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高校該不該漲學費?

  • 發佈時間:2014-08-07 02:30:54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非常評

  近日,據新華社報道,多個省市陸續發佈普通高校學費上調資訊,部分省份平均漲幅高達50%。業內人士指出,一些高校近年來投資增長過快,導致債務負擔加重,一邊“亂花錢”一邊“喊缺錢”的現象值得警惕。

  漲學費須公開大學財務帳單

  確定大學學費標準,首先要解決兩個問題,其一,高等教育生均成本是多少,其二,受教育者分攤多少比例。

  從目前各地上調學費的具體操作看,都組織了聽證會,但是,聽證會給人的感覺是走過場,該怎麼漲還是怎麼漲,為此,有必要給學費定價設定基本的標準。向大學生收取學費,理論基礎是高等教育成本分攤理論,確定大學學費標準,首先要解決兩個問題,其一,高等教育生均成本是多少,其二,受教育者分攤多少比例。

  早在2006年,教育部就曾提出要核算高等教育生均成本,但目前高等教育的人才培養成本究竟是多少,並不清晰。一些地方在舉行聽證會時,也出具了近年來的辦學成本,並將其平均在每個學生身上,計算出生均成本。但這一辦學成本,是對所有辦學成本的核算,而不是對用到人才培養上的成本的核算,由此算出來的生均成本顯然過高。本來,核算高等教育生均成本,還有一個重要意圖,是檢查高校究竟把錢用到何處,並由此促進高校建立透明的財務管理體系,推進校內管理改革,把經費用到辦學的刀刃上。如果高校一邊大手大腳花錢,一邊喊缺錢,並以缺錢為名漲學費,這很難讓公眾相信收來的學費,用到了人才培養中。

  前不久教育部發佈的高等教育資訊公開清單,進一步要求高校要公開財務資訊。為此,教育部完全可以要求每所提出漲學費申請的高校,曬出學校的所有財務帳單,具體到細目的開支,以此核算出生均成本,作為確定學費標準的基礎。如果高校不願意公開財務帳單,那麼,教育部門、財務部門不能批准學校的漲學費決定,學生有權拒絕接受。

  對於學生分攤成本的比例,國外通常有兩個基本要求,一是不高於生均成本的20%,二是不超過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的20%,兩者取最少值。尤其是後者,確定這一比例,是為了防止過高的學費,擠佔老百姓的正常生活開支,加重家庭的教育負擔。在這兩個20%的約束之下,大學努力拓寬辦學經費渠道,在政府撥款之外,注重社會募捐,在開源的同時節流,杜絕鋪張浪費。

  大學向學生收學費是最便捷的增長收入的方式,但這是不可持續的,一個對受教育者負責的大學,應當把所有辦學經費用到最需要的地方,避免跑冒滴漏。即便在辦學成本增加的壓力之下,不得不上調學費,也必須考慮這對學生帶來的經濟壓力,並完善對貧困學生的幫困體系。

  □熊丙奇(教育學者)

  僵化的高等教育體制“推高”學費

  推高高校學費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高校管理的機制問題,非教學科研的部門太多,管理人員太多。

  我以為,相比于關注上漲現象和上漲幅度,上漲背後的原因才是最需要深思的。

  首先,學費上漲有其必然性的動力。作為社會組成的一個部門,高校並不是真正的象牙之塔,與教學科研直接或間接相關的所有配置,也都需要真金白銀的。我倒不是認同高校學費的上漲,但在物價普遍上揚的社會大環境中,期望高校一家的費用不變甚至下降,是不現實的。

  第二,與目前的教育體系和對高校投入的方式有很大關係。長期以來,我們的高校辦學機制是一元化的,絕大多數的高等學校資金來源單一,都是行政撥款,加上政府對高校的投入又相對有限,於是學生的選擇也就不可能多樣性。

  第三,也是高校大擴招、大建設必然導致的後果。搞大擴建的和新校區建設的高等學校,大多都背上了鉅額的債務,而且隨著年限的拖延,貸款的利息如雪球一樣,無疑會越滾越大。而行政撥款,都是一定的和有限的,債務最終還得學校慢慢消化。所以,高校擴建的羊毛必然會有一部分出在了後來入學的學生身上。

  第四,與高校的管理機制有關。目前,中國的高校運作成本比較高的原因,還有一個是高校管理的機制問題。高校的非教學科研部門太多,管理人員太多。高校的管理機制,其實是整個社會管理體制的延伸,在整個社會行政機構相對臃腫的今天,你期望高校管理機構瘦身,難度很大。

  第五,與目前高校畢業生就業難的大環境有關。高校作為社會的一個部門,每個家長及學生自己也不能不核算上學的投入和將來的回報的問題。最近一些年,高校畢業生就業困難是有目共睹的。送一個學生到高校裏學習,要花費不少的金錢,但是畢業之後也不見得就能順利找到如意的工作。於是乎,當收益無法保證和預期的時候,人們在投資的時候就變得異常謹慎,對投入的成本自然特別的關注和計較了。

  其實,相比較高校,廣大莘莘學子在幼兒園、小學、中學漫長的上學過程中的投入,不知多了幾何。但是那個時候,家長的投入,是為了更長遠的預期。而大學或研究生階段,直接面臨的就是收回成本和取得收益的問題。所以,人們更加關注高校的學費,就不足為怪了。

  通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與其期待高校學費平穩或者下降,不如期待高等教育管理體制儘快改革!

  □趙普光(高校副教授)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