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3月05日 星期二

財經 > 財智 > 研究者 > 正文

字號:  

張其佐:通過基建對衝投資和出口下降過大

  • 發佈時間:2015-07-15 15:33:49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上半年經濟運作“成績單”今日揭曉,上半年GDP同比增長7.0%。經濟學家、G20與新興國家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張其佐接受中國經濟網記者採訪時表示,上半年經濟仍處於合理區間運作,預判經濟積極效果會在下半年凸顯,經過努力是有把握完成全年目標任務。

  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顯示,初步核算,上半年國內生産總值296868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7.0%。分季度看,一季度同比增長7.0%,二季度增長7.0%。從環比看,二季度國內生産總值增長1.7%。

  張其佐強調,穩增長壓力仍然較大,上半年投資消費和出口“三大需求”和6月的外貿等經濟指標增速對經濟的拉動效應均在放緩。經濟下行壓力主要是投資和出口回落過大,加大了穩增長的難度,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在投資增速方面,一季度投資增速比去年同期增長顯著下降至13.5%,二季度投資增速比一季度回落了2.1個百分點。累計投資同比增速連續第12個月放緩,為近15年來最低值。張其佐認為其原因在於:從外部看,壓力來自全球經濟復蘇疲弱,特別美國一季度增速下降0.2%。從國內看,外需回力乏力,消費穩中偏弱。造成投資增速回落過大是由於:一是工業和房地産領域均出現“産能雙過剩”的嚴峻形勢雖有好轉但仍沒有根本好轉。二是新的增長點尤其是重大科技創新還沒形成大規模産業化浪潮。新的主導和支柱産業仍在孕育之中。

  在出口增速方面,張其佐表示,上半年出口同比微增0.6%,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我國出口還低,顯然與全年出口增長6%的目標相去甚遠。從外貿出口先導指數34.8來看,第3季度出口壓力依然較大。出口低增長很難短期改觀,回落過大其原因:一是外需持續低迷。二是傳統競爭優勢減弱。我國高端産業受到發達國家“製造業回歸”的擠壓,同時低端産業又受到東南亞低成本競爭。三是人民幣有效匯率走高。由於受歐元和日元等貨幣對美元貶值,導致人民幣匯率升值和高估,使我國對歐盟和日本等國出口大幅下降。日元在近2年半時間裏貶值高達41%,這是拖累出口下降的重要原因。

  張其佐表示,6月公佈的CPl連續10個月處於“1時代”,PPl則連續40個月負增長,物價仍處低位,顯示工業通縮呈加劇之勢。而6月份製造業PMl指數為50.2%,連續4個月微高於臨界點,擴張幅度不大。物價和製造業PMI指數偏低偏弱,説明需求明顯不足。

  對於二季度的增速,張其佐分析稱,如果從傳統需求側來觀察,投資和出口增速回落過大是經濟下行壓力或有可能增大的主因。如果今年製造業投資和房地産投資維持上半年的增速,則基建投資至少應保持25%的增長,才能實現固定資産投資目標從而才可能實現7%左右的增速。

  他認為,要主動適應和引領經濟新常態,在出口受國際需求等制約達到6%的出口目標不太現實的背景下,當前政策的著力點和首要任務無疑要圍繞“在穩增長調結構促改革惠民生防風險”的平衡中突出穩投資及投資轉型升級,特別是要加大和落實有利於調結構惠民生的具有公共産品和服務的基礎設施短板投資,注意不斷提高投資的長期回報率,才能發揮好投資的關鍵作用,通過基建來對衝投資和出口下降過大的缺口。

  同時,要加快新常態經濟的“三個轉向”,注重“三駕馬車”協同發展,全力提高消費需求和服務業以及戰略新興産業全面擴張升級。加大財政貨幣政策的定向調控力度,從供給和需求共同發力,加大用改革創新的辦法破解經濟下行壓力,把潛在增長率變成實實在在沒有水份的經濟增速,從而確保經濟運作在合理區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