿易領域獲得一份工作。和很多人一樣她也拒絕了瀰漫這個國家的宗教,“因為它帶走了一切給予我們能量、讓我們開心和幸福的東西。我想去上大學,如果可以我會先離開這裡然後再回來”。(實習編譯:周子瑩)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