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3月31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杭城傳統代駕公司遭遇夾擊

  • 發佈時間:2014-08-04 08:33:46  來源:錢江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晚上9點,在杭州大華飯店大堂,吳先生站在那裏等待著代駕公司的師傅過來。晚上吃飯時他和朋友喝了幾杯,朋友幫他叫來了代駕胡師傅。

  “你是我今晚接的第一個單子。唉,生意真不好!”坐上車,胡師傅便和吳先生聊開了,20年駕齡的他兼職做代駕4年了。前兩年,他每晚有七八單生意,忙都忙不過來,一個月代駕收入可以有4000多元,比單位的收入還要高;可現在每晚能接個3單就不錯了,月收入降了一半。

  這半年來,隨著限制“三公消費”、“禁酒令”的深入,以及代駕APP平臺的衝擊,曾經風風火火的代駕公司生存艱難。

  代駕公司老闆吐苦水:

  一晚接單量驟降

  “現在我們基本上都不做這個業務了,太難了。”明潤汽車服務公司是杭城較早開展代駕業務的公司之一,日前姚經理向錢江晚報記者大倒苦水。

  姚經理介紹,公司從2009年7月開始涉足代駕,起步算早的,開始創業比較艱難,後來生意慢慢興旺起來。2011年醉駕入刑在全國實行之後,催生了代駕行業走出一波大牛行情,接下去的兩年是公司和行業發展最好的時期。當時,生意好的時候,他們公司有三四十個專職和兼職司機,每晚都有好幾百單生意可以做,特別是元旦春節前的各種年會和尾牙,對代駕的需求量特別多,有時候生意多得接不過來,只能推掉。由於門檻不是很高,短短兩年多,杭州毛估估涌入了300多家代駕公司。

  “現在和當時不可同日而語了。我們儘量不設專職代駕司機,只有十幾個兼職司機,業務基本處於一個半歇業狀態。”姚經理説,自從中央限制“三公消費”和“禁酒令”規定出臺,公款吃喝的人少了,請代駕的更少,業務就呈現斷崖式下降,現在每晚能有40單生意就算好了。據他説,現在汽車服務公司的代駕業務基本上80%左右處在虧錢的狀態。

  有5年曆史的淼淼代駕,擁有40多個專職代駕司機,屬於杭城規模較大的代駕公司。公司總經理楊勇華表示,2011年代駕最熱時,每天能接到200多單生意,晚上7點以後,司機全部都在代駕的路上;現在業務量下降了一半,每天只有100多單,降幅還是相當明顯。

  久候汽車服務公司的吳小姐對行業冷暖有切身體會,她告訴錢江晚報記者,這幾年代駕行業的反差是巨大的。好的時候,每天公司可接到100~200單,平均每個師傅可以接到10單左右生意,收入在4000元左右。但現在,司機一天只能接到三四單左右,有的司機還出現白板,收入下滑三分之二。吳小姐説,現在大概有一半的代駕公司退出了這個行業,許多都轉戰陪駕行業,那邊相對比較穩定,能賺點錢。

  50歲代駕司機張師傅洗手不幹:

  私人代駕的價格戰有點兇

  有人形容代駕行業是“四不像”的行業,與運輸、雇用、承攬、委託(服務)等合同都能沾得上邊,但又不歸於其類。因此,行業內沒有資質的私人代駕滋生,而這些私人代駕也分食走了代駕公司的不少客源。

  “我們公司做代駕做了兩年,做不起來,就是因為市場太亂了。”50歲的張師傅從事代駕行業兩年多,既是老闆也是司機,看著這個行業從最高峰跌到低谷,不久前他金盆洗手、不再從事代駕了。“我曾經一晚上做十幾單代駕生意,但後來,一天能有一兩單已經很不錯了。我退出這個行業,不僅是‘反四風’等原因,行業內部也存在不少的問題。私人代駕司機破壞了整個行業健康發展,他們低廉的價格讓我們正規公司很難應對。”

  張師傅告訴記者,最近幾次代駕生意都泡了湯,就是因為價格貴,“一般酒後代駕都是60元到80元一次,但有很多私人代駕只要二三十元一次。”

  “現在代駕行業生存的確不易。由於服務的是醉酒人群,在顧客在交流當中發生爭執的情況也屢見不鮮,只能通過自己協調解決。”久候汽車服務公司的吳小姐很無奈。

  36歲網路代駕師傅小尤:

  代駕APP分食蛋糕

  陸師傅是一家中等規模代駕公司的全職司機,從事這個行業3年多了。他的收入是每月2000元左右的底薪,每一單可以拿30%的提成。一個月下來,陸師傅可以拿到3000多元。但在一年前,他收入在4000元以上。他覺得是代駕APP分走了他們的奶酪。

  “現在,我們傳統代駕行業受到網路的衝擊不小,很多人選擇了一些代駕的APP,上面的價格都非常低;同時他們許多代駕司機就在附近,反應速度也比我們快一些,就拉走了不少的客源。”陸師傅表示,“過去,每晚大概我能接6單生意,現在一天接4單左右,少的這兩單生意基本上是網路代駕分流的。”

  據了解,傳統叫代駕服務有三種方式:讓酒店幫忙聯繫代駕,杭州不少酒店都有指定的代駕公司入駐;客人在網上搜尋代駕公司電話自行聯繫;在一些餐飲業發達的路段找個蹲點的司機。“e代駕”、“愛代駕”等代駕APP的出現打破了傳統模式,用戶通過它可搜索到附近的代駕司機,直接聯繫。39元/10公里的價格也很有競爭力。

  代駕APP挂靠的司機一般都是兼職的。36歲的小尤就是這樣一位網路代駕師傅,他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就在網上做兼職代駕。

  小尤家住勝利河美食一條街附近,晚上如果有單子,他就能很快趕到指定位置,接單子。“現在一天可以接到3單左右,每單上繳給網路平臺5元左右的資訊費,其餘都歸自己,每個月多賺2000多元外快,也不錯的。”小尤很滿足,“更重要的是很自由,想做就開軟體,不想做就關了。”

  不過要引起注意的是,不少手機代駕公司與司機間是一種合作關係而並非雇傭關係,後者通過前者的一系列考核,前者為後者提供代駕資訊。每位司機的水準和素質都不能完全掌握,一旦産生糾紛,處理起來也挺麻煩。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