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評論:不動産登記制度是房産稅開徵的前提條件

  • 發佈時間:2014-08-01 20:00:00  來源:人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原標題:評論:不動産登記制度是房産稅開徵的前提條件

  CCTV2《央視財經評論》:

  統一不動産登記與房産稅有多大關係?

  昨天,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討論《不動産登記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並決定將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土地、房屋、草原、林地、海域等不動産要統一登記。不動産統一登記制度如何建立?十余個相關部門如何協調統一?統一不動産登記是不是在為房産稅做準備?央視財經頻道主持人沈竹和特約評論員著名財經評論員林耘、劉戈共同評論。

  不動産登記是房産稅的前奏?會否影響樓市走勢?

  樓市趨冷,房價增速下降是6月的主基調,70個大中城市房價數據顯示,環比價格下降的城市比5月份增加了20個,達到55個,房價走勢。圍繞房子的消息一直牽動人心,昨天政策層面一條消息,格外引人注目。

  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不動産登記暫行條例徵求意見稿,強調已經發放的權屬證書繼續有效,已經依法享有的不動産權利不因登記機構和程式改變而受影響。會議決定按照立法決定要求,將徵求意見稿,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之後再推進相關法律修改工作。

  林耘:不動産登記對房地産有影響 但不會對房價造成很大的衝擊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不動産現在涉及到的是土地、林地、房屋,還有草場以及灘塗,這些都涉及在裏頭。房屋是眾多這五類當中的一項,所以應該説對房地産是有影響,但是並不是單一衝著房地産去。第二,不動産的登記制度主要理順原來的監管體系,因為原來太亂,多個部門管,管起來容易一鍋粥。其實對摸清家底,這一次如果能統一肯定有好處。另外對未來如果説要徵收稅,也是有基礎性的作用。

  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講,我覺得也是一件好事,因為以前辦手續太複雜,資訊不透明,抵押、購買等等這些都存在風險。但是如果説因為不動産登記制度要出來,然後對房價會有直接的很大的衝擊,我覺得應該不至於。

  劉戈:統一不動産登記就是要摸清每個人的家底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現在這種不動産登記以前是屬於各種不同部門的,比如説有的商品房就是在城建部門,土地是在國土資源部,森林、草原還有沿海的灘塗,這些都屬於不同的部門。那麼各個不同部門,在設置登記的條款、內容、方位所有這樣一些內容,它都有不同的標準,而且都是由各自的歷史沿革。

  現在要摸清這個家底,尤其是在經濟交易過程當中,能夠確認這個權屬是非常清晰的,那麼怎麼辦?就是先要把這個家底摸清楚。那麼包括現在,以前是完全沒有進入到這個統計體系裏,包括農村的宅基地,農村農民的自建房,那麼這些東西在以前沒有統一的標準的登記方式,把已經有的和以前沒有概括進來的,那麼所有的不動産都在這一個資訊系統裏。那麼以後我們去查詢,去辦手續,都會變得都非常方便和簡單。它可能是一份檔案,就像我們個人檔案,裏面不光有你的一些基本資訊,那麼裏面還包括你曾經幹過什麼,它都有,包括這塊土地它的權屬,原來是屬於誰的,後來經過誰的手,中間交沒交稅,那麼現在都要通過這樣一個登記體系,能夠一目了然的看到。

  林耘:不動産登記難就難在背後牽扯到各部門利益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説起來好像是好事,但是為什麼這麼難?就難在它有部門利益。原來這些部門各自管各攤的事,這裡頭有權力,那麼權力背後有一些東西,所以都不太願意交出來,這就導致沒有頂層設計的時候,這件事很難辦。那麼頂層設計現在設計出來,歸到國土資源部來管,這就理順了這個關係,而這一次出臺徵求意見稿就是走群眾路線。讓老百姓把各種各樣的情況反映上來,再經過論證修改之後,等最終版本出來,還是需要時間。

  另外,這件事出來之後,我們看到天天房價好像在跌,但我覺得是巧合,巧合在哪兒?就是這輪房價的調整還是跟它上漲週期過長,累積漲幅過大、庫存量明顯的增加,再加上我們調控政策起作用,所以出現了調整。當然有部分是心理因素,大家有點兒擔心。

  劉戈:不動産登記對房地産市場有一定的擠出效應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我們回溯一下,在2013年的3月份,當時確定了一個期限,就是到2014年的6月份之前,那麼要確定不動産登記制度要出臺,登記條例要出臺,現在晚了一個月已經出臺了。在2013年11月份,當時確定這件事是由國土資源部來幹,到今年5月份的時候,原來的國土資源部有一個叫做地籍司的,那麼他翻牌,又加了一個牌叫做不動産登記管理局了。所有的這樣一步一步來,在這個過程中,雖然整個的登記規則還沒有出臺,但是它在市場上已經産生了影響。

  據我了解,有很多的交易還是由於這個原因,就是説有些人賣房子,有些人改變房屋權屬的登記。那麼據我了解,那麼的確是出於規避這個風險,有這樣一種擠出效應。

  林耘:房産稅的徵收跟不動産登記制度沒有必然聯繫

  (《央視財經評論》特約評論員)

  我覺得房産稅其實在一個地域裏徵收,跟不動産登記制度沒有必然的聯繫,我們看重慶、上海都已經開展了房地産稅。所以它原來的地方其實掌握的相關數據,就足以根據各地來徵收房産稅。

  這次不動産的登記制度推出以後,我覺得它整個涵蓋更加的完整,更加的權威,同時是把不同地方,也就是説一個人在中國境內擁有的這些房産的資料能夠並在一起。那麼這會對階梯徵稅有好處,比如説可以減免一部分,可以怎麼樣階梯來收,這個數據是要的。還有,有可能對未來房産稅跟土地稅收的合併或者出臺新的東西,要有這個基礎性的工作。因為像住建部門掌握的是房屋的數據,跟土地沒有結合在一起,那麼這一次的統一這個登記制度,可能是為未來更為權威的、更為合適的稅收政策出臺打基礎。

  劉戈:不動産登記制度是房産稅開徵的一個前提條件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其實設計不動産登記制度不是為了房産稅,但是有了這一項制度以後,那麼對於房産稅的開徵就有了一個前提條件。其實全世界各個國家,包括大部分的發達國家和很多的發展中國家,都是把房産稅作為一個重要的稅源。包括在美國的大部分城市,他的房産稅都超過地方稅收的50%以上,地方教育的錢,一些公共事業的錢都來自於房産稅。那麼你要幹這件事它有一個基本的前提,就是説要把房産的基本情況,不動産的情況得登記上來,你怎麼樣收這個稅。

  當我們這樣一個不動産的登記制度成熟了以後,最後在一個部門可以清晰的查到,那麼我們就有條件來開徵這個稅,到底誰應該收多少稅,應該在是第一套房子收,第二套房子收或者是多少平米減免,所有的這些事你才能做,如果沒有這樣一個詳細的登記制度,那麼所有的這些問題就很難解決。

  劉戈:房地産稅是將泡沫慢慢擠出的一個過程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很多國家,像日本是在法律部門統一,全國由自上到下的一個垂直的系統,來進行不動産的登記。那在美國,不聯網的話,各個城市都有自己的登記方式,所有的資訊都是公開的,那麼最後他把這些資訊匯集到商業網站,任何人在商業網站就可以查到。比如絕大部分的州,都可以查到哪一幢房子到底是誰的,或者誰擁有什麼房子,商業網站已經可以完成這個工作,那麼我們在技術上肯定不存在問題。

  在南韓,從亞洲金融危機之後,1999年開始,房價就開始上漲。南韓政府為了解決房價快速上漲的問題,在2005年推出不動産綜合稅。他原來實際上有一個不動産稅,但是那個稅收的稅率很低,現在這個不動産綜合稅主要針對高端房地産,按照韓元來説,是當時6億元以上的,那麼通過這樣的一個稅收的推出,很快就結束了長達七年的房價快速上漲的過程。而且這種政策由於是稅收,它起作用相對比較緩慢,它是一個過程,所以房價在下跌,也沒有形成像日本那樣一個急跌,是泡沫慢慢破裂的一個過程。

  林耘:房産稅的徵收並不是單純為了打壓房價

  (《央視財經評論》評論員)

  我覺得對多數人來講,幾乎沒有影響,因為真正擁有多套房子的人還是少,而且一定會有個免稅、免征的額度。對於持有多套房子的人來講,交房産稅會是一個很常態的事情。中國未來會收,其實在全世界各地收房産稅的地方也非常多。它不意味著房價一定是會下跌或者大跌,只是説你在買房子的時候,要考慮到房産稅的負擔。房産稅的徵收,它有正能量,它可以和比如説社區環境的改善以及教育等等關聯在一起,所以房産稅的徵收並不是單純為了打壓房價。那麼市場也會比較快的找到一個均衡點,通過需求的改變,通過價格重新定位。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