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6日 星期二

財經 > 新聞 > 國際經濟 > 正文

字號:  

埃博拉“走出西非”全球升級嚴防

  • 發佈時間:2014-10-31 01:10:25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王斌

  在距幾內亞今年3月首次報告病例半年後,埃博拉病毒不但肆虐西非,更登陸歐美,8個國家出現本土或輸入型感染病例,確診、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超過萬人,其中接近一半患者死亡。當前,各國更需加強合作,嚴防埃博拉病毒進一步“走出西非”,向全球蔓延。

  防控措施不斷更新

  世界衛生組織發佈的最新埃博拉疫情報告顯示,目前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美國、西班牙、馬利以及疫情已結束的尼日利亞與塞內加爾累計出現埃博拉確診、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13703例,其中4920人死亡。報告説,截至10月23日,埃博拉疫情共導致450名醫護人員感染,其中244人死亡。

  埃博拉出血熱的主要病症有發熱、乏力、頭痛、咽痛、噁心、嘔吐、腹痛、腹瀉、皮疹、結膜充血等。埃博拉病毒的潛伏期一般最長為21天,潛伏期內不會傳染,只有顯現出症狀後才具有傳染性。埃博拉病毒主要通過患者的血液、分泌物或其他體液傳播。譬如,接觸者如果皮膚有傷口或用受污染的手觸碰眼睛或鼻子就有可能感染病毒。有專家表示,應儘量多洗手,尤其囑咐小孩勤洗手,因為埃博拉病毒對肥皂和含酒精的洗手液是敏感的,可以被其殺死。

  最新數據顯示,目前疫情最為嚴重的國家是賴比瑞亞,共有確診、疑似和可能感染病例累計達到6535例,其中2400人死亡。世界衛生組織29日表示,目前賴比瑞亞埃博拉病毒的傳播速度出現減緩勢頭,但危機遠未過去。在西非以外的地區,美國出現了4例確診病例,其中1人死亡,2人治愈,1人仍在治療;西班牙出現了3例確診病例,首例確診病患已經痊癒。

  目前世界各國均已展開多項措施嚴防埃博拉出血熱疫情輸入,並在不斷更新措施。法國總統奧朗德28日批准了在法國和西非抗擊埃博拉疫情總體計劃。法國將立即投入2000萬歐元用於抗擊埃博拉疫情;在幾內亞設立200張病床。此外,法國將在本土和幾內亞各設立一個培訓埃博拉醫護人員的中心,同時對法國生物技術公司開發的埃博拉病毒快速檢測儀進行評估。

  日本政府28日上午召開專門會議,決定在內閣官房內設立埃博拉對策室和資訊聯絡室。此前,厚生勞動省已在24日決定加緊採取措施預防埃博拉,包括要求國內30個機場確認所有入境者是否在西非的埃博拉疫區逗留過等。

  中國目前尚未報告發現埃博拉確診病例。中國埃博拉疫情的防控重點還在入境篩查,嚴防輸入型病例。中國政府9月初就發佈公告,將埃博拉出血熱納入檢疫傳染病管理。埃博拉被納入檢疫傳染病管理後,在中國國境口岸採取的防控措施就會升級。

  廣東口岸是全國直航非洲航班最多的口岸之一,埃博拉出血熱疫情局部輸入風險較大。廣東口岸來自非洲5個重點疫區國家的旅客平均每日有兩百多人,佔全國各口岸來自疫區國家入境人員總數的約65%。廣州白雲國際機場已設有重點疫情航班檢疫查驗專區,來自非洲疫情發生國家的5個重點航班的入境人員每天都要在這裡接受查驗。廣州市政府日前正式發佈做好埃博拉疫情防控工作的通告,未來將廣泛採用體溫監測措施加強防控工作。

  中國相關部門還要求重點疫區發生國繼續加強離境檢疫,防止有埃博拉出血熱症狀的人員赴華,並要求相關國際航空公司在重點航班上加強防疫宣傳。

  北京出入境檢驗檢疫局局長齊京安28日表示,已採取10項措施,嚴防埃博拉疫情入境,包括空中報告、機上廣播、重點航班登記檢疫、醫學巡查、體溫監測、設置專用通道、醫學排查、資訊傳遞、對飛機貨倉和航廈環境定期消毒、暫停審批來自疫區的生物製品進口。齊京安説:“即使有人離開疫區,也需要轉機來到中國,目前非洲國家在對離境人員都進行體溫監測,已形成了地理上的‘二次屏障’。”

  西非疫情防控是關鍵

  埃博拉病毒于1976年首次被發現。該病毒的發現者之一彼得·皮奧特27日表示,西非國家人民習慣於在葬禮通過親吻和撫摸屍體向親人告別,但患者在去世後幾小時至數天內病毒的感染性最強,因此這種喪葬風俗加快了埃博拉病毒的傳播。如果當地政府和相關組織在疫情暴發早期,及時採取行動,將病人或者死者隔離,就不會暴發大規模疫情。

  皮奧特認為,高度的國際化使得埃博拉病情在西非國家暴發後很容易在世界傳播。所以控制埃博拉的最好方法,就是確保這個病毒終止于西非國家。他説:“從經濟角度考慮,在那些非常貧窮的國家控制病情是為了他們的發展。這不僅僅是做善事,更重要的是,這是為了我們自身的利益考慮。”

  隨著埃博拉疫情引發的擔憂進一步加劇,美國紐約州、新澤西州等一度相繼宣佈,將對從西非疫區來美的“高危人群”實施21天的強制隔離措施,引發極大爭議。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27日對此表示關切。潘基文重申,任何國家想免除埃博拉病毒傳染的最好方式就是制止在西非源頭的疫情,而這需要大批國際醫療人員的支援。“為了回報這份支援,我們有義務照料他們。”潘基文還呼籲國際社會加大應對的努力,“病毒的傳播速度目前仍然超過了國際社會的應對速度”。

  當地時間27日,歐盟新任埃博拉疫情協調員克裏斯托斯·史戴利安德斯表示,將在11月第二周前往受感染的國家進行考察。史戴利安德斯坦言,國際社會低估了埃博拉病毒的形勢,應該加速採取應對措施,共同應對這場“毀滅性的人道主義危機”。他強調目前雖然國際社會都在進行龐大複雜的救援行動,但離救援目標仍有很大差距,而此行的目地就是評估歐盟目前存在的短缺之處。

  史戴利安德斯表示:“我們仍然需要更多的床位,從現在的1000個儘快增加到5000個。每個床位需要8個醫護或工作人員,意味著我們需要立即動員至少40000名工作者。”

  目前歐盟及其成員國已籌資超過八億歐元以對抗疫情,並派出醫療和人道主義專家隊伍前往受感染國家,同時還部署移動實驗室來支援地方當局,加強當地的衛生基礎設施建設。

  在針對西非疫區的救援方面,自2月初幾內亞出現疫情、3月底確認為埃博拉病毒引起後,中國政府已于4月、8月、9月和10月接連向幾內亞、賴比瑞亞、獅子山等西非埃博拉重災國提供了4輪總額超過8億元人民幣的現匯、糧食、物資和醫療設備援助。

  中國政府已派出近200名醫療衛生專家和工作人員進入西非疫區國家一線參與檢測、救治工作。

  目前,中國約有9個課題、10個國家級研究單位在從事埃博拉病毒研究,包括檢測方法、診斷試劑開發、疫苗和藥物等。

  疫苗有望來年大量生産

  據悉,目前應對埃博拉疫情仍沒有疫苗,也沒有標準的治療方法。此次埃博拉疫情的死亡率大約為50%。死亡率如此高的一個原因就是西非重災區缺醫少藥,而且很多人就醫晚甚至不就醫,耽誤了治療;而在歐美國家報告的病例中,受感染者的死亡率就低得多。

  現在全球僅有幾種針對埃博拉的試驗性藥物,都沒有經過嚴格的人體臨床試驗。歐美患者中,有的使用了試驗性藥物或者輸入埃博拉出血熱康復者血液的療法,有的根本沒用任何試驗性藥物。

  歐美治療不同埃博拉患者的多位醫生都強調,治療關鍵是強有力的支援性治療,比如給病人補充含電解質的液體和進行抗凝血治療。基礎的支援性治療能夠給予人體免疫系統足夠時間來反擊病毒,這對患者最終擊敗埃博拉病毒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另外,患者接受治療的早晚以及免疫系統早期的不同反應都會對存活率産生影響。

  成功治愈一名埃博拉患者的德國漢堡大學醫院介紹説,參與救治的醫生並沒有使用試驗性藥物,而是實施了支援性重症治療,包括大量補充水分(前三天每天輸液10升)、使用廣譜抗生素和呼吸機。

  自西非地區暴發埃博拉疫情以來,西班牙共收治了3名該病患者,其中廣受關注的是在歐洲發生感染的首位埃博拉患者、西班牙女護士特雷莎·羅梅羅。目前羅梅羅已基本痊癒。西班牙醫生得到世界衛生組織許可後,給羅梅羅輸入了其他埃博拉康復者的血清,並使用多種正在試驗的藥物進行治療。

  治療羅梅羅過程中使用的埃博拉試驗性藥物ZMapp和ZMab,分別由美國和加拿大的研發機構製造,目前均處於試驗階段。此前,美國的一些埃博拉病患使用ZMapp後痊癒。此外,羅梅羅還使用了一種抗感冒病毒新藥法匹拉韋(Favipiravir),該藥在感染埃博拉病毒的老鼠身上曾取得不錯的療效。但醫生們表示,他們還不能確定羅梅羅的痊癒究竟與上述新藥的哪些作用有關。

  美國本土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第二名女護士安伯·文森28日康復出院。與她的同事尼娜·范一樣,兩人從發病到出院總共只用兩周時間。美國埃默裏大學醫院傳染病科主任布魯斯·裏布納認為,年輕加上穿防護服後接觸病毒數量少,可能是兩人快速康復的主要原因,大量數據表明年輕的埃博拉患者更容易康復,而埃博拉患者通常是感染病毒數量越多,病情越嚴重。

  文森和尼娜均是美國得克薩斯長老會醫院的護士,在護理來自賴比瑞亞的埃博拉患者鄧肯的過程中感染埃博拉病毒。鄧肯于10月8日不治身亡,尼娜已于上周康復出院。文森曾接受兩名埃博拉康復患者的輸血。

  目前,由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與英國制藥企業葛蘭素史克公司合作開發的cAd3-ZEBOV疫苗,已經在馬利、美國和英國開展臨床試驗。由加拿大公共衛生局研發、美國紐琳基因公司獲得商業許可的rVSV-ZEBOV疫苗和cAd3-ZEBOV疫苗下周將在瑞士開始臨床試驗。

  世界衛生組織助理總幹事瑪麗-波勒·基尼28日表示,如果被證實安全有效,兩種疫苗的生産供應將在明年第一季度提速,屆時將生産出數百萬劑疫苗供高風險國家大範圍配發。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